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239 火中取栗


  轟……
  雙方的元力同時爆開,劍勢浩浩dàngdàng地壓下對方,寧志遠的攀升速度明顯快得多,輕輕松松二十五層。
  而王猛的元力到了二十層就穩定下來。
  寧志遠仰望天空,他的對手不是這種二十層的貨sè,他的極限在遠方。
  眾弟子從剛才的瘋狂中漸漸冷靜下來,因為王猛他們忘記了眼前的人是誰。
  很多年前,這個人是新弟子的時候就創造過奇跡。
  他是圣堂數十年來,年輕一代第一人。
  同樣是二十五層,寧志遠所展現出來的控制力是那樣的得心應手。
  手中的舍身劍未見什么大動作,是輕輕一轉,一道光芒閃過,王猛的頭發就被掠掉了一縷。
  寧志遠微微一笑,“王兄,留神了。”
  張小胖等人可是嚇了一跳,這劍氣快得連他們的眼睛都差點跟不上,更不用說做出反應了。
  斷天涯一抖,同樣一道劍氣掠了過去,擦著寧志遠頭頂的發髻就過去了。
  一樣的迅猛,五行之金,遇強更強。
  寧志遠也沒想到王猛的手段這么狠,王猛臉上lù出一往無前的笑容,他現在狀態很好,非常的好,狀態好的時候,就需要一個很難搞的對手,這樣才會爽!
  張小胖已經好久沒看到王猛如此囂張霸道的邪笑了,每次這樣的時候,大家都是必應的。
  僧……僧……
  兩人的身形一晃都從原地消失,寧志遠的身法瀟灑中透著方正大道,而王猛的突擊則不太講究規則,氣勢很兇悍。
  當……bō……
  斷天涯和舍身劍斬在一起,寧志遠渾厚的元力想直接把王猛轟飛,結果一撞擊,王猛的元力如同長江大河般滔滔不絕,絲毫不lù怯。
  這根本不像是一個廖戰七場堂戰蟬精竭慮的劍修,更是像是以逸待勞氣勢滿滿的狀況。
  金玉其牡寧志遠的舍身劍陡然旋轉起來,帶開王猛的斷天涯,元力的使用充滿了技巧,而幾乎圣堂所有的技法他都了解得非常透徹。
  這手叫做絞劍式,一般對手,只是一下就能把對方的劍奪下。
  但是王猛的斷天涯只是初發力的一點凝滯,立刻隨之而動,斷天涯和舍身劍糾纏在一起,元力更是攪成了漩渦一般。
  王猛現在感受的是元力如同水一樣的流動,渾然一體,yīn生陽,陽生yīn,孤陽不長,生生不息。
  王猛的斷大涯轉動得越來越快,寧志遠的表情立刻凝重起來,全神貫注地和王猛斗劍。
  自從寧志遠成名以來,已經很久沒人能閃過他這手絞劍式,更別說和他對抗了,楊穎她們很擔心,萬——上來劍被絞掉,身為一名劍修,哪兒有臉去撿,哪怕后面有通天的法術也沒法施展了。
  寧志遠這手絞劍式相當的yīn險。
  只是兩人的元力斗在一起,寧志遠二十五層的力量已經運轉到了極致,卻依然無法奪掉王猛的斷劍,最可怕的是,他感覺自己的元力正在朝著失控的趨葬發展。
  王猛的狀態卻是越來越好,寧志遠成了他試驗五行大法的最好忖手。
  在圣堂年輕一代的弟子中,只有李天一和寧志遠,而李天一和寧志遠走的路不同,李天一更像是以前的莫山,追求最強的劍法,可以說是劍中的“一,”而寧志遠則走得更全面,風格上更類似妄天,也跟現在的王猛一樣,當然境界上完全沒法相提并論。
  跟李天一只能斗劍,而跟寧志遠卻能體會修行的本身。
  王猛囫圇吞棗吃了個撐,可是還沒有消化好,無疑,寧志遠是很好的消化劑。
  寧志遠的表情越來越凝重,想要抽劍,卻被這兩人的劍氣糾纏在了元力循環中,誰要是先掙脫,等于就是先輸了一陣。
  王猛完全不在意,這種渾然一體,把對方攻擊轉移的感覺很奇妙,很快的發現,他的元力正在帶動對方的元力走入自己的節奏。
  在眾人眼中,王猛的斷天涯開始壓迫寧志遠了,從來不知后退為何物的大師兄寧志遠開始后退了。
  道光堂的弟子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二十五層的元力不但沒壓制王猛,還被王猛壓制了,這簡直跟做夢一樣。
  雷光堂這邊可是絲毫不吝嗇歡呼聲,他們和王猛是一榮俱榮,根本不在乎得罪寧志遠得罪道光堂有什么后果,已經不管不顧了。
  在歡呼聲中,王猛壓迫的勢頭越來越猛,兩把劍之間那旋轉的元力氣浪顏sè越來越醇厚,哪怕是比較弱的弟子都能看得出來,控制者已經有寧志遠轉變成了王猛。
