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297 內部之爭

“好了,人都到齊了,一會兒你們要去歿葬小千界,殺到一方全滅為止,開始吧。”百戰閣執事面無表情地說道。
  傳送陣上,高句驪,莊刃,黎云兒站一邊,王猛、明人、馬甜兒站一邊,百戰閣執事啟動了陣法,光芒閃過,六人消失不見。
  “師兄,想來也需要一點時間,不如您先去喝喝酒等會兒?”錢廣恭敬地說道。
  齊飛宇淡淡地看了一眼錢廣,這小子還算恭敬,朱路死了,三十層以上的弟子他也算是獨占鰲頭了,不過還算恭順。
  “走吧。”
  齊飛宇等人是信心滿滿,等萬魔教的人走后,寧志遠等人的呼吸才順暢起來。
  “寧師兄,你別攔我啊,讓我砍他一劍!”李天一說道。
  “李天一,動動你的腦子,他是齊飛宇,元力四十層以上的高手,在修真學院混了多少年!”
  唐威冷冷地說道。
  寧志遠嘆了口氣,“別吵了,李師弟也是憤慨,小不忍則亂大謀,希望馬師妹他們能扳回一成!”
  何醉點點頭,“越是這個時候我們越要冷靜,等結果吧。”
  何醉靠著墻坐下,靜靜地等著,若是在圣堂,何醉絕對是風光無限的人物,可是在這里卻只能在角落里等著。
  何醉也沒辦法了,這種事兒總堂也幫不上忙,并不是說總堂不給力,他們也付出了不少,只是拼資源圣堂確實拼不過萬魔教。
  何醉很不甘心,若是馬甜兒他們也輸了,那圣堂在修真學院的根基也就完了,萬魔教的人絕不會就此罷休。
  他也一籌莫展,其實李靖的戰死是關鍵一下子龍無首。
  李靖平時專注于自己的修煉,并不太理會他們的事兒,可關鍵時候畢竟是圣堂的一員,現在他竟然成了光桿司令。
  何醉蒙著自己的臉,他現在必須停下思考,否則真會瘋的。
  望著何醉的樣子,寧志遠、李天一、唐威也是面面相覷他們的修真學院之旅才剛開始就遭遇這種事兒,未來會是什么樣?
  那些擁有強大門派實力后盾的,沒人敢招惹可以全身心的修行,而他們就不行。
  這就是不公平,三人心中顯然也燃燒著憤怒。
  歿葬小千界,這個小千界并不大,但卻是星盟常用的戰場,用來解決一些大大小小的恩怨。
  王猛和馬甜兒、明人并不在一處顯然六人是完全分開的,要么先找到隊友,要么先找到對手,被動的一方肯定不會有好日子過。
  歿葬小千界充斥著一種死氣,四處可見的是修真者的骨骸,破碎的衣服加上陰森的昏暗的天空,透著一種荒涼,這個小千界的元氣也不充沛,屬于那種被拋棄的小千界,一如它的名字。
  王猛展開心神,開始搜索敵人,先下手為強,跟萬魔教廢話是沒用的,最簡單的還擊就是先把眼前三個嘍啰干掉。
  王猛的心神搜索著對手,雖然沒有神識那么強大,但這段時間經過在心海中不斷的錘煉,王猛自己的心神在不知不覺中已經變得很強大了。
  也就一會兒的時間,王猛就找到了他的目標。
  其實就算不用心神探索,王猛到了這附近也能發現,對手在等著他啊,萬魔教實在是太囂張了,根本沒把圣堂弟子放在眼里。
  地面極其輕微的震動,莊刃站了起來,掄起自己的巨型狼牙棒,嘴角泛起一絲笑意,“看看是誰的運氣這么好,碰上了我。”
  王猛見對手發現,也沒有隱藏,從樹上落下。
  “圣堂,王猛。”
  莊刃有點意外,禁不住吐了一口唾沫,“真晦氣,竟然碰上你這種廢物。”
  王真人郁悶了,他哪里像廢物了。
  莊刃看了一眼王猛,“也罷,先把你弄死,我再找馬甜兒,嘿嘿,殺了馬甜兒我必然能得到天王的賞識。”
  但凡是立功的,萬魔教那頭少不得重傷,萬魔教獎罰分明,失敗者嚴懲,立功者也是重傷。
  “真不好意思,耽誤你時間了,請動手吧。”王猛無奈地聳聳肩。
  莊刃一聲爆喝,陡然發動,狼牙棒當頭轟下。
  轟……
  地面一聲爆裂,莊刃愣住了,有點無法相信眼前看到的,王猛竟然單手接住了他的狼牙棒。
  王猛笑了笑,手有點麻,在這里沒人會知道過程,只能看到結果,多么好啊。
  噌……
  王猛的斷天涯出手,瞬間漫天的弧線劍光,莊刃爆退,狼牙棒閃電般轟出,想要抵擋弧線劍氣。
  可是當王猛以二十五層的元力使出弧線劍氣會是什么樣呢?
