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299 原來如此

黎云兒穩穩占據了上風‘以她二十九層的元力’加上五年多的修行經驗,這明人哪兒是她的對手,何況她最擅長對付的就是男人,所以才讓她來對付明人,這位靈隱堂的前大師兄。
  黎云兒邊打邊脫,那白生生的大腿,意外之外豐滿的酥胸晃來晃去,晃得人頭暈。.
  萬魔教魚龍混雜,這黎云兒姿勢不錯,也修了這種旁門左道,在她看來,女人對付男人其實就是可以這么簡單。
  而且她對這明人很有興趣,“明人,我們何必這么打來打去,一起開心一下多好,我會讓你欲仙欲死的。”
  明人還是那副溫和的笑容,“不行啊,我是處男,太虧了。”
  黎云兒微微一笑,心中有種驚喜感,“放心,姐姐會好好伺候你的,放棄吧,你不是我的對手,讓我們以天空為被,大地為席,幸福的結合吧!”
  明人快吐了,丫的,見過不要臉,沒見過這種爐火純青的,看她的表情好像還真的很渴望,完全進入狀態了。
  “不好意思啊,我對你沒興趣啊,還有,你的胸下垂了。”
  明人一個輕巧的閃避,躲過了黎云兒的陣法。
  黎云兒怒了,感情這卜混蛋是在戲弄她啊!
  “去死吧!”
  —魑魅魍魎奪魂陣!
  黎云兒不打算玩了,她有她的忌諱,明人犯了她的忌諱,就要死!
  方圓百米瞬間籠罩在黎云兒的陣法當中,她的手中多了一個血紅色的鬼頭小旗,陣法之中的人都要成為的人偶,最終化成陣法的一部分,其實黎云兒也不喜歡這種沒情調的人偶,但明人太不識趣了。
  明人掙扎了幾下,被陣法中的鬼魂源源不斷地束縛,目光終于變得呆滯。
  黎云兒這才扭著臀部走了過去,輕輕摸著明人的臉,“何必呢,敬酒不吃吃罰酒,可惜了你這么好的資質。”
  “不可惜。”
  噌……
  明人的劍貫穿了黎云兒的命海,又快又準。
  黎云兒難以置信地后退,“這“不可能,你……”。
  明人奪過了鬼頭旗,“不錯嘛,也有再多人,你很用心啊。”
  “你晨……”,黎云兒難以置信地望著明人。
  明人的笑容還是那么溫和。
  “我是……什么?”明人眨眨銀。
  “卑……鄙。”
  黎云兒當真是死不瞑目了,就算是萬魔教弟子也沒這么郁悶的,還想罵,卻發現自己的腦袋已經飛走了。
  明人的劍非常的快,非常的冷,沒有半絲的憐憫,只是殺人的時候,明人的笑似乎更真一點。
  看馬甜兒的神色,應該不會有大礙了,馬甜兒自己也服用了丹藥,看成色和香氣就絕不是王猛自己搞的那種粗制濫造的貨色,服下丹藥之后,馬甜兒的臉色也開始逐漸的紅潤,但想來這一針也需要一段時間的調養。
  “甜兒,你也太大意了,以后對敵的時候還是要狠一些。”
  馬甜兒身上有傷,王猛也不敢到處亂走。
  王猛沒有提剛才治療的事兒,馬甜兒看自己的衣衫也知道事急從權,很大方的沒有說什么,王猛也就稍稍放心了,生怕馬甜兒再有什么想不開的事兒,這小丫頭平時那么溫柔,猛烈起來真夠嚇人的。
  “現在就等明人那邊了,從時間上算起來,應該也有結果了,我們就在這里等吧。”
  王猛說道。
  馬甜兒點點頭,她現在完全沒有戰斗力,確實也不敢大意,至于王猛說的話,她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甚至不恨那個高句驪了,若不是他的陰險,又怎么能給王猛制造機會呢。
  想到這里馬甜兒的臉禁不住一紅,人在經歷了生死之間的時候,心智總沒有冷靜的時候那么堅定。
  “師兄,你的實力好像比以前更強了。
  “呵呵,難不成你們都進步,就我倒退嗎。”王猛笑了笑,他在修真學院確實沒有在圣堂那么霸氣,不是他不想,而是時機未到,沒實力就去裝逼,等不到雷劈就掛了。
  “哪里,我從來都沒有懷疑過你的實力。”馬甜兒說道。
  “你好好休息一下,調息好,一會兒說不定還有戰斗。”
  王猛說道,明人的實力不錯,可是現在到什么程度真不好說,對手很強,而且也很陰險。
  “王猛,你也太小看我了吧,區區萬魔教的狗腿子,還難不倒我。”
  明人掀開樹枝走了出來,見到王猛和馬甜兒露出笑容,“看來這一趟我們是大獲全勝了。”
  “師兄,我是被王……師兄救了。”馬甜兒有點不好意思。
  “哈哈,都是自己人,你啊,肯定是心軟了,以后還要多練練。”
  明人說道,馬甜兒點點頭,明人說話總是能開解人,壓力一下子就著散了不少。
  “走吧,我們也不好讓人家等久了。”
  歿葬小千界的元氣狀況非常不利于恢復,在萬魔教的三個弟子被滅了之后,傳送陣就出現了。
  此時的百戰閣,齊飛宇和一眾萬魔教弟子正等著看結果,談笑風生,前面的戰斗還有一定的危險性,這一戰是最保險的。
  何醉、李天一、寧志遠、唐威則是面色凝重,壓力都在他們這一邊,傳送陣出現了,光芒之中出現了三個身影。
  錢飛哈哈一笑,“這三個小子也真是的,竟然花了這么多時間。”
  何醉等人也緊張起來,當三個身影出現的時候,何醉心中咯噔一下,心道這次完了,派出的三個人,就算能贏,恐怕也要折掉一兩個現在出現了三個恐怕……
  光芒消散,眾人就愣了。
  齊飛宇的臉色立刻垮了下來,出現的三個人竟然全是圣堂的。
  百戰閣執事出現了,“這一戰圣堂勝,高句驪、黎云兒、莊刃戰死。”
  萬魔教的眾人根本不相信這個結果頓時一陣鼓噪,怎么可能,他們已經做好了戰前的完全準備,對付三個才入學院一年多的菜鳥,怎么會全軍覆沒!
