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251 一劍斷天涯爆

二百四十一專治各路不爽,開拍!
  天心老祖也給了龍興圖足夠的面子,龍興圖落座,龍慶則是來到弟子這邊。
  一見到楊穎,龍慶雙目爆出精光,世間竟有如此美麗的女子,看起來還是天心堡的人。
  “二弟,怎么不給我介紹一下,這幾位是?”
  龍喜淡淡地看了一眼龍慶,他相當不喜龍慶動不動就搬出大哥的架子,不過他現在畢竟是寄人籬下,自己不過是個義子,在和楊穎結合之前,他的地位依然需要龍家堡的支持。
  “這里都是天心堡的嫡系,蔣虎,排行老二,霸天堂弟子。”
  龍喜頓了頓,而龍慶根本看都不看蔣虎一眼,注意力全在楊穎身上。
  相比外面,圣堂真是溫和太多了,在圣堂內,多數弟子對楊穎的美都是仰慕崇拜,可是外面完全是另外一回事。楊穎也得虧是在圣堂,若換做其他宗派,尤其是魔修,恐怕早就被收了。
  龍喜心中怒火直竄,但也只能強壓著,“楊穎,三妹,圣堂飛鳳堂的首席弟子。”
  龍慶立刻伸出手,“久聞圣堂第一美女之名,今日一見,才知傳言實在太虛了,什么圣堂第一美女,簡直就是小千世界第一美女啊!”
  楊穎只是淡淡地回禮,并沒有和對方握手的意思,龍喜連忙趁機隔開二人,龍慶是個什么貨色,他一清二楚。
  楊穎今天刻意打扮得很低調,這也是母親囑咐的,這次壽宴,三宗五派八大堡各路高手云集,她若是未有心上人,自然可以精心打扮一番,但現在,卻不行了,紅顏禍水,尤其是王猛的情況,一個龍喜就夠受的了,再多點更強橫的對手,楊卿姿也沒辦法了。
  做母親的雖然關心二人,但自身的經歷告訴她,在這個世界,若沒有勢力連生存都有問題,就更別提什么自由了。
  只可惜,楊穎的容貌不是刻意壓低就能讓人無視的。
  龍慶越看越愛,見多了花枝招展的女人,簡單的楊穎簡直就如純凈的仙子一般,不施粉黛,卻渾身散發著一種清秀的靈氣,一點點清香從她的身上散發出來,讓龍欽渾身都軟了,龍家堡何曾有這樣的佳人。
  “四妹秋小巒,邪靈堂弟子。”
  龍喜說道。
  秋小巒倒是微微一福,“見過龍大哥。”
  龍慶的長相確實瀟灑英俊,龍興圖自己就是相貌堂堂,龍喜和龍慶也繼承了這一點,尤其是龍慶,作為大哥更是集合了優點,兄弟二人,在年輕一代也是頗有名聲,但真的對比起來,還是龍慶要更威武一些。
  對于楊穎的冷淡,龍慶微微一笑,絲毫不介意,越是矜持越好,放蕩的女人有什么征服的快感。
  “邪靈堂現在可是風光無限,秋小妹名師高徒,有時間可以切磋一下。”
  龍慶說道,很自然的和秋小巒握了握手,很大氣,不過一旁的蔣虎的表情卻有點僵硬。
  秋小巒實際上長得很不錯,修行中也會變得越來越有氣質,只不過在楊穎身邊才會顯不出來。
  龍慶是高手,對于女孩子,并不是說你一個勁兒的裝孫子奉承就行的,尤其是對楊穎這樣的美女,首先要引起她的注意。
  龍慶是客,位置自然比龍喜還要好一點,一出場,立刻把風向集中到他這邊,龍喜和他比起來確實嫩了一點點。
  楊穎對這些人的聊天根本沒興趣,她只是擔心王猛,又知道王猛的個性,強橫霸道,絕對不肯忍氣吞聲的,目光一掃到院子盡頭的地方,心中就有點擔心。
  早知道家里是這種情況,就不該離開圣堂,自己偷偷把母親接出來就好了。
  就算周楓和凌渡山肯幫忙,恐怕也是面子上過得去,看龍喜今天的安排,顯然是得了老祖宗的首肯。
  楊穎心里咯噔一下,她很清楚老祖宗在天心堡的地位,如果他……
