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301 一頭兇猛執迷的豬

('手機用戶請登陸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二百九十一屈尊
  圣堂和萬魔教的戰斗告一段落,也給圣堂的弟子們提了個醒,不過這只是小插曲,最重要的依然是面對修真學院的生存競爭。
  “真人”在斗戰空間很活躍,連續多次的戰斗中再度取得勝利,這也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在戰斗中取勝,三十層以下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問題是,這個真人很驚人的一點,元力一直維持在二十層,無論對手用多強的元力,他都以二十層應戰,已經取得了華麗的十連勝了,這也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然而真正讓真人名聲大噪的事兒出現了。
  女皇陣營的戈莽公開挑戰“真人”,他愿意跟真人在斗戰空間中一戰,而且自愿把元力降到三十層以下,若是真人肯與他交戰,無論輸贏,他都愿意付出一千上品靈石,而且真人隨時都可以挑戰他,若是真人愿意在學院中挑戰,也隨時奉陪。
  戈莽在修真學院才算是真正的風云人物,元力三十層以上的他,是女皇陣營在三十層到四十層這個級別的主力,而他竟然向這樣一個對手挑戰了。
  頓時在整個修真學院都引起了一陣喧鬧,以戈莽的實力就算是把元力壓低到三十層以下,可境界和見識是依然存在的,這跟那些真正的三十層以下的對手,完全是兩個概念。
  而且戈莽是誰?五星君啊!
  女皇座下都是身經百戰的猛將,這戈莽更是有著恐怖的戰績,他感興趣的人?
  哪怕是個無名小輩,也會一夜成名。
  問題是這真人會答應嗎?
  “一千塊靈石,莫無爭,是不是有點太小氣了,好歹拿出一件像樣的法器啊,萬一人家看不上,甚至是侮辱怎么辦?”
  戈莽說道。
  莫無爭無奈地聳聳肩,“我說老戈,你有點經濟頭腦好不好,你當那是一千塊石頭啊,我分析這真人不會是什么大戶出身,太多了,反而不好,等等看就知道了。”
  戈莽確實很心急,難得遇到一個好對手,實在太感興趣了,看那真人的戰斗會有一種燃燒的滋味,而這正是他喜歡的。
  “呵呵,明月,你有時間要好好跟馬甜兒溝通一下,我聽說這丫頭在戰斗中中了蝕木針,這也太不小心了!”
  莫無爭對著明月說道。
  明月淡淡地看了一眼莫無爭,“經驗教訓就是最好的老師,她中了一次蝕木針沒死應該受了教訓。”
  莫無爭無語啊,他怎么跟這些人相處這么多年的,這馬甜兒也是個奇葩,竟然大意到能中蝕木針這種惡毒的暗器,中了還能不死。
  對于王猛來說,擦啊,一千塊靈石,不要的是白癡。
  王猛最近正在為丹爐的事兒頭痛,很顯然神識是導致丹爐爆爐的原因,必須要更好的丹爐,但就算這樣也不能保證那丹爐能撐得住神識,丹道院的丹爐肯定是不能用了,這要再爆了,彌道掌院還不得跟他拼命,連本帶利的能陪他個精光。
  但若是有了這樣一千塊極品靈石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肯定可以買一個相當不錯的丹爐,自己炸自己的,就不用擔心了。
  像戈莽這些大戶人家,哪里知道這其中的價值。
  王猛在斗戰空間發出了挑戰邀請,只需要等待戈莽的回應,女皇陣營?
  似乎應該很強,這樣正好,有人做陪練還倒貼,這種好事兒若是多一點,這世界該多美妙啊。
  “真人”的回應立刻在修真學院引起一陣熱潮,不光是關注女皇陣營的,其他陣營的人也都在關注,尤其是戈莽的對手,那些輸給過戈莽的人。
  作為五星君之一,戈莽的勝率高達百分之八十以上,在三十層到四十層之間,絕對是橫行無忌的霸道人物。
  他竟然屈尊挑戰一個嘍啰,而那個嘍啰竟然還吃了熊心豹子膽般接受了。
  很多人都好奇起來,這真人究竟有什么特別的地方能吸引戈莽?
  十連勝之流的東東,都是浮云,到了戈莽的地步,哪兒會在意這種東西,誰都知道戈莽好戰成性,但對手極為挑剔,眼高于頂,能讓他看上的人少之又少,一個二十層的家伙,還藏頭露尾的,卻能讓戈莽這樣大費周章,在修真學院這塊地方,想不對這真人產生興趣都難。
  可是真要一了解,所有人都無語了,丫的就是一個垃圾貨色。
  一年時間輸了數十上百場,最近也不知道怎么開竅了,贏了那么幾場,似乎有點得意,就這么一個貨色能吸引戈莽的注意?
