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274 靈魂導師


  此時對面的蟬晶已經恢復了那種楚楚動人的表情,眼睛望著斗法臺上的龍戰,嘴角露出一絲淺淺的笑意,可能是感受到范鴻的目光,迎了上來,這一次蟬晶沒有回避,眼神中的愧疚更淡了。
  心中的理智可能更加的慶幸,如果跟著范鴻,今天被欺負的可能就是她了,以她的美麗,早晚是要換人的。
  看到蟬晶陌生人的目光,范鴻的心一下子停止了跳動。
  轟……
  斗法臺上的王猛又被轟了出去,這轟鳴聲喚醒了范鴻,他的心臟重新恢復跳動,聲音也回到了耳朵中,蟬晶的眼神中透著陌生的興奮。
  “小子,還挺耐打的嗎,你還撐我幾下?”
  龍戰從天而降狠狠的跺向王猛,以龍戰目前的身軀要是踹中了,王猛肯定直接完蛋。
  轟……
  一道火符直接砸在龍戰的眼睛中,等龍戰睜開眼睛的時候,斷天涯已經到了喉嚨處。
  無中生有!
  璀璨的光芒的一劍,噌……
  龍戰簡直無法相信,他竟然輸給這么卑微的對手,太大意了……
  轟……
  斗戰空間變淡,戰斗結束,王猛多了一場勝利。
  回到修真學院,龍戰的面色蒼白,死死的盯著王猛,氣得差點動手。
  身邊的人連忙攔住他,“龍哥,此事可以從長計議。”
  “你們兩個給我記住!”
  龍戰帶著人憤怒的離開,蟬晶慌亂了,她怎么都沒想到龍戰會輸。
  勝利并沒有帶來什么喜悅,道理是簡單的,可是這世界上有幾個人按照道理活著,范鴻還是很傷心,萬幸的是王猛并沒有因為背負了一場失利。
  “呵呵,范鴻打起精神吧,我請你喝酒!”
  王猛拍了拍范鴻的肩膀,如果勸慰失戀,他還真沒什么辦法,但喝酒絕對是一個好辦法。
  在修真學院有個說法,翡翠園的茶香飄萬里,登仙樓的美酒上九天。
  登仙樓的酒。
  侍者安靜打量著兩人,在修真學院,所有地方的侍者都是是修真者,有的實力并不弱,而且眼睛都很毒,從兩人的穿戴和談吐……
  “怎么,今天不營業嗎?”
  “當然,里面請。”侍者恭敬的說道,看到星環侍者也就放心了。
  范鴻的情緒還是很低落,美酒到了,王猛也不說話,直接給兩人倒滿。
  范鴻沉默了一會兒,一口干掉,一旦開了頭,后面就不用勸了。
  兩人喝的天翻地覆,范鴻的話匣子也打開了,把他的事兒一股腦都倒了出來,越說越傷心,當真哭的稀里嘩啦,在他的世界里,確實是把蟬晶當純潔的女神一樣看待,然而現實確實是給了他一個響亮的耳光。
  王猛沒有勸解,都不是三歲的小孩子了,這家伙只是需要發泄一下。
  王猛陪著他喝了不少,換平時以范鴻的酒量早倒了,但偏偏心里難受想醉也很難。
  等范鴻放倒了,王猛也有點暈乎了,這才叫結賬。
  “謝謝,二十三塊上品靈石,您是第一次來,打個折扣,二十塊就可以了。”
  剛才的勝利王猛分得十塊上品靈石,這是一筆不小的財富了,可……
  “多少?”
  “尊敬的客人,折后,二十塊上品靈石。”
  王猛登時糗了,擦啊,他剛贏了十塊,自己雖然還存了點,但一年的時間花的也七七八八,今年的份額還沒來,都說這里的東西貴,可這也……
  他多少有點明白何醉木子青當時的情況了,不過他們的積累還真厚實啊。
  “這個,能不能賒賬啊。”王猛著實有點頭痛,一分錢難倒英雄,他覺得十塊上品靈石已經不少了,可怎么也想到這么離譜。
  看看倒在桌上的范鴻,這家伙是不指望了。
  “王猛。”
  一個熟悉又陌生的聲音響起,映入眼簾的依然是能帶動王猛思緒的容顏,鄢雨月。
  去掉了面具的鄢雨月可以盡情的展現著她的美麗,她的到來確實轟動了修真學院,而出色的水系天賦也讓她得到了陣營的招攬。
  “他們的帳我一起結了。”鄢雨月微微一笑,似乎來了這里,她那淡淡的憂愁也消散了不少。
  說起來兩人之間還是有點恩怨的,無論是上代的恩怨,還是兩人之間發生的事兒。
  王猛搞不清楚,準確的說他就一直沒搞清楚過,鄢雨月不找他麻煩就不錯了,竟然還幫忙。
  直到鄢雨月替他們付完欠債,王猛才緩過神來。
  “這個太感謝了,我會盡快還的。”
  鄢雨月靜靜的望著王猛,“這點小事算什么,若你覺得過意不去,過一段時間我們陣營要做一次任務,缺個人手,你過來幫忙,我們也就兩清了。”
  王猛聳聳肩,“行啊,只要你們不嫌我拖累就行。”
  鄢雨月看著王猛,“這世界上,我小看誰,也不敢小看你。”
  說完就走了,不遠處還有人在等她。
  王猛著實有點莫名,一次綁架讓兩人小小折騰了一下,在天心堡的時候,也沒什么交流。
  魔心宗和圣堂更談不上什么交情。
  王猛只能感嘆,這世界上,還是好人多啊!
