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296 悟性

二百八十六絕地反擊(求周一推薦票)
  何醉和木子青顯然不肯坐以待斃,他們做什么樣的準備,王猛不知道,但是他也在小心地準備著。《》)
  何醉和木子青的戰果出來了,確實不是什么好消息。
  別看平時何醉和木子青有點小勢利,可是實力絲毫不含糊,能被送到修真學院,又能站穩腳跟的,沒有弱者,兩人的態度完全是因為環境,可是這次萬魔教準備得比圣堂更充分,總門派體制上說,圣堂確實不像萬魔教那么極端。
  何醉和木子青一勝一敗,跟萬魔教打成了平手,何醉贏了,但身受重傷,木子青輸了,命也沒了。
  在此見到何醉的時候,何醉像是蒼老了許多,面色蒼白,也許傷勢并不是真正讓他沮喪的,木子青死了,他在修真學院最好的死黨走了,以后他是孤零零一個人了,何醉不知該如何面對,也許這就是修真之路,怨不得任何人。
  “諸位師弟,最后一場就看你們了,師兄無能,不能給你們更多的幫助了。”
  撂下話,何醉走了,身形搖搖晃晃,他沒用寧志遠送。
  望著何醉的背影,眾人的壓力就更大了。
  “萬魔教欺人太甚,王師弟、馬師妹、明人,你們不能氣餒,我們沒有退路,雖然局勢對我們很不利,但是何醉師兄還是給我們爭取了一線希望!”
  寧志遠這個時候幫不上忙,只能給三人打氣,他的元力也就超了那么一點,正屬于高不成低不就的時期,參加三十層以上的有敗無勝,參加三十層以下的又參加不了,正是尷尬的時候,渾身有勁兒沒地方使。(《》)
  李天一就更郁悶了,這種情況是他最喜歡的,可是竟然上不了,真叫一個郁悶。
  唐威則是壓力沉重,自從來修真學院,他靠著玩兒命確實穩住了,但更清楚修真學院的水有多深,若是輪到他出戰肯定不含糊,可是現在確實也幫不上忙。
  跟圣堂這邊的氣氛凝重不同,萬魔教那邊可是在醉仙樓開了一桌。
  “恭喜齊師兄,終于解決了大敵!”
  眾萬魔教弟子齊聲恭賀,很顯然在修真學院的萬魔教弟子要比圣堂多,這也是劍身薛終南的一個決策上的失誤,到王猛他們這一波是一個補救,但還是有點晚了。
  “呵呵,都是托教主洪福,現在還不能高興得太早,后天你們三個要一鼓作氣,不留活口,我要讓圣堂在修真學院絕跡!”
  齊飛宇的臉上多了一道猙獰的疤痕,這是李靖最后那一劍留下的,這個傷痕恐怕永遠也治不好了,酒是烈的,但并不能減緩身上的痛楚,最后還是他贏了!
  “請師兄放心,圣堂那邊出戰的三人分別是王猛、明人、馬甜兒,三人弱點明顯,我們已經針對性的安排好了,此戰必勝!”
  “呵呵,李天一受傷,寧志遠過了三十層,青黃不接,這樣都贏不了,你說你們還活著做什么!”
  “師兄英明,教主英明!”
  滅絕了圣堂在修真學院的勢力,圣堂的排名必然要下滑,那離萬魔教對圣堂發動總攻的時間就差不多了,萬魔教將順理成章的接受圣堂的地盤和資源,同時也將取代圣堂在星盟的席位,這樣之后,稱霸四方小千界也只是時間問題,到時候,萬魔教的排名必然會大幅度提升,甚至進入前五十都不是不可能!
  其他小千界很少像四方小千界這樣有這么多勢力強橫的門派。圣堂最新章節
  而門派勢力壯大,他在修真學院的地位也會節節高,身上是徹骨的痛,但是離自己的目標卻越來越近了。
  齊飛宇狂笑著,等待著勝利的消息。
  決戰的時間很快無論怎么躲,還是很快來臨。
  百戰閣門口,萬魔教弟子有十多人,領頭的正是齊飛宇,他這次的出現并不是要威懾什么,而是要親眼看著這一切結束,在修真學院和圣堂也斗了這么多年,終于迎來有結果的一天了。
  而圣堂這邊就顯得格外凄涼了,本來人數就少,加上李靖、木子青的戰死,何醉身負重傷,其他人都是清一色的菜鳥。
  何醉沒有躲避,他很清楚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廟。
  “何醉,你說你這樣半死不活的有什么意思,換我是你早就自盡了。”
  說話的正是殺了木子青的萬魔教弟子錢廣,嘴角泛著獰笑。
  “錢廣,你都活著,我怎么會死呢!”何醉咬著牙說道,木子青甚至比錢廣還強那么一點,奈何這錢廣花重金買到了乾坤輪盤,正好克制木子青。
  “呵呵,你這么想死,我隨時會找機會送你歸西的。”
  只需要隔一頓時間,讓萬魔教再次像圣堂發起攻擊,就能全殲了,前提是他們能夠有資格活在修真學院才行。
  “少廢話,何醉,讓你們的人手出來吧。”
  齊飛宇冷冷地說道,對于這些后輩,他沒興趣làng費口舌,他最大的對手已死,圣堂已經沒什么人是他對手了。
  齊飛宇的目光從圣堂眾人身上掃過,都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壓力。
  這是境界上的差別,眾人光是頂著這股壓力不失態就不錯了。
  齊飛宇注意到了李天一,圣堂李家的傳人,這小子的眼神很毒辣,齊飛宇看好李天一更甚馬甜兒,也許馬甜兒天賦更好,但戰斗完全是另外一回事,比的是誰更狠。
  這時齊飛宇的疤痕顯得更加猙獰。
  王猛、馬甜兒、明人站了出來,一旁百戰閣的執事是負責公正的,負責記錄戰果,這種同一小千界內的戰斗不算什么稀奇事兒,公事公辦。
  “萬魔教齊飛宇,你們那邊是誰。”
  “萬魔教高句驪!”一個妖異的男子笑道,“還請圣堂的師兄師姐多多指教,手下留情啊。”
  “萬魔教莊刃,不知道誰有運氣跟我分到一起。”莊刃tiǎn了tiǎn嘴唇,好久沒聞到血的味道了。
  “萬魔教黎云兒,兩位帥哥哥,千萬不要欺負人家哦。”
  黎云兒嫵媚的說道,目光中流轉著對圣堂弟子的興趣。
  他們三人卻不是什么新人了,在修真學院最少的也有三年的時間,怎么看都是占了大便宜。
  萬魔教驅動這次的戰斗也是花費巨大,劍神在某些方面都太過保守,低估了萬魔教的野心和魄力。
  星盟并不會真的保護誰。
  王猛一直沒有說話,在這種情況下,行動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