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4)      第991章月末(06-24)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4)     

圣堂293 小試身手

('手機用戶請登陸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二百八十三紅顏宴
  “哦,說說看?”戈莽興奮地說道,“我比他高太多,沒法挑戰他啊。”
  “笨啊,讓他挑戰你不就完了。”莫無爭翻了翻白眼。
  “我日你,要是他會挑戰我,我還用讓你想辦法,你個兔崽子!”戈莽怒道。
  “好啊,你罵人,醉仙樓不夠了,我還要外加一餐,另外,你還得替我執勤一個周!”
  “莫無爭,你這是要落井下石啊。”戈莽怒目相視。
  莫無爭可憐兮兮地擺擺手,“怎么會,我是那個被威逼利誘的可憐孩兒啊,給你三秒鐘考慮。”
  “說吧,算你狠!”戈莽悻悻地松開手。
  “很簡單啊,以你戈莽的大名,在整個學院里發通告,愿意以二十層元力跟他單挑,約定好時間讓他挑戰你不就得了。”
  “……這能行嗎?”
  “當然……不行!你以為人家傻啊,平時要挑戰你,你得給出好處才行,無論輸贏,只要對方肯出戰,你都要出點血!”
  “啊,你小子還真有點小聰明,難怪老大這么器重你!”
  “滾,哥這是大智慧,至于給他什么,你自己想吧。”
  莫無爭笑著離開了斗戰空間。
  腦海里回想的還是對方那冷酷的一劍,太冷了,面對魍鹿的致命一擊,竟然就那么篤定靈咒殺陣的弱點在鬼蛇身上嗎?
  他這旁觀者能感覺到,但也不敢完全確定。
  太冷酷了,像是一個可以隨時賭命的超級賭徒。
  賭命嗎?
  沒有啊,王猛躺在床上,正在自我檢討,他發現四方令咒殺的缺陷時間太晚了,他猶豫了,其實在鬼蛇一動的時候,他就懷疑了,可是他不敢確定,擔心是陷阱,要等對手的招式施展完。
  若是換一個強一點的對手,可能就沒有機會了。
  王猛舔了舔嘴唇,幸好他在外面的戰斗莫山沒法給出評價,否則還不被罵得狗血噴頭。
  王猛想著想著就迷迷糊糊地睡著了,睡夢中,他看到了蒙符,蒙符轟出了四方靈咒殺,忽然之間臉一模糊變成了莫山,然后他被秒了……
  一覺醒來,王猛表示完全沒有壓力,雖然做了個小噩夢,但是這種程度已經成為一種鍛煉了。
  簡單地吃了東西,打開星環,意外地發現了一條信息竟然是來自鄢雨月的。
  不管是不是由于老莫的影響,王猛對美女向來都是溫柔的,人家有事兒總不好不理,再說鄢雨月給他的感覺還不錯。
  輸入元力,信息被激活,鄢雨月的身影浮現,望著鄢雨月浮凸有致的身材,王猛禁不住壞壞遐想,大概張小胖會愛死星環的這個功能吧,不知道洗澡的時候能不能發……
  擦,這是想哪兒去了。
  “王猛,我們有點事兒想請你幫忙,不會耽誤你太長的時間,會支付相應的酬勞,若是可以的話,找我。”
  說完,鄢雨月的影像消散。
  另外一邊,蔣晴晴正和鄢雨月在一起,“月姐姐,這樣說真的行嗎,美女相約,他還會拒絕?”
  “這是我覺得可行的辦法,不要太自信,王猛在圣堂有個雙修伴侶,圣堂第一美女。”鄢雨月說道。
  “是嗎,那豈不是更有挑戰性,只要月姐姐不跟我爭就行。”蔣晴晴嫵媚地說道。
  鄢雨月淡淡地望了一眼蔣晴晴,“我對男人沒興趣!”
  “啊,姐姐對女孩子有興趣嗎,人家不介意犧牲一下的。”
  蔣晴晴頓時柔情似水的眼神望向鄢雨月。
  噌……劍氣四射,蔣晴晴連忙飛閃,“呵呵,姐姐開個玩笑嘛,王猛這小子交給我了,我就不信他能撐得住我們紅顏小千界的傾城陣。”
  “小心,別玩火!”
  “姐姐,是擔心我呢,還是擔心他呢?”
  蔣晴晴嬌笑著閃了。
  鄢雨月的消息很對王猛的胃口,對方有事兒,又有酬勞很公平,應該就是做什么任務吧。
  鄢雨月的星環閃了,是王猛,她沒想到王猛會這么快答應,不知怎么心中確實有點小別扭。
  紅顏門,是紅顏小千界第一大宗,可謂是魔修鼎盛的地方,紅顏小千界重視雙修之法,但并不像四方小千界的一些魔修那么淫邪,相反她們只有一個伴侶,但是不得不說,在魅惑之術上,當真是要比四方小千界高出不少。
  不是淫邪的**,而是靈魂的誘惑。
  蔣晴晴也是紅顏小千界有數的美人,王猛抵擋得住嗎?
