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284 全能陪練

二百七十四這樣也可以
  龍戰吃了虧肯定是相當不爽的,這窩囊氣怎么都咽不下去,本來想堵那個叫王猛的,可是一直沒堵到,相反卻打聽到那個范鴻一直在丹道院。《》.
  龍戰直接帶著蟬晶去丹道院找茬了,一個丹道院的執事,說白了就是雜役,最弱的修行者才會做的事兒,正好讓蟬晶看看,跟著他是多么的明智。
  龍戰大搖大擺的來到丹道院,一眼就看到了正在門口打掃的范鴻,范鴻也看到了龍戰,更看到了蟬晶,本來笑容滿面的他一下子寂靜下來,所謂想通放棄其實都是騙自己,把傷痛埋藏起來,只是他不想做什么了,卻不代表別人也能放過他。
  “歡迎光臨丹道閣,有什么需要。”范鴻強顏歡笑。
  龍戰摟著蟬晶,“我的需要很多啊,怎么辦呢,給老子準備一個最好的丹房,老子要練歡喜丹。”
  看龍戰淫蕩的表情,就不像是要煉丹。
  范鴻的臉色又蒼白了一點,咬了咬牙,他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欺人太甚啊。
  “誰在這里大呼小叫的。”彌道邁著八字步走了進來。
  龍戰看了一眼彌道,“彌道掌院,沒事,我跟這小子有點小事兒處理一下,給個面子。”
  彌道斜著眼睛瞟了一眼兩人,“你什么東西,要我給你面子,奸夫淫婦,有多遠滾多遠,在讓我看到你們來煩范鴻老弟,別怪我不客氣!”
  能在學院之中擔任掌院都有不俗的實力,這跟執事可是兩回事,龍戰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蟬晶更是目瞪口呆。
  當真自己女人的面,龍戰哪兒能這么窩囊,“彌道,我跟你遠日無怨近日無仇,你可知道我是魔焰陣營的人!”
  彌道嘴角泛起一絲冷笑,“好嚇人啊,你知道范老弟是誰的人嗎?”
  彌道伸出大拇指超上指了三下。圣堂最新章節.
  登時龍戰傻眼了,“這……這不可能,就他!”
  啪~~
  龍戰捂著臉踉踉蹌蹌的后退,彌道隨意的擦了擦手,“誰借你的膽子敢質疑那位大人!”
  龍戰捂著臉,眼珠子都紅了,“我,我沒有,我不是那個意思,他,……老子認栽了!”
  龍戰捂著臉要走,誰也不敢亂說那人的話,這事兒在鬧下去誰也保不住他。
  “誰讓你走了,范老弟讓你走了嗎?”彌道冷冷的說道。
  龍戰的身體戛然而止,回過頭,望著范鴻,狠狠的咬著牙,半響渾身一送,“范鴻,你我之間也沒什么仇恨,而且上一次我還輸了,是這女人勾引我的,是她讓我來找你麻煩,現在起,我跟她一刀兩斷,咱們之間兩清怎么樣!”
  龍戰其實很迷戀蟬晶的身體,還很新鮮,可是他很清楚他招惹的是什么人,若是真的被那個勢力頂上,他的前途就完了,甚至魔焰的人都會拋棄他,想想他得罪的人,還不弄死他,沒必要為了一個女人這樣。
  蟬晶完全愣了,這男人剛才還信誓旦旦,轉眼之間卻變成這樣。
  范鴻擺擺手,龍戰如釋重負,“范兄大氣,這女人功夫不錯,你試試就知道了。”
  “滾!”
  范鴻一聲怒吼,龍戰臉色微微一變,還是笑著連忙走了。
  彌道笑了笑,望著眼前的女人,有那么幾分姿色,但這種貨色有的是啊。
  “你叫蟬晶是吧,當真是有眼不識金鑲玉,好好讓范老弟滿意,否則,呵呵。哈哈。”
  彌道大笑著離開,剩下的顯然就不需要他了。《》.
  丹道院就剩下范鴻和蟬晶,蟬晶又變成了嬌然欲滴的樣子,輕輕壓著嘴唇,雙手緊緊的握在一起,淚水一滴一滴的落下。
  “范師兄,我錯了,是他強迫我的,真的,我是怕連累你,我知道我們在這里生存很難。”
  范鴻望著眼前曾經被他捧成女神的一樣的存在,他對她百依百順,甚至連拉拉手都小心翼翼,如獲至寶一樣。
  范鴻想大笑,他為她付出了那么多,甚至幫她來大元界,就這么算了嗎?
