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262 拳頭才是硬道理

二百五十二倨傲
  還有個王猛,……這家伙是不是瘋了,經常自言自語揪自己的頭發,還動不動就把自己埋起來。(《》)
  不得不說,出了明人有點正常,其他四個都相當的非常規。
  莫無爭還是希望五人堅持下去的,畢竟利益相關啊。
  終于一個月的時間到了。
  當活著的人聚集到一起的時候,滋味又各不相同。
  李天一第一個出來,平靜中透著一份張揚的自信,他喜歡這里,喜歡這種感覺。
  第二個出來的是馬甜兒,這讓李天一有點意外,他以為會是王猛,就算他身上都有傷,可是馬甜兒倒像是毫發無損,身上還很干凈,似乎是經常洗澡的。
  第三個出來的是明人,明人一路東躲西藏,總算是撐了過來。
  三人之后,等了一會兒,見最有把握的王猛還沒出來,馬甜兒的眼神中帶著一絲焦急,王猛的實力是最可靠的,他難道不適應大元界的情況?
  連唐威都出來了,雖然一瘸一拐的傷痕累累,唐威的眼神還是那么毒辣,像是要吃人一樣。
  又等了一會兒,眼看大家就要到心理極限的時候,王猛出來了,蓬頭垢面,渾身臟兮兮的,邊走邊自言自語。
  不過馬甜兒悄悄地松了口氣。
  藍光一閃,莫無爭出現了,拍著手。
  “哈哈,又見到各位,我真是太開心了。”
  “少說廢話,還有什么考驗。”唐威的聲音有點啞。
  “沒了,當然沒了,從今天起你們就是修真學院的一員了,由于你們的通過,圣堂也將獲得五個星盟積點,恭喜你們。”
  莫無爭的手一掃,五人的手中多了一個手環一樣的東西。
  “帶上吧,這是星環,也是修真學院的標志。圣堂.”莫無爭語氣中帶著一種高高在上的驕傲,倒不是針對這幾個人,而是一種自傲吧。
  見五人不在意,莫無爭微微一笑,“這東西你們最好留心了,帶上它就什么都知道了。”
  既來之則安之,王猛沒什么猶豫的,往手上一扣,登時信息直接涌入腦海,上面帶有信息陣法。
  修真學院法則:
  星環乃修真學院學員身份象征。
  佩戴星環者在大元界受星盟法則保護。
  …………
  莫無爭看著這五個人,期待著他們的表情,進入修真學院,在大元界受保護,也就是在外面,那些來自各小千界的強大高手不能無故攻擊,但是在修真學院內,卻有著一個很殘酷的生存法則,那就是進入修真學院一年之后,就必須接受挑戰,也必須挑戰別人,每月至少一戰,一年之內,勝率百分之五十以上的人才有資格留下。
  那失敗的人會怎么樣呢?
  離開?
  太天真了,想要離開修真學院只有一種方式,強大到獲得特許,或者突破五十層。
  失敗者,只有死亡。
  莫無爭觀察著這些人,各小千世界的圣修都有個共同的毛病——過得太滋潤太瀟灑,而且圣修特別怕死。
  這幾個人倒是很特別,竟然沒有恐懼,甚至有點猙獰……難道是嚇的嗎?
  “王猛、李天一你們給我記住,我唐威一定會擊敗你們!”
  說完唐威就走過了,星環中有需要的所有相關信息。
  莫無爭愣了愣,靠,這些新人菜鳥太不給面子了吧,完全當他不存在,而且少見他們這樣上來就內訌的,太奇怪了。
  “諸位師兄,先行一步。”馬甜兒也沒有跟他們一起的意思。
  “明人師兄,加油吧,我們一定可以的!”
  李天一也走了。圣堂最新章節.
  王猛聳聳肩,他感覺到好玩的事兒開始了。
  結果轉眼間就剩下明人一個了,莫無爭特別無語,有沒搞錯,這些人連基本的常識都沒有嗎?
  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一個如此危險的地方,難道就不該請教一下他這個前輩?難道就不應該討好一下他這個前輩?
  還要剩下一個笑瞇瞇的家伙,這家伙雖然資質不行,但應該很懂事,要是馬屁拍好了,他也不妨指點指點他。
  圣堂自然不是這樣,但不巧,這次來的雖不能說是圣堂數百年來最出眾的,但絕對是最有個性的,明人露出謙卑的笑容:“你好,謝謝,再見。”
  也走了,一陣風吹過,留下孤零零的莫無爭。
  擦!
