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280 想當年

二百七十美女有約
  奇妙的事情發生了,神識竟然真的融入其中,丹爐金光大作,爐火也失控了,瘋狂的燃燒,整個丹爐都變得火紅火紅。(《》)
  王猛也呆了,過了一會兒,丹爐的頂蓋緩緩的升起,一道金光閃過,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氣飄了出來。
  這種味道……王猛把腦袋嘆了進去,丹爐之中躺著一顆淡金色的丹藥。
  王猛把丹藥拿起來,碰觸的一瞬間像是觸電了一樣,這是急救丹嗎?
  王猛看了看天色,把這可奇怪的急救丹放到了乾坤袋里。
  ……外面的范鴻已經鼾聲震天,他睡的可真香。
  “啊,王猛幾點了,天亮了嗎。”
  “你不是在看看法術嗎,怎么睡著了?”
  范鴻擦了擦口水,“不知怎么,看著看著就餓了,餓著餓著就睡著了,哈哈。”
  擦~~~
  “你怎么樣?”
  “還行吧,有點感覺,走吧。”
  兩人把門關上就走了。
  此時王猛所在丹方的丹爐,出現了一道裂紋,緊跟著化成了碎片。圣堂.
  回到自己房間的王猛躺在床上,擺弄著自己的丹藥,他現在可還真不敢隨便亂吃,萬一變成異形可不好,他可是有家口的人,真不能亂來。
  可是這丹藥給人的感覺確實不一樣,王猛的直覺告訴他,這急救丹會有奇效,畢竟融合了一絲神識,怎么都不至于變成毒藥吧?
  可是任何一種丹藥總要使用了才知道效果,周楓又不在,他也沒辦法,也只能算了。
  彌道一大早就來到了自己的地盤,最近招的兩個小子真不錯,雖然實力很爛,但打掃丹房,要什么實力,關鍵是勤懇會來事,范鴻那小子沒想到還是法華門的公子,差點看走眼,出手又大方,彌道是非常欣賞的。
  作為掌院,彌道可沒有這么勤快的意思,只是早晨有大人物來,這大人物能用他的地方,完全是給他面子啊。
  彌道恭敬的等著。
  “彌道掌院。”
  “您來了,里面請,里面請,我已經關照過了,今天開院會延遲一個時辰。”
  彌道頭不敢抬,因為他很清楚眼前這個溫和的女人有多可怕,彈指間就可以讓他灰飛煙滅的存在,她的名字都不是誰都可以提的。
  彌道是修真學院的老人了,很懂得規矩。
  女子點點頭,彌道像跟班一樣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絲毫不覺得丟臉,甚至還有點榮光。《》.
  一開門,一股很淡很淡的香味傳來,隨著香味的方向彌道的臉色瞬間蒼白,汗唰唰的就下來了。
  心中恨不得把王猛和范鴻兩個小子掐死,昨天怎么說的,千叮嚀萬囑咐要弄好弄干凈,這兩下子平時一直很認真這是怎么了。
  不遠處的一個丹方一片焦黑,顯然是炸爐了,而且亂七八糟的都沒收拾。
  范鴻是打算早晨來收拾的,結果……忘了。
  女子微微吸了一口氣,朝著前面走去,彌道的腿肚子都開始抽抽了,她是大人物當然不會跟他一般見識,但是若是她有一點不開心,她下面的人還不把他活剝了。
  神啊,我可是很虔誠的,什么時候得罪你了,不用派這么兩個小子收拾我吧,我只是收了一點小錢,如果讓我度過這一劫,我一定還給他們。
  “咳咳,這是失誤,肯定執事偷懶,我一定狠狠的教訓他們,您是不是……”
  女子淡淡的看了彌道一眼,彌道瞬間閉嘴了,他想解釋的,可是被那目光掃了一眼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女子順著香氣,來到了王猛所在的那個丹房,門一開,彌道的心都涼了,地上全是碎片,他不知道為什么會是這一間,也許是她上次用過的,可……
  望著女子疑惑的目光,彌道腿一軟,立刻跪倒在地,“我真的不知道,真不是我弄的,您給一天時間,我一定差的水落石出,要是……”
  女子沒有理會彌道,走了進去,撿起一塊碎片,如玉一般晶瑩亮澤的手指輕輕拂過碎片的表面。
  “找到這個人,不要讓第三個人知道。”
  “是,是,你放心,我一定把他……”老天爺開眼,只要還肯給他機會,彌道一定把那家伙的皮拔了。
  “你似乎沒聽懂我的意思,你,找到他。”
  女子淡淡的說道,彌道一聽瘋狂的點頭,拍馬屁拍在馬蹄子上了。
  等抬頭的時候,女子已經不見了,彌道擦了擦額頭的汗,渾身已經濕透了,干啊,望著一地碎片,彌道感覺手腳都不是自己的了,傳說中的“萬人斬”……。
  究竟是哪個混蛋給他制造這么大的麻煩?!
  自己犯傻了,人家是什么身份,哪兒輪得到他出手,不管那個倒霉的家伙是誰,最好立刻自盡算了,還痛快點。
  王猛和范鴻照常出現在丹道院,彌道的表情無比的嚴肅,“你們兩個給我老實交代,昨天是怎么回事?”
  范鴻臉唰的黑了,這時才想起來昨天炸了兩次爐,肯定亂七八糟。
  “掌院,是我的錯,太不好意思了,昨天晚上我用了丹爐,但是……”說著一小袋靈石就往彌道手里塞。
  彌道望著這袋子的大小,知道這范鴻很大方,可是這錢是人家的送命錢,不能拿啊。
  心中感慨,找到人就不管他的事兒了,頓時覺得范鴻有點可憐,也不容易。
  “算了,算了,我已經讓人收拾好了,你們兩個以后多注意點,再給我惹麻煩看我怎么收拾你們。”
  彌道不想多管了,很顯然從昨天的態度來看,那位很討厭別人擅自主張,人已經找到,怎么說他也功過相抵了。
  看著范鴻的眼神,彌道禁不住又搖搖頭,拍了拍范鴻的肩膀,“今天你們不用做了,回去能吃點就吃點,能喝點就喝點吧。”
  彌道的一番動作弄的王猛和范鴻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這是唱的哪一出?是不是嫌少?”范鴻撓撓頭,“我們昨天也沒做啥啊?”
  王猛也有點莫名其妙,他那邊只是煉了個丹,走的時候已經收拾干凈,范鴻那邊也不過是臟亂一點,也不是什么大事兒啊。
  兩人也沒有在意,只當彌道神經質了,既然不用他們正好省了。
  這時王猛的星環閃光,王猛一點陣法彈出,出現的是鄢雨月。
  “王猛,下午百戰閣門口。”
  范鴻目光灼灼,“好美,難道這就是那位傳說中的鄢雨月?”
  “是不是傳說的那個我不知道,她確實是鄢雨月。”
  范鴻拍了拍王猛,“哥們,這美女不錯,跟你又是同一個小千界出來的,這年頭遠親不如近鄰,到了大元界,你們就是同鄉了,要多多親近才好!”
  “靠,你不是說,圣邪不兩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