  楊穎咬咬牙,看樣子是要當機立斷了,只要壽宴一結束,她就帶母親跟王猛一起離開。
  王猛在門口,跟一群小門派弟子混在一起,一群人在不停地狂吹,可是又無比渴望能前進一步,望著一個個大門大派昂首闊步地往里走,心中也是各路的羨慕嫉妒恨。
  王猛什么話都沒說,就這么看著來來往往的人,聽著他們說的話。
  這就是小千世界的規則啊,拳頭才是硬道理,其實老莫就犯了一個錯誤,而他來了小千世界之后也一直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
  那就是一人一劍走天涯的時代早他娘的八百年前就結束了,任憑你多么的天縱奇才,面對龐大的實力依然難逃敗亡一途。
  莫山為了修行拋棄了個人所有的喜好,唯一的心愛的女人也是被舍棄了,神格中蘊含的記憶很模糊可是依然有那個女人,可見莫山在臨死前想到的是誰。
  一個人,就算招惹了大勢力也都可以跑,可是若有了牽掛呢?
  張小江、胡靜、父母,他能拋得下嗎?
  望著周圍人的臉譜,羨慕、嫉妒、諷刺、吵鬧、攀比、得意……
  人生百態。
  妄天真就比莫山牛嗎?不見得,如果有魔神教這樣強大的后盾,莫山可以做到更牛。
  而他呢?
  在凡間打架的時候,他和張小胖會拼,會狠,可是依然是輸多贏少,贏了也是慘贏,是狠勁兒把對方嚇跑的。
  廳內、廳外,就是幾步路的問題,想想來到天心堡所遇到的事兒。
  王猛笑了,悟了,既然不能不管楊穎小胖子他們,那只有一條路可以走!
  “哥們,傻笑啥呢?”身旁一個繡著一團火焰的年輕人問道。
  王猛沒想到還有人會找他搭話,“沒事,第一次參加這樣盛大的場面有點激動。”
  這人四下張望了一下,側著手,小聲道:“其實我也是,不過在這種場面,咱們要裝出有氣勢的樣子,否則會被人小瞧了,眼睛瞇著點,嘴角翹一點,這樣特別有范兒,別人不敢小瞧了你。”
  王猛一笑,“受教受教,不知怎么稱呼。”
  “在下不死邪靈堂弟子戰無雙。”戰無雙說道,只是這口氣輕得都要飄起來了。
  “邪靈堂?名門大派啊。”
  “咳咳,是不死邪靈堂,不是那個邪靈堂。”戰無雙臉一紅,有點不好意思,“其實我當初也以為是邪靈堂,所以興沖沖地就入了門,唉。”
  王猛禁不住一笑,真是有趣,這入門都有入錯的,那些小門小派可不管那一套,多了邪靈兩個字沾沾名氣,這種事兒小千世界多了去了。
  “我叫王猛,圣堂雷光堂弟子。”
  戰無雙用一種同情的眼神望著王猛,感嘆道:“哥們兒,我們真是有緣啊,我是誤入,你這也算是命運多舛,我聽說雷光堂比一般修行門派還差,唉,難怪你我只能呆在這種地方。”
  圣堂位列三宗,可是由于圣堂的特殊體質,堂中弟子如牛毛般的多,弟子在外反而不顯眼,尤其是在外面,道光、靈隱、仙源外加一個女修的飛鳳還是有人知道的,在下面的,基本上都不認為是圣堂弟子,水準很差。
  雷光堂……連首席弟子都上不了臺面啊。
  連不死邪靈堂這種小門小派弟子都不屑雷光堂,可想而知那些三宗五派八大堡的弟子會怎么想了。
  在他們眼中,圣堂只有道光堂和靈隱堂才算是圣堂,其他都是打雜的。
  而三宗五派,收弟子極為嚴格,實力差的只能淪為仆役,在外行走不能自稱弟子,法術之類的更不是輕易能學得,像圣堂這種廣招門徒,在其他門派看來才屬于旁門左道,奈何圣堂有劍神薛終南坐鎮,否則早就被取而代之了。
  戰無雙像是打開了話匣子,找到了知己,他本以為自己就很慘了,沒想到王猛更慘,顯然雷光堂的奇跡還沒有擴散到外面,畢竟是圣堂內部的事兒,關注的人并不會太多。
