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247 威信

第二天—大早,龍喜就找上門了,但是結果卻是楊穎和王猛已經出門,讓龍喜撲了空。
  楊穎自是帶著王猛游覽一下天心堡,這畢竟是她童年成長的地方,同時也了解一下情況。
  現在天心堡上上下下都在準備大壽,熱鬧非凡,來自四面八方各門各派的代表也在陸續抵達。
  天心老祖也是朱雀大陸成名已久的高手,輩分地位極高,就算三宗五派都要給點面子,天心堡弟子也是遍布各門各派,像楊穎在圣堂,其他年輕一代的弟子有在霸天堂的,也有在其他門派的,形成一個復雜的勢力網絡,這也是八大堡以及很多世家的生存方式。
  宗派和家族勢力既相互對立也相互依存,不外乎一個利字。
  晚上天心堡堡主楊漠龍才見了楊卿姿和楊穎。
  楊漠龍望著楊穎,點了點頭,“小穎在圣堂成績斐然,沒有丟我們天心堡的臉,很好,很好。”
  “堡王過獎了。”
  楊穎跟楊漠龍實在沒什么話說。兩人都在不咸不淡地說著客套話。
  “你年紀也不小了,這次老祖宗大壽,各門各派年輕一代的精英都會到場,正好選一個合適的伴侶,我們自己家族的也不乏年輕俊杰。”
  “多謝堡主關心,這事兒我自己會做主。”
  “此等大事,豈容兒戲,你是天心堡的一員,就要遵守天心堡的規矩,二妹,你教的好女兒!”
  “不好意思啊,堡主大人,您想要聯姻,想要當盟主,沒人阻止,但我已經有了心上人,楊穎豈能做水性楊花之事兒,這事兒跟母親無關!”
  楊穎說得斬釘截鐵。
  楊卿姿看了一眼楊漠龍,“這事兒是我做的主,天心堡上上下下什么事兒我都不管,但我女兒的事兒,我做得了主。”
  “口哼,她是天心堡的人,代表的可是天心堡,這事兒就算我肯放過,老祖宗也不會答應,我聽說那野小子還是從凡人世界來的,真不知道你是怎么鬼迷心竅了!”
  楊漠龍沉聲說道。
  “大哥,小千世界的人也都是從凡間來了,英雄不看出身,王猛這孩子很有能力!”
  “英雄,胡說八道,你知道什么叫英雄,想要在小千世界生存是那么簡單的嗎,我要為整個天心堡上上下下考慮!”
  “我不覺得我女兒跟天心堡的安危有什么關系,大哥也少拿大帽子壓人,穎兒,長輩也見過了,我有點累了,扶我回去休息吧。”
  楊卿姿淡淡地看了一眼楊漠龍,楊穎連忙扶起母親離開大殿。
  兩人前頭走,龍喜就從后門出來了。
  “義父,這怎么辦,我非穎兒不娶!”
  “你這孩子,楊穎這丫頭在外面野慣了,跟她媽一個樣提不起來,這次大壽,肯定會不少大宗大牌的女弟子到場,還不是隨你挑選。”
  楊漠龍還是很溺愛龍喜,其實心中對這門親事還是相當贊成,他有一次練功走火入魔,雖然僥幸突破瓶頸功力大進,但也失去了生育能力,對這個過繼來的義子還是很喜歡的,如果能與楊穎結合生育后代,倒也彌補了缺憾,真正成了天心堡的人,只是楊穎這丫頭跟她母親一個樣,偏偏喜歡無權無勢的窮小子,楊卿姿雖已經是很離譜了,但那楊正龍好歹也是楊家弟子,日久生情也就罷了,這王猛是個什么東西,凡人世界過來的,真想的出來。
  “我不在乎,義父,我想成為真正的楊家人,跟穎兒結合,我們一定把天心堡發揚光大!”
  龍喜這番話倒是正好擊在楊漠龍的癢癢之處,這楊穎雖然脾氣鬧騰,但只要龍喜喜歡又算什么呢。
  楊漠龍點點頭,“這事兒我再想想辦法,你放心吧。”
  “多謝義父為孩兒做主!”龍喜也連忙叩謝“孩兒倒是有個想法,不知可不行?”
  “哦?說說看。”
  “恰逢老祖宗大壽,正好給妹妹選雙修伴侶,此人不但要是年輕俊杰,還要門當戶對。”
  龍喜說道。
  楊漠龍點點頭,雖然有點倉促,但也好過硬逼。
  楊漠龍絲毫沒有見王猛的意思,沒立刻把他趕出去已經算是很給面子了,大壽在即,來自各門各派的人已經到了,鬧大了反而是家丑,楊漠龍也不想刺激楊卿姿,自己這妹妹當初就敢做出離家出走的事兒,這些年雖然收斂了,也不是好惹的,而且不管怎么說都是親妹妹,做絕了,老祖宗那邊也不好交代。
  回到楊卿姿的養心舍,楊卿姿把王猛和楊穎叫到跟前。
  “你們兩個明天一大早就回圣堂吧。”楊卿姿說道。
  王猛一愣,楊穎冷冷說道:“堡主反對我們的事兒,想拿我來聯姻。”
  楊卿姿嘆了口氣,“穎兒,也別太怪你舅舅,他在那個位置也有他的考慮,老祖宗那邊我替你們問候一聲,以后……以后的事兒以后再說吧。”
  “伯母,我和穎兒不能走,名不正言不順不說,我不想您和穎兒受委屈,我一定能讓他們答應!”
