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245 征服


  二百三十五大人物啊()!(求推薦票)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王猛若真是圣堂,要么是雷光堂大師兄,否則絕不會是雷光的。
  圣堂弟子多如牛毛,混跡小千世界,誰都可以借來用用,還“免費”,其他門派要是抓到冒充的肯定不會放過,但圣堂一般是不管的()。
  王猛無奈地聳聳肩,“為什么每次我說真話的時候別人都不信呢?”
  “讓我來領教閣下的高招。”
  陳鵬拔出劍,鎖定王猛,水平顯然跟前面的幾個邪靈堂弟子不是一個級別。
  王猛和楊穎依然坐著,本來還略微有點擔心,看到對手的實力,楊穎這才發現,這次大比改變了很多東西,王猛的實力,恐怕一般長老都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王猛就這么看著陳鵬,陳鵬不知怎么竟然不知該怎么出手。
  為什么會有這種錯覺?
  不是劍威……難道是****?
  “搞什么,打啊,邪靈堂都是軟蛋啊!”
  “擺造型回家擺去。”
  周圍的修行者立刻起哄,擺了陣仗結果又慫是最沒意思的。
  汗,一滴一滴從陳鵬額頭滾落,他竟然無法出手,對方就在那里一口接一口地吃著,可是他卻動不了。
  這種詭異的事兒從來沒出現過。
  “殺~~~”
  一聲爆吼從陳鵬口中吼出,都有點走眼,但是他愣是只向前邁了一步,然后又不動了。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望著王猛,****?
  目光中都透著一種忌憚,各門各派都知道****是最難練的,一旦練成也最難對付,可是沒聽說圣堂有修行****的,而且從跡象看也不像啊,對方連元力都沒用()。
  哼!
  一個冰冷的聲音傳來,陳鵬如釋重負,整個人像是從水中撈出來一樣,差點癱倒在地。
  “長老,這小子用……”
  “閉嘴!”
  一個消瘦的中年人走了上來,目光冰冷地盯著王猛。
  “小子,報上名來,煉魂老祖是你什么人!”中年人死死地盯著王猛,目光中也有一絲忌憚。
  “什么煉魂鬼魂的,你耳朵是不是有問題,圣堂雷光王猛,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你是被騙大的嗎。”
  王猛說的有趣,楊穎禁不住一笑,這壞人又要搞怪了,這習慣以前還真沒發覺。
  “本人宋大智,邪靈堂長老,你現在從這里跳下去,這事兒就算了,省得外人說我邪靈堂以大欺小。”
  一聽王猛和煉魂老祖無關,宋大智暗暗松了一口氣。
  “我也是長老,所以,你不用有心理負擔,快,動手就快點,一會兒我要吃完了。”
  王猛邊說邊吃,當宋大智不存在。
  宋大智哪兒受過這種調侃,元力驀然爆開,正準備出手,忽然之間也僵住了。
  周圍的人也都奇了怪了,邪修向來要面子,今兒這是怎么了,雷聲大雨點小的。
  王猛看了一眼,宋大智,宋大智有種渾身上下都被看穿了一樣的感覺,突然之間不知道該怎么出手了,他終于明白剛剛陳鵬的感覺了()。
  “老宋,搞什么呢,今兒不是你請客嗎,難道要賴賬不成。”
  正主來了,若論邪靈堂現在誰最風光,毫無疑問是凌渡山,據說是有奇遇,境界突飛猛進,已經突破小圓滿,只要過了五十層到六十層之間的命痕煉元期,就可以進階祖師,基本上是板上釘釘的事兒了。
  不但如此,這凌渡山劍法大進,深得邪靈譚應天的器重,邪靈長期閉關,現在邪靈堂的主要事物都是凌渡山主持,連邪靈堂的祖師都要給他幾分面子,這才是真正跺跺腳,邪仙城都要抖三抖的大人物。
  凌渡山的聲音一想起,那種古怪的氛圍才被打破,宋大智踉踉蹌蹌后退兩步,比陳鵬好一些,也是面露驚恐。
  果然是**法術!
  楊穎也呆了,她可是知道王猛的情況的,從家里到圣堂,他什么時候練過****?
  不可能!王猛剛才就沒用元力,……如果吃東西也算是施展的話……
  凌渡山在樓下就感覺到宋大智的元力,似乎正在和什么人作戰,而且還陷入困境,問題是竟然感受不到對手的元力。
  一看到王猛,凌渡山眼中露出差異,緊跟著眼睛瞪的滾圓。
  眾人紛紛讓開,要有熱鬧了,凌渡山名義是長老,其實已經是祖師級的實力了,這兩個年輕人要倒霉了。
  王猛一看凌渡山也樂了,這不是被他忽悠過的那哥們嘛。
  正以為要爆發大戰的時候,凌渡山卻哈哈大笑走了過來,“王兄弟,讓我找的好苦,總算還記得老哥我,自己人,大智,他就是我說的那個人的弟子()。”
  宋大智一聽也愣住了,“真的?”
