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295 咸魚怎樣翻身

“師兄的意思,是他們想通過修真學院的戰斗來降低我們圣堂的排名?”明人問道。
  木子青點點頭,“沒錯,你猜對了,他們向我們發起了生存淘汰戰,我們必須迎戰,若是贏了,既可以挫敗他們的陰謀,又可以提升圣堂的地位,現在需要一名四十層以上的弟子,兩名三十層以上的,三名三十層以下的弟子參加這次的戰斗。”
  “四十層以上是由李靖師兄出戰,三十層以上的,由我們兩個出戰,而這三名三十層以下的,將在你們中選出,志遠剛剛到了三十層,已經不能出戰,你們誰愿意出戰?”
  何醉問道。
  戰斗來的比想象的快,眾人面面相覷,雖然不知道戰斗的形式,看何醉和木子青嚴肅的樣子,恐怕很危險,而萬魔教這次肯定是有備而來。
  何醉和木子青也望著眾人,主要是馬甜兒表現得太搶眼了,而且這次圣堂弟子確實很給力,萬魔教要先下手為強。
  “師兄,我愿意出戰!”馬甜兒率先表態了,她現在可是圣堂的代表人物。
  何醉點點頭,“馬師妹是主力,其他人呢?”
  “如果可以的話,加我一個。”王猛說道,這種時候一定要義不容辭,只是他請戰,人家不一定用他。
  換成以前,何醉和木子青肯定是直接無視,但上次王猛在測試中的神奇表現,也讓兩人動心了,真不知道王猛是個什么水平。
  “王猛,暫定,一會兒我們先切磋一下試試再確定。”
  “還有誰?”何醉的目光在李天一、明人、唐威身上掃過。
  “李師弟,身上有傷就算了,無法發揮全力去了也是送死。”
  木子青說道。
  其他人這才知道李天一受了傷,難怪臉色這么蒼白。
  剩下的人選肯定是在明人和唐威身上了。
  唐威剛想開口,明人笑了笑,“讓我來吧,對付魔修,我還是很有心得的。”
  唐威見明人開口了,也就不說話了。
  何醉和木子青互換一個眼神,“很好,那就這么定了!”
  “王猛,你跟我到里面來。”何醉對王猛說道。
  木子青望著眾人,“李靖師兄和我們都是直接的生死戰,這也是打壓萬魔教氣焰的好機會,你們三人是生存戰,到時候會選一個小千界或者修行空間決戰,殺到只剩下一方人為止。”
  木子青慎重地說道,“無論對于總堂還是我們自己,都不容許有退路,馬師妹,一定要果斷才行!”
  沒多久王猛和何醉出來了,何醉顯然神色還有點異樣,“王猛沒問題,可以參加。”
  “很好,大家這幾天就好好準備,隨時做好戰斗準備。”
  “何師兄,可有敵人的資料?”唐威忽然問道。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何醉和木子青不可能不知道。
  “這個到時候會發到你們的星環中,記住,我們今天談到的一切都是絕密!”
  何醉叮囑道,眾人紛紛點頭。
  “王猛,有機會切磋一下,你也太能藏了。”李天一笑道,他最近煉得有點狠,把自己給煉傷了。
  “隨時奉陪!”王猛笑道,看了一眼馬甜兒,馬甜兒也看了一眼王猛。
  “王師兄,我們又要并肩作戰了。”馬甜兒說道。
  “很期待!”
  “呵呵,王猛你總是充滿了斗志,我可是壓力驟增啊。”明人笑道。
  “明人師兄太謙虛了,萬魔教這些跳梁小丑,真是可惜了,這么好的練手機會!”
  李天一無限的惋惜,早不開戰,晚不開戰,偏偏在這個時候。
  在房間內,何醉、木子青、寧志遠表情依然凝重。
  “總堂的確切情報,萬魔教的jiān細就在他們之中,寧師弟,你看會是誰?”
  在所有人之中,寧志遠是第一個被排除的,因為若是寧志遠,那圣堂就真沒有什么秘密可言了,損失也絕對不只現在這點。
  “無論是誰,這次必須把他揪出來,否則后患無窮,萬魔教這次挑戰發起得也蹊蹺,偏偏是在李師弟受傷的時候!”
  木子青說道,四十層以上和三十層以上,雙方都算知根知底,就算決戰,也都只有一半的把握,反而三十層以下反而成了關鍵。
  “換個角度,李師弟為什么偏偏在這個時候受傷?”何醉反問道。
  寧志遠一愣,搖搖頭,“這不可能,李天一確實是李家嫡傳弟子,總堂多年,雖然他符合各方面條件,可是不會是他!”
  “為什么,就算是李家弟子也有可能叛變!”
