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303 紅顏宴

('手機用戶請登陸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收藏,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房間中的王猛,陡然拍了自己一巴掌,回味剛才的戰斗,他又犯二了,用莫山的話,這種多此一舉外加一個啰嗦的戰斗方法跟找死沒什么兩樣,剛才王猛費力牽引對方的雙弧線劍氣其實是有點多余的,在那種情況下,最佳的選擇就跟杜子宇一樣,利用七星步閃避,然后反擊,對手剛剛施展了這樣的招式正是有破綻的時候,而他在牽引劍氣的時候,若是一個稍微強一點狠一點經驗豐富一點的對手,抽冷子再給他一劍,絕對能讓他一命嗚呼。
  自我反省了一番的王猛決定給自己一點處罰,加練一個時辰,……這杜子宇是誰,好像有點耳熟啊。
  王猛在自己的靜室中重復著命痕組合,錘煉著自己的基礎,無論是莫山神格的建議,還是他自己的理解,基礎都是最重要的,重復一萬遍,十萬遍都不會嫌多。
  胡靜曾經調侃過他和張小胖,笨鳥就用笨辦法。
  這種乏味,卻能讓王猛樂在其中。
  真人的這次勝利震驚了整個修真學院。
  修真學院的院長,星盟成員之一呂岳天正在看著真人和杜子宇的戰斗,呂月天的星環和一般人的明顯很大的不同,修真學院的修真者一般都是淡藍色的星環,而呂岳天的則是深藍色,還帶著星星的閃光。
  當看到王猛使出的三弧線劍氣,呂岳天也禁不住樂了。
  這時腳步聲響起,山霖走了進來“院長大人您找我。”
  “呵呵,山霖,這個你看了吧?”呂岳天說道。
  山霖點點頭,“是的,大人。”
  “說說你的看法。”
  “此人很奇怪,我本來以為是有人扮豬吃老虎,可若是這樣怎么也不可能一輸就輸一年而且據說是輸得慘不忍睹。”
  山霖說道其實這兩天他也為此事奇怪得要命。
  “呵呵,所以我說此子在學院的時間應該不超過五年,元力頂多三十多層。”
  “院長大人對他有興趣?”山霖有點奇怪,這人是有點特別,但若說這樣就能引起身為星盟成員的院長大人的興趣實在有點兒戲。
  呂岳天微微一笑,望著影像中的“真人”,輕輕敲打著桌子,“山霖,我有個計劃,我們這樣做。
  呂岳天說著山霖也有點驚訝,“大人這樣做是不是有點小題大做?”
  “照辦吧。”呂岳天淡淡地說道。
  山霖一驚,這才想起對方的身份,“遵命,我一定會辦好的。”
  離開院長室的山霖也很奇怪,院長怎么會這么大張旗鼓,這種級別是不是低了點?
  戈莽這小子雖然不錯但也不到四十層,一般來說只有四十層以上而且是重要的約戰才會在學院范圍公開,這本身也是一種巨大的榮耀,……現在竟然用在他們兩個身上……
  說實在的,山霖是保留意見只是院長在修真學院是至高無上的,他不過是一個靈魂導師這事兒若是做好了,他也有一定的好處,但要是砸了,鬧騰起來,這可就是他身為靈魂導師的一個污點了。
  可是他沒得選擇,只能祈禱這兩人能給一場精彩的斗法。
  真人戰勝杜子宇的消息還未平息,一個更勁爆的消息就傳遍了修真學院。
  真人與戈莽一戰,將以學院戰的形式公開,也就是說兩人的戰斗將出現在學院通天廣場的陣法之中向整個修真學院展示。
  這是何等巨大的榮耀,在星光城修真學院只有四十層以上的佼佼者才有資格這樣使用。
  在修真學院,榮耀和面子無疑是無比重要的,女皇陣營因此名聲大噪,在三大陣營中,女皇陣營本就要比龍王陣營和天王陣營稍微強上了一點,而現在戈莽以三十層的元力就登上了學院戰,這是何等的光榮。
  戈莽自己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都哭笑不得,莫無爭更是氣憤得要死。
  “虧了,這把虧大發了,你看看你看看,我這精妙-的運營用在自己身上多好,傷心了,不行,戈莽,你得賠償我的精神損失!”
  莫無爭說道,只要能上學院戰,這樣的戰斗都會有一定幾率進入星盟的視野,最少能進入修真學院高層的視線之中,這,都是機會啊。
  這年頭,什么最重要?
  機會!
  “戈莽,女皇大人說了,你要好好表現,不能墮了我們陣營的威風。”
  明月淡淡地說道,目光中顯然也透著疑惑,學院怎么會這么做?
  這個級別是不是太低了點?
  這不僅僅是他們的疑惑,是整個學院的疑惑,戈莽要以二十層的元力跟真人交手,說白了就是一場低級別的斗法,至于嗎?
