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27 老對頭

四人渾身一震,王薄當更是激動得說不出話來,“拜見祖師!”
  蒼老的身影沒有理會四人,傴僂的老人手一揮籠罩在劍冢周圍的劍陣悄然散去,十把神劍見到了鍛造者,散發著強烈的光芒。m
  連徐晃的眼睛都直了,每一個劍修能抵擋寶劍的誘惑!
  雷霆面色凝重,什么人進了他的劍陣竟然毫發無傷,奇怪的是闖陣之人大費周章,卻不拿寶劍,為了什么?
  雷霆目光掃過周圍,而王薄當四人則是大氣不敢喘,他們在弟子們面前高高在,可在祖師面前就是小家伙。
  當雷霆的目光看到了強上那個“舍”字時,嘴角泛起一絲冷笑,這是挑釁嗎?
  雷霆搖搖頭,準備教訓一下這些徒子徒孫,卻猛然回頭,一步走到了墻壁的面前。
  雙目死死地盯著墻壁,徐晃四人面面相覷,不知發生了什么。
  一個字而已,難道是熟人?
  雷霆的手劇烈地顫抖起來,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前輩,是您老人家嗎,前輩,前輩您出來見一下弟子吧!”
  雷霆激動得像個小孩子,身上的氣勢猛然爆起,那傴僂的身體直了起來,如同洪荒巨人一般。(7*24小時不間斷更新純TXT手打小說m)
  王薄當等人嚇壞了,讓師祖稱前輩的人???
  那豈不是陸地神仙一流的人物?
  雷霆喊了半天,卻無人回應,呆呆望著墻上的字,氣勢緩緩地收回,退開三步,恭敬地跪倒在地,對著舍字磕了三個頭,嚇得一旁的四人連忙跪著磕頭。
  這究竟是誰啊,怎么回事!
  站起來的雷霆招過了寶劍,一把一把地折斷,即便是神劍也擋不住圣堂體修祖師的力量,十把神劍就這么被折斷了。
  王薄當四人哭的心都有了,雷光堂積弱已久,就靠這十把神劍撐場面了,這下全完了。
  把寶劍折完,雷霆也松了一口大氣,整個人都有一種頓悟的感覺,他離開總堂來到琳瑯街,大隱于市,就是為了悟道,突破瓶頸,結果發現全錯了,這一個“舍”字道出了他的心結。
  完成之后,看著跪了一地滿眼不舍的四人,雷霆也有點恨鐵不成鋼,雷光堂竟然落沒到要靠著劍冢混日子的地步。
  “從今天起,再無劍冢!”雷霆說道。
  “祖師,是不是弟子做錯了,請祖師責罰!”王薄當嚇壞了。
  “無能便是過,好好的雷光堂弄成什么樣子,再弄不出個樣子,你們四個干脆滾蛋!”
  雷霆怒道,四人噤若寒蟬。m
  看四人那樣子,雷霆火更大,不過也沒辦法,時也命也,曾經輝煌的雷光堂確實已經成了記憶。
  “祖師,這字是誰留的啊,我們……”王薄當好歹是體修,壯著膽子問道。
  “閉嘴,你是什么東西,他老人的名諱我都不能提!”雷霆罵道。
  王薄當立刻蔫了,頭都不敢抬起來,雷霆可是號稱圣堂第一爆,即便是碰上邪主也不慫,竟然還有人讓他這樣。
  “這個字……留著吧,有一天你們會用到的。”
  話音一落,雷霆的聲音就不見了,四人對著劍冢僅剩的一道殘壁猛看,實在看不出什么東西。
  這字究竟是誰留下的,四人不敢再問,也不敢打聽,誰敢觸雷祖師的霉頭那才活膩歪了。
  “猛哥,暈死了,猛哥你還有時間喝茶,走,快跟我走!”
  “讓我喝完嘛。”
  “猛哥,雷祖師出現了,劍冢被拆了,這么大的事兒怎么能不去湊熱鬧。”
  王猛微微一笑,“拆就拆了唄,而且啊,現在去也來不及了,熱鬧肯定散了,再說了你一個弓修湊什么熱鬧,難不成想要改行?”
  張小胖愣了愣,“啊,也是啊,我一個弓修湊什么熱鬧,又不是弓修祖師來了。”
  “來,陪我下一盤棋吧。”
  “嘿嘿,猛哥,論別的,我可能不如你,但玩這個,你可就不行了,一會兒輸了可不準彈我頭!”
  張小江笑道。
  王猛笑了笑,“行啊,胡靜,你來得正好,一起過來看看。”
  胡靜剛進門愣了愣,轉而一笑,“來得早不如來得巧。”
  “哈哈,靜靜,你不會也是想拖猛哥去看熱鬧吧。”
  “你以為都像你啊,四位長老都去了,哪兒會讓我們靠近。”
  胡靜說道。
  “也好,省了,來,看我大殺四方!”
  張小胖的棋是跟他老子學的,相當厲害,以前的王猛喜歡搏殺,沖殺之后就發現自己完了,每當下棋的時候就是張真人最爺們的時候,頗有一種天下無敵的霸氣。
  “猛哥,照例,你執黑。”
  黑棋先攻有優勢,但王猛搖搖頭,“換個玩法,你執黑吧。”
  “啊,行啊。”
  張小胖也不客氣,這可是他最后的自留地了,兩人你來我往殺了起來。
  下了沒多少,張小胖就不動了,陷入了沉思,完全忽略了身邊的人。
  琢磨了半天才走了一步,而王猛的白字隨意地放下,張小胖又開始糾結了。
  胡靜也懂,水平也不差,出身比較好的,琴棋書畫是必須的,她跟張小江一樣,完全陷入了沉思,喃喃道:“這樣……不行,這樣……也不行……”
  王猛微微一笑,“世事如棋,窮則變,變則通。”
  兩人完全是下意識的反應,窮則變,變則通……
  “我知道了!”張小胖的黑子猛然殺向王猛的大龍。
  “呵呵,勇氣可嘉,智謀不足!”
  啪,一顆白子落下。
  張小胖和胡靜又陷入了沉思,王猛笑了笑,“今天就下到這里吧。”
  張小胖半響才站了起來,撓撓頭,“見鬼了,怎么感覺走什么都是死啊。”
  兩人望著王猛,王猛笑了笑,“我臉上看不出花來,兩位長老的親傳弟子可要加油啊,將來還要靠你們罩著我。”
  “啊,完了,師傅讓我拿東西來著。”
  張小胖一拍腦袋飛一樣地溜走了,這家伙半路聽說有熱鬧就奔了過來。
  胡靜還在看著棋盤,王猛輕輕拍了一下胡靜的肩膀,“不要太認真,一盤棋罷了,慢慢來。”
  胡靜渾身一震,漸漸清醒過來,“世事如棋,世事如棋,修行如棋,多謝!”
  胡靜的悟性要比張小江還好一些,已經有點朦朧的感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