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29 圣修之路

見胡靜沉默,還以為自己說動了對方,連忙加一把火,這種未見過世面的小妞,只要跟自己走了,還不是任由擺布,想怎么玩怎么玩,心中禁不住一熱。
  “師妹放心,有我在,就等于有趙家的保護,無論走哪兒都會有最好的待遇,你知道我們趙家吧,圣堂四大家族之一,而且姑姑那里你也不用擔心,我來說,她會理解的!”
  趙廣望著胡靜那濕潤的紅唇,越看越有味道。
  “說完了?”胡靜問道。
  趙廣一愣,“師妹還有什么要求盡管說。”
  “那就祝趙師兄一路順風了,再見。”
  胡靜點點頭,從趙廣身邊走過,不帶走一絲灰塵,留下趙廣在原地發愣。
  丫的,這妞是耍他呢!
  趙廣狠狠地瞪了一眼胡靜,這些窮酸,屁也沒有,就有他娘的不值錢的傲氣,有她后悔的一天。
  如果沒有劍冢的事兒,趙廣肯定留下,慢慢收拾這小美人,可現在劍冢沒了,要轉堂必須跟著這股風,不然想走也走不了了。
  只要有了實力,女人還不是大把大把的。
  趙廣毅然地離開,為了修行什么都可以舍棄!
  此時的王猛正在認真地收拾自己的茅草屋,要照顧靈田,這段時間恐怕要住在這里了,總不能每天都往草垛里一鉆。
  花了小半天的時間,一個精致的茅草屋就搭好了,看似一個普通的草屋,其實構造之中就蘊含了一定的道,只不過境界不到的人,根本無法體悟,頂多覺得很特別。
  就像墻上那個“舍”字,不僅是舍的意思,字本身有門道,只不過莫山殘留的模糊記憶中早就沒了雷霆這個名字。
  連續三天,王猛都在認真地種地,那破鋤頭伴隨王猛的時間比劍還多。
  王猛也不著急,忙碌一會兒,休息一會兒,有時呆呆地看著天,有時自娛自樂地哼唱一段,一直卯足了勁兒鉆破了腦筋的修行,為修行而修行,現在想想是忽略了生命的本身。
  那小乘劍訣,以王猛現在的境,毫無花哨可言,不過以現在的元力,也只能用小乘劍訣,提升命痕也是當務之急。
  休息之余,王猛也在挑選功法,這幾天已經對身體做了透徹的了解,天賦相當一般,但任何一個修行者都有自己的特點,王猛的那種執著和不滅的熱情就是最寶貴的一種,不然神格也不會選他,天才會隕落,這種人早晚都會成功。
  爆引訣,邪修的一種很霸道的功法,積累元力,人為地強行沖關,提升命痕,命痕會提升,但后天的命痕卻會存在不少問題,比如關鍵時候潛力不足,或者一些意想不到的恍惚,不過圣修的培元功恰好可以彌補這一點,相當的契合,在練好那兩條命痕之后,王猛已經開始嘗試爆引訣。
  拿出那個風云符,輸入點靈力打了出去,頓時晴朗的天空一陣雷聲,有烏云漸漸形成,似乎要下雨的樣子,但最后就像是老天爺打了個哈氣,又縮了回去。
  那圓臉小姑娘的制符功力還真太菜了點,名字起得很霸氣,可這效果……
  望著火辣辣的太陽,王猛還真得找個辦法下場小雨,不然這靈谷的收成可不會好。
  “是非恩怨終究都會成空,人生在世圖個快意恩仇,有些事你不必太在乎,許多條路就在你前頭。”
  斷刃敲打著鋤頭,王猛自娛自樂,但空中的烏云又漸漸地凝聚,符箓上的朱砂移動,只是一些微調,符箓的威力瞬間發生了變化。
  轟隆……
  雷聲陣陣,雷光峰本就多雷電,使用這種風云訣其實很容易,符箓雖然差了點,但稍微一改動,就省了王猛不少的力氣,還是要感謝那個小姑娘的。
  滴答。
  一滴雨水落到了王猛的身上,沒一會兒,嘩啦啦的小雨就下了起來,雨中的王猛悠然自得,認真地看著靈田,地下不遠處,那些靈谷的種子,吸收了雨水,正散發著濃濃的生命力,那是生命即將破種而出的感覺。
  這里蘊含著最強的奧義,這些是以前的莫山都忽略的,不曾體會的,而現在的王猛,卻能以意境去發現小千世界隱藏的奧義。
  這生命誕生似乎在訴說著什么,雨中的王猛如癡如醉,張開雙臂,肆意地舞動著,斷劍和鋤頭時不時地敲打著。
  “八折,你說他是不是瘋了啊,種個地也能這么開心嗎?”
  趙凌萱嘟著小嘴,真是莫名其妙,這人怎么這么開心呢?
  換成圣堂讓她去種地,她肯定把長老的房子都給掀了,憑什么,來這里是修行的,又不是干農活的,這人脾氣也倒好。
  一旁的九天火鸞抖動著翅膀,身體變得火紅,這是她在強烈抗議。
  “嘻嘻,有時覺得也挺藝術的,算了,不耽誤農夫干活,我們回去吃好吃的。”
  此時的圣堂。
  “聽說雷老頭把劍冢里的劍都廢了,該不會是被雷光堂那些不爭氣的小子氣得吧,哈哈。”
  說話的是六大祖師之一的無法無天吳法天,跟雷霆一直不太對頭。
  “吳師兄就別刺激雷師兄了,剛剛得到的消息魔修和邪修年輕一代的幾個小輩已經有人突破了二十層。”
  說話的女子雍容華貴,有種高不可攀的氣質,乃是圣堂丹道祖師周珞丹,周珞丹的煉丹之術在小千世界都是排得上名號的。
  “周師妹,我們圣堂豈會在乎這些歪門邪道,別說李天一和趙凌萱這倆孩子,各堂也都有杰出的弟子,這些歪門邪道,來一個滅一個,來一對滅一雙。”吳法天不屑地說道。
  “凌萱這孩子天賦好,又乖巧,可是太善良,天一還是過于傲氣,不能小覷了對手,一旦他們準備完畢,必將在年輕一代掀起血雨腥風。”
  周珞丹甚為憂慮,圣修功法綿長穩重,后勁十足,但前期卻很難突破,魔修和邪修激進強勢,上次大戰之后,三宗之間的紛爭并沒有結束,而是轉移到年輕一代身上,圣堂之內,甚至圣堂勢力范圍之內可能感覺不大,但一旦出去,尤其是在沒有長輩保護的情況下,就完全是另外的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