  背起范鴻,在侍者的發呆中離開了。
  “雨月,那人是誰啊?”在等鄢雨月的六個人一直在關注著。
  鄢雨月所在的霸天堂雖然不是排名很高,可是奈何她自身實力非凡,而且又是星盟成員的關門弟子,這就不能單純從排名看了,更何況,龍王很看好她。
  “一個朋友,很強。”
  “哦,是嗎,似乎沒聽說過啊。”
  “紫霄,不是名氣不能完全代表實力,我想向龍王推舉他,這人真的很強!”
  “……不是吧,你們四方小千界這次就出了你和馬甜兒,這小子真有這么厲害?”紫霄確實無法相信,這人無名,說明在資質測試的時候并不突出,不然不可能不知道。
  “我們過段時間不是要出個任務嗎,帶他去試試,讓你們親自鑒定一下。”
  鄢雨月很自信的說道。
  幾個人面面相覷,認識鄢雨月都有段時間了,這一年,他們可是見證了鄢雨月實力突飛猛進的變化,而且鄢雨月很傲,從沒聽她這樣看好一個人,不由都有點動心。
  鄢雨月根本不在意,她的依據不在于此。
  龍王陣營,這是和女皇陣營一級的勢力,龍王和女皇都是接近小圓滿,傳說,只要他們愿意,隨時都可以進入小圓滿,只不過他們是在等待最佳的機會,小圓滿對一般修真者是遙不可及的,或者能進入就已經滿足了,但是對于他們這樣頂級的存在,小圓滿不是問題,問題是在渡過小圓滿到時候,可以獲得什么樣的領悟。
  修真之路,每一次突破,都意味著巨大的機遇。
  這點在修真學院展現無疑,在這里不顧一切的提升命痕層次的人根本找不到,這跟一般小千界唯元力論是完全不同的。
  而一交手就知道,在這里二十層的水準,一般小千界三十層都不是對手,若說道見識什么的,更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丫的,這家伙怎么這么重,”王猛背著范鴻,可能是喝了點酒,鄢雨月的容貌閃過腦海,來大元界一年了,似乎還是那么美。
  晃了晃腦袋,暈啊,肯定是神格的影響。
  把范鴻送回房間,王猛的酒沒多久就醒了,回憶了一下今天學到的煉丹理念,里面提到了丹法,這讓王猛很感興趣,他需要全面的了解修真的各種方向,站得高看得遠,才不至于成為井底之蛙。
  此時斗戰空間內,戰斗正在如火如荼的展開著,經過一天的等待,多數新學員都忍不住加入了戰斗。
  在修真學院也有這么個共識,并不是說戰斗越少越謹慎就越好,這將意味著你戰斗的次數少,那實力怎么可能提升的快,而且患得患失,最終結果依然是被淘汰。
  戰斗要盡可能的多,只是要選好時機和對手,而且不是一味的弱就好,一些勝率較高的會主動去挑戰那些實力強的,從失敗中找到差距,變得更強。
  像女皇這樣從一開始就保持全勝,以無敵姿態到達巔峰的,完全是個例,不能作為借鑒。
  雖然沒有去斗戰空間,王猛去來到神格之中,今天和龍戰的戰斗中,王猛第一次見識了另類的體修技能,也許在這里并不另類,感覺確實拓寬了眼界,這種將身體也改變的體修,擁有更靈活更強橫的肉體戰斗力,在有防備的情況下,五行劍法竟然都很難奏效,確實厲害,只不過大意的毛病,確實通病。
  龍戰骨子里根本瞧不起王猛,所以戰斗的時候無法真正的做到重視,所以當王猛突然用出火符,龍戰是愣了一下,而王猛的戰斗經驗是何等豐富,直接擊殺。
  一場戰斗,勝利的因素有很多。
  轟……
  擦~~~~,王猛只來得及發出一聲哀嚎,面對神格幻化出來的龍戰,王猛可絲毫沒有大意,但他還是被秒了。
  他終于找到了神格的一個實用之處,全能陪練。
  對于神格來說,理解的是法則之力,具體表現形式其實都是浮云。
  一大早起來,王猛完成了早晨的修行功課就早早的去劍道院報道了,早點到可以安靜選個好地方。
  弧線劍法是他最近很感興趣的劍法,這種劍法用好了,劍氣防不勝防,簡直就是大殺器。
  來了這里,王猛充分體驗到了法術的匱乏,包括鳳舞九天劍法、九天離火劍,其實用處都不大,還不如他自己領悟的五行劍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