  這年頭風光的是萬魔教、邪靈堂、離火派,以及鬧得沸沸揚揚的八大堡結盟。
  “我說王兄弟,雷光堂那地兒真不行,干脆你轉到我們不死邪靈堂吧,其實我這們這里不是邪修,什么都有,雖然不太出名,但混的也殷實,雷光堂實在沒前途啊。”
  戰無雙感慨地說道,搞得王猛哭笑不得。
  “多謝了,我覺得圣堂挺好,而且一眾兄弟都在雷光堂,何況雷光堂現在……”
  戰無雙擺擺手,“我明白我明白,但凡進雷光堂的大多數都是想有朝一日轉去其他堂,或者能成為長老,不過說實在的,那就是圈兒,是套兒,哪兒有那么容易。”
  王猛苦笑,本想解釋一下,忽然發現都是多余的,誰說的來著,解釋就是掩飾,掩飾就是事實。
  “月影堡堡主蕭煞到~~~”門口的弟子高聲喊道,來者身份不同,他的聲調也會有變化。
  弟子們紛紛探頭豎腦,這蕭煞不到百歲,據說已經可以觸摸到老祖的門檻了,在八大堡中絕對的中堅力量,和天心堡也是競爭對手。
  大老遠的就聽到蕭煞洪亮的笑聲,“恭祝楊老前輩,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啊。”
  卻并未帶什么重禮,越是小門小派的禮物越重,同等程度就看交情,而像月影堡,屬于敵對,但還未到撕破臉的程度,來這兒十有**是搗亂的,壽禮只不過是象征性的給一下罷了。
  內廷中的楊英天微微一笑,并不答話,楊漠龍站了起來,“蕭兄既然來了,里面請吧,不用客氣。”
  蕭煞話中有話,楊英天也是擺明了要落他的氣勢。
  蕭煞進入內廷的時候,也驚訝地看了一眼弟子這邊,楊穎的容貌連祖師也不能免俗。
  楊英天擺足了架子,只是露出淡淡的笑容,“坐吧。”
  禮節上是不能少的,三宗五派八大堡前后涇渭分明,但同時八大堡,蕭煞就落到了龍家堡的后面。
  蕭煞微微拱拱手,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弟子們則留在外面,這次來也是看看風向,天心堡是他的主要競爭對手,論實力,天心堡不如他,楊漠龍更不是他的對手,奈何天心老祖這個老不死的還活著,很頭痛。
  等蕭煞落座,外面才恢復熱鬧。
  戰無雙禁不住感嘆,“好大的威風,好大的排場,啥時候我要是能有這么一天,王兄,嘖,別裝了,別告訴我你沒想過。”
  看王猛淡定的微笑,戰無雙當然認為王猛在裝象。
  “啊,對了,你怎么會來這里?”戰無雙像是發現了什么新大陸似得,自言自語,“圣堂的代表肯定還沒到,天心堡跟圣堂關系一般。”
  王猛有點暈,這哥們還真是好學好問。
  “哦~~,我知道了,你肯定是想投靠天心堡,兄弟,跟你說,別費勁了,八大堡比三宗五派還難進,他們只收嫡系,家族式管理,不像門派那么好進。”
  戰無雙以過來人的態度勸解道。
  “我不是來加入天心堡的,只是跟朋友來賀壽。”
  “朋友,什么朋友,介紹給我認識一下?”戰無雙像個好奇寶寶。
  “她在里面。”
  “里面?”戰無雙搖搖頭,“切,咱們難兄難弟,就不要裝了,里面只有三宗五派八大堡的弟子才能進去,你能認識他們,哈哈,……其實要是別人問起來,我也這么說,我認識龍喜,可惜他不認識我。”
  王猛無語,這哥們天生興奮點極低,自己都能把自己說興奮了。
  陸續的八大堡的都到了,不同的關系,天心老祖的反應也不同,他對這次八大堡的聯盟也非常重視,其實八大堡也是想形成能和三宗五派對立的局面,而不是被操縱,只是誰統領八大堡,一直爭執不下,而對于三宗五派來說,會愿意讓他們達成嗎?
