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4)      第991章月末(06-24)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4)     

圣堂309 屈尊

二百九十九院長的打算
  當真人消失的那一刻,修真學院沸騰了。[][]
  換成是你,以二十層的元力能戰勝瘋魔態的戈莽嗎!
  這一戰展現了真人真正的實力!
  任何人在面臨危機的時候,都不免用出真正的元力水準,這個不是自己想隱藏就行的,就像戈莽,元力不得不飆升至進三十層,他還謹記著自己的諾言沒有超過三十層,但感受到壓力,元力是不可能壓制得住。
  而真人呢,自始至終都穩定在二十層,不帶一絲的波動,面對戈莽的恐怖攻擊,表現出來的是死神一般的冷酷!
  究竟是誰,竟然能做到這個程度,這個人就隱藏在修真學院之中!
  他是誰,他是哪個小千界的,是哪個門派的,是哪個陣營的!
  大家不能不想,若是以三巨頭的實力,把元力壓低到二十層能不能戰勝這樣的戈莽?
  女皇、龍王、天王能給出答案嗎?
  他們不能,他們也不會。
  可是凡是目睹過這一戰的修真者都被真人恐怖的大局觀和法術控制震撼了。
  面對驚悚的七星雷光閃,明明是已經黔驢技窮的局面,真人卻能將第六擊有目的地移開,而且對戈莽近乎完美的第七擊做出了預判。
  這是什么樣的可怕實力。
  要知道這是戈莽第一次在公開場合使用七星雷光閃。
  這是一場毋庸置疑的完敗。
  一場摧殘性的打擊。
  真人這次真的是轟動了,觀看這場斗法的人并不算極多,其中以級別較低的修真者居多,可是這已經足夠了。
  山霖望著院長大人如山一樣的背影,不知道該說什么,若說院長的大人未卜先知,坦白說山霖第一個就不信。
  他好歹也是小圓滿的水準,對一個二十層的修真者的把握不會比院長差太多,不是他比院長的實力強,而是這樣的對象本身的底子有限,可是……
  這個“真人”已經完全超出了一般修真者的范疇。
  “山霖,你怎么看?”
  “院長大人,這個真人對法術的控制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就算是我,也頂多如此。”
  山霖并不吝嗇自己的贊美,就這一場戰斗來說,換成是他以二十層的實力都不一定能做得更好了。
  呂岳天轉過身微微一笑,“你錯了。”
  “我錯了?”山霖有點茫然。
  “法術是死的,只要不是太笨,有些東西只要給了足夠的時間都能掌握,此子最強的是應變能力!”
  “應變能力?”
  “每個修真者在面對突發情況下都會有緊急反應的時間差。”
  呂岳天淡淡地說道。
  “您的意思是,從發掘攻擊,到預判,再到做出反擊的時間嗎?”
  “呵呵,差不多吧,舉個例子,我們學院最優秀幾個孩子的反應時間在零點五秒到一秒之間,而他的反應時間全部維持在零點五秒附近,這是小圓滿才有的情況。”
  呂岳天說道。
  山霖面色瞬間變得凝重起來,“您的意思是說,學院里有人到了小圓滿卻隱藏了實力???”
  可是不對啊,若是到了小圓滿怎么會這么無聊,這簡直就是浪費時間。
  呂岳天看山霖的臉色就知道他也明白了,“此子元力水平絕對不會太高,但是充滿了力量和斗志,而且他是在刻意用對手錘煉自己,否則,戈莽是絕對不可能用全那招的。”
  “有這個實力的會不會是那三個孩子?”
  山霖疑惑地說道,“不對,若是他們的話,真的沒必要。”
  “沒錯,任何事兒都有動機,呵呵。”呂岳天笑了笑,“這是個有趣的人,對于我們來說,是件值得高興的事兒,陣營的存在固然有它的好處,對于星盟也是件好事兒,但對于學院本身來說,勢力跟勢力之間的制衡反而喪失了活力。”
  說到這里,山霖若是再不明白就不用做這個靈魂導師了。
  “我懂了。”
  “這是一個能攪動局面的好棋子,你不妨好好用用。”
  “遵命,院長大人!”
