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287 尋求突破

—天很快就討去,王猛響趕了彌道的提醒,這段時間忙于修煉,經常忽略這些事兒,王猛也有點好意思,雖然年供來了,但自己是丹道院執事也是事實,也不能老讓范鴻替班。
  王猛來到丹道院,彌道看了一眼王猛,這小子命真好,竟然找打了范鴻這么個大靠山,彌道當然要把范鴻栓在丹道院,這就是護身符啊,可是總不能真讓范鴻來打雜吧,這活兒是不能讓范鴻干了,彌道又找了幾個人,自然也要把王猛加上,由于王猛和范鴻關系不錯,所以彌道態度還是很好的。
  交接一下,王猛倒也很勤快的忙碌著,邊清掃邊琢磨,白天看到的種種劍法,腦海里已經有了輪廓,接下來就是如何去實踐了。
  天黑了,丹道院在這個時候總是會安靜,沒人打擾,又寬敞,倒也自在,王猛拿著掃帚,邊打掃,邊比劃著,左一下,右一下。
  “你好,我可以用一下丹方嗎?”
  王猛抬起頭來,微微一愣,這不是上次那年女子嗎,這人不錯,不但人長的美,很厚道,自己用完了還知道收拾。
  “可以啊,你用吧,反正我也需要一些時間。”
  王猛笑道。
  女子點點頭也沒有多話,走到了走廊里面的一個丹房。
  王猛也沒有盯著人家猛看,美女是好的,不過王猛現在注意力全在劍法上。
  掃帚亂飛,只不過揮舞之中確實相當有自己的章法。
  比劃著比劃著,時間就這么不知不覺的過去了。
  王猛沉醉中醒來,才發現那個女子正雜盯著他看。
  “你在練功嗎?”
  “咳咳,隨意耍耍,怎么,用完了嗎?”王猛放下亂舞的掃帚。
  “是的,謝謝。”
  “太客氣了。”
  兩人淡淡的說了幾句,女子就飄飄然的走了,王猛看了一下時間,也是該關門了。
  回到自己的房間,王猛好好的把寧志遠白天的一番話沉思了一下,無論這星盟是什么玩意,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如果能混個星盟成員,至少能給胡靜她們帶來幫助。
  王猛沉入心神修煉去了,五行大法只是基礎,戰斗力還是必須用劍招反應出來,光是弧線劍法是不夠的。
  在心海之中,神格所能補充到王猛心神里的力量很細微,王猛畢竟是當局者迷,若是真的仔細觀察,王猛的心海正被這股泄露出來的神識不斷的滋養著。
  任何一套劍法剛開始,王猛都會選擇“妄天,”妄天夠狠夠有壓力,也能刺激到王猛,不管妄天是死是活,都是他的最大假想敵。
  范鴻這小子最近也難得見到人影,也不知道是忙于修煉還是忙活別的,有一點他是不用去丹道院報道了,而彌道也從來不抱怨。
  王猛的生活變得更忙碌,白天都是泡在傳授法陣之中,傍晚去丹道院幫忙,晚上回來就是修行法術。
  那個神秘的女子總會隔幾天來一次,兩人每次都是很客氣的打個招呼,她也不在跟王猛客套了,王猛也是等她用完才最后關門,這女子總是把丹房收拾的很干凈。
  換平時王猛肯定很好奇這女子為什么總是晚上來,還有在丹房練什么,可是現在的王猛早打掃的時候想的全是在消化傳授法陣中的法術,還別說,別做點事兒,邊思考,還挺適合他,至于回到自己的房間,那就是戰斗,無休止的戰斗。
  圣堂。
  趙廣頗有點志滿得意,雷光堂現在排名第—有什么用?還有公孫無情那個混蛋,仗著資歷老總是跟他對著干動不動就把寧志遠抬出來,大師兄在的時候怎么怎么樣,早就改朝換代了!
  機會是給有準備的人,當趙凌萱這么早就開始進入分堂修行趙廣就意識到問題不對勁了。
  他可不甘心為趙凌萱做嫁衣,一個小丫頭片子懂什么天賦好嗎,這有什么了不起。
  可是關鍵是趙祖師看好她,但是趙祖師卻不是趙家的唯一,準確的說,他只不過是圣堂中趙家的代言人。
  當那位老祖回到圣堂的時候,趙廣就知道機會來了,而毫無疑問,趙廣是個敢于搏殺的人,就算這樣會得罪趙天龍,他也必須這么做。
  他成功了,那位祖師是從大元界回來了,知道大元界需要的是強大且有智慧的人,而趙凌萱在他看來完全不成熟,就是小孩子,有點小聰明,但太單純,而且趙凌萱竟然去了雷光堂,無疑是直接導致這位祖師不滿的因素。
  老祖的決定,趙天龍也要執行,尤其是現在趙家忽然有這樣的威望,也都是因為這位老祖的成功。
  趙廣一旦有了權勢,心就有活泛了,不過他還沒忘乎所以,真沒想到胡靜這個女人這么厲害,當初只是覺得這個從凡間來的丫頭長的不錯,很有氣質,哪兒想到論手段和冷靜也這么有一手。
  雷光堂是靠王猛打下來的江山,王猛一走,胡靜能服眾嗎?
  可以說是沒了定海神針,可是胡靜就真的做到了,一方實力提高很快,最重要的是,她能籠絡人心,也就活見鬼了,張小江、周謙、等人都以她馬首是瞻,像雷光堂的一些老姿格何子淵陳海廣也是全心全意的輔佐,他動了不少方法,想分化瓦解雷光堂,可是一點效果都沒起。
  這還只是讓趙廣頭痛的一點,內部分化不了只能說這些慫貨沒有野心,可是雷光堂弟子那么薄,不是靠著大量的靈石就能堆積起來的。
  以他現在的威望,接著老祖之勢,肯定會讓其他的前頭草們乖乖的匍匐在他的面前。
  這也是無可阻擋的趨勢,但胡靜他們就真的阻擋了。
  喬遷、賈似道此時正在雷光堂,對面是胡靜和楊穎,以及雷光堂的核心。
  “胡師妹,真是太幫忙了,我們真不知道該怎么感謝才好。”
  喬遷說道。
  “胡師妹當家,大家都有飯吃,呵呵,我們御獸堂能自主控制靈獸的買賣那就再好不過了。”
  賈似道當然開心,以往寧志遠在的時候,御獸堂就是道光堂的后花園,現在換了個趙廣更離譜,簡直是想拿他當仆人一樣差使,寧志遠好歹是有分寸的,而這人是想掏空御獸堂啊。
  “賈師兄,喬師兄太客氣了,我覺得身為第一堂更有必要多為其他分堂著想,而不是借著全力壯大自己,只有讓每個分堂的特點真正發揮出來,圣堂才能壯大,才會有更多優秀的弟子涌現。”
  “呵呵,胡師妹,道理誰都明白,可是你是第一個坐到這個位置還為其他人考慮的。”
  楊穎說道,楊穎和胡靜已經是無話不談的姐妹,一個是王猛的女人,一個是王猛最信任的知己。
  (求月票,真的真的求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