  王猛覺得,別說其他勢力,就算圣堂都不一定會答應,想結盟哪兒那么容易。
  王猛絲毫不看好,尤其是八大堡并沒有超級牛逼的領袖人物能服眾,剛剛過去的有幾個堡主明顯是不服氣的。
  “道光派秋君莫長老駕到。”
  五大派的人到了,道光派的源頭是出自圣堂,道光堂弟子,為了紀念道光堂,把創立的門派稱之為道光派,創派初期也得到了圣堂的大力支持。
  秋君莫一席白衣長衫,頗有一點道骨仙風的意思,人很文雅,看不出年紀,但肯定不會很大,卻已經是道光派的長老。
  “君莫代表道光派恭祝楊前輩福如東海,日月昌明。”秋君莫的聲音不疾不徐,但整個院落清晰可聞。
  “呵呵,君莫不必客氣,當自己家就行。”內廷傳來楊英天的聲音。
  圣修是最好拉攏的,而這次八大堡結盟主要是爭得圣修的支持,很顯然道消魔漲的情況下,以圣堂和道光派為首的圣修也需要支持。
  秋君莫入門之后,忽然驚訝地看了一眼王猛,這才走進內廳。
  “干,王兄,他剛才是不是在看我們,丫的,這人才多大年紀啊,竟然就是道光派的長老了,太牛叉了,難道是我天賦異稟,如果能進道光派就很好了,雖然是圣修,但人家的競爭力可是極強。”戰無雙開始做夢了。
  “你們兩個垃圾能不能閉嘴,嘰嘰喳喳的,找死啊!”
  身旁的一桌魔修弟子指著戰無雙的鼻子罵道,聲音是刻意地壓了壓,但周圍十多桌的目光立刻集中過來。
  戰無雙的臉刷的一下通紅,可是看了一下對方的門派,狂殺門,惹不起,只能尷尬地笑了笑。
  狂殺門弟子得意地笑了,“天心堡也真是,什么垃圾都讓進來,降低我等檔次。”
  戰無雙臉一陣紅,一陣白,王猛笑了笑,站了起來,登時對面一桌的弟子全站了起來,虎視眈眈地瞪著王猛。
  瞬間,霸王體。
  龐大的氣勢一下子鎖住一桌魔修弟子,一掌當頭拍下。
  轟……
  剛剛叫囂的狂殺弟子根本沒有抵抗之力直接被拍平在地上。
  王猛今兒又明白了一個道理,跟什么人說什么話。
  “還有誰不爽!”王猛笑了笑。
  體修霸王體,確實把這幫狂殺門弟子震了一下,可是對視一個眼神,人多勢眾,鬧起來誰怕誰。
  “住手!”
  一直關注著門口的龍喜立刻奔了出去。
  內廳的大人物倒是很淡然,楊漠龍淡淡地笑了笑,“小孩子打鬧,讓喜兒處理就行。”
  楊穎最擔心的事兒發生了,本來想忍過這場宴會,看樣子是不行了,連忙跟了出去。
  一見楊穎跟出去,龍應和其他幾人臉上露出奇怪的表情,也跟了出去。
  “王猛,這里是什么地方,豈容你撒野,馬上給我滾,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龍喜心中樂得要命,終于給他逮到機會了,而且有老祖宗和楊漠龍撐腰,正好借機落王猛的面子,霸王體……看來這小子還是有兩下子的。
  王猛拍了拍手,“龍少堡主,作為主人,你不是該先問一下緣由。”
  “少堡主,這小子竟然敢在這里動手,太不把天心堡放在眼里了,這種人就該趕出去!”