  山霖不得不佩服院長大人的眼光,這并不是元力水準的差距,境界上的差距是決定性的。[][]
  離開院長室的山霖也在揣測,這人到底是誰呢,若是能把他發掘到自己旗下,該多美妙啊。
  王猛則在自己的靜室中回憶著剛才那一戰,更進一步體會了無招勝有招,所謂無招,其實是有招,只是根據實際情況要做出最佳的變化。
  面對自己的五行之缺,戈莽的收手堪稱果斷,判斷無比準確,又有足夠的自信,可惜到了后面,戈莽還是太迷信自己的絕招了。
  越是強大完美的絕招越有跡可循,總得來說這是一次不錯的判斷。
  至于什么呂岳天所說的什么反應啊判定啊,王猛可沒想過,完全是被神格蹂躪出來的本能。
  在跟神格交手的時候,你稍微差那么一點點就會死得很難看,王猛已經把這種應變練成了身體的記憶。
  只不過神格太簡單粗暴,把所有的攻擊化繁為簡,這對王猛的反應和眼光是有幫助,但對提高自身能力錘煉法術卻差了不少,像戈莽這樣的對手是最美妙的。
  而這時王猛的天訊閃光了,王猛發現自己多了一千塊上品靈石。
  讓窮困潦倒了很久的王猛一時沒有反過來,……他心中是有點感謝對方的,按理來說這么好的陪練,換在凡間,他應該請人家吃頓飯什么的,結果……
  擦啊,運氣來了,啥都擋不住。
  這樣的話他就可以購進丹爐了,***,一朝有錢,買一個扔一個。
  王猛大樂,為了保持好心情就沒有去天地鎖靈陣里找虐。
  此時女皇陣營的駐地則是鴉雀無聲。
  戈莽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一直沒有出來,眾目睽睽之下輸得這么慘,就算是個無名之輩恐怕也不好受,何況還是戈莽。
  “這小子是誰,丫的扮豬吃老虎,讓我知道他是誰了,絕對跟他沒完!”莫無爭說道。
  雖然經常斗嘴,但誰都知道其實他和戈莽關系最好。
  明月施施然走向門口,“無論他是誰,只要還會出現,就離現身不遠了。”
  明月是除了女皇,誰的面子都不給,大家早就習以為常了。
  “凌火、小舞,這事兒不能就這么算了,咱哥們被整了,這場子肯定要找回來,我覺得這事兒說不定跟龍王陣營有關,甚至很可能就是他們挖的一個坑!”
  莫無爭的腹黑本性發作了,而且越想越覺得有理,三大陣營的斗爭非常激烈,五星君里面,其他四人都比較謹慎,不會露出什么破綻,但戈莽最沖動,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好斗,尤其是喜歡這種事兒,恐怕這從頭到尾都是一個陰謀。
  凌火聳聳肩,“不管他是誰,想辦法把他找出來不就行了。”
  “這家伙能把元力控制得這么好,要么就是元力只有二十層,要么就在四十層以上。”
  “肯定是后者了,丫的這家伙要是二十層,我就把腦袋割下來當球踢,就算是女皇陛下,二十層的時候也沒這么厲害。”莫無爭說道。
  “發動陣營力量,把他找出來!”
  真人這次真的是真人不露相,露相嚇死人。
  王猛一大早就去掃蕩了五個丹爐回來,跟丹道院的爐子一模一樣,結果……丫的,一百上品靈石一個,你敢信嗎,完全是搶劫!
  當時,王猛就這么活生生地看著百器院的執事從他這里“搶走”了五百個靈石,才到手一個晚上,都沒捂熱,那叫一個肉痛啊。
  這是王真人,一輩子最富有的時候,一下子就少了一半。
  但是相比煉制救命的神系急救丹,這點花銷道也不算什么了。
  王猛在門口掛上勿擾的牌子,省得關鍵時候被打擾,一個爐子可就是一百塊,傷不起啊。
  王猛還真的是未卜先知,僅僅一上午,來找他的人就來了三波,第一波是范鴻,這小子有事沒事都要找王猛,第二波是蔣晴晴,也不知道在哪兒打聽到了王猛的住處,第三波倒是陌生人。
  王猛把自己整整關了一天,直到晚上,王猛才出來,范鴻已經來過好幾趟了,王猛這邊門一動,范鴻就出來了,看著王猛失魂落魄灰不溜秋的樣子嚇了一跳。
  “哥們,你咋了,被煮了?”
  王猛一抹臉,整個手都是黑的,擦啊,五個爐子,五百上品靈石就這么飛走了,全炸了,完全承受不住神識的力量。
  這是怎么回事,上次他明明記得剛剛好的,這次卻怎么都多點。
  “煉丹失敗,炸爐了。”
  “暈,我當多大點事兒,不是我說你,好好的練什么丹,我家老頭子說過,煉丹就是玩物喪志,那玩意不靠譜,我以前去丹道院主要是想氣他,其實現在想想我家老頭子有的時候說話還是很有道理的。”
  范鴻勸解道。
  王猛翻了翻白眼,這能說啥?
