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310 帥氣到抓狂

三百約戰
  云清目瞪口呆的望著蔣晴晴,若論容貌蔣晴晴自是比不上云清,云清能領先紅顏門的外門資質自是不用說,驚訝也別有一番讓人迷醉的風流韻味。《》www..
  蔣晴晴也算是紅顏門年輕一代的翹楚,被送到大元界之后,迅速的成為龍王陣營的一員,得到門派的重點培養,這樣的女孩子肯定是眼高于頂,云清也是有點好奇。
  “是哪個門派的年輕俊杰竟有如此福分?”云清笑道。
  “圣堂弟子,去年才進入修真學院。”蔣晴晴說道。
  “圣堂弟子?”云清作為外門弟子的首領對于星盟成員的排名以及錯綜復雜的關系了如指掌,這是她的職責,這圣堂似乎是近兩百名的門派,所在的小千界也屬一般。
  “他是哪個陣營的?”
  “目前還沒陣營。”蔣晴晴說道。
  云清愣了愣,“師妹,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兒,你是我們紅顏門的精英,不可能隨便選擇的。”
  蔣晴晴微微一笑,“師姐,我知道你的擔心,此人雖然沒有加入陣營,可是實力非同小可,而且我的競爭對手很強!”
  “哦?”
  云清看著蔣晴晴,能被蔣晴晴稱為對手可不容易,紅顏門的女子容貌秀麗,門派也注重氣質的培養,加上實力強橫又有門派做后盾,即便是在大元界也算得上名門,蔣晴晴是她那一代的佼佼者,想和她爭卻也不容易。
  “是跟他來自同一小千界的鄢雨月。”
  “鄢雨月?你是說龍王陣營的鄢雨月?”
  “是的,雖然表面上沒什么,而且兩人一個圣修一個邪修,可是我能看得出來,鄢雨月對他有意思。”
  “呵呵,這鄢雨月可是有點名氣,有點意思,我倒想看看這人有什么三頭六臂。”
  云清說道,而這時樓下一陣喧鬧,一個侍者急急忙忙走了進來。(《》www..)
  “樓主,外面有人鬧事,您看?”
  云清一愣,敢在這里鬧事的人真不多了,兩人往樓下望去。
  齊飛宇火冒三丈,竟然有人找茬找到了他的頭上。
  一旁的范鴻可是驚呆了,靠啊,王猛到底是個惹禍精,讓他忍一忍,這就是鬧上了。
  看到來人,齊飛宇想不知道也不行,圣堂也不知道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膽最近頻頻攻擊,而他也確實低估了圣堂的實力,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齊飛宇雖然有絕對的優勢,可是他并不愿意破壞規矩對下面動手,這對他的傷害太大,反正萬魔教肯定會輸送新鮮血液進來,他需要做的就是等待,壯大自己罷了。
  可是怎么都沒想到有人竟然挑釁到了他的頭上。
  “啊,喝多了,這酒杯怎么到了你的頭上。”
  王猛暈乎乎的說道,“啊,這位仙子長的真美,我們是不是見過啊。”
  王猛等著齊飛宇身邊的女修笑道。
  齊飛宇猛然一拍桌子,“王猛,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
  王猛微微一笑,“就怕你沒這個膽子!”
  齊飛宇知道對方是故意挑事兒了,“王猛,你這是在激怒我嗎,要知道雖然有規則保護,但對我來說捏死你就跟捏死一只螞蟻一樣!”
  “是嗎,我好怕啊!”王猛目光灼灼的盯著對方,“太期待了,我可是隨時恭候,不知道齊大師兄會不會等萬魔教別滅光了之后才出手呢?”
  范鴻則是手足無措,這齊飛宇在四十層以上不算是什么出名的人物,但也不是他們這個級別能招惹的,讓王猛忍耐一下,結果他才喝了幾口竟然就自己去找茬了。
  樓上,蔣晴晴目瞪口呆,她對萬魔教和圣堂的爭斗也略有耳聞,但王猛這么直接挑釁萬魔教在修真學院的大師兄也太魯莽了。(圣堂www..)
  齊飛宇哪兒能受這種挑釁,先弄對方一個半死再說。
  “諸位,這里是聞香醉仙樓,是紅顏門的產業,這里歡迎客人,但若是有私人恩怨,請出了這門再解決。”
  云清的聲音響起,登時周圍一些看熱鬧的修真者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齊飛宇來這里很多次了,就是等云清現身,幾次都是遠遠的看上一眼,沒想到王猛這么一鬧,卻能跟佳人聊上幾句。
  “仙子勿怪,我不會讓這等小子的血污了此地!”
  齊飛宇躬身行禮道,眼睛望著樓上,但青云仙子并沒有露臉的意思。
  “王猛,今天給青云仙子面子,不過這幾天你洗干凈脖子等著吧。”齊飛宇冷冷的說道,他是真的動了殺機,本來他還真沒打算這快動手。
  王猛聳聳肩,指著齊飛宇,“我等著,當著青云仙子的面,你可別食言。”
  “你這么急著送死,我怎么都送你一程!”