  “戈莽那小子是不是瘋了,跟這種人交。”
  “呵呵,戈莽可是女皇手下的大將,他這樣丟人我們正好看看熱鬧。”
  “機會難得,贏了也是丟人,若是輸了……哈哈。”
  “輸的可能性不大吧,戈莽的實力你又不是不知道。”
  各大陣營都是議論紛紛,本來是暗流涌動,但戈莽這么肆無忌憚的放在臺面上,別人就不在意了。
  王猛倒是忙于自己的修行。做完了自己的事兒之余,和馬甜兒探討符修法術倒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兒。
  “王師兄……你怎么會這么想?”馬甜兒被王猛的一番對陣法的理解弄得目瞪口呆。
  “啊,難道不成嗎?”
  “當然不成啊,符修就是符修,你不能用這符箓當劍修的劍氣用,這完全是兩種概念!”
  馬甜兒說道,還別說小丫頭很認真,王猛有興趣跟她探討符修的法術,馬甜兒當然開心,這樣就能有更多的相處時間。
  李天一和明人在那邊對練,“王猛這小子又開始不務正業了。”
  明人搖頭說道。
  “他不務正業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別管他了,王猛自有打算!”
  寧志遠笑道,現在大家對王猛的期望都很高,萬魔教雖然給了圣堂重創,但也驚醒了所有人的斗志,越是在修真學院這種地方,他們更要團結,要變得更強。
  王猛在和馬甜兒激烈地交流著,王猛對于術修的一套處于一種本能階段,當初是靠著神格對于所有法術的本能了解,只是跟正統的符修戰法還是不同的,比如命痕的組合順序以及節奏,符修其實都有一套相當完整的方式,而對于王猛來說能用就行。
  王猛處于一種很奇怪的狀態,一般人都是先懂得方法,然后才逐漸明白符和陣,而王猛由于神格的關系,一上來就明白了符和陣的本質,可是方法卻是不對勁的。
  在圣堂時,那些簡單的法術可以隨意使用,但是越是高深,這種不正確的方法就越形成掣肘,若是王猛不在意也就罷了,可是王猛想要進軍最強,就要對全部法術方向有個正確的了解。
  馬甜兒認認真真地給王猛介紹著她理解的符修法術,不得不說,王猛形成了習慣,要糾正還是滿難的,但馬甜兒有的是耐心,王猛看到馬甜兒的笑容,那點著急和火爆不得不煙消云散。
  符修、劍修、體修的差別很大,體修更適合不喜歡思考的人,符修則適合那些細膩耐心的人,劍修和弓修則介于兩者之間。
  王猛是個能思考的人,但他卻不可能像馬甜兒那樣的耐心,一個陣法能思考數個月,細心地去理解,對王猛來說,你讓他被秒一個月,讓他圍著一堆符號轉一個月肯定會吐的。
  王猛逐漸明白了,妄天這家伙的天賦還真不是蓋的,他可是被馬甜兒說得像犯錯的小孩子一樣。
  訓練結束之后,何醉把大家召集起來。
  “各位師弟師妹,總堂對你們這次的勇敢表示最高的贊賞,不過萬魔教一旦開始就絕對不會就此罷休,我們不能坐以待斃,明著不成還有可能來暗的,所以最近出行都要小心一點,另外多多戰斗提高自己,我們沒有退路了!“
  何醉說道。
  不得不說何醉的話是完全有道理的,只是他人本身不具備那種霸氣,也許是這些年天天偽裝過日子習慣了,這么煽動的話語到了他口中竟然有一種壓力感。
  但是寧志遠等人也很清楚,現在的問題不是考慮能否滿足修真學院繼續生存下去的條件,而是能否撐得住天魔教的攻擊。
  大家各自散了,李天一屬于天生的大心臟,來到這里簡直如魚得水,巴不得天魔教找事兒,而且他的傷勢已經好了,若再有這樣的機會是絕對不會錯過,明人還是笑瞇瞇的,似乎就沒什么事兒能讓他吃驚,寧志遠則是壓力重重,有的時候太成熟也不是什么好事。
  王猛回到自己的住處,沖了一個澡,讓自己的頭腦清醒一點,花了一點時間,理順一下一天所學。
  這是王猛現在養成的習慣,每天一定要拿出一定的時間思考,無論劍法,還是法術,或者丹法,甚至有的時候還會觀察一下天地鎖靈陣,不會立刻有什么感悟,就是看著。
  萬魔教的事兒,不能總是防守,王猛是考慮怎么樣才能反擊,但如何反擊,確實需要懂的人。
  何人規矩都是有漏洞可抓,就算是何醉,大局觀也有限,只是一個勁兒的防御,日防夜防,能防到什么程度?
  王猛想到了靈魂導師山霖,也許,他能給出一個答案!
  想到這一點,王猛不再胡思亂想,進入斗戰空間進行慣例的填坑活動。
  他的勝率漸漸開始好看了,只是對手太弱,對他的進步根本沒什么作用,戈莽的挑戰很對他的胃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