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272 倨傲


  這方面,飛鳳堂的幫忙至關重要。
  女人撐起半邊天,現在的雷光堂,最有名氣的無疑就是胡靜和楊穎。
  “穎姐姐,這段時間謝謝你了,否則我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王猛的那個小茅屋,胡靜和楊穎都常常打掃,兩人忙于修行的時候,也會安排其他人來做,對雷光堂弟子來說,這是一種榮譽。
  “祖師們有挺趙廣的意思,最近趙家的勢力確實增長很快,公孫無情恐怕也撐不太久了。”楊穎說道。
  “這個我知道,不過也不見得就是壞事,公孫無情是個人才。”
  胡靜笑道。
  “你的意思是?”楊穎微微一愣。
  胡靜點點頭,公孫無情敗下陣來只是時間問題,而且一旦失勢,以趙廣的睚眥必報,絕對不會給他好果子吃,公孫無情唯一的選擇就是投靠雷光堂。
  “這是一把雙刃劍。”
  胡靜無奈的笑了笑,“某人拍拍屁股走了,我有什么辦法,只能盡力而為了。”
  “馬家這次為了把馬甜兒送到大元界可是下了血本,趙家的動作很大,眼前最棘手還不是公孫無情,而是趙凌萱要去道光堂了。”
  楊穎說道,總堂有兩大天才,一個是李天一,另外就是趙凌萱了,據說趙凌萱的天賦還在李天一之上,又是趙家人,如果她去了道光堂,趙廣無疑是如虎添翼。
  胡靜微微一笑,“這事兒我也聽說了,不過卻也不是沒有轉機,趙凌萱似乎有意愿到雷光堂來。”
  楊穎愣了愣,“這怎么可能,趙祖師不會答應啊,再說趙凌萱……”
  “趙凌萱是趙家人,但也要看趙凌萱跟誰最親近,某人出了能打,還有一手騙美女的本事,把我們最美的穎姐姐騙到手,還勾引了人家小女孩,趙凌萱偷偷找到我,讓我給她想想辦法,她說想要為某人出力,以我看,是真的。”
  “這人……走到哪兒都是禍害。”
  “誰說不是呢,趙凌萱這小丫頭才多大,似乎比我們還著急,理由倒是好找,對于趙家來說,等于多了一個控制雷光堂的機會,多吃多占嘛。”
  胡靜眨眨眼,誰能想到趙凌萱趙大小姐是身在曹營心在漢呢?
  提到某人,楊穎隱藏在心底的思念禁不住涌了出來,“我聽說良師兄戰死,大元界步步驚心,但愿他一帆風順。”
  “穎姐姐,你放心吧,凡間有一種叫做小強的東西,生命力無比頑強,適應力更是無與倫比,王猛就是這種類型,捶不扁打不爛,他不欺負別人就不錯了,我倒是擔心他在外面沾花惹草。”
  胡靜說道,望著楊穎,可是楊穎卻很平和,“招花惹草我倒不擔心,只不過花花草草會不會招惹他我就不知道了。”
  兩人會心一笑,“小靜,你有沒有看上的人呢?”
  胡靜笑了笑,“我倒是想找一個呢,可周圍全是歪瓜裂棗,只能忍了,再說,現在忙都忙不過來,暫時不考慮了。”
  修真學院,回去的路上,王猛噴嚏連天,一旁的范鴻大發感慨,“一聲有人想,兩聲有人愛。”
  “那三聲呢?”
  “一個想,一個愛唄,笨。”
  在華麗堂皇的修真學院中,王猛和范鴻是典型的修行者中的屌絲,其實坦白說,范鴻還是不錯的,雖然法華門的排名比較低,可是好歹是門主的弟子,而法華門的門主也是星盟成員之一,如果用范鴻的五行性格理論,若他是金系或者土系,哪怕在法華門不受待見,照樣能利用還身份,只可惜他是木系。
  兩人說說笑笑,忽然之間范鴻的臉色一下子蒼白起來。
  迎面幾個人走了過來,談笑風生,其中一個還肆無忌憚的摟著一個女孩子。
  在修真學院,存在著形形色色的修真者,來自不同的世界,不能的門派,不同修行方式,行為準則更是大不相同,但在這里,只要遵守學院的規則,想怎么做都行,實力決定一切。
  這種情況在王猛那邊,恐怕只有萬魔教的弟子才會這樣,那手更是不老實的在衣服里摸來摸去。
  王猛看著女的有點眼熟,可以肯定的是,王猛訣不認識她,可是為什么……當看到范鴻的表情,王猛可沒他記性那么差,何況他是如此描述的是那么詳細,那么向往,這不就是范鴻口中的那個法華門的小師妹嗎?
  堪盈一握的纖腰,容貌秀美,怎么看都是那種溫柔優雅型,相當不錯啊,只是這樣的女孩子怎么會……記得范鴻說她的時候可是贊上了天,她怎么會在修真學院,……仔細想想,范鴻確實沒說她在哪兒。
  見到范鴻,對面的女孩子也登時愣住了,大概怎么都沒想到會碰到范鴻,身體的僵硬立刻讓身邊的男人感受到,女孩子略微掙扎了一下,男的就更有興趣了。
  “小晶晶,這是誰,怎么不給我介紹介紹?”
  “我們走吧……”
  “走,走什么走!”高大帥氣的男修硬把嬋晶扯了過來。
  “小,小晶,這人是,是誰?”范鴻臉漲的通紅,話都說不利索了。
  “范師兄,他是我的朋友,天龍門的龍戰,龍哥。”蟬晶低著頭,實在羞愧。
  “你,你把手拿開!”
  龍戰完全沒理會范鴻,手反而更夸張的往上移狠狠的揉搓著,弄的蟬晶很痛,可是卻咬著牙忍了。
  “你就是法華門的范鴻,廢物,知道老子的天龍門排名在一百內嗎?蟬晶跟著我是她的服氣,小晶寶貝,是不是啊?”
  龍戰霸道的說道。
  范鴻氣得向動手,被王猛拉了下來,就算動手也不是現在,這女人再搞什么。
  “呵呵,還是你旁邊這小子識相,就你那兩下三角貓也想跟老子遞爪子,今兒要不是看在寶貝的面子上,早就廢了你!”
  戰龍囂張的說道,本身就是魔修出身,但對于魔修來說最喜歡搞的就是圣修的女弟子,比如說法華門。
  在小千界,還挺不容易的,但是到了修真學院容易的多,在這里比的就是個人實力門派實力,天龍門可是能欺負不少人。
  “范師兄,對不起,請忘了我吧。”蟬晶咬著嘴唇,淚水在眼圈里直轉轉,像是有莫大的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