  莊刃舞動的很華麗,劍止,身體一動不動地停在那里。
  咔嚓……
  狼牙棒變成了碎片撒了一地,緊跟著莊刃也變成了碎塊撒了一地。
  王猛眼中閃過一絲殺機,要對付萬魔教必須要個個擊破,以他目前的實力還不能過于暴露。
  身形一晃,王猛的身形消失,尋找下一個目標,三十層以上的程度,對現在的他來說根本不存在任何問題,只是經歷了很多事兒,王猛也變得成熟很多,很多事兒不能逞匹夫之勇。
  百戰閣的傳送陣法就是把對手兩兩傳在一起,以他們的水平,基本上發現對手的同時也會被發現。
  馬甜兒的對手是高句驪,高句驪的表情很溫柔,“馬師姐,其實我并不太喜歡戰斗,只不過身不由己,我也知道不是馬師姐的對手,若是我死了,麻煩馬師姐把我埋了吧,我不想暴尸荒野。”
  馬甜兒靜靜地望著對手“定如你所愿!”
  馬甜兒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圣堂無憂無慮的天真女孩了,她很清楚對手是誰,更加清楚這場戰斗的重要性。
  防御陣打出,火符緊跟著轟出。
  高句驪并不反擊,只是一味的閃避“馬師姐,其實我覺得圣修和魔修一樣,都要殺人,難道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一個門派是真正善良的嗎。”
  轟……轟……
  火符轟鳴,高句驪也施展了防御陣,高句驪的元力層次要比馬甜兒高一點,但馬甜兒現在確實是今非昔比這一年多用突飛猛進一點不為過,她在圣堂的時候很多法術并沒有形成習慣,所以接受新的更適合她的法術的時候難度就低了很多,加上所屬的女皇陣營的重點培養,若是張小江他們看到,肯定會驚掉下巴。
  眼前這個沉穩、強大的女孩子,是個那個說話都溫柔如水的馬甜兒嗎?
  “是你們萬魔教先挑起戰斗的!”
  馬甜兒說道,同時手底下的火符也更加兇猛了。
  “沒錯是萬魔教挑起的,但不是我挑起的,這又不是我的罪惡,可是馬師姐還是要殺我!”
  高句驪臉上露出一絲憤慨,馬甜兒的攻擊很強勢,符箓之間無比的連貫而且配合著新的法術,就算是他在修真學院四年多了也是沒見過這樣的天賦,這才一年多就有了這樣的水準,若假以時日那還得了!
  高句驪確實有點氣喘吁吁,符修之間的戰斗,沒有什么僥幸,不像劍修什么的,拼一拼能拼出機會,符修很難。
  馬甜兒確實被他說得有點理屈她不怕窮兇惡極的對手,但對于這種人很頭痛。
  高句驪明顯感到壓力輕了一點,知道自己的話有作用了,“所以,馬師姐我不怪你,只是我不明白為什么修真者之間非要拼個你死我活,而不能和平共處呢。”
  馬甜兒的攻擊漸漸緩了下來,對方沒有打的意思,甚至都沒有還擊。
  “我只要勝利,并不想殺你,你有什么辦法?”
  高句驪聞言大喜,“馬師姐若是只想要勝利簡單,只要把我轟成重傷就行了,這樣門派那邊我也交代得過去,頂多受處罰。”
  馬甜兒停下了攻擊,高句驪也停了下來,“在馬師姐面前不敢撒謊,以師姐的實力,給我三擊爆裂火符,我不防御就差不多了。
  馬甜兒望著對方的眼睛,感覺不像是在說謊,而且就算有什么陰謀詭計,量他也施展不出來。
  第一擊火符轟了出去,重重地轟在高句驪身上,沒有防御的情況下立刻噴血,馬甜兒的第二擊火符也轟了出去。
  陡然間高句驪一聲大吼,“停!”
  馬甜兒微微一愣,緊跟著高句驪的眼神中爆出強光,驀然一個黑影扎向馬甜兒。
  波……
  馬甜兒的腳下陡然竄起一道藤蔓直接鎖住了黑影,是一只拳頭大小的巨型螞蟻,頭是火紅的,像是燃燒了一樣,身體卻是鐵黑的。
  “火焰鐵蟻,專門對付五行之木體質的吧,萬魔教還真下本錢啊。”
  馬甜兒淡淡地說道,馬甜兒是善良,但卻不傻。
  “呵呵,小美人果然有兩下子,難怪能加入女皇陣營,但可惜,你還是太嫩了,這生命藤蔓陣也是我意料之中啊。”
  高句驪笑道,“看著我。”
  馬甜兒的眼神開始恍惚,火焰鐵蟻的攻擊只是其中之一,高句驪起初的鋪墊都是為了他的攻心法術,這才是他的殺手锏。
  高句驪的攻心法術并不算太厲害,可是針對馬甜兒卻剛剛好,因為馬甜兒的內心有弱點。
  高句驪漸漸變了,變成了王猛,馬甜兒知道那是幻覺,那是假象,可是看著“王猛”,馬甜兒的攻擊竟然愣是打不下去,只要她的火符轟下去,這種低級別的幻想就會破滅。
  高句驪笑了,“哈哈,果然好用,馬師姐可是很疑惑我怎么會知道你的秘密。其實圣堂注定要失敗!”
  刺……
  一道寒光閃過,馬甜兒的胸口中了一針。
  “這是蝕木針,很昂貴的,不過對付馬師姐卻是剛剛好,放心吧,我美麗善良的小美人,我會讓你舒服地去的。”
  高句驪的手仲向了馬甜兒,而馬甜兒覺得眼前越來越迷糊。
  嗖……
  一道寒光閃過,高句驪目瞪口呆地望著自己飛出去的右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