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28 天然呆的甜兒

“你找我有什么事兒嗎?”
  “我認識一位劍閣的師姐,你需要劍的話,我們去選一把,靈石可以先欠著。www.booksrc.net”
  胡靜說道,看王猛的眼神有點奇怪,她也說不出這種感覺,王猛有點不一樣,沉穩了一些,目光變得好深邃,跟以前大大咧咧的性格相比似乎成熟了不少。
  王猛笑了笑,“不用了,我已經有劍了,湊合用就行。”
  王猛拿出了他的那把斷刃。
  “這能行嗎?”
  “修行用,足夠了。”
  這時胡靜的信使小靈狐跑了過來,胡靜點點頭,“師傅叫我,那我先走了。”
  王猛點點頭,前世為了修行拋棄了能拋棄的一切,這一世頗為珍惜眼前的一切,相聚的結果可能是分離,但至少在此之前,他想多幫兩人一點。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王猛要指點的是生存的能力,這比一個功法或者什么法器要安全的多,也有價值得多。
  ……忽然王猛發現自己也是個窮光蛋,只有一塊靈石,和一把斷刃。
  還真從來沒這么慘過。
  “看來我也得干活了。”
  王猛晃晃悠悠地來到雷光閣,這里基本上什么都有,弟子要接任務,做兼職,增加貢獻什么的都可以來這里。
  一個圓圓臉的小姑娘走出了出來,“這位師兄,有什么需要的嗎?”
  王猛笑了笑,“我今年的任務是種植靈田,所以來領些種子。”
  “好的,師兄,拿你的圣令用一下。”
  王猛掏了出來,每個正式弟子都有一枚,上面記載了對圣堂的貢獻值,在圣堂內購買東西,要么用靈石,要么就用貢獻。
  小姑娘拿著圣令在一塊晶瑩的玉牌上一刷,笑了笑,“師兄應該是初次做任務,每個新弟子都會有十個貢獻值,不過這次領的靈谷種子會把這十個全花掉,你確定嗎?”
  “我是新人,叫我王猛就行了。”
  圓臉小姑娘撲哧一笑,“我叫小甜,這里稱呼客人都是師兄師姐的,我也是兼職。”
  “呵呵,原來如此,全換成靈谷的種子吧。”
  “好的,王師兄。”小姑娘一刷,把圣令還給王猛,然后從后面的倉庫中拿了一小袋靈谷。
  “師兄,收成了可以來找我,我會算你價格好一點的。”
  小姑娘甜甜地笑道。
  “沒問題啊。”王猛倒不是很在意。
  “對了,王師兄,你等等。”小姑娘又沖了進去,拿出了一個符箓,“王師兄,這個……是我自己做的風云符箓,可能不太好,希望能派上用場。”
  說著塞到王猛手中,烏黑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王猛笑了笑,“那我就不客氣了,你看我現在也身無長物,等將來發達了,一定請你大吃一頓。”
  小姑娘咬著嘴唇,“王師兄,說話要算數哦。”
  王猛點點頭,心中敞亮,難怪都說圣修的是幸福的,要是在邪修和魔修,見鬼都遇不到這種事兒。
  一摸那風云符箓就知道做得很差,不過一番心意,推辭反而傷了人家的心。
  王猛帶著自己的斷刃,晃晃悠悠地走向自己的靈田,開荒種地,嘖嘖,還真是一種新奇的體驗。
  這時城中流傳的都是劍冢被毀的事兒,這簡直就像是動了雷光堂的祖墳一樣,可偏偏,是老祖宗自己跳出來挖的,所有人只能咬碎牙齒往肚子里咽。
  有不少弟子,尤其是劍修來雷光堂,就是沖著劍冢去的,三十歲之前可以闖劍陣一探,萬一得到了寶劍,以后的修行就方便多了,哪兒想到會變成這樣。
  劍冢一去,一些弟子就想著轉堂了。
  圣堂內部雖不鼓勵轉堂,但也不禁止。
  “姑姑,我要去道光堂!”趙廣確實氣急敗壞,自己堂堂趙家子弟,又是如此的實力,在這該死的破地方已經夠委屈的了,現在好了,他準備兩年內到了二十層就闖一下劍冢,現在劍冢沒了,竹籃打水一場空,還呆這里干什么。
  趙雅也是無奈,她也知道趙廣的想法,只是身為雷光堂的長老,如果趙廣也走了,那雷光堂就真的一蹶不振了。
  “你真的要走嗎,其實徐晃對你不錯。”趙雅說道。
  “姑姑,徐長老跟我的性格不對路,我們出身不同,坦白說,相處一般,我想你也看到了,而且雷光堂水平太差,會耽誤我的修行,現在劍冢也沒了,道光堂是唯一的選擇,而且就算我不提出,家族也會提出的。”
  趙廣對這個破地方還真沒什么留戀的。
  趙雅嘆了口氣,揮揮手示意趙廣走吧,當初也是她極力把趙廣弄來,就是為了一震雷光堂的聲威,若不是趙廣來了,雷光堂年輕一代連個拿得出手的都沒有,結果還是不行,真不知道怎么跟雷霆祖師交代。
  兩年之后的圣堂大比,雷光堂恐怕難逃墊底的厄運,他們這些做長老的也不好過。
  出來的趙廣碰上了胡靜,這破地方真沒什么留戀的,如果說要有點的話,也就眼前這個胡靜,還真是個美人胚子,天賦也不錯,這種普通人出身,給點好處,還不乖乖地跟著自己走。
  想到這里心中一熱。
  “胡師妹,你來的正好,我有點事兒跟你說。”趙廣笑道,擺出了大師兄的譜兒。
  胡靜停了下來,“大師兄有何貴干。”
  “咳咳,這里不太方便,我們去那里說吧。”
  胡靜微微一笑,“事無不可對人言,有什么就直接說吧,師傅還等著我。”
  胡靜一笑,就更美了,雖然不是出身修行世家,卻也有一種迷人的特質,修行了一段時間,日漸散發出來,當真如同一朵待開發的蘭花,幽香而持久。
  “胡師妹想必也知道劍冢被毀的事兒了吧。”
  “聽說了,似乎是雷祖師有意為之,大概是希望我們破而后立吧,不能把榮耀建立在過去的輝煌上。”
  “什么破而后立,雷光堂的水平太差了,如果不是我們趙家欠雷霆一個人情,我姑姑也不會來這里,現在劍冢也沒了,用不多久優秀的弟子就會走光,說不定我姑姑也會走,跟我一起走吧,我們去道光堂,那里是集中了圣堂年輕一代的佼佼者,高水平的地方才能更好的成長。”
  趙廣侃侃而談,充滿了高人一等的傲氣。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