  百戰閣執事才不管這些人的鼓噪,“我的任務完成,萬魔教挑戰圣堂失敗,圣堂保留反擊的權力。”
  齊飛宇心中一沉
  總教那邊發動這次挑戰恐怕是花了不少的心思,結果竟然功虧一簣,而給圣堂留下了反擊的權力,也就是說只要圣堂這邊愿意,隨時可以向萬魔教在修真學院的弟子發起新一輪挑戰。
  何醉狠狠地望著錢飛,“早晚有一天讓你們連本帶利償還!”
  萬魔教這邊心中也不爽
  恨不得立刻把圣堂余孽滅掉,可是看著森冷的百戰閣執事,這個念頭也只能揌在心里。
  “哼我們走!”
  齊飛宇冷哼一聲,帶著眾人離開,再繼續口舌之爭只能更丟臉。
  寧志遠是最高興的,“真是太棒了,馬師妹,這次多虧了你!”
  望著手上的馬甜兒寧志遠自然的認為是馬甜兒發揮了巨大的作用。
  馬甜兒連忙擺手,“寧師兄,這次全靠王猛和明人兩位師兄,慚愧。”
  明人聳聳肩,“我可沒做什么,王猛這小子給力,這次萬魔教吃了癟,齊飛宇他們的日子不會好過,不過總堂那邊是要想點辦法了我們在這邊的實力太單薄了。”
  何醉點點頭,李靖死了,木子青死了,何醉就算想不管事兒也不行了。
  “不管怎么說,你們這次讓我大開眼界,其他的事兒以后再說,醉仙樓我請。”何醉說道。
  “師兄,能放開了吃嗎?”李天一笑道。
  “放開了吃,就算破產也值了!”何醉揮舞了一下拳頭,木子青的死對何醉的打擊確實很大也讓他看開了很多東西,他和木子青一直小心翼翼地活著對修煉不敢有懈怠,對于周圍的關系也沒有松懈,但結果呢?
  木子青死了,他也差一點,既然早晚要死那活著何不痛快點!
  “哈哈,那我們就不客氣了!”
  寧志遠也笑了,雖然情況不容樂觀,可是大家的斗志卻有了,恐懼沒有任何聳助。
  馬甜兒雖然受了傷,但依然跟著一起去了,醉仙樓,還是一個角落里的地方,但對何醉來說已經是最大的能力。
  何醉,醉了。
  馬甜兒沒有喝,可是這一刻,她感覺好像又回到了雷光堂,那么的舒服,至于未來的危險,她不怕。
  齊飛宇的憤怒可想而知,這次的失敗,肯定會給教主那邊留下不好的印象,他要爭取一個星盟成員的資格,肯定要教主的全力支持,可是這么十拿九穩的情況下都會失敗,會被認為能力不夠。
  “錢飛,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說萬無一失嗎!”
  齊飛宇冷冷地盯著錢飛,若是他完了,誰的受益最大呢?
  錢飛的一身冷汗,“大師兄,這事兒蹊蹺,我們的消息是總堂傳來的,說是千真萬確,我們也是針對性的安排,可晨……”
  錢飛是真不知道,他自己更奇怪,就算不用安排什么,以三人的實力也是穩勝圣堂的,圣堂這么多年節節衰退,根本就只剩下一個名字,他們臨時抱佛腳送來的弟子能有什么厲害的,只有個馬甜兒,也被死死地針對了,那蝕木針豈是鬧著玩的。
  “咳咳,師兄,會不會是我們低估了馬甜兒的實力,雖說圣堂給不了什么支持,但保不準女皇陣營呢?”
  錢飛忽然想起了一個關鍵點。
  齊飛宇一愣,……他也忘了,馬甜兒背后還有個女皇陣營,一想到女皇,齊飛宇的頭皮一陣發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