  “你們不覺得這是在為女皇陣營造勢嗎?”
  “你是說,女皇要加入星盟了?”
  “有一定的可能性啊,本來女皇、龍王、天王就是最有可能成為星盟成員的。”
  “進入小圓滿是星盟成員的底線啊!”
  “切,這年頭什么不能變,只要你夠強,不過龍王和天王絕對不會坐以待斃的。”
  幾乎所有的人都把目光上升到三大陣營的斗爭,一時之間真人倒沒什么人在意了。
  此時王猛則和范鴻在一個小酒樓的角落。
  “怎么樣,打聽得如何?”
  “嘿嘿,我辦事你放心,有錢能使鬼推磨,天魔教這群兔崽子就連有幾條褲衩我都能打聽得出來。”
  范鴻得意地說道。
  “靠,我還真不知道你這么有錢!”王猛笑道。
  范鴻聳聳肩,“其實做人就是這樣,雖然比不上天驕小千界,但我們法華門確實很富有,我也想明白了,私生子就私生子,我有什么好抱怨的,所以老頭子那邊對我的轉變很歡喜,手頭自然就寬松了,有的花就花,你能幫我花我就再高興不過了。”
  王猛拍了拍范鴻的肩膀,“這恐怕沒任何人會拒絕,我要滅了天魔教!”
  范鴻點點頭,“據我目前調查出來的情報,你要滅天魔教真的很難,說實在的,人家先發制人了,你們這次受損很嚴重,就算現在發起反擊,恐怕也正和了對方的意。”
  范鴻把得到的資料通過星環輸送給王猛,王猛仔細看著,從實力對比上看確實有點相形見絀。
  “誰說我要跟他們開群毆,我要一個一個解決了他們。”
  “暈,你該不會想自己一個人把天魔教都解決了吧?作死啊,這事兒我可不會幫忙!”范鴻的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一樣。
  “這事兒你不幫我誰幫我,我有把握,先從那個錢飛開始,我想他是不會錯過這么便宜的事兒的。”王猛笑道。
  “廢話,換成我是天魔教的也不會錯過這樣的機會,不行,你死了不要緊,我在修真學院孤苦伶仃的一個人怎么過!”
  范鴻就是一個勁兒地搖頭。
  “暈,你怎么這么不好溝通,我有把握搞定他,我又不傻!”
  “這可不好說,不是我說你,看似很聰明的樣子,其實正義心泛濫,又喜歡沖動,哪兒有我這么聰明冷靜!”范鴻依然搖頭。
  王猛哭笑不得,自己哪里沖動了,除了名字起得比較沖動之外。
  “咳咳,這事兒暫且不說,有什么辦法能提升圣堂的排名?”王猛在修煉上有一手,但論其他的可就不如范鴻了,他在苦修的時候,范鴻倒是大徹大悟了,人生在世草木一春,修真者也不外如是,所以范鴻決定活出自己的風格。
  “常規來說自然是圣堂弟子越來越強,但這個太慢了,有一個辦法倒是可以,那就是圣堂弟子建立一個陣營,只有強者才能建立陣營,若是你們能成立一個陣營,又能存活下來,肯定不一樣了,不過我可要提醒你,新陣營出現基本都是被剿滅的。”
  范鴻大口大口地吃著肉,他最近的胃口越來越好,自從想開了之后,突然覺得活著還是非常有樂子的。
  王猛沒有理會范鴻的暗示,先解決萬魔教和圣堂排名的危機再說,其他的并不是他現在要擔心的,來修真學院的時候就是抱著必死的決心,現在看,這里的氛圍遠沒有他想的那么危險,這種程度不算什么。
  “范鴻,我要建立陣營,你肯幫我嗎?”
  王猛毅然地說道。
  噗……肉末噴了王猛一臉。
  “咳咳,我說王猛,你真的假的,就算為門派獻身也輪不到你吧,你們圣堂不是還有個何醉嗎,陣營老大是很拉風,但都命短啊!”
  范鴻擦了擦嘴,這小子是他見過最瘋的。
  “你不是說了,活著不外如是,我就是想瘋一把,你愿不愿意陪我一起玩?”
  王猛笑道。
  范鴻瞪著豆大的眼睛望著王猛,“干啊,我怎么認識你這么個家伙,沒了女人,現在連小命都快沒了,不過…···聽起來挺刺激的,那就試試吧!”
  兩人商議了一下,建立陣營所需要的東西范鴻就去籌備,其他的就由王猛去做了。
  只有陣營能建成,圣堂就會得到一比積分,顯然是很有幫助的,能彌補上次天魔教帶來的損失。
  只是萬魔教,王猛是不會這么輕易放過的,擒賊先擒王,趁著萬魔教現在對他還不是很了解,先把錢飛這塊肉給解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