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264 煉魂鬼祖票

二百五十四靈魂導師
  第二天一大清早,王猛就醒了,根據星環的指示來到授課的地方。
  傳授法術的人,在這里被稱為靈魂導師。..
  王猛以為自己是早的,卻發現整個大廳里人已經到得差不多了,在里面還看到了幾個熟人,除了馬甜兒、李天一他們還有鄢雨月,……還有那個林靖皓,王猛和這人沒什么交集,但一個想做好人的魔心宗傳人想讓人忘記都難。
  其他人則是各式各樣,有怪異的,頭發拖到了地上,也有鼻毛長的比頭發長的,當然大多數還是比較正常,都是來自不同的地方。
  這就是這一批的修真學院新學員,人數還真不少。
  每個人都透著一些興奮和期待,當然也有擔心的。
  但擔心的多數是來自排位比較低的門派,高等門派來這里就是為了更好的發展。
  王猛已經很晚了,只能在后面找了角落坐下。
  陸續的又來了幾個人,一個身穿藍色星空長袍一樣的人走了進來,這人的衣服很奇怪,像是鐫刻流轉的星空,一抹藍光像是銀河一樣絢爛。
  中年人平靜地掃過全場,瞬間所有人的情況都了然于心。
  在他進來之后,所有弟子也都平靜下來,能穿這種星袍的人說明是來自星盟,而什么人是星盟成員呢?
  在圣堂,劍神薛終南是,有幾個老祖是,要成為星盟成員,除非你到了大圓滿,自動成為星盟成員,否則,就算是老祖,也要看水平,不是什么人元力混到了,都能成為星盟成員的。
  級別越低,成為星盟成員的難度就越高,但是越顯示潛力和天賦。
  無疑,這是一種至高的榮耀。
  根據相貌判斷年紀在修真界顯然只能算是些許參考價值,但這人恐怕不會超過一百歲,這個年紀就成為星盟成員,絕對算是年輕有為了。
  “大家好,我是你們的靈魂導師山霖,歡迎大家來到修真學院,你們能坐在這里,說明在座的各位都是所在世界年輕一代的佼佼者,毫無疑問你們已經是有資格站在巔峰的人物了。”
  山霖溫和地說道,淡淡的笑容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滿足感,一番話一下子就激發了大家心底的驕傲。
  沒錯,他們確實是各自層面的最強者,在自己的世界自己的門派,都是年輕一代的王者霸主。
  對于下面的騷動,山霖沒有制止,而是任由他們發泄
  寧志遠來得早,低著頭,目光依舊凝重。
  明人和李天一自是坐在一起,明人微微一笑,小聲道:“下面該但是了。”
  山霖舉起手示意安靜,“但是,到了修真學院,請你們忘記曾經的輝煌和榮耀,不但如此,以前學的功法,法術,理念,也都可以徹底地拋棄,拋棄的程度將決定你們學習新法術的程度,也決定了未來,……包括生死。”
  登時下面弟子們又是一片議論聲,通過星環他們已經得知了修真學院的規則,有的來得早更是適應了一段時間,感覺,如果沒有那殘酷的過半勝率,這里簡直就是修真天堂。
  “請問導師,如果一年之后我們無法取得過半勝率,我們真的會死嗎?”
  一個年輕人問道。
  山霖望著那個年輕人,“永遠不要質疑學院的規定,每一條都像法則一樣不可動搖,在這里只有強者才能生存,在這里沒有圣、魔、邪,只有強者和弱者。”
  “尊敬的導師大人,我有疑問,像我在煉丹上有專長,戰斗并不是我擅長的,豈不是死定了?”
  一個女修問道,女修的臉色有點蒼白,讓人禁不住有種憐香惜玉的沖動,看來是個魔修啊。
  山霖笑了,露出潔白的牙齒,“恭喜你,你答對了,任何一種能力都是為了提高戰斗力,否則有什么用呢?”
