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31 蘿莉在偷窺票


  張小胖則是中午來,沒辦法,年輕人貪睡,他是睡得早,起來得晚,只能中午過來,剛開始只是想解棋,小胖子還是不相信王猛下棋能下過他,但看著看著就進入了其中。
  也不知怎么每次看完棋局,然后修行的時候感悟就特別多,不知不覺進步就很大。
  至于王猛,就算提起來大概也沒幾個人記得了。
  在王猛的細心護理之下,靈田長得非常好,王猛還自創了一個簡單的潤物訣,滋養生命,如果單純是為了提升力量,邪修的方法很多,但結果是什么樣,王猛已經很清楚了,他現在必須要體悟圣修的奧義,從最簡單的開始。
  修行要堅持,同時還要富有激情,沉浸其中,而這點王猛最猛。
  那塊靈石也被王猛用掉了,爆引訣第一層完成,沖破第一層給了王猛一個意外驚喜,沖關的難度越高,命痕強度也就越高,難怪王猛努力修行卻效果不佳,是因為命痕太深邃了,簡單說,這種人要是生在修行世家,有充足的資源,前途不可限量,但若是孤身一人,那就真可能夭折。
  靈谷是半年一熟,但王猛并不打算等那么久,算了一下,如果有靈泉之類的,加點法術,再有半個月就能熟第一茬。
  馬樂正無聊地打瞌睡,自從趙廣走了之后,雷光閣也變得清閑下來,別說總堂任務了,雷光堂自己的任務都罕有人接,也就是一些有年歲的師兄師姐會偶爾來看看,但也經常是搖頭嘆氣,簡單的做了沒價值,一些難度高的,又找不到合適的隊友,單獨冒險太不值當。
  而在一些強大的分堂,任務都是搶的,去晚了,很快就被別人做到,尤其是宗堂任務,懸賞都相當的不錯,難度越大,獎勵越豐厚。
  “小師妹,我們又見面了。”王猛沖著一片偷懶的小甜眨眨眼,小姑娘立刻臉紅了,連忙站了起來,整理一下頭發,一個勁兒的鞠躬。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是你,王師兄!”小甜的大眼睛亮了起來笑道,露出一對漂亮的小虎牙,煞是可愛。
  “呵呵,師妹還記得我啊,還要感謝師妹上次送的風云訣,很好用。”
  王猛說道。
  馬甜兒臉一下子紅了,連忙擺手,“師兄不要笑話我了,我后來又做了一個,結果……”
  “是嗎,可能是一時失誤吧,這也是難免的,哪個符修敢說自己一輩子都不失誤,至少你給我的這個挺好。”
  說著把那個風云訣遞給馬甜兒,“不信你自己看。”
  馬甜兒接過符箓,一下子就愣了,“啊,這是我做的嗎???”
  “呵呵,難不成是我做的啊。”
  “哇,我好厲害啊!”馬甜兒高興得跳起來,引得一旁的幾個女孩子側目不已。
  馬甜兒連忙收聲,臉一紅,“這幾天被師姐罵死了,謝謝你,我又有了信心。”
  王猛微微一笑,“這里有靈泉賣嗎,不過我要賒賬,等靈田收成的時候一起還。”
  “有啊,有啊,只需要十五個貢獻,我幫你記賬。”
  說完還沒等王猛是不是要買就蹦蹦跳跳地去拿了。
  王猛接過靈泉禁不住一笑,“你也不怕賴賬?”
  馬甜兒搖搖頭,“怎么可能,師兄是好人!”
  好人?多么陌生的感覺。
  “那謝謝你了。”
  等王猛離開,幾個女孩子立刻圍了上來。
  “小甜,你傻了,這里怎么能賒賬,看他的樣子就是沒什么本事,你該不會是要自己貼吧!”
  “小甜,老實交代,你該不會看上那個老實巴交的家伙了吧?”一個短發女孩說道,頓時激發了眾人熊熊的八卦之心。
  “肯定是,不然我們家小甜怎么會倒貼呢!”
  “奇怪了,大師兄找你你不搭理,反倒對這小子獻殷勤,難道你喜歡野味?”
  被圍在中央的小甜,滿臉通紅,她是去年轉到雷光堂的,符宗的術修,專攻符箓,性格溫柔,很快就被大家接受,命痕十層的修為在弟子中也很不錯,顯然有一定的底子。
  圣堂的弟子如果不夠富有,都要通過獲得貢獻來換取所學的法術,一方面可以增強圣堂的實力,另一方面也杜絕了不勞而獲,也讓弟子們在修行中更加努力。
  一般男弟子就要做苦力活,比如像王猛這樣種靈田,而女弟子運氣就好一點,可以在雷光閣,或者劍閣等等地方兼職,而馬甜兒能來雷光閣也是當年趙廣通過的,當時也熱鬧了一陣子,以為大師兄對她有意思,結果雷聲大雨點小。
  “師姐,你們不要笑話我了,我只是……”馬甜兒被這群處于發情期的女弟子一圍攻立刻敗下陣來。
  “解釋就是掩飾,掩飾就事實,甜兒,你就招了吧,你看上他,簡直是這小子八輩子修來的服氣!”
  一個年紀大一點的師姐說道,大概是覺得再繼續下去這小丫頭就要找個地縫鉆進去了。
  一般來說,男修的行為都要比女修高才般配,兩人之間的差距也太大了點,一個命痕十層,一個命痕不到五層,也就甜兒的性格才會這么傻。
  “來,跟師姐說說,怎么認識這家伙的?”
  “是啊,是啊!”其他幾個女修也瞪大了眼睛,該不會那小子用了什么甜言蜜語哄騙她吧。
  小甜兒這丫頭很迷糊,覺得誰都好,如果男人刻意哄騙,那她可容易上當,女人天生喜歡保護弱者的心被激發了。
  馬甜兒揉著小手,低著頭,臉紅得一塌糊涂,竟然鼓起勇氣,“其實……我們只見過兩次面。”
  頓時幾位師姐有種吐血的沖動,為首的那位紫色衣服的師姐摸了摸馬甜兒的額頭,“小甜,你沒發燒吧,才見了兩次就看上人家了,你們剛才誰看清了,那家伙帥嗎?”
  “還行吧,我沒太在意。”
  “湊合吧,我覺得配不上我們家小甜。”
  “各位師姐你們饒了我吧。”馬甜兒本就比較害羞,被幾位師姐一調侃就差沒找個地縫鉆進去了。
  “好,那你告訴我們,你究竟看上他哪一點,我們就饒了你!”
  馬天兒呆了呆,“其實我也不知道,只是很喜歡他的眼神。”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