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279 真人的逆襲

二百六十九煉丹
  九天離火劍是李家的絕學,而且也是火系劍法,跟他現在的功法并不沖突,在把弧線劍法融入到九天離火劍之中,劍法得到了飛躍般的力量。《》.
  這卷軸只是李天一隨意買的,不得不說他走路的姿勢都像是有錢人,人家肯定找他推銷,對方天花亂墜的胡吹才到一半,李天一就不耐煩的買了一個。
  看到慕容東武的一劍,李天一泛起一笑意,什么狗屁的寒冰弧線劍法,那只不過劍本身的功能,在劍道本身上,只是勉強過關罷了,這有什么好看的?
  可是當對面的匿名使出那一劍的時候,李天一的身體僵硬了,他的目光燃燒了。
  這……是多么美妙的一劍啊,這不就是他一直在尋找的對手嗎???
  李天一本來就容易沖動的血,又燃燒了,管他真人假人,只要他愿意戰,李天一絕對奉陪!
  這一劍引起的當然不止是李天一的注意,也有其他人的,尤其是那些大大小小的陣營,可是無人知道真人是誰。
  只知道這人也就出現一年多,然后迅速“出名”,別人是贏的出名,他是輸的出名,可是陡然之間,他開始贏了,三場,三擊弧線劍法,而且如果連續三場都看的就會發現,這三次劍法的水平一次比一次高。
  到了第三次,已經堪稱完美的境地了。
  在修真學院本就是藏不住秘密的地方,好奇心更是泛濫,真人究竟是個什么水平,不好評價,可是一個輸的褲衩都不剩的人,怎么能贏?
  尤其是那些贏過的,當過笑談的,真人能都能贏,母豬也修真啊!
  母豬有沒有修真沒人知道,但真人贏了。
  王猛還真沒時間搭理這所謂的完美,而且他也沒那么奢侈花一塊上品靈石買個影像卷軸,他現在正在追求自己的完美。
  至少要達到他自己認為的,現階段的最高狀態,如果到達了,心中會有一種感覺,到了,就是到了,明白的就是明白,而顯然,王猛知道,自己的弧線劍法還是有破綻。圣堂.
  王猛當然也不能總讓范鴻帶班,這不,結果一見面范鴻就要還錢。
  “王猛,我真的有不少,花不完,你知道我這人也沒什么嗜好,咱們也不用欠別人的人情。”
  王猛搖搖頭,“真的不用,已經說好的事兒,如果我們真做了,反而覺得有點小題大做,你放心,她也不缺。”
  “那我還你吧,加上利息。”范鴻知道王猛缺,但又不要明著說。
  王猛笑了笑,“我知道你的好意,這樣吧,買點材料,我們也在丹道院辛苦那么多天了,還一次沒用過丹爐呢。”
  “啊,我怎么沒想到這一茬呢,好啊,好啊。”
  范鴻笑道,以前他雖然迷迷糊糊,但他記住了活著的重點那就是蟬晶,現在他清醒了,可是卻失去了重點,對于木系的人,活著要有個努力的目標,現在目標沒了,范鴻也真沒什么在乎的,木系的人又能隨遇而安,并不會像土系的人那么執著。
  準確的說,他(她)們是最善良的。
  王猛現在是范鴻五行性格理論的堅定粉絲,別的不說,這套理論用在范鴻自己身上都那么的準確。
  善良并不是說人家就傻,只是包容心更強,更能為別人著想,王猛看得出,范鴻一點都不記恨蟬晶,甚至可能心中在默默的祝福對方。
  至少這種事兒,王猛是做不出的。
  彌道大掌院看在靈石的份上,還真沒為難王猛,對兩人也溫和了一點。
  “我知道你們也不容易,整理完了,想用就用,不過別弄壞了。”說著看了看王猛又看了看范鴻,“向來以你們兩個的破壞力也頂多就是瓶瓶罐罐級別的破壞力。”
  王猛和范鴻面面相覷,難道他們長的就這么不像高手嗎?
  “范鴻,你覺得彌道掌院是五行哪一系的?”
  范鴻摸著下巴,“此人雖有點小世故,但恐怕也是環境造成的,性格不急,但也算不成沉穩,恐怕是水、木雙系的,這是不錯的屬性啊,水木相生,屬相不錯,這人有前途,命不錯。(《》)”
  王猛呆呆的望著范鴻,這家伙真有點神棍氣質,還別說,他聽著都有挺有道理的,不知道這彌道實力如何,可人家好歹在這里混了個掌院,這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
  “如果五行主雙系,但相克會如何,比如水火?”
  王猛問道,他想起的是胡靜,胡靜應該是比較典型的水火相克。
  “這個嘛,”范鴻摸著下巴,“相克雙系這種人倒是更容易去得成績,但這種人注定跟幸福無關,簡單說,就是缺乏點運道,除非遇到跟他正好想匹配的相克雙膝之人。”
  王猛啞然,這家伙似乎也沒那么準,莫山屬于金、火、水,所以擁有超強的成就,可是幸福嗎?
