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298 鳳翔殺


  一秒記住【t,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王猛抱住馬甜兒,“解藥!”
  一聲慘叫,高句驪疼得一下子全色全消,“你……是王猛,怎么可能,莊刃……”
  “給我解藥就給你個痛快,否則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王猛目光凜冽地瞪著高句驪,高句驪一咬牙就想逃走,瞬間就是兩道劍光。
  高句驪的雙腿超前奔去。
  王猛一把提起了高句驪,“解藥!”
  高句驪慘笑,“沒想到圣堂還隱藏著你這樣的高手。解藥?我已經殘廢了,萬魔教,只有勝利和死亡,不過路上有美人作伴也值了,哈哈,對了,王猛我要告訴你,她的實力比我強啊,可是只是因為我幻成了你的樣子,她竟然就不出手了,眼睜睜的中了我一針,你說天下竟還有這樣愚蠢的女人!”
  王猛直接擰斷了高句驪的另外一只手,“解藥!我就放你一條生路!”
  “生路,哈哈,就算你放我,萬魔教也放不過我,不過沒事,我在下面等著你!”
  高句驪面色變得猙獰,王猛雙手猛然一扯……
  馬甜兒躺在地上,呼吸變得越來越急促,嘴里喃喃地說道;“王……大哥,危險,危險……”
  王猛愣了,他以為馬甜兒早忘了他,至少是不再為他煩惱,到了這個時候竟然還……,心中禁不住一陣溫暖,有人關心的感覺是最好的。
  “甜兒,醒醒,你要振作!”
  王猛立刻撕開馬甜兒胸口的衣服,露出雪白晶瑩的一片,馬甜兒很白皙,此時中了蝕木針更顯得楚楚可憐。
  這種情況下,王猛可不會傻了吧唧的什么都不做,手貼在馬甜兒胸口,緩緩地催動元力,慢慢地把蝕木針吸了出來,但馬甜兒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中的這一針傷勢太重了。
  王猛頓時頭痛了。馬甜兒噴出一口血,意識更迷糊,也就是高句驪色心大起,那一針的位置有點偏,否則馬甜兒早就一命嗚呼。
  王猛只能一邊往馬甜兒體內輸入元力,一邊給她喂丹藥,可是急救丹下去了,馬甜兒絲毫沒有起色。
  這蝕木針算不得什么毒針,可是專門針對五行相克的體質,招不在鮮,好用就行。
  王猛抓著頭,***。
  ……驀然間,他想起了自己的那顆特殊的急救丹。
  這個時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眼看馬甜兒的情況岌岌可危,在沒殺了另外一個人之前,他們是別想離開這個歿葬小千界。
  一咬牙,王猛拿出了那一顆金燦燦的急救丹,小心翼翼地放入馬甜兒略顯蒼白的嘴唇,神格喂養出來的急救丹,總歸是好的。
  馬甜兒感覺自己在漆黑的世界里游蕩,身體沒了重量,怎么都抓不住,她想動一下,可是怎么都動不了,只是覺得自己似乎還能想什么。
  自己快要死了,馬甜兒知道,可是她真沒有多想什么,甚至不怎么害怕,對于生命的理解,她跟別人不一樣,只是這樣就再也見不到他了,也好,這樣自己就不用煩惱了。
  就像柳眉說的,馬甜兒是個直心眼,又喜歡替別人著想,她來大元界本是想徹底的重新開始,結果誰想到又在一起了,得到消息的時候馬甜兒很高興,很開心,她不在乎是否會死在大元界,只要能遠遠的看著他,就足夠了。
  大元界的一切都跟夢一樣,自己是否變強,馬甜兒根本不在意,王猛可能不知道,但是王猛的一舉一動馬甜兒都知道。
  雖然可能老天爺沒有讓她多開心一會兒,可總算是完成了一個冤枉,如果能死在他的懷抱里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兒啊。
  “甜兒,甜兒,醒醒,醒醒!”
  王猛能感覺到自己那山寨急救丹正在迅速的起作用,他的心神能感覺到馬甜兒的身體正在變得溫暖起來,臉色也漸漸好了,胸口中了蝕木針的傷口也已經變成了一個小點。
  迷迷糊糊中的馬甜兒也覺得自己越想越多,越想越清醒,忽然覺得身體似乎有點力氣了,對外界也有了感覺,似乎可以睜開眼睛了。
  朦朧中馬甜兒感覺自己被人抱在懷里,耳邊還有那個熟悉的聲音在呼喚自己。
  睜開眼睛,竟然真的是王猛???
  難道是上天聽到了自己最后的愿望嗎?
  王猛的超級急救丹起了作用,不僅僅是讓馬甜兒的身體逐漸恢復,頭腦也正在恢復清醒,馬甜兒很快恢復了冷靜,她面對的是萬魔教的敵人。
  而現在……
  胸前涼涼的,那雪白的一片,以及那一點無法形容粉嫩嫣紅,嬌然欲滴的綻放在空氣中,那樣的純潔秀美,這是一個心靈與肉體一樣純美的女孩子。
  啪~~~
  王猛的臉上挨了狠狠的一巴掌,饒是王真人雄霸天下的強大,也被打了個結結實實,真把王猛給打蔫了。
  “高句驪,你不得好死!”馬甜兒以為眼前的還是幻覺,狠狠地咬向自己的舌頭。
  王猛可是嚇了一大跳,瞬間撲了過去,電光火石之間,王猛的應變也絕對是一流的,手指伸到了馬甜兒口中。
  盡管馬甜兒力氣還未恢復,可是這一下咬得卻痛入骨髓,痛得王猛那叫一個欲仙欲死,可見馬甜兒的決心有多大。
  “甜兒,是我,真的是我,那高句驪已經掛了!”
  馬甜兒呆住了,半信半疑地聽了一下,目光才看到不遠處身首異處的高句驪。
  難道這不是做夢?
  王猛這才把自己可憐的手指拿了出來,拼命地甩啊,痛啊,這丫頭,不用這么狠吧。
  馬甜兒頓時眼淚汪汪的,王猛這才叫一個手足無措,姐,咬的是我啊。
  瞬間,馬甜兒撲到了王猛身上,失聲痛哭起來,說不出是劫后余生還是喜極而泣,總之馬甜兒就是想哭。
  王猛是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想想馬甜兒剛才的狠勁,就差那么一點自己的手指頭就被咬掉了。
  馬甜兒不管那一些了,她感謝上天,感謝這一切,生死什么的她都不在乎了。
  “甜兒,別怕,別怕,沒事,我一直都在。”
  王猛輕輕拍著馬甜兒的肩膀,像哄小妹妹一樣,只是馬甜兒現在衣衫不整,對王猛的心神真是一個巨大的考驗,坦白說,以前的馬甜兒更像一個可愛的林家丫頭,很難讓人往那方面想,可是王猛剛才畢竟是看了不該看的,事急從權,可是腦子是抹不去的,實在是無法想象的驚艷,尤其是溫柔的馬甜兒竟然是如此剛烈,確實給了王猛很大的沖擊。
  另外一邊,明人對上了黎云兒,雙方打得不亦樂乎,明人始終是笑瞇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