  鄢雨月忽然愣了愣,這關自己什么事兒,自己只不過因為上一輩的淵源才關注他一下罷了。
  王猛還真得到了回信,上面是時間和目的地,搞的神神秘秘的,不知道要做什么,用張小胖的話,女人就像棉花糖一樣不可捉摸。
  王猛剛一出門就碰上了范鴻,或者說范鴻就是在等他。
  “怎么,有事兒?”
  “沒事,看你這是要出任務嗎,帶上我吧,我現在是孤家寡人一個,你要不理我,我就要……”
  “擦,別裝,這事兒不是我說了算,你想去就去看看,至于人家愿不愿意就看你運氣了。”
  王猛說道。
  “哈哈,我乃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范鴻,……對了,是去見妹子嗎?”
  “你這是什么鼻子!”
  王猛苦笑。
  王猛帶著范鴻這個燈泡來到約定的地方,等待他的不是鄢雨月,而是蔣晴晴。
  “咦,鄢雨月呢?”王猛疑惑地問道。
  蔣晴晴則是露出笑容,還真沒注意她有尖尖的小虎牙,妖嬈之中透著一點可愛,真是倍添魅力。
  “怎么,只能雨月姐才能勞動您的大駕嗎?”
  范鴻已經癡呆了,就差口水沒有飛流直下三千尺了,以前在他的眼中只有蟬晶,大概除了埋頭修煉就沒做過其他的事兒了,蟬晶的“離開”,范鴻認為是她懺悔了,也就放下了,忽然發現身邊有很多美好的事務,日子可以過的很開心。
  蔣晴晴看了一眼范鴻,“這位是?”
  “范鴻,法華門的,跟王猛是好哥們,他的就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
  王猛哭笑不得,不過這哥們也挺慘的,能恢復活力不容易,也不忍打擊他的熱情。
  “王猛,我們紅顏門的姐妹們最近練功遇到了點瓶頸,需要一個意志比較堅定的人做我們的練功對象,你能幫忙嗎?”蔣晴晴說道,目光透著挑釁的意思。
  “我啊,這個我最在行了,本人意志堅定,處男,戀愛經驗一次,以失敗告終,現在恢復誕生,無牽無掛,這小子不行,他是有家口的,一個心神不穩可是容易玩火的。”
  范鴻登時就把王猛給出賣了,搞得王猛哭笑不得,不至于這么饑渴吧。
  蔣晴晴笑瞇瞇地望著王猛,“是嗎,我們紅顏門的姐妹們也沒什么經驗,正好找個經驗豐富的。”
  這一語雙關透著無限暗示的話,著實把王猛嗆了一下,更是讓范鴻目瞪口呆。
  “不是吧,這也行,哥們,你交桃花運了,紅顏出美女啊。”范鴻一臉的艷慕。
  “既然你是王猛的朋友,也可以一起來試試。”蔣晴晴忽然說道。
  王猛本來還打算答應,但范鴻已經欣喜地一口答應了,也只能答應,這蔣晴晴練的是心神法術,又是魔修,哪是那么好對付的,總感覺筵無好筵會無好會。
  既來之則安之了,兩人跟著蔣晴晴七轉八轉的來到一排排整齊的建筑前。
  王猛和范鴻張了張嘴,“……這該不會是你們的住處吧?”
  蔣晴晴點點頭,“王猛,其實如果你想要,只是一句話的事兒。”
  范鴻偷偷捅了捅王猛的腰,小聲說道:“她好像在誘惑你啊。”
  “啊,你怎么又不正經了。”
  “什么話,見了美女要癡呆,這是一種態度!”范鴻用一種你很不懂行情的眼神瞄著王猛。
  ……*%*(無法表達王猛現在的悱惻。)
  比較強的門派,在修真學院都給弟子準備了較好的地方,紅顏門就是其中之一。
  “這一片都是我們紅顏門的,外面是新弟子的,里面是師姐們住的。”蔣晴晴介紹到。
  “這豈不是眾香國?”范鴻羨慕地張大了嘴。
  進進出出的全是女弟子,相貌秀麗,這倒跟圣堂的飛鳳堂有點相似,只是在修真學院遇到則是另外一番感覺。
  “王猛,范鴻,就是這里了。”
  院落內的一個大殿,上面鐫刻著四個大字——色即是空。
  王猛和范鴻面面相覷,這……相當的有意境啊。
  “兩位里面請吧。”蔣晴晴說道。
  就算里面是刀山火海,兩爺們也得闖一闖。
  兩人一進大殿,瞬間踏入了一片黑暗,這是結界!
  周圍一片死寂,無論在什么地方,風聲、水聲、呼吸聲,潛在的聲音,其實可以讓人安定下來,但真正的死寂一片卻能透著一種恐慌,而王猛就處于一種絕對的死寂之中。
  時間一下子變得非常緩慢,像是要停止一樣,你能聽到自己的心臟在砰砰跳,王猛不知道蔣晴晴倒地想玩什么,這算是心神攻擊的前兆嗎?
  也不知過了多久,其實在這種心神陣法中,時間其實也具有迷惑性的。
  在陣法之外,范鴻的脖子上架著兩把劍,一臉無辜地舉著,這年頭美女是跟危險畫等號的。
  在外面能看到大殿的一角,各有一人手持法器控制著**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