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26 圣魔邪

胡靜和張小胖看得很認真,而王猛則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給半神上基礎課。m
  圣堂共有九大分堂,其中各堂年輕一代也就是三代弟子中最杰出的被稱為圣堂九杰。
  像御獸堂的賈似道,仙源堂的良元,靈隱堂的明人,飛鳳堂的楊穎等等。
  在周謙的標示中,這些都是大人物,強者中的強者,被化為絕對不可招惹的對象。
  在雷光堂,三代弟子自是以趙廣為首,二十五歲,命痕十七層,身為劍修,還會一些符修的法術,絕對是雷光堂的代表人物,位列九杰之一。
  “對了,你們怎么招惹趙廣了?”胡靜問道。
  胡小胖立刻繪聲繪色地把經過說了一遍,包括看到李天一秒殺良元的戰斗,當然王猛和李天一的一段略過了,這是王猛的要求,倒不是怕誰找上門,而是他覺得那場戰斗根本不算贏。
  胡小胖的口才真不是蓋的,看樣子就算修行不成至少能當個說書的。
  胡靜也露出一絲羨慕,化為危機?危險加機遇,這就是修行者的世界。
  “王猛,我看徐長老對你有點誤會,要不要我找個機會幫你解釋一下?”胡靜的細膩當然察覺了徐晃的異樣。(7*24小時不間斷更新純TXT手打小說m)
  王猛微微一笑,“在時間面前,什么都不需要。”
  一旁的張小胖伸出了大拇指,“猛哥現在越來越有玄的味道了,好現象。”
  第二天一大早,王猛就醒了,昨天晚上他睡很香,真的好久沒這樣睡過了。
  隨意地在雷光城走動著,圣堂作為圣修最大的門派,縱貫大千世界、中千世界、小千世界,但格局卻有很大的不同,正因為大千世界是終點,所以爭斗更激烈,門派之間對仙人的爭奪也很厲害,而大千世界顯然有限,中千世界和小千世界都是儲備,雖然仙人是無法下界,卻有很多種方式給下界好處,讓他們聽命,驅使弱者向來是強者不需要學習的本能。
  相比魔修,圣修確實溫和太多了,而圣修之中圣堂也是最特別的,大千世界是圣堂,中千世界也是圣堂,這小千世界過了這么久,變化這么多,竟然還是圣堂。
  前世接觸過不少圣堂的高手,有一位在中千世界還救過他一命,否則也沒現在的王猛了,沒想到有一天他也會成為圣堂弟子,這大概就是因果吧。
  雷光峰之上的元氣比較濃,是長老們居住之地,不過王猛卻在半山腰之處發現了一出很奇特的元氣聚集地。m
  閑來無事,王猛也邊欣賞邊逛了過去。
  難怪靈氣這么充沛,原來是一個體修的煉劍之處,由煉劍入道,也算是另辟蹊徑,有點意思。
  王猛看到一塊很光滑的大石頭,正好對著半山無限的風景,坐在上面,忽然發現以前真的忽略了很多美好的東西。
  “人生如夢,亦真亦幻,真是美啊。”
  看了一會兒,王猛站了起來,眼前一個陣法擋住了王猛的去路。
  “劍冢”
  王猛想起了琳瑯街的那個劍冢,看來這位劍冢的主人到了瓶頸,先從入世中找到答案,可惜,他還沒那個資格啊。
  王猛身形一晃進入了劍冢,有人入侵,陣法猛然震動起來,數百把飛劍化成萬道劍光殺向王猛。
  王猛微微一笑,目光一下子穿透了空間一般,這些劍讓他想起了不語。
  噌……
  劍光散去,只剩下十把寶劍懸浮空中,王猛看了看禁不住搖頭,技術不錯,可惜路錯了。
  一味追求劍的強大,對于剛入世的修行者來說,并不是什么好事兒,迷失在威力中又如何體會劍的本意呢?
  也難怪這里的主人會遇到瓶頸。
  倒是角落中堆放著一些很破爛的劍,顯然主人認為這是失敗品,一把斷劍吸引了王猛的注意,不知怎么的有一種莫名的感覺,撿了起來,斷的感覺很奇妙。
  “我們有緣,你就跟我走吧,從今天起你的名字就是斷刃。”王猛對此非常滿意,顯然如此直白的名字還是秉承了某人的本性。
  準備離開的王猛忽然又停了下來,自言自語道:“我也不好白拿你的東西。”
  王猛隨手在墻上留下一個字——“舍”
  一把斷劍換一個字,對方賺了。
  扛著斷刃晃晃悠悠走出劍冢,劍陣的飛劍一陣雞飛狗跳,劍光四射,卻也只是虛幻,這種陣法嚇唬人打過實質,意念性的攻擊對王猛都是浮云。
  王猛晃晃悠悠地回到自己的房間,把斷刃放在石桌上,對著朝陽喝著早晨,新的一天開始了。
  王猛在這里悠哉悠哉地享受,雷光堂可是炸鍋了,有人闖入劍冢!
  劍冢是什么地方?
  這可是雷光堂的圣地,乃是圣堂六大祖師的體修祖師雷霆留下的,里面藏著雷霆當年鍛造的寶劍,乃是圣堂每個劍修最向往地方。
  若能得到劍冢的寶劍,可省十年苦修!
  不然趙家的趙廣何必來積弱的雷光堂,就是為了得到一把寶劍,只有雷光堂的弟子才可以闖劍陣入劍冢。
  在圣堂有這么個順口溜,雷光堂的劍冢省十年,靈隱堂的的符箓多一丈,仙源堂的靈丹功效強,火云堂的法器才是真,御獸堂的靈獸滿街跑,飛鳳堂的美女傾天下,百草堂的元氣如泉水,橫山堂的弟子像流氓,道光堂的門檻才叫高。
  徐晃四人來到了劍冢之外,此時的劍冢已經恢復了平靜,但顯然有人入陣出陣,毫發無傷。
  “此人修為了得,絕非弟子們所為!”趙雅說道,心中有點擔心。
  “祖師留下的劍陣,一般宵小進去也是死路一條,會不會是祖師他老人家過來了?”
  “聽說祖師閉關了,再說他已經很有多年沒來雷光了,我們是不是進去看看?”
  劍冢的里的寶劍,只有雷光堂弟子,且在三十歲以下才可嘗試,這也是雷霆為了了去當年那點情分留下的,如果沒了劍冢,雷光堂就真的什么都不是了。
  徐晃等人確實很擔心,他們來得已經很快了,可是闖陣者卻已經無影無蹤,最奇怪的是連一點痕跡都沒留下。
  正在四人猶豫之際,一個蒼老的身影悄無聲息地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