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311 開始吃肉

三百零一把握(求月票)
  “圣堂是個特別的地方,連我都覺得奇怪,他們是怎么生存下來的,但是從整體看,圣堂提高了四方小千界整體的水平。《》www..”
  “這么特別的地方,誕生了特別的王猛。”
  鄢雨月似乎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王猛……他是最特別的……”
  “雨月姐,他是不是有什么來歷?”
  “你想知道?”
  “想,非常想!”蔣晴晴連忙點頭說道。
  “呵呵,他是從凡間來的,以天然命痕二層被選入了圣堂。”
  鄢雨月說道,登時蔣晴晴的嘴張的老大,“這都可以?”
  很多小千界都連接著凡間界,只不過凡間想進入小千界的難度跟小千界進入大元界差不多,天然命痕二層只能在凡間廝混吧。
  “這人天生自信,甚至是自負,只不過他想做的事兒,到目前來說還真沒有做不成的。”
  鄢雨月都想不出王猛是如何帶著垂死的雷光堂一步步站在巔峰,這不是一個人的戰斗,是一個團隊,但是他就這么硬生生做到了。
  這件事兒震動了四方小千界,影響力現在才擴散開,只是那時王猛已經到了大元界,若是王猛依舊在圣堂的話,絕對會成為圣堂的核心人物,他等于錯過了一個不錯的獲得權勢的機會。圣堂最新章節www..
  但想到王猛那雙炙熱的眼睛,也許這根本就不是他在意的。
  蔣晴晴則聽著鄢雨月講述王猛的事兒,聽的蔣晴晴如癡如醉,這簡直就跟小說一樣,盡管這故事的級別低了點,但一樣的具備震撼性。
  不得不說,看著王猛那雙充滿熱情的眼睛,什么門第差別,什么實力差距,似乎都不會影響到他。
  他就是黑暗中的火,有一種孤獨的熱情,不懼周圍的一切。
  而女孩子總是會被這種火焰所吸引。
  “這么說王猛這人粗中有細,他是想迫使齊飛宇降十層的力量的出戰,只是將十層的齊飛宇也比錢飛強太多了,這是完全不同的級別,不知道王猛是否意識到這一點。”蔣晴晴說道。
  “這是基本的,王猛肯定會明白,我是怕他自信過度,這還在其次,最擔心的是齊飛宇手中所掌握的資源絕對是錢飛所沒法比的,現在就看齊飛宇是不是會大意了,這是王猛唯一的機會!”
  鄢雨月說道。
  實力上是絕對的差距,但若是齊飛宇輕敵,那王猛就會有機會。
  相差了二十層的力量,經驗和法術更是有鴻溝一樣的差別,齊飛宇想慎重恐怕都很難。
  一場危險又刺激的戰斗,總是能給王猛帶來很多的期待,他的把握也不是很大,但只要對方不超過四十層,他就有五成把握。(圣堂www..)
  王猛本來的冒險因子就無比的強盛,繼承了神格之后就更猛了,而且修行一途,本就是險中求,安安穩穩的只會一事無成。
  第二天照例的圣堂列會,王猛就感覺到氣氛不太一樣了。
  何醉一見王猛就急了,“王猛這一戰你還是讓了,我會挑戰齊飛宇!”
  王猛望向范鴻,范鴻立刻躲到一旁,“我是清白的!”
  見王猛目光狠辣,范鴻非常無辜的咳嗽了幾聲,“你昨天只說不能跟師兄弟說,所以我跟馬師妹商量了一下,沒想到其他人都知道了。”
  “師兄,你別怪他,這事兒確實太嚴重了,齊飛宇成名已久,就算要挑戰也要過幾年,現在太危險了,我不會同意你去的!“
  馬甜兒說道。
  “我知道擔心我,不過真的沒事,齊飛宇要約戰我,肯定要付出很大的代價,我怎么都有五成的把握,我又不傻,不會送死的。”
  王猛說道。
  “王猛,你的天賦,只要有時間,一定可以戰勝齊飛宇,何必急在一時,小不忍則亂大謀。”
  何醉勸說道,他可是把王猛看成了圣堂復興的希望。
  “是啊,王猛,建立陣營的方法我已經有眉目了,只要我們創建自己的陣營,壯大聲威,圣堂就能穩住排名,到時候萬魔教也拿你們沒辦法,目的不就達到了,何必冒這個險。”
  范鴻說道。
  “王猛,我覺得我已經夠玩命的了,你比我還不要命,這事兒是有點欠考慮。”
  李天一也說話了,當他聽到這消息,第一個反應就是很刺激很過癮,第二個反應就是找死。
  “王猛,聽大家一句勸,這事兒真急不來,忍字頭上一把刀,我們現在已經穩住了局面,何不等待更好的機會!”
  寧志遠也勸說道,萬魔教的實力已經被削弱了,而且最近沒什么動作,已經難能可貴了,好不容易能平靜一段時間好好的修煉,王猛也真是唯恐天下不亂。
  只有明人不說話,等眾人都說完了,氣氛也有點凝滯,明人才站了起來,“大家松口氣,馬師妹,你我應該是最了解王猛性格的,你覺得他什么時候打過無把握之仗了嗎,我們和不聽聽王猛的想法。”
  明人一番話,大家才想起王猛一路走來,還真都不按照常理出牌。
  見氣氛緩和,王猛給了明人一個給力的眼神,“我知道大家都關心我,我怎么舍得送死,這次確實是個機會,萬魔教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越是平靜背后醞釀的陰謀越大,先下手為強,只要齊飛宇敢把元力降低十層,我就有把握干掉他!”
  大家也知道王猛干掉了錢飛,還是有一定的說服力,“萬一關鍵時刻他不守信用怎么辦?”
  馬甜兒說道。
  “這個倒不用擔心,有這種限定的決戰空間,只是王猛你真有把握?”
  何醉問道。
  “何師兄,富貴險中求,沒有什么是有把握的,生死不外如是,我現在的感覺非常好,我很期待這樣的一場戰斗。”
  望著王猛自信滿滿的神態,眾人都被感染了,他就是那種很具備蠱惑性的性格,明明是差距很大的事兒,被他一說似乎還真的可以。
  “好吧,既然你決定了,那我們就不阻止了,范鴻,有辦法的話打聽一下天魔教的動作,防止他們耍花樣。”
  何醉說道。
  “嘿嘿,這個交給吧。”
  “王猛,大家是一個團隊,以后有什么行動,跟大家商量一下,我們不會拖你的后退,但并不是只有你一個人不怕死,我們都是圣堂弟子!”
  何醉說道。
  “何師兄這話說的太有道理了,王猛有這種好事兒記得算我一份啊!”
  李天一也是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何醉苦笑,這膽子真不知道是怎么煉出來的。
  馬甜兒眼神中還是有擔憂,可是見大家都答應了,也沒法再說了。
  “王師兄,一定要成功,我已經退出了女皇陣營。”馬甜兒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