  幾個狂殺門弟子像是找到了靠山,連忙說道。
  “大哥,王猛不會隨便出手,肯定是有原因的……”
  龍喜擺擺手,“三妹,這事兒我自會處理,不能亂了我們天心堡的規矩。”
  楊穎知道她在天心堡根本沒什么地位,這狂沙門弟子說不定都是龍喜安排的。
  “若是王猛走,我也走!”楊穎斬釘截鐵。
  “三妹,莫要胡鬧,你不為自己考慮,也要為你母親考慮考慮!”龍喜說道。
  “天心堡,也這么不明是非嗎,就這樣還想當盟主,我看還是再等等吧。”
  一個狂野的聲音的響起,“王兄弟,你脾氣也太好了,換做是我,這些家伙全部割了舌頭活埋了。”
  “邪靈堂首席長老凌渡山駕到。”
  剛剛還準備對罵的幾個人,渾身大汗,凌渡山???
  若說這幾年三宗五派出了什么棟梁人物,這凌渡山就是其中之一,據說是邪靈堂的備選繼承人。
  秋小巒一見凌渡山,連忙行大禮,“弟子秋小巒見過長老大人。”
  凌渡山只是淡淡看了一眼秋小巒,就在王猛旁邊一坐,“王兄弟,這是什么鳥地方啊,如果不是你在,老子可沒這閑情逸致來湊熱鬧。”
  登時全場皆驚,戰無雙的腳都在不停地打擺子,亮瞎了,這真的是凌渡山啊。
  “今兒是楊前輩的壽宴,不易見血,讓他們滾蛋就好了。”
  王猛說道。
  “凌前輩,這事兒……”龍喜傻眼了,不知道為什么凌渡山要為王猛出頭,圣堂弟子和邪靈堂,八竿子勾不到啊。
  “你是什么東西,老子有說要講道理嗎,沒當場弄死他們已經很給天心堡面子了,滾一邊去!”
  凌渡山罵道。
  龍喜整個人一窒,而狂沙門弟子也不等他再開口,連忙連滾帶爬地離開了,一個中年人陪著笑走了過來,“凌前輩,在下狂殺門……”
  “你也滾,在場的狂沙門的都給我滾,否則見一個殺一個!”
  凌渡山的聲音響徹全場,絲毫不給天心堡面子,邪修向來快意恩仇,什么面子里子的,什么東西。
  狂沙門的掌門連滾帶爬地跑了,凌渡山得罪不起,邪靈堂更得罪不起。
  所有人都看著這邊,大熱鬧啊,內廳也不太平,不管怎么說,凌渡山簡直是來鬧事的,也太不給天心老祖面子了。
  “呵呵,楊前輩,看來你們的人招呼不周啊,得罪了邪靈堂可不好啊。”
  蕭煞笑道,心中更是樂得不行,邪修特異獨行,其實是中堅力量,吃飽了撐的得罪邪修是最愚蠢的。
  天心老祖也是人精,哪兒那么容易被挑唆,“漠龍。”
  凌渡山的話,龍喜肯定是處理不了的,心中也是上火,究竟什么事兒讓凌渡山發這么大火,一直以來天心老祖很注意維持和三宗五派的關系。
  龍喜等人尷尬地站在那里,楊穎喜中帶憂,喜的是凌渡山真是幫忙,憂的是這小子可把天心堡徹底得罪了。
  王猛笑了笑,“穎兒,過來,坐我旁邊。”
  王猛明白的道理就是,如果不能講道理,那就講拳頭吧!
  所有人都盯著仙子一般的楊穎,這是什么意思???
  “三妹,你可是天心堡的人!”龍喜提醒道。
  可是剛說完,楊穎就已經溫柔地坐在了王猛的身邊,心中嘆了口氣,她知道王猛的性格,其實剛剛就已經想到會這樣,后果嗎?她不知道,只是這一刻,她必須和王猛站在一起。
  頓時整個大堂沸騰了,這王猛……
  驀然之間,外面傳來一聲聲的慘叫……
  似乎有人更膽大,竟然在天心堡殺人。
  (昨天晚上有點累,本來想瞇一會兒起來接著碼字的,結果一覺瞇到現在,實在是抱歉,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