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271 神格的另類用法


  “靠,所以說,不要抱怨了!”
  范鴻點點頭,“你這么一說,我果然有信心了,哥們,如果你比我先掛了,我會給你立碑的。”
  王猛愣了愣,真想一大腳丫踢死這家伙。
  也難怪了,就范鴻這種說話方式,根本沒人會搭理他。
  不過去了才知道,這里的靈石并沒有那么好賺取。
  簡單說,你必須有相當的煉丹水平,而王猛和范鴻這種只能做雜工。
  雜工的報酬可就是極低了,但也不是沒有好處,雖然報酬很低,卻也有一些小的便利,比如說可以使用這里的丹爐。
  丹道院里的人也都在忙忙碌碌,彌道有點不耐煩的看著兩人,“你們到底要不要做,快點決定,你們不做可有的是人要做。”
  范鴻連忙點頭,“要,當然要,還請彌道師兄多多關照。”
  “不要把在小千界的那套鄉下稱呼亂叫,我是丹道院的掌院弟子,你們叫我掌院!”
  “是,掌院,掌院。”
  范鴻連忙說道。
  彌道點點頭,點開星環,給王猛和范鴻的星環中加入了一個身份——丹道院的執事。
  彌道淡淡的看了一眼兩人,“好了,就從現在開始吧,你們先去打掃丹方,要弄的干干凈凈。”
  說完邁著瀟灑的四方步就走了,留下王猛和范鴻面面相覷。
  “王猛,我怎么有種上當的感覺?”范鴻撓撓頭。
  一群弟子走出來,一排排丹方之中,亂七八糟,怎得一個臟亂差了得。
  圣堂有大量的弟子,甚至還有凡人做仆人,但是在這里可是沒有,只有從學員中找人做,但這種活意義不大,又浪費時間,基本都是排名靠后的小門派弟子或者犯了錯受到處罰的弟子才會做這種事兒。
  用完了點的人只是淡淡的掃了一眼兩人,丟下一句,“擦拭丹爐要認真仔細,不要遺漏了死角。”
  搞的兩人面面相覷,但是沒辦法,既然要做,至少一個月,半途而廢是不允許的。
  還別說真的無法從范鴻身上看到任何法華門門主弟子兼私生子的氣質,感覺過的跟他半斤八兩。
  林子大了真的是什么鳥都有。
  王猛和范鴻做事還是認真的,無論協議是什么樣,既然答應了,總歸是要做好,兩人忙碌了一陣子。
  “你們潮汐小千界是什么樣子?”
  休息的時候,兩人都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
  “很美,很漂亮,我覺得比大元界美。”范鴻,“只是我不得不來這里。”
  范鴻顯得有點沮喪,似乎很懷念潮汐小千界。
  “你呢,四方小千界什么樣,我記得你們那圣、魔、邪分得很清楚,像我們這邊就沒有這種區分。”范鴻望著屋頂,很享受這放松的一刻。
  “我們那里也很美,有機會一定要去我們那兒看看,我帶你游覽一下。”
  王猛說道,一提到圣堂,王猛就很懷念張小江他們,當然還有他牽掛的楊穎,不知道大家過得好不好。
  “機會,我們能活多久還不知道,若是能出去,我真想帶你去看看我們潮汐小千界最美的無線潮汐風暴,那叫一個美麗。”
  范鴻的目光中透著懷念。
  “看來你平時記性不錯嘛,該記著的都記著。”
  范鴻撓撓頭,“這跟我以前的功法有關系,散功也有一段時間了,我感覺自己的記憶力是變好了。”
  “是啊,至少記得我叫什么了,哈哈。”
  范鴻有點臉紅,“我改修木系功法了,我感覺修真學院所有的功法都是建立在龐大的五行體系之下,但是真的很好,雖然我有點笨,但也是有進步的,只是這里的高手太多了。”
  “哦,你怎么看待五行功法?”王猛還真找不到合適的溝通者,他也很想聽聽別人的想法。
  在法華門的時候,師兄弟都不太愿意和他說話,其實掌門也不喜歡他,因為他太笨了,一點霸氣都沒有,當真是恨鐵不成鋼,把他送到這里,也是最后一個機會,修行一途,不是生就是死。
  “我不知道五行是什么,但我覺得每個人的性格不同,像掌門總希望我霸氣一點,兇狠一點,可是我真的不想這樣,我以前修煉的霸訣就讓我很不喜歡,所以我選擇不去想,練的時候我忘記是自己,練完了之后,又想起自己,就這樣反復折騰,五行主金的人,性格剛猛,目標遠大,野心勃勃,但太剛了,易折,五行主火的人,性格直爽,但過于簡單,五行主水,性格綿長,有什么他們不會立刻表現出來,很能隱忍,只是缺乏了一些積極性,五行主土,沉穩厚實,目標明確,但太過謹慎,五行主木,溫和善意,但實在不適合修行一途。”
  范鴻一番話著實把王猛說的不斷點頭。
  “范鴻,我覺得你應該去當月老,說媒拉纖肯定成功率頗高。”
  “你別笑話我了,我見了漂亮女孩子話都說不完整。”
  跟王猛在一起的時候,范鴻會變得輕松,很隨意。
  “你是五行主木,確實跟你說的五行性格論很像,你的功法相對也很溫和吧。”
  “嗯,我的功法確實以滋養為主,我主攻符箓陣法,相比進攻,我更喜歡防御,其實何必爭來爭去呢。”
  范鴻說道,五行主水,五行主木都非常適合符修。
  王猛響起了身邊的人,李天一五行主火,楊穎五行主水,胡靜則是水火一體,難怪果斷之余又帶著冷靜,張小江五行主土,這點很確實,看似大大咧咧,其實胖子內心醇厚。
  “王猛,你很奇怪啊,我覺得我這套理論很有效果,可是總覺得在你身上得不到驗證。”
  范鴻好奇的望著王猛。
  “我有什么特別的,如果有的話,也就是特別帥了。”
  王猛甩了甩頭發。
  “不是。”范鴻很認真的搖搖頭。
  王猛郁悶了一下,“我說范兒,不要這么打擊我吧?”