  王猛說道。
  楊卿姿和楊穎都是一愣,母女二人望著王猛,尤其是楊卿姿不知道王猛哪兒來這么大自信。
  楊卿姿苦笑,“傻孩子,有信心是好的,但……”。
  如果什么事兒有決心就能做到,這世界早就太平了。
  “伯母我知道您擔心什么,我會對我說的話負責,如果連這點事兒都做不到,還談什么保護您和穎兒。”
  王猛說道,心中盤算著這事兒真要動動腦筋了,說不得又要借老莫的名頭招搖撞騙,不過話說來,自己好歹也繼承了他的志愿,犧牲一點也是應該的。
  “你有辦法?”楊穎驚喜地說道,她是見過凌渡山對王猛的熱情,恨不得把王猛拉進拉邪靈堂一樣。
  “沒辦法也要想辦法,知難而退不是我的風格,你最了解我的!”
  王猛說道。
  楊穎忽然想起了那個在大比中無往不利的王猛,自己不正是被他的霸氣迷得忘乎所以了。
  “母親,我信他。”
  楊卿姿愣了愣,苦笑,“好吧,試試吧。”
  心中想,萬一不行,她拼了命也要送二人離開這里。
  晚上王猛離開,楊卿姿拉著楊穎的手,“穎兒,你跟我說老實話,你是不是和他那個了?”
  楊穎一愣,臉通紅,可是看到楊卿姿慎重的神態,只能點點頭。
  “唉,你這孩子,就不給自己留點后路,怎么跟我一樣傻。”
  “母親,我相信他,如果我看錯了,我認了。”
  “你啊,太年輕,命運哪兒有認這么簡單,事已至此,你們最好還是走吧,你舅舅要做的事兒輕易是不肯放棄的,何況他現在對這八大堡盟主之位凱覦已久了。”
  楊卿姿說道。
  “母親,給他一次機會,他是個能創造奇跡的人,相信女兒的眼光。”
  任何一個經歷了大比的人,都會對王猛有種著魔一樣的信心。
  王猛知道楊漠龍看不起他什么,一個窮光蛋,凡人,沒有任何影響力,年輕俊才什么的,在這些大家族看來就是浮云,一個人能掀起什么風浪。
  王猛琢磨了一下,寫了兩封信,一封是給邪靈堂的凌渡山,一封是給周楓的,凌渡山那邊問題不大,老周只要有時間肯定也會幫這個忙,他和楊穎的事兒,老周至少也算是見證人。
  雖然信心十足,但說實在的,王猛也深刻體會到勢力的重要性,只是越是遭遇這種事兒,越激發起他的斗志。
  就這么灰溜溜地回去,楊穎不會開心,更關鍵的是,如何對得起楊穎的母親,男人做到這份上就太窩囊了。
  既然這幫家伙要搞,誰怕誰!
  就算鬧個天翻地覆,王猛也要讓楊穎名正言順成為他的人。
  楊卿姿和楊穎躺在床上,母女在燭光下像是姐妹一樣,一提到王猛楊穎似乎有說不完的話題。
  “你覺得他有什么辦法?”
  “我也不太清楚,但大概能料到,肯定是搬救兵了。”
  “呵呵,這事兒也不是小事兒,你可別小看了你舅舅的影響力,等閑人他看都不看一眼。”
  “母親,我知道咱們天心堡是八大堡之一,但若是邪靈堂的凌渡山如何?”
  楊卿姿動容,“你是說邪靈堂首席長老凌渡山?”
  “正是,他似乎和王猛很熟悉。”楊穎把邪仙城的遭遇講了一遍。
  楊卿姿露出詫異的神色,這表情跟楊穎一模一樣,“我聽聞這凌渡山眼高于頂,這兩天邪靈堂也不知道得了誰的幫助,實力大增,邪靈譚應天更是離大圓滿一步之遙,他怎么會對王猛那樣,如果真有他的幫助,此事兒倒也有了幾分把握。”
  “我也不知道,也許是看中他的資質吧,母親,您沒親身經過這次的大比,簡直就像夢一般,那個時候他像天神一樣。”
  楊穎的目光流露出一種癡迷,看得楊卿姿不禁莞爾,“看把你迷的,他這么好的話,豈不是有很多女孩子喜歡。”
  “女兒有信心!”
  “這倒是,我的穎兒一定是天下第一美女。”
  “凌渡山這個不好說,但是周楓長老肯定會來捧場,他是圣堂丹修第一長老,周絡丹祖師的首席弟子,跟王猛是好友,幫了我們不少忙。,、
  楊卿姿聽著點點頭,“這就好,雖說周楓不一定能影響到你舅舅,但只要他來了,你舅舅就不會輕舉妄動,我也就放心了。”
  母女二人手拉著手,越聊越開心,楊卿姿有了點底兒,心中稍稍放心,如果王猛深得圣堂祖師們的器重,那就另當別論了。
  男人一定要給女人的,有一樣就是安全感。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