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253 衣錦還鄉

這是年輕人的事兒,兩人如果再繼續下去倒是以大欺小了是不屑做,二是以大欺小了,真當天心堡無人了。
  “龍喜,我和王猛的事兒是得到師門允許的,這次回來也正是要請老祖宗應允。”
  楊穎說道。
  凌渡山猛的一拍手,“這不就得了,一日為師終生為父,你們再爭得楊前輩同意,不就皆大歡喜了。”
  既然開了頭,而且也發現,這兩人對他也不敢怎么樣,龍喜的底氣就更足了,老祖宗能答應才有鬼呢。
  “凌長老說的好,三妹,你在圣堂,我就不說什么了,但回到天心堡,還是要遵守堡里的規矩,老祖宗還沒答應呢,此子來歷不明,什么圣堂長老,我怎么沒聽說過,誰知道他是哪里來的騙子,這年頭坑蒙拐騙的人多了去了,你又是天心堡的傳人,誰知道他安的什么心。”
  龍喜義正言辭地說道,心中其實有點不忍,他不想這么說楊穎,但也是為了她好,眼前這家伙怎么可能是長老,圣堂怎么都是有底線的。
  凌渡山是邪修,跟圣堂八竿子打不著,而且關系越好,越說明這王猛有問題,什么時候圣堂弟子能跟邪修長老攀上關系了。
  “楊穎小姐,我覺得喜弟說的沒錯,外面的世界很險惡,并不像圣堂里面那么單純。
  龍慶說道,“兩位前輩不要見怪,晚輩確實心存疑惑,圣堂弟子跟邪修沒什么交情吧,此子身份實在可疑。”
  周圍人也是議論紛紛,這王猛如此年輕,看剛才一閃的身手也不過是二十層左右,雖說也很不錯,可離長老一說差太多,以圣堂怎么都要三十層以上才可以,又或是立下大功才行,看這年紀,怎么可能。
  見王猛不說話眾人的懷疑就更重了。
  “天心堡可容不得騙子在這里廝混!”蔣虎也沉聲說道。
  一時之間,王猛成了千夫所指,凌渡山和奎剛面面相覷,他們和王猛的關系,出自于一個不能說的秘密,還真沒法解釋,而至于王猛是不是長老他們說的也做不得數,邪修可不能做圣堂的證人。
  楊穎想要開口辯解,王猛握著楊穎的手,這一瞬間,龍家弟兄的眼珠子都要燃燒了,王猛淡淡地說了一句,“我是誰關你屁事兒。”
  龍喜冷冷一笑,“在天心堡就關我的事兒你若是騙子,就別怪我手下無情。”
  王猛忍不住笑了。
  “笑什么,別以為你裝糊涂就能蒙混過關!”看凌渡山和奎剛都沒有出手的意思龍喜心中大定。
  “龍喜,何必呢,穎兒是我的人,無論你怎么叫都是沒用的,一邊呆著去,懶蛤蟆想吃天鵝肉,若不是看在你是主人的份兒上,早把你扔出去了!”
  王猛非常霸道地攔著楊穎的腰,赤裸裸的示威。
  楊穎心中也有點驚訝,若是以前王猛遇到這種事兒肯定會隱忍,這里畢竟是天心堡,強龍不壓地頭蛇,可是心中又甜滋滋的。
  楊穎骨子里喜歡的就是這種天不怕地不怕的類型,充滿了冒險因子。
  龍喜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仰天大笑事情鬧大到這個地步,這家伙是自己找死,“今天你死定了!”
  天心堡的人都是虎視眈眈的,不知道這看似鎮定的家伙究竟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膽,敢在天心堡鬧事,連天心老祖都不放在眼里嗎?
  凌渡山和奎剛心中贊嘆,可是也覺得有點夸張,無論如何,天心老祖的面子還是要給的。
  兩人在猶豫是否阻止的時候,門外一個清冷的聲音傳來。
  “小子,最好收起你的爪子,真當我圣堂無人了嗎。”
  周楓到了,周楓的表情可是相當的凝重。
  “圣堂周楓長老到。”
  三大宗的人到了。
  龍喜的造型擺了一半,尷尬地收手,難以置信地望著王猛,“周前輩,他真的是……?”
  當見到周楓的時候,戰無雙覺得自己的耳朵猛然一嗡······三大宗圣修之主圣堂的第一丹修長老·……自己剛才吹侃了一通的人竟然是圣堂···…長老,老天爺這是在玩他嗎?
  周楓淡淡地看著龍喜,“王猛不但是圣堂長老,還是九分堂執法長老,年輕一代的第一高手,帶領雷光堂創造大比八連勝,這就是你們天心堡的待客之道嗎!”
  周楓今天代表的是圣堂,代表的是劍神薛終南,一句話壓得龍喜大汗淋漓。
  天心老祖今天也是郁悶到了,這是怎么回事,一個接一個的問題,內廳反倒沒有外面熱鬧,里面各門各派各堡的代表雖然閑聊著,可是注意力其實都在外面。
  “我想起來了,這王猛難道就是傳說中的王猛?”姹陰教的沐兮瑾長老忽然輕輕一拍手說道,小女人態引得眾人一呆。
  眾人的目光都被沐兮瑾吸引,“諸位可能沒聽過雷光堂的名字,這是圣堂九分堂多年墊底的分堂,被稱為垃圾收容所,可是此子一去,竟然在短短的三年之間讓雷光堂改頭換面,圣堂大比的規矩想必大家都知道,他帶領雷光堂從底層一直打到道光堂,并擊敗了寧志遠。”
  頓時整個內廳都在議論紛紛,楊漠龍心中咯噔一下,看了一眼天心老祖,連忙出去迎接周楓,在這個敏感時期得罪圣堂尤為不智。
  三宗五派最杰出的弟子就那么幾個,圣堂作為三宗之一,更是備受矚目,寧志遠的名字自然是大家耳熟能詳。
  這人竟然帶領雷光堂打到道光堂,眾人的第一個反應就是不信,可是又不能不信。
  楊英天心中也有火,龍喜這孩子是怎么辦事的,竟然不把對方調查清楚。
  “周長老息怒,誤會,誤會。”楊漠龍說道,但卻也沒有低頭的意思,這畢竟是天心老祖的壽宴,對方也不能太過分。
  周楓見楊漠龍出來也不能真不給面子,畢竟在人家的家門口。
  “楊堡主客氣了,既然是誤會這次就算了。”
  “呵呵,周長老大人大量,里面請。”
  “不用了,就這里吧。”周楓添了一把椅子。
  楊漠龍眼中閃現怒意,但并沒有爆發出來,“主隨客便,周長老隨意。”
  王猛和楊穎再傻也嗅到了一點不一樣的味道,這不是來賀壽的啊。
  就算凌渡山和奎剛力挺他,但也不至于過門不入,周楓的性格王猛更清楚,那是真正的厚道人,這賀壽……
  周楓眨眨眼睛,“小子,想不到你的人緣不錯啊。”
  (王真人要發飆啊,求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