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270 意外


  福兮禍所伏禍兮福所倚,從某種角度上說,天地鎖靈陣倒是幫了王猛的大忙,神格就像是一匹無法駕馭的烈馬,而天地鎖靈陣就是馬嚼子。
  沒一會兒,王猛就呼呼大睡起來,這一年來,他的日子就是這樣過的,簡單“充實”,哪兒有時間琢磨其他的。
  斗戰空間的熱鬧漸漸平息下來,幾家歡喜幾家愁,只要是決斗,總要分出勝負,勝利者,無疑是充滿了無盡的喜悅,而失敗者要面對的東西就太多了,并不是每個人都像王猛這么天然樂,壓力是巨大的。
  寧志遠運氣很差,因為他的元力高,在這里反而成了累贅,抽取的對手跟他差不多,但卻不是新學員,一番反抗之后,寧志遠慘敗。
  其實這也是何醉木子青不太看好他的原因,元力過高,在這里反而會成為累贅,底蘊太差了,散功重修,命痕層次越低,越容易重新開始,越高,要改變習慣就越難。
  像李天一、馬甜兒等人就容易的多。
  圣堂以前也不是不想送元力層次低的來,只是其他人并沒有李天一等人這樣強橫的適應力。
  其實這一屆的新學員中還是有不少值得關注的,比如說馬甜兒的五行之木,鄢雨月的五行之水,都是相當的驚人,馬甜兒的甜美還不是特別惹人注意,鄢雨月的美麗可是引起轟動性的,以及其他林靖皓、李天一等等十多人,都已經列入各陣營的觀察之中,像馬甜兒這樣直接進入的比較罕見。
  其實來這里,有天賦的不少,想要真正成為強者,還是要看能不能發揮出來,還是要戰績,否則一切都是白搭。
  而這些強者都無一例外的獲得勝利,畢竟實力才是硬道理·這不是僥幸,可是第二天最熱鬧的不是這些人,而是真人。
  “聽說了吧,昨天真人贏了!”
  噗·對面的一哥們差點把茶水噴出來。
  “你不是再搞笑嗎?他能贏,煮熟的咸魚都能長翅膀飛了!”
  “真不玩笑,他贏了。”
  一群人都愣住了,“這不是開玩笑?”
  “據說他不但贏了,還是秒殺了天鷹門的常骨。”
  “常骨?等等······這人我有點印象,實力不錯啊,你說真人秒殺常骨·哈哈哈,這恐怕是修真學院最大的笑話了。”
  王猛并不知道自己這么有名氣,其實想想,在每個人都很慎重對待每一場戰斗的情況下,有個人這么勝利大派送,哪怕是那些高手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了,盡管他們還真看不上這樣的便宜。
  “該不會常骨用力過猛把自己抽了吧。”
  連周圍的人都大笑起來。
  如果是真人只是輸是個十多場,其實也不是沒有這種人·但一年的時間輸了八九十場,屢敗屢戰,屢戰屢敗·每次都那么認真的,絕對是絕無僅有。
  “聽說……他用出了弧線劍氣。”
  星盟是個很奇怪的地方,很注重修真者之間的交流和生活享受,修真是就是為了變強,為了更好的活著,似乎飛升并不是唯一目的。
  像在修真學院里面適合學員休息的地方很多,而其實從結果上看,修行的效果比閉門造車的苦修要好的多,落雨軒就是其中之一,這里有來自羅華小千界最好的茶·無與倫比。
  刺客落雨軒卻陡然安靜下來,弧線劍氣?真人?
  幾秒之后,全場爆笑,牙都快笑掉了。
  聊天的那一桌更是笑的人仰馬翻,這怎么可能,做夢啊·弧線劍氣?
  “真的?”
  “陸云兄,你肯定是走火入魔了,絕對不可能!”
  “咳咳,我也是聽說的。”其實陸云尷尬的說道。
  “呵呵,其實小千界是有一些劍訣,可以讓劍氣看似出現個弧度,但跟弧線劍氣是有本質的區別,一個障眼法,速度力道完全沒法比,跟弧線劍氣的高速犀利完全是兩回事。”
  沒一個人信,天字級劍法在修真學院都屬于高端劍法,相當難練。
  眾人繼續談笑風生,誰也不會真把這個當回事。
  陸云也無法辯解,他總不好意思說就是他親眼看到的,而他也是想碰碰運氣去虐虐新人。
  不管信與不信,真人竟然贏了的消息還是不脛而走,關鍵是有當事人,天鷹教的常骨,而常骨……沒露面,據說后面的幾天都沒見他出門。
  第一年的時間對于絕大多數新學員完全是用在功法的修行上,星盟對待煉丹、鍛造等等修行者其他方面能力的態度跟小千界的門派很不同。
  在各小千界,一般都會有人專門的在這方面下功夫,但在星盟看來,在煉丹等方面擁有一定造詣是必須的,就是每一個修真者必備的能力,當然這不是強制要求的,在修真學院很多事情都是自由的,只要你能保證自己實力的強大。
  很多人在自己門派只顧著修行法術,哪兒有時間關注這一塊,到了這里,依然有人不在意的。
  王猛卻不同,豐富的法術和全面的意識才是促使境界提升,加深理解的方法。
  不過還有更切實的問題擺在他們面前,就是要賺取靈石。
  王猛和范鴻來丹道院報名了,大概也就王猛不嫌棄范鴻的嗦了。
  “王猛,你昨天贏了輸了?”其實這種問題即便是同門也都很小心,但范鴻根本就是個粗線條,看了王猛欲言又止的樣子,“唉,我也輸了,其實啊,我真不想來這里,他們都說我是掌門的私生子,可我的天賦怎么就這么差呢。”
  王猛無語,這哥們還真是什么都說,他自己記不得,不代表別人的記性也都這么差。
  “咳咳,你天賦很好了。”
  “也許吧,我總感覺他們是把我送到這里自生自滅了,唉,我在這里也沒什么朋友,若是有一天我掛了,記得幫我弄個碑吧。”
  范鴻顯然有點低落。
  王猛打著范鴻的肩膀,“哥們,不要比慘,跟我比,你毛都不算,想當年我天然命痕二層,為了進圣堂……”
  “命痕二層?天啊,還有這么笨的嗎?不會啊,我記得十層以下就很弱了啊。”
  范鴻無辜的說道。
  (三更求月票,各位師兄師姐,到了最后幾天了,請恩賜十張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