  楊穎緩緩放著握著的拳頭,已經出汗了,玉手因為太過用力有點蒼白,關心則亂,生怕王猛一上來就受挫,寧志遠能有現在的位置,不但是實力強,城府和心機也相當了得,這也是她不喜歡的地方,她的男人一定是她能感受到心的。
  看到王猛這樣的實力,楊穎放心了,心底一陣火熱,很想窩在他的懷中被你……
  楊穎臉紅,竟然在這種時候想到這里,自己真晨……被他帶壞了。
  寧志遠感覺到不妙了,再這樣下去可不是顏面的問題,他的舍身劍都快控制不住了。
  一聲冷哼,寧志遠的舍身劍陡然抽離,斷天涯自然而然往前一送,寧志遠立刻騰空而起。
  王猛一笑,斷天涯一揮,回旋著的元力圈猛然套向寧志遠。
  這么容易就被擺脫了,他的面子往哪兒放。
  寧志遠的身形陡然拉開距離,到了空中,寧志遠依然可以保持在地面一樣的靈活。
  單……
  舍身劍一劍轟出,直接戰在元力環之上,轟然炸裂。
  而寧志遠卻一個千斤墜急墜地面,可是落地卻是輕飄飄的。
  斷天涯收回,在寧志遠砍出一劍的時候,王猛就斷開了對元力環的控制!否則這一炸,心神也會受到損傷,和寧志遠作戰跟以前的完全不同,步步驚心。
  寧志遠看著王猛,也沒想到王猛竟然這么“聰明”。
  “聽說王兄也喜歡飛劍,那我們就從飛劍開始吧。”
  舍身劍脫離來的寧志遠之手懸浮空中,對一般弟子是遙不可及的飛劍,對寧志遠卻不是什么問題。
  “王猛要小心了,寧志遠的飛劍可比李天一高明多了。”
  “他的目光不再舍身劍上,這控制力才是真正的長堊老級。”
  “寧師兄是要立威啊。”
  飛劍要用得好,取決于心神的精神力和命海元力的雙重作用,即便李天一也要很專注才能使用,但寧志遠卻不需要。
  寧志遠的臉上始終掛著淡淡的笑容,仿佛這是理所當然的。
  這一手就足以讓明人等人拜服了,這不屬于簡單的實力差距,完全是境界的差距。
  王猛隨手把斷天涯扔到了空中,眼睛也是望著寧志遠,兩人的眼中都有濃重的笑意,殺機四射。
  斬!
  殺!
  幾乎同時,舍身戰和斷天涯化成兩道光芒飛了出去,半空中一聲清脆的碰撞。
  弟子們仰望空中,張大了嘴,……弟子之間的飛劍斗?
  這和上一場李天一和王猛一戰的時候又高了一個級別,那個時候只能算是用飛劍,而現在才是真正的斗飛劍。
  每一次攻擊,都會消耗使用者的精神和元力,這比一般的斗劍,難度要高上百倍,最重要的就是對心神的消耗。
  一般三十層以下,都只會專注于命海的修行,只有三十層以上,隨著法術的復雜和強大,心神的作用才會提出。
  王猛和寧志遠負手而立,直視對方,而心神是附在空中的劍上。
  寧志遠真的驚訝了,修成飛劍不算太出奇,天才少歸少,但總會出現的,可是王猛才區區二十層,入門三年多,這就能駕馭飛劍,懂得使用心神,這個就太奇葩了。
  飛劍攻防充滿了危險,飛劍落敗受損的是心神,比命海還難治愈。
  “師兄,簡直就是兩個怪物,斗飛劍竟然還笑得出來!”安道張大了嘴,他現在對失敗已經一點心理負擔都沒了,完全不是一年級別。
  明人笑著點點頭,“真沒想到王猛已經能這么好地控制飛劍,只不過他還是有點意氣用事,寧師兄畢竟修行了多年,無論在心神的修為還是元力的修為都勝一籌,這么耗,不利啊。”
  安道望著場中,也是有點擔心,不知怎么,就是對王猛,對雷光堂有好感,跟雷光堂的人在一起要真實得多,自己也變真實了。
  斷天涯和舍身劍在空中纏斗,互不相讓,飛劍之爭可沒退路之說,如果被對手的飛劍突破了防御,那先攻擊者肯定可以干掉本體,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攻防之中,寧志遠忽然掠了掠頭發,這個平時可以隨意做出的動作,可把其他人嚇了一跳,這種全神貫注的時候竟然還敢分神???
  王猛樂了,這寧志遠真不愧是大師兄,裝逼的本領要比唐威高太多境界了。
  “寧兄,該不會覺得這么折騰一下就能結束戰斗吧?”
  王猛說道。
  頓時斗法臺鴉雀無聲,連在座的祖師都面面相覷,……王猛竟然在斗飛劍的時候開口說話了。
  這一瞬間寧志遠的心神出現了bō動,斷天涯劍光大威,猛烈地殺向舍身劍。
  寧志遠……節節敗退。(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