  “不是那個意思,五行主木的人,是對五行最敏感的,可是我看不出你是什么情況。”
  王猛心中微微一愣,這哥們還真不糊涂。
  “也許我什么都很強吧,傳說中的天才!”
  范鴻相當認真的琢磨了一下,“也許吧,可是根據五行理論,人的身體肯定要有所表現的。”
  范鴻的目光在王猛身上逡巡的,看的王猛毛都豎起來了。
  “你丫的,別看了,我對男人沒興趣。”
  范鴻撓撓頭,他還真感覺不出來,但應該有點偏火吧?
  范鴻是個不較真的人,很快興趣就轉移到了其他方面,打開了話匣子的范鴻極力的向王猛推薦他們潮汐小千界有多棒,他們法華門有多美,當然還有法華門青梅竹馬的小師妹。
  完成任務,像丹道院的執事是可以使用這里的丹法傳授陣,王猛本身對煉丹就有一定的興趣,從某種角度上,周楓成功了,在各項修行的輔助方向上,王猛還是對煉丹最感興趣。
  丹修的靈魂導師是一個女子的形象,非常的平靜,用范鴻的五行性格理論來看,這位應該是水系的,大概屬于那種一般不發火,但積累到一定程度爆發起來也是很兇猛的。
  在修真學院,丹道在大方向的概念上非常的清楚,無疑是治療和輔助修行的作用,只不過前者的傾向性更高,通過丹藥來提高元力什么的顯然是不受歡迎的,也就是側重輔助戰斗的作用,而不是修行。
  好的丹藥,在戰斗中,尤其是關鍵時刻,確實能起到很重要的作用,丹道第一篇都是介紹丹修的元力,王猛邊聽邊點頭,感覺還是非常有道理的,可以說跟周楓的理解不會差很多,如說有差別大概就是修真學院所蘊藏的丹方遠不是任何一個小千界能比的。
  其實越了解星盟,就會越感覺到它的神秘和恐怖,一個修真學院就足見它的底蘊,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建立起這么龐大的修真聯盟。
  若說跟中千世界沒有關系,王猛第一個不信,只是疑問都要藏在心底,以他目前的實力,這個問題離他還太遙遠。
  在修真學院,出了日常的學習,還有要出任務,有些是可以自己選的,有的只是必須參加的,也算是考驗的一種,丹藥就很重要了。
  只不過要從學院的丹房購買,那絕對不是王猛和范鴻能支撐的,相比之下,還是自己購買材料煉制比較實在可行一些。
  一般來說再過一兩個月,圣堂就會給他們送配給了,靈石數量不會太多,但省著點花也不至于窮困潦倒。
  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這種情況王猛很適應,范鴻看起來也不像是大手大腳的人,至少心態很好。
  在王猛勤于修行的時候,圣堂這邊也是一番熱鬧景象。
  寧志遠、王猛、李天一、明人、良元的離開,等于讓圣堂九分堂沒了那種能一統九分堂的霸主人物。
  雷光堂雖然氣勢鼎盛,資源優勢,可畢竟積弱多年,胡靜張小江等人還有待成長,道光堂則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王猛的離開更是讓趙廣的野心無限的膨脹。
  機會總是給有準備的人,趙廣借著調查內奸的權力在道光堂內也是爭奪權勢,玩心計,論背景,還是拼實力,有趙家支持的趙廣,著實讓公孫無情很頭痛,只是公孫無情跟隨寧志遠那么多年,在道光堂也有很深的底蘊,兩人斗得不亦樂乎,如果兩人聯手,胡靜恐怕還真為難,但胡靜敏銳的抓住了這個契機,接住公孫無情制衡趙廣,給雷光堂爭取高速發展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