  想想他所受的恥辱,范鴻笑了,“小晶,我怎么會生你的氣呢。”
  范鴻把蟬晶帶到了丹房里,粗魯的撕開了蟬晶的衣服,蟬晶微微一愣,卻也非常的配合,“師兄,輕溫柔一點,人家……”
  范鴻呆呆的望著曾經像仙女一樣的蟬晶,現在卻像個蕩婦一樣,他是想報復,可是以前那個蟬晶已經死了,眼前的不過是骯臟的女人罷了,不是他夢中的蟬晶。
  把手中衣服的碎片一仍,范鴻淡淡的望著蟬晶,“我終于看清你了。”
  蟬晶還在擺著一個自認為能讓男人獸性大發的姿勢,龍戰那邊不要她了,就只能抓住范鴻,何況現在看來范鴻又飛黃騰達了,連龍戰都怕他,聞言這才抬起頭,看到了范鴻的目光。
  范鴻的眼神里面不在有矛盾,“王猛說的對,沒有我,是你的損失。”
  范鴻大步的離開,當邁出門那一刻,他忽然之間放下了,以后蟬晶這女人無論怎么樣都跟他無關了,現在他想好好的喝上一頓,醉上一場,王猛呢,這家伙跑哪兒去了。
  蟬晶沒想到范鴻竟然會走,竟然會放過她這么美麗的酮體,目光無比怨毒望著門口,緩緩拾起自己的衣服,無法相信曾經把她當女神一樣供著的人,就在剛才把她像垃圾一樣扔了。
  “范鴻……還有那個王猛,這事兒不會就這么玩了,我會讓你們……”
  忽然一陣風吹過,蟬晶忽然覺得有點冷,緊跟著是虛弱,身體軟軟的倒下。
  一個淡紫色的身影走了出來,若是剛才范鴻沒走,那死的是兩個,范鴻走了,就是一個。
  一個清脆的響指,蟬晶的身體被白色的火焰包圍,轉眼之間化成了灰燼,地上只留下一個堅不可摧的星環,滾動了幾圈才無助的停了下來。
  無論在哪個層面都有特權者……
  范鴻在登仙樓買醉,至于是否會變為窮光蛋,他還真沒考慮過。
  在海皇小千界沒能出手確實有點可惜,說實在的跟鄢雨月他們一起戰斗的感覺很不錯,王猛很喜歡也很渴望這樣的戰斗,只不過鄢雨月只是給他一個還人情的機會罷了,整個戰斗都沒他什么事兒,而且王猛是圣堂弟子,對于加入什么陣營一點興趣都沒有。
  進入心神,王猛照例和莫山切磋了一盤,很明顯,同樣是弧線劍法,王猛已經不會輸的那么慘了,王猛也知道用同樣的招式戰勝神格幾乎是不可能的,神格所施展出來的劍法,不單單是劍法,更是遵循了法則之力,簡單說,同樣的情況下,無解,除非自己也能到達一樣的境界,但那樣勝負就取決于其他的因素。
  王猛并沒有在弧線劍法上鉆牛角尖,現在正是聯系雙弧線劍法的時候了。
  自己房間的靜室主要是用來修煉功法,或者思考法術的,至于修行,在修真學院有多處的修煉場所,而且分配非常詳細,并沒有專門的切磋場合,這是門派中所沒有的。
  像劍修,有專門測試劍氣威力的法陣,符修也有符修的專門測試陣,體修有專門練拳腳發力的法器。
  但是王猛有神格這樣最棒的對手,倒真沒怎么去過。
  練習了一會兒雙弧線劍法,王猛總覺得不是很順暢,找不到問題在哪里,神格只能掩飾,并不能交流,更不能讓他會,還是要靠自己。
  王猛離開心海,他需要換個思路,通過戰斗讓自己的腦子清醒清醒。
  點開星環,剛準備進入斗戰空間,卻發現了幾個人傳送信息。
  第一個彈出來就是范鴻,這哥們明顯喝的醉醺醺的,見了王猛就絮絮叨叨的說著,他和蟬晶真的一刀兩斷了,他的青春,他的初戀,已經一江春水向東流了,他決定振作,讓他那些瞧不起他的人后悔!
  王猛笑著搖頭,其實修煉不是為別人,是為自己,不過每個人性格不同,范鴻能有這樣的變換就很好。
  接著閃現的是寧志遠的信息,望著寧志遠的影響,也不知道是不是王猛的錯覺,總感覺寧師兄來了大元界之后變得更加保守了,缺乏了以前的大氣,……像是蒼老了很多。
  “王猛,在有一個月新學員的評定就要開始了,好好準備一下,這對我們都很重要。”
  怎么說呢,王猛覺得寧志遠在圣堂怎么樣不說,到了大元界其實很有大師兄的范兒,能力有限,但他改提醒到的都提醒了。
  “王猛,大家對你的能力很認可,有沒興趣幾乎合作做一些任務呢。”
  是鄢雨月。
  王猛確實有點意外,王猛雖不妄自菲薄,但也沒有狂妄自大到認為缺了自己不成,就看上次呂不悔等人的表現,王猛就知道龍王陣營的力量真不可測,說是新成員,說白不就是外圍成員,那些核心的強者肯定了不得。
  鄢雨月雖然邀請了,但王猛覺得只是客套。
  “王猛,讓范鴻休息休息,你們兩個以后輪班來執勤吧。”
  竟然是彌道,……掌院大人最近是怎么了,竟然這么謙卑,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可是王猛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可圖的,八成是想從范鴻那里撈點好處吧。
  想不到在大元界一年多了,他也有人關心了,其實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