  “廢話,王兄弟功力大進啊,我就說哪里的高人能讓宋師弟這么為難。”
  凌渡山一點都不奇怪,準確的說,無論王猛到了什么程度都不奇怪,那位老前輩可是陸地神仙一流,小千世界最頂級的高手。
  宋大智摸了摸頭,“原來是王兄弟,難怪我覺得有點耳熟,剛才是我魯莽了,自罰三杯,別介意。”
  ………………聚仙樓鴉雀無聲,陳鵬更是看得眼珠子都要彈出來了,幾個被扔出去的弟子見靠山來了都爬了上來,見到這一幕有種想再跳下去的沖動。
  這王猛是什么大人物???能跟凌渡山稱兄道弟,宋大智竟然肯認錯,干啊,就算是凌渡山的朋友,也不可能讓他這樣低聲下氣,還那么心服口服。
  楊穎剛才都準備出手相助了,凌渡山的大名最近可是紅極一時,邪靈堂因為他的突破也是聲威大漲,而且凌渡山年輕啊,四十多歲的準祖師級高手。
  “不打不相識嘛,這就是緣分,來,來,來,坐,陳鵬,還不去弄點好酒。”凌渡山大笑道,能在這里遇到王猛,實在是樂壞了。
  陳鵬亂滾帶爬地連忙去打酒,忽然想起了堂中的一個傳說,立刻腿跟帶了風一樣沖了出去。
  “王兄弟,這位是?”凌渡山也看到了楊穎,心中驚訝王猛的艷福,上次是鄢雨月,雖不知鄢雨月長什么樣,但恐怕也就跟跟前這個差不多了,當真是絕代佳人。
  “楊穎,我的人。”
  王猛的介紹當真是簡單直接粗暴()。
  楊穎臉微紅,“凌前輩,晚輩楊穎,圣堂飛鳳堂弟子。”
  “讓我想想,讓我想想,楊穎,你是天心前輩的外孫女吧。”
  “正是晚輩。”
  “別晚輩了,就跟王猛一樣叫我聲老哥就行了,否則他可要有意見了,哈哈。”
  楊穎點點頭,心中有一肚子疑問,這王猛還有什么秘密是她不知道的,怎么會認識凌渡山,……這凌渡山似乎還要讓著他點,有些混亂了。
  陳鵬顛著屁股把酒拿來了,宋大智還真說到做到,當著眾人的面,連干三杯。
  “宋老哥,實在,我陪你!”
  王猛也干了三杯,雖然沒有老周的瓊漿玉露醇厚,但也別有一番火辣的滋味。
  “我就說嘛,誰人有這樣的能力,當今天下也只有……”宋大智說一半連忙剎住,有點不好意思,“太激動了,哈哈。”
  “王老弟,此次下山是?”
  王猛拉著楊穎的手,楊穎微微掙扎了一下還是順從了他,這人真是肆無忌憚,不過楊穎有點害羞的同時也甜滋滋的,男人的霸氣總是會征服女人。
  “陪我們家小穎回去見家長,順便長長見識。”
  “天心前輩的大壽是吧,哈哈,到時候又能聚聚了,好。”凌渡山有一肚子感激的話,沒處說,他很清楚到了莫山那個地步,除了飛升再無所求,但做人不能不知恩圖報,凌渡山只能表達在王猛身上,要慎重,要好好琢磨琢磨。
  雙方觥籌交錯,喝得不亦樂乎,剛剛被王猛扔出去的幾個弟子倒成了小廝一旁伺候著,望著這個場面,他們可有點嚇傻了()。
  凌長老相當的傲氣,同門中能讓他看得上的都不多,這宋長老和他同源,又是同時入門,關系比較好。
  這王猛,年紀跟他們差不多,究竟是什么來頭。
  到了邪靈堂的地盤,自然就不用王猛操心了,在凌渡山的盛情挽留之下,王猛在邪仙城呆了三天,和楊穎一起逛了逛,可惜邪靈譚應天閉關中,否則一定可以見上一面。
  到了五派宗主這個級別,幾乎都在沖刺大圓滿之境,常年閉關,而三宗宗主更是追求飛升,對于小千世界大多數人來說,飛升是空中樓閣,但對他們卻是捅破一層窗戶紙。
  五天后,王猛和楊穎終于到了天心堡,聽聞楊穎歸來,天心堡可是勞師動眾。
  一群人走了出來,為首的一個年輕人更是興奮地脫離了眾人。
  “妹妹,你終于回來了。”來人完全把一旁的王猛當空氣,上來就做出要擁抱楊穎的打算。
  王猛是什么人,一看這丫的眼神咋就那么淫蕩呢,尤其是看到楊穎的時候,看樣子恨不得一口把楊穎吞下去,輕輕一拉把楊穎拉到身旁,一把握住對方的手。
  “大哥是吧,我是王猛,見到你真是太高興了。”
  王猛相當夸張地說道。
  楊穎忍俊不禁,“王猛,他叫龍喜,是我的舅舅的義子,多年不見。”
  楊穎不溫不火,保持著一定的距離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