  王猛輸入一點元力,星環起動,浮現一個影像陣法,彈出一個縮小的“王猛”。
  王猛,出身四方小千界,所屬門派“圣堂”(一百八十六位),戰績:零勝零負。
  修真學院到了,其實并沒有多遠,王猛感覺腳下的斷天涯一陣晃動,立刻落了下來。
  眼前出現了一座巨大的……城市。
  饒是王猛也是見過世面的人,可是看到這座龐大的修真城市還是被嚇了一跳。
  圣堂在他面前比起來確實有種鄉下的感覺,實在是太龐大了,入眼的就是形形色色的修行者。
  甚至看到了祖師級的高手,……似乎在這里祖師啊,長老之類的稱號都沒用了,在星盟只有星盟的稱呼,祖師級也不過就是闖過小圓滿。
  只是……敢更打擊一點嗎。
  王猛星環光芒閃了一下,王猛一點,出現了寧志遠的影像。
  “王師弟,歡迎你的到來,今天晚上到我這里來聚一下吧。”
  “多謝,寧師兄。”
  到了這里,圣堂時候的什么恩怨情仇都可以煙消云散了,在這里還固執那點東西沒有任何意義,圣堂在這里很普通。
  王猛來這里,都沒什么人看他一眼,在別人眼中,不過是初來大元界的菜鳥罷了。
  這是星盟的星光城,集中了來自各小千界的高手,這里所能學到,交換的,得到的,是任何一個地方都無法給予的,王猛看到了還不過是冰山一角罷了。
  對于這種劉姥姥進大觀園的類型,星光城的修真者已經見怪不怪了。
  王猛順著指引來到了修真學院,完全不同的建筑風格,王猛從沒見到過,怎么說呢,不像四方小千界,倒有點像凡間,只是要比凡間進步數百年的樣子。
  巨大得像是要通天的銅門,刻著各種奇怪的符號,還有妖獸人物,王猛看了半天愣是一個都沒認出來,最上面寫著四個大字,倒是小千界通用的——修真學院。
  星環就是鑰匙,進門的時候明顯被陣法掃過,不得不說,這星環的便利無法形容,星環本身就屬于一種法器,只是制作水準遠超王猛的認識,至少在圣堂是想都無法想的。
  他們還沉浸在鍛造原始的攻擊防御法器,而星環顯然屬于更高的層面。
  這一刻,王猛忽然明白,為什么他們會是一百八十六位了,這個地方,不知道也就罷了,否則誰能抵擋?
  王猛找到了自己的住處,見到星光城的瞬間,王猛就不指望什么洞府了,在這里思想就是在不斷地被顛覆。
  一排像格子一樣的房間,把星環往上一靠,門就開了。
  很簡單,一張床,用來睡覺的,一個靜室,顯然是用來修行的,當真是“一應俱全”又無比簡約。
  對住過草棚,風餐露宿的王猛來說當真是毛毛雨了。
  王猛大字型地一躺,……床很結實,沒有塌,有進步。
  既來之則安之,王猛有點興奮,這時外面敲門聲響了,……誰會在這個時候找他?
  心中自然的升起一份謹慎,打開門,一個滿臉嚴肅的家伙。
  “你好,我是范鴻,來自潮汐小千界,法華門弟子,我很聰明,也很有天賦,請你多多關照。”
  說完深深地鞠了一躬。
  登時王猛感覺幾只烏鴉從天空飛過,張了張嘴,準備客套一下,范鴻就已經去隔壁的門了。
  砰~~~
  對面那位沒等他把話說完,丟下一句神經病就把門給關了。
  范鴻呆呆地看了一眼門,然后又望向王猛,王猛打了個寒顫,立刻把門關上。
  丫的,這里不正常的人看來也不少。
  寧志遠約的地方在修真學院外面,醉心樓,名字很不錯,建造的相當大氣,王猛一路上也是看的眼花,換上了修真學院的修真服,星光城的修真者都不太搭理他們。
  修真學院的學徒都是受星盟庇護,沒特殊情況誰也不愿意去冒險。
  自從到了圣堂之后,王猛再一次體會到了泯然眾人的感覺,在這里強大的人太多了,像他們根本不受關注。
  本以為寧志遠先到了,又是祖師們力捧的,想來應該會是一個很大氣的地方,怎么也搞個包廂,結果卻是在一個很角落的地方找到了寧志遠。
  “呵呵,王猛你也到了,唐威傷勢未愈,沒來,其他人都到了,順便給你介紹兩位我們圣堂的前輩。”
  除了李天一他們,還有兩個素未謀面的圣堂弟子,看來是早期被送到修真學院的,能在這里的規則下呆這么久的,絕不簡單。
  兩人淡淡地看了一眼王猛,相當的倨傲,寧志遠倒是溫和地介紹。
  “何醉師兄,木子青師兄,都是我們的前輩,在這里已經有數十年了。”
  寧志遠介紹道,“到了修真學院,我們圣堂弟子一定要團結一致,其他人都是對手甚至敵人,兩位師兄,他們都是初來乍到,多給點意見吧。”
  在兩人面前,寧志遠很謙卑,跟道光堂的那個寧志遠像是換了一個人。
  何醉和木子青依然是慢條斯理,對寧志遠的謙卑并不在意。
  (月末了求月票^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