  下面又是一陣竊竊私語,這位靈魂導師總是能用無比溫柔的語氣說出那種非常殘酷的事兒。
  在他看來這不過如呼吸一樣自如。
  在場的人有的覺得理所當然,有的不能接受,各自門派的規矩不盡相同,有的嚴格有的寬松,但像這種一旦不符合就要被干掉,只有極少數的魔修和邪修門派才會出現。
  “諸位,星環中,對于修行方式有細分,上面也有傳授功法的時間地點,自行選擇,你們是新學員,所以第一年不會有人對你們進行挑戰,你們也不需參與挑戰,規則從第二年開始執行,當然我們歡迎有自信的人去證明自己的強大。”
  山霖說道。
  王猛翻閱著自己的星環內容,星環的陣法是鏈接著一個信息傳送陣,最新的信息會即時更新,這確實比張良的方式快太多了,他大概會愛上這個地方。
  劍法、體修技、符法、弓法應有盡有,王猛竟然還看到了五行門,似乎是傳授五行功法的,初次之外武器鍛造,法器制作,煉丹,這些技能也是一應俱全。
  每個人都在認真看著,里面門類繁多,但井井有條,歸類清晰,坦白說,在座的任何一個門派跟這里比起來完全都像是垃圾一樣不值一提。
  這就是為什么山霖說,以前學的一切都可以拋棄了,只要命痕層次在,最好能拋棄多少就拋棄多少,找到最合適的,在這里把自己變強。
  王猛不由的感嘆,這修真學院真是厲害,他跟一般門派的藏私不同,而是通過自己龐大的藏經閣來展現力量,如今他也對修真學院產生了一種好感,太大氣了。
  很顯然,修真學院敢這樣公開,就說明他們掌握了更龐大的力量,這不僅讓人心生期待的同時,又有埋下一種敬畏。
  “作為你們的直接靈魂導師,我給大家一點建議,拋棄過去之后,第一件事兒是要選擇一個適合自己的功法,五行功法,然后再選擇適合的攻擊法術,怎么提高自己發揮出自己的天賦,就看你們自己的了,我很期待。”
  山霖給眾人的印象很好,很溫和,又好說話的樣子,最關鍵的是山霖負責的竟然還是劍法,在座的劍修占了很大比重,功法是用來提升元力層次,其實基本上來這里的都有自己獨門功法,也修行了多年,輕車熟路,很少有愿意換的,對他們來說,這里的戰斗法術更具有誘惑力。”
  但是王猛卻很感興趣,他自己體悟的小乘五行訣,是源自圣堂五種基本的五行功法的拼湊,坦白說了,到了二十層之后,有點捉襟見肘了,而這里似乎對五行功法有更深的研究,而且鼓勵學員們選擇五行功法,光是這眼界就比各門各派不知高了多少。
  看似只是多了一種對自身屬性的理解,卻是認知上的差距。
  王猛對這里越來越感興趣了。
  山霖一離開,學員們立刻三五成群,都是相熟的人聚在一起,唐威拖著傷腿走了,也許對他來說,陌生人比圣堂的弟子更討喜。
  “你們打算怎么辦,不會是真的要改功法吧?”明人有點猶豫,“我恐怕是改不了了。”
  李天一聳聳肩,“無所謂,等見識了再說。”
  李天一是真正膽大包天型的,他的膽大不是匹夫之勇,而是無所畏懼,敢于挑戰。
  “我是想見識見識,馬師妹,你怎么說?”
  王猛能感覺到馬甜兒有點刻意回避他,也只能適當的保持距離。
  三人都有點擔心馬甜兒,這里真的很不適合他,馬甜兒的性格是不喜歡爭斗型的,是真正的善良,……而且坦白說,實力上也不夠啊,靠著小還丹進入二十層,可是在祖師滿街跑的地方,真是一點用處都沒。
  雖然還沒真的接觸到修真學院的法術,可是從來這里的見聞,想來是絕對不會差的。
  “大家不用糾結了,這事兒誰的意見都沒用,祖師們也不會給我們建議,所以大家自己決定,如果硬是要參考,請參考學院法則,這個是至少有九成的可信度。”
  寧志遠說道,大家以前對寧志遠的感觀不是太好,可是到了這里,他真有大師兄的感覺,至少很多事情他愿意去承擔。
  “寧師兄,你該不會是想放棄你的……”明人禁不住問道。
  寧志遠苦笑,“我還在掙扎,諸位,有空多熟悉一下這里,學院里面的開銷還是比較低的,外面盡量少去,更不要隨便離開星光城,外面不安全。”
  寧志遠的態度多多少少還是給大家帶來點壓力。
  “這一批人真多,有沒有什么好玩的?”戈莽說道。
  在修真學院的星塔上,幾個人聚在一起瞭望著下面美麗的城市。
  “怎么,打賭輸了,不服氣啊。”莫無爭笑道,他這次贏得好爽。
  “小莫,別太囂張了,這次是難度太低了,真不知道學院是怎么打算的,竟然放這么多垃圾進來。”
  一個女子坐在星塔的窗口上,風吹起了長發,柳眉修長,透著一種肅殺之氣。
  莫無爭苦笑,“明月,我說啥了,難道我贏一次就這么不招人待見嗎。”說著摸著自己的鼻子,似乎有點怕這女的。
  “這次有幾個星使的傳人在,霸天堂的鄢雨月,魔心宗的林靖皓,法華門的范鴻,……好像還有幾個。”
  “你們太不厚道了吧,一群菜鳥本就有今天沒明天的,你們就不要玩了,想想怎么應付女皇陛下的難題吧。”
  “唉,想悠閑幾天都不成,話說……女皇陛下竟然會參與這次的打賭,簡直跟做夢一樣,她對這些不是一點不感興趣嗎?”
  莫無爭好奇地問道,幾個人的目光都望向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