  齊飛宇冷哼一聲。
  范鴻連忙把王猛拖走了,離開聞香醉仙樓,范鴻打了個冷顫。
  “我說王猛,你搞啥啊,你知不知道,就算礙于規則他沒法殺你,也能打你個半死的,再說了,你激他干什么,他要是真狠下心來……”
  范鴻很是擔心,看剛才齊飛宇的表情是真的發怒了。
  “沒事啊,我就是要激怒他,他來找我,總比我找他好一些。”
  王猛笑道。
  “你的意思是?”
  “齊飛宇不死,對圣堂總是個禍患,現在是個比較不錯的時機,萬魔教青黃不接,只要把齊飛宇干掉,萬魔教就沒什么威脅了,再說敵暗我明,與其等他玩什么花樣,不如一了百了。”
  王猛說道。
  “你想他主動挑戰你?”
  “呵呵,我挑戰他,他可以肆無忌憚的發揮,要是他挑戰我,恐怕就要付出相當的代價,力量上肯定也要大打折扣。”
  “可是就算這樣也太危險了,齊飛宇可不同于錢飛等人,他可是萬魔教的最強者。”
  王猛拍了拍范鴻的肩膀,“行了,你別想那么多了,只要把建立陣營的方法找到就行,咱們分工合作。”
  范鴻望著王猛,真不知道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他只是圣堂弟子,一個排名一百開外很外的一個門派,這感覺像是十大門派一樣。
  “另外,這事兒別告訴我的師兄們。”
  范鴻無奈的搖搖頭,王猛到底怎么想的,他是不懂了。
  王猛確實是見到齊飛宇之后突然興起的想法。
  一方面的五行**需要更進一步,光是三十層的對手根本不行,他必須要接觸到更強的力量,另一方面,光是殺一些萬魔教的嘍啰是不夠的,只要把齊飛宇干掉才能給予萬魔教重創。
  要么不做,做就做狠一點。
  看來激怒齊飛宇并不是一件難事兒,現在就等他的約戰了,高層次的修真者要跟低的戰斗也不是沒辦法,只是付出的代價大了些罷了。
  王猛走后沒多久,齊飛宇也走了,這事兒確實是激怒了齊飛宇。
  萬魔教和圣堂的斗爭在齊飛宇看來只是壯大自己的手段,萬魔教占得優勢,齊飛宇能獲得好處,萬魔教處于劣勢,齊飛宇能獲得更多的好處,關鍵是他的最大對手已死,所以怎么控制就看的他的喜好了。
  這段時間由于底下弟子連續被殺,總教那邊很著急,多次敦促,因此也給了不少的好處,不然他怎么能在聞香醉仙樓這種地方肆無忌憚的瀟灑。
  但這王猛太囂張了,不弄死他,還真當自己怕了他,這些圣修弟子總是喜歡忘乎所以。
  只不過這小子不到三十層,差了兩個級別,不但要付出相當的靈石,還要自降十層的力量恐怕才能發起挑戰。
  但就算這樣,也要弄死他,也算是給錢飛報了仇……
  一想到錢飛,齊飛宇忽然冷靜下來,錢飛可就是死在這小子的手上。
  偶然?巧合?
  齊飛宇想著王猛的挑釁,心中有點警惕,錢飛不是個容易大意的人,卻死在一個比自己弱的對手神傷。
  想想王猛的挑釁,明顯是故意的,這人表面上粗魯,會不會又埋好了陷阱?
  一直以來,魔修看圣修的時候總是看一群頭腦發熱的傻子,但實際上圣修不見得比魔修好到哪里。
  殺是一定要殺的,只不過要下點本錢,確保萬無一失了。
  王猛運行著五行**,跟齊飛宇戰完,他就可以嘗試修行第三階段了,元力一旦抵達三十層,他的力量肯定會有一個質的飛躍,王猛這段時間也是在不斷的掌握各種技法,沉住氣,一個修真者真的很難抵擋元力提升的誘惑。
  “你說什么?”鄢雨月聽蔣晴晴說道這個消息一下子站了起來。
  蔣晴晴望著鄢雨月,目光流轉,鄢雨月才意識到自己的反應有點夸張。
  “雨月姐,你跟王猛比較熟,你說他是不是有什么殺手锏,又或圣堂給了他什么強橫的法器?”
  蔣晴晴說道,一個心神如此強大的人,不會是頭腦簡單的人,可是她實在想不出王猛為什么會這么魯莽。
  鄢雨月沉思了一會兒,“圣堂在四方小千界也是三大宗之一,但圣堂成立的意義跟修真學院差不多,旨在給四方小千界的修行者一個修行的地方,所以在積累方面,他們還不如萬魔教。”
  “圣堂真是個奇怪的地方,照你的說法,這完全是慈善機構,教會了弟子,竟然還允許自立門戶,修真學院雖然也傳授法術,但各門派付出的代價可是高昂的。”
  蔣晴晴很好奇,這樣的門派竟然也能生存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