  “一個專注于劍的人,做不了這種事兒!”寧志遠搖搖頭,“更何況他接觸的人少,平時也接觸不到那么多事務。”
  一個仙二代,哪兒有那種細膩的心思。
  “接下來就是馬甜兒了,馬師妹也可以排除了。”
  這點三人也有共識,馬甜兒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就算她和馬家不對付,但也不至于用這種招兒。
  “王猛、明人、唐威,王猛本來也相當有可能,可是他來圣堂較晚,而此時在他之前就出現了,所以只剩下明人和唐威。”
  寧志遠點點頭,“這兩人都有可能,尤其是唐威的個性,剛剛誰要出戰的時候,他又比較遲疑,明人以我多年對他的了解,可能性不大,但也不排除,就看他在這次戰斗中的表現了。”
  何醉和木子青對視一眼,萬魔教的攻擊在意料之中,但時機確實有點意外,知道李天一受傷的,也就這么幾個人,但不管怎么說,這都是個機會。
  對手的資料也都到了王猛等人的星環上。
  萬魔教四十層以上的家伙是齊飛宇,實力相當強橫,和李靖也是老對手了,萬魔教頗有點孤注一擲的意思。
  在萬魔教的地方,齊飛宇也是表情凝重,這次來的相當狠,說實在的,他并不想跟李靖魚死網破,他的目標是成為星盟的成員,可是萬魔教的命令不能不聽,不過這也是個機會,殺了李靖也是立了一大功,他需要萬魔教的支持。
  是時候來個了結了,若是萬魔教能借此聲威大漲,一舉干掉圣堂,他將來沖擊星盟成員的時候也是個強有力的支持。
  這是每個修真學院的修真者夢寐以求的事兒。
  齊飛宇也禁不住砰砰心跳,他要好好謀劃一下。
  王猛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范鴻在等他。
  “王猛,是不是出什么事兒了,有什么我能幫得上忙的就盡管說!”范鴻問道。
  王猛搖搖頭,“這事兒你幫不上忙,是我們小千界內部的門派生死戰。”
  范鴻一聽就明白了,在他們那里也是一樣,門派之間的斗爭不斷,只不過暫時還沒輪到他罷了。
  “那你一定要提前準備好,幾種必須的丹藥,還有武器,……我去給你弄一把好劍吧!”
  范鴻說道,他說的好劍是要從修真學院買到的仙劍,肯定是天價。
  王猛笑了笑,搖搖頭,“不用,我的劍足夠用了,不過丹藥倒是必須的,這兩天我要準備準備。”
  送走了范鴻,王猛想了想自己需要的幾種東西,正好是一次難得的戰斗機會,甚至有一點期待。
  星盟并不喜歡各小千界的門派一成不變,骨子里還是鼓勵優勝劣汰的,只是從哪里發動的問題。
  王猛照常修煉,每天依然到丹道院報道,有范鴻的材料,煉制幾款自己需要的丹藥,但是沒有再把神識融入其中,他弄清楚了上次的丹爐肯定是他弄碎的,以這里的造價,他可賠不起。
  才三天的時間,就從何醉和木子青那里傳來一個極其不好的消息。
  李靖師兄戰死,這對圣堂來說絕對是一個沉重的打擊,李靖進入修真學院也有年數了,實力強橫。
  木子青憤憤地捶了一下桌子,“該死的,齊飛宇那個混蛋竟然用了霸極針,不然他怎么會是李師兄的對手!”
  “我們也要小心了,誰知道他們還準備了什么,萬魔教這次可是下血本了!”
  這方面圣堂還真沒法跟萬魔教相比,萬魔教這些年搜刮得厲害,而且行事肆無忌憚,像狂劍派那種小門派有了萬魔教撐腰就敢屠城。
  屠城所得大部分是要上繳萬魔教的。也難怪他們買得起霸極針這種強橫的法器。
  何醉和木子青原來的信心都是來自于李靖,現在壓力確實夠沉重,他們這些年來都是低調的過日子,就是知道修真學院水深,對手太強太多,可是躲是躲不掉的。
  “干,拼了,頭掉不過是碗大小的疤,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能放過萬魔教這些畜生!”
  木子青怒道,沒有退路了,他們是真的沒有退路,現在害怕更是個死,只有一拼。
  論個人實力,雙方知根知底,這些年誰沒點護身法器,勝算都在五五之數,可現在是萬魔教下血本要拼死他們。
  何醉和木子青都無奈,其他人就更沒辦法了,眾人連喝酒的心情都沒有了,只能各自回去等待,聽天由命。
  小千界的法器在大元界幾乎發揮不出什么威力,法器的元力跟所在環境有很大關系,大元界的元氣更精純,而小千界的法器就顯得粗糙了,修真學院的弟子們都有一定的積累,時間長了也都會弄上一兩件修真學院的法器,只是現在看萬魔教更狠啊。
  而且法器這東西也要用得熟練,臨陣磨槍頂多也就是嚇唬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