  莫山一輩子孤獨,最后神格還被他得到。
  胡靜……似乎運氣很好啊,也算是一路順風,幸福嗎?應該很幸福,至少目前是沒什么。
  范鴻意猶未盡,“跟你說,擁有相生屬性的人很容易互相吸引。”
  范鴻窒了窒,因為他想到了自己,蟬晶就是水系,而他是木系,所以無法自拔的喜歡上蟬晶,而那個情敵又是金系的。
  王猛知道范鴻想到了蟬晶,“咳咳,那五行全有的呢,是沒人愛呢,還是人人愛。”
  范鴻一聽樂了,“你當你是神啊,五行俱全,那種當然是人人愛,不過基本上這種逆天的存在不是雷劈了,就是夭折了,老天爺都會嫉妒的!”
  王猛擦了一個,他有這么造孽嗎?
  不過想想若不是得到神格,幾條小命都不夠用的。
  王猛豎起大拇指,“范鴻,以后你可以自理門戶,創立五行媒婆門!”
  兩人大笑,開始認真的收拾丹房,幾乎每天丹房都有人用,成功的還好,那些失敗的,可就不知道會把丹方弄成什么樣。
  不過這里的丹爐都是星盟制作的,不知道是什么材質,炸爐是經常的,尤其是對于新手,但能破壞丹爐的則很少。
  要知道王猛當初跟著周楓,可是差點把周楓的棺材本都炸光了。
  兩人因為要自己動手,所以清理的特別快,沒多久范鴻就回來了,從乾坤袋里掏出一堆的材料。
  “這些夠用了吧,我把常用的五十多種都買了。”
  王猛望著一堆的藥材,“花了多少?”
  “六十七塊上品的,他們人很好給我打了折扣,只收了六十五塊。”
  望著得瑟的范鴻,王猛無語問屋頂,丫的,就因為有這種人的存在奸商才能橫行啊,以后他要是開店一定給這種客人貴賓待遇。
  王猛選了幾種自己需要用的材料,他要先熟悉一下這里丹爐,不能用太好的材料。
  無論是周楓傳授的,還是這里的,煉丹的基本規則總是一樣的,先掌握好自己丹爐的脾氣。
  那邊的周楓更是興致勃勃,失去了目標的他,總歸要給自己的生活找點事兒做,王猛做什么他就跟著做什么吧。
  兩人開始了,王猛先撫摸著丹爐,注入自己的五行之火,體會著丹爐對于五行之火的反應。
  ……轟……
  一聲巨響嚇了王猛一跳,這才發現爆的不是自己,連忙沖到隔壁,范鴻灰不溜秋的走了出來,手中拿著一個殘破的火葫蘆,一臉的茫然,“它……怎么會爆?”
  王猛這才想起來,范鴻是木系,功法也是木系功法,用這種元力催動火葫蘆,他不爆,誰爆?
  聽明白了原由,范鴻一屁股坐在地上,“這豈不是說,我干不了這個?”
  “你還真做不了這個。”王猛苦笑,“不過丹修中確實有適合你的,只是不是煉丹,而是使用一些救治類的法術,這更適合木系的人。”
  這最基本的竟然忘記了,要是周楓知道肯定要笑死的。
  “我再試試,如果不行,我在改行。”
  范鴻又掏出一個火葫蘆,然后伴隨著一陣爆響,又連滾帶爬的跑了出來。
  “不試了,不試了,這哪兒是煉丹,這是煉命啊!”
  “你自便吧,最好先去傳授法陣那邊看明白了,我要繼續了。”
  王猛回到自己的丹房,花了一段時間靜靜的體會著丹爐,煉丹的時候,要把丹爐當成自己身體的一部分,這是周楓交給他的,盡管在修真學院并沒有這種說法,可是王猛認為周楓說的才是對的。
  讓自己的丹火在丹爐之中回轉,心神也籠罩了丹爐,感受著丹爐的全部,王猛沉浸其中,漸漸的和丹爐達成了一種融合。
  等再次睜開眼的王猛,在看丹爐的時候感覺就完全不同了,這不在是一個普通的丹爐,而是他的朋友,很熟悉的感覺。
  他今天的煉制還是從普通的開始,主要是為了練手,急救丹,哪里都有的必需品,頂多不同的煉法效果不同罷了。
  王猛自己還創造了五行丹,五行之缺,來補火,王猛輕車熟路的煉制著,只是這次下意識的融入了心神,試著用心神向正在形成的急救丹中融合。
  可是理論和實踐完全是兩回事,這完全就是兩種不同的介質,理念是好的,可是卻無法實現。
  嘗試了很多次,王猛都發現就是老鼠拉龜無處下嘴,忽然想起了那一線的神識,王猛緩緩輸出隱藏在心神之中的那一絲神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