  為什么同樣的丹爐會承受不住呢?
  王猛的腦子里一直在翻騰這個問題,驀然之間,王猛明白了,不是丹爐的問題,而是他的問題。
  他變強了!
  神識變強,丹爐承受不住變強的神識,上次就是勉強完成,現在肯定不用勉強了。
  王猛不是不想買更好一點的,只是這里的百器院太不要臉了,這種兵級的丹爐都是這個價兒,稍微好一點就是將級的丹爐,一萬上品靈石一個。
  還號稱什么明碼標價童叟無欺,王猛當時就想一把火燒了這個黑店。
  自從來到修真學院,王猛就明白修真學院最大的特點就是一個字——貴!
  若是硬要加上一個字的話,那就是——血貴!
  范鴻哪兒知道那么多,拍了拍王猛,“哥們想開點,這有什么大不了的,都像你這樣,那還用不用活了,當年哥失戀的時候也不過是一壺酒就解決了。”
  “滾,是誰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就差沒殉情了。”
  “擦,別的事兒不見得你記得這么清楚,走吧,人生得意須盡歡,去喝一杯。”
  “行啊。”王猛也確實需要舒緩一下心情,還有什么比開修真學院更賺錢的事兒,星盟還真不用侵略小千界,光是通過這里斂財就不知道撈了多少。
  不過也沒辦法,誰讓他們掌握著最好的法術,只是王猛對星盟也越來越感興趣了,在老莫的殘留記憶中,小千界可沒這么復雜,看來時間能改變不少東西啊。
  王猛和范鴻沒有去醉仙樓,那鬼地方適合偶爾瀟灑一下,卻不適合放縱,放縱的結果就是變成乞丐。
  范鴻帶著王猛離開了修真學院,說起來王猛自從來了大元界還就真在修真學院里面勤勤懇懇的,近在咫尺的雷光城都沒去逛過。
  “嘿嘿,有我這哥們兒是你的福分,別說做兄弟的不夠意思,今兒我帶你去開開眼!”
  范鴻拍著胸脯說道,顯然那地兒是他向往很久的了。
  顯然范鴻也不是輕車熟路的,兩人轉了一會兒才找到目的地。
  “醉仙樓,還帶分店的?”
  “聞香醉仙樓!”范鴻糾正到,這才發現還有兩個飄飛的大紅燈籠。
  聞香醉仙樓人聲鼎沸,熱鬧非凡,來來往往的修真者可真不少,年紀也不一,王猛和范鴻倒像是兩個傻鳥一樣在門口看招牌。
  “難道?”王猛忽然想起了凡間有的一種地方,難道這里……
  “走吧,這里我熟!”范鴻挺了挺胸膛,帶著王猛就往里走。
  兩人進了大殿,頓時有種紙醉金迷的感覺,輕歌曼舞,到處都要穿著輕紗的女子在翻飛,琴瑟和鳴,四處都閃耀著光芒。
  “兩位公子,這邊請,請問你們要點誰?”
  一個侍者恭敬地說道,王猛只是看了一眼就發現這家伙的元力恐怕也有二十層以上,在這里竟然只是個小廝。
  “我聽說青云仙子妙絕人寰,我們兄弟二人就是沖著她來的。”
  范鴻說道,眼睛露出了火辣辣的渴望,這家伙被傷了一次似乎是徹底開竅了,當真一個肆無忌憚,王猛也知道這是什么地方了,禁不住苦笑,大元界竟然也有這種地方,而且看起來檔次更高啊。
  看這些女子,全是修真者,在小千界的城市也會有凡間女子供一些修真者享樂,幾乎很少見到女修,可是在這里的全是女修。
  侍者善意地笑了笑,“兩位公子可能是初次來,青云仙子一個周只獻藝一次。”
  心中暗笑,這青云仙子,沒個老祖的身份哪兒有敢點的,真不知天高地厚。
  “啊,這么可惜啊。”范鴻有點沮喪,他可是聽說了,這青云仙子美若天仙,一聲洞簫更是無比**。
  “既然這樣,我們就回去吧。”
  “擦,這可不行,喝酒也行啊,再說了,青云仙子不在,總有其他仙子獻藝,難得開開眼界。”
  范鴻可是神采奕奕。
  見范鴻如此好興致,王猛倒也無所謂,觀察著大廳里的人,也有幾個手上有星環,看來是來自修真學院。
  王猛的目光忽然定住了,因為他看到了一個“熟人”,雖然是第一次見,但王猛對他已經很熟悉了。
  萬魔教的齊飛宇!
  王猛嘴角泛起一道邪笑,看對方觥籌交錯喝得那么爽,說不定一會兒可以給對方一個大禮。
  王猛早就想試試四十層以上的元力究竟是什么威力了。
  他的五行**想要突破,就要接觸更強的對手,利用真人這個身份可以對法術進行充分的錘煉,但元力上,則就要另想辦法。
  王猛的膽子向來是通天的,有機會,就算是小圓滿的對手他也想試上一試。
  “王猛看啥呢,……那不是男人嗎?”
  “你不覺得這人很眼熟嗎?”
  “……靠,那不是齊飛宇么。你該不會想……千萬別,這家伙可是四十層以上的高手,我們可惹不起!”
  “放心。”王猛笑了笑,“喝酒。”
  此時在里面聞香醉仙樓的里面,兩個女子正談笑風生。
  “師妹,真是難得,自從你來大元界,還是第一次到我這里來吧。”
  青云仙子云清淡淡地笑道,抬起纖纖玉指撥開茶葉,那一抹紅唇一瞥一笑真是有惑人心魄之美。
  而云清對面坐著的竟然是蔣晴晴。
  “云師姐,小妹是忙于修煉,這不是來了嗎。”
  紅顏門分兩部分,一部分是蔣晴晴這樣的修真者,一部分就是專學媚術。
  蔣晴晴所屬的內門是提供力量保護,而云清所在的外門則可以為門派提供大量的資源。
  “師妹肯定是看不起我們外門的,也是,我們只不過是學些魅惑之術,自是跟你們沒法比。”
  “師姐錯怪了,小妹知道師姐是賣藝不賣身的,而且沒有師姐的支持,哪有我們的現在,都是為了紅顏門。”蔣晴晴焦急地連忙擺手,若說以前是有一點的,但現在肯定是沒有的。
  內門是適合修行的,錘煉心神也是法術,而外門是把心神煉成了魅惑之術,在修行的天賦上要差一些,但有門派的保護誰也無法勉強她們做一些不愿意做的事兒,只是相比內門,總歸沒那么自在。
  云清淡淡一笑,其實做了這一行,她就不在乎別人怎么看了,只是自己門內的師姐妹則是另外一回事,看蔣晴晴語出真誠不做作,倒也心寬。
  “說吧,什么事兒?”
  “師姐,我……想勾引男人!”蔣晴晴鼓足了勇氣一口氣說完。
  噗……
  云清的茶水全噴了。
  遠在四方小千界的圣堂,隨著一聲嬌咤,楊穎破關而出,元力從身上散發出來,如同凌波仙子一樣從空中降落。
  “恭喜穎姐姐,又進一步!”
  胡靜笑道。
  張小胖……又胖了,“師姐的進步好快啊,太厲害了,真有猛哥的風范!”
  楊穎這一年多來的進步堪稱神速,連楊穎自己都奇怪,她的天賦雖然不錯,但真沒這么好。
  “穎姐姐的實力增強了,那趙廣肯定很郁悶。”
  “這賴蛤蟆,臉皮厚得可以,竟然敢來飛鳳堂找茬,下次讓我撞見一定射掉……他的頭!”
  張小江叫道,楊穎可是他的大嫂,這趙廣隨著權勢的穩定,整天不安好心,要說寧志遠雖然也不怎么樣,但坦白說沒什么壞心思,頂多就是為道光堂爭奪點利益,但趙廣可是唯恐天下不亂的家伙,四處爭斗。
  “張師弟不可魯莽,此人實力大漲,而且不能給他抓到把柄。”
  楊穎說道。
  “穎姐姐說的對,我們現在也穩住了陣腳,他也不見得有那么大的優勢。”
  “唉,要是猛哥在就好了,哪兒輪得到這小子囂張,早就把他踩成肉餅了!”
  “有他的消息嗎?”
  “聽老周說,猛哥他們剛剛挫敗了萬魔教的陰謀,只是萬魔教肯定不會善罷甘休,下一次的攻擊肯定會來得更猛烈。”
  聞言,楊穎禁不住有點擔心,這不是在雷光堂,無論如何圣堂是有規則的,萬魔教肆無忌憚,心狠手辣,孤身在大元界,王猛會面對何等的困難,楊穎多么希望自己能在他的身旁……
  (感謝香水印記的給力打賞成為圣堂排名第四的盟主,威武!)
  月票危機,求各位師兄師姐給力,求票票了~~~)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