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312 一對一

何醉一聽,又是一個頭兩個大,暈了,怎么都是些先斬后主
  李天一大笑,豎起大拇指,“師姐果斷,佩服!”
  李天一是個簡單直接的人,同樣喜歡痛快的人。
  其他人則是面面相覷,其實就算建立圣堂陣營,馬甜兒也沒必要退出女皇陣營,畢竟有女皇陣營的照拂,也是件好事兒,她倒好,這么好的機會說放棄就放棄了,最重要的是,這邊的事兒八字還沒一撇兒。
  “身為圣堂的一員,我會跟大家同進退!”
  馬甜兒堅毅的說道,放棄女皇陣營,路要難走的多,但是馬甜兒根本不在意這個。
  王猛哈哈一笑,“師妹果然給力,放心吧,區區一個齊飛宇絆不倒我!”
  王猛眼神閃爍著光芒,他更希望得到這樣的支持。
  “好吧,我們現在已經沒有退路了,只有齊心協力的走下去!”
  何醉苦笑道,這就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吧,他還真不太適應這種活法。
  眾人談笑風生,接下來就是照例針對劍法符等方面進行討論,交流很重要,每個人對于法術的理解都不同,一個人閉門思考很容易鉆牛角尖,集思廣益才是王道,只不過修真一途,多喜歡敝帚自珍,真心的交流在其他地方根本不可能。
  但是這里很例外,至少王猛、馬甜兒、李天一三人是真的,何醉大徹大悟,也確實起到了師兄的作用,愿意把自己所得指點指點,有的時候,自己的方法并不一定就是最好的,卻能引起共鳴,點醒對方,漸漸的大家都能體會到這其中的好處。
  這個時候一加一是肯定大于二的。
  王猛和范鴻走在回去的路上·馬甜兒追了上來,“師兄,稍等,我有點事兒。”
  王猛和范鴻停下來·范鴻曖昧的笑了笑,“不打擾你們了。”
  范鴻自從失戀之后就變情圣了,“好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砰……
  范鴻的腦袋被石頭砸了一下,“滾你的。”王猛笑罵道。
  “擦,什么世道,連真話都不讓說了。”范鴻捂著頭一臉的苦相·踏著輕快的步伐消失,半空中還傳來他略顯沙啞的聲音,“問世間情為何物……干,鳥屎!”
  王猛哭笑不得,“師妹,別見怪,這家伙就是這么苦無遮攔。”
  馬甜兒坦然的望著王猛,“師兄·還是叫我甜兒吧,整天師妹師妹的,很怪。”
  “哈哈·其實我也覺得挺別扭,有什么事兒嗎?”
  “這是楊師姐的信,她讓我轉交給你,還有······她讓我照顧你。”
  馬甜兒咬著嘴唇輕聲說道。
  “哈哈,你們把我當成小孩子了啊。”王猛接過信箋,心中很是想念,佳人遠在萬里之外,不知什么時候才能相逢。
  王猛摸索著信箋,不由的想了很多,沉浸在廝殺和修行中思念真少了很多·也許骨子里王猛就不是個兒女情長的人。
  “甜兒,謝謝你,改天我請你吃大餐。”王猛揮揮手。
  望著王猛遠去的身影,馬甜兒露出會心的笑容,楊穎的話,王猛可能不理解·但女孩子之間有她們的意思,楊穎的意思她明白,王猛并不是個懂得照顧自己的人,做事勇猛果斷是一回事,但總會忽略了自己,他需要有人照顧,以前是楊穎,但在修真學院,楊穎無法顧忌,而楊穎信任她。
  其實對于一個女孩子來說,這種交托總是有點怪異,可是馬甜兒已經很滿意,生死中有所領悟,但楊穎總是一道障礙,馬甜兒心思細膩,她自己雖然不在顧忌,卻不想傷害別人,而現在楊穎的這封信,無疑是解開了她的一個心結。
  楊穎來了兩封信,王猛一封,馬甜兒一封。
  回到自己的房間,王猛大字型的一趟,烽火連天日,家書抵萬金,雖然有點夸張,但收到楊穎的信王猛一下子暖和起來。
  娟秀的小字猶如溫暖的泉水流淌在心中,有張小胖的糗事兒,有胡靜的雷厲風行,周謙還是那么隨和,索明一如既往的少言寡語,但是做菜還是那么好吃,看來他正大踏步的朝著廚子的方向發展,老周當了雷光堂的首席長老可是忙碌的緊,把弟子們當兒子一樣的教育,可把他累壞了,不過他還真適合做這個,大家可不嫌他婆婆媽媽的。
  由于某人不懂得照顧自己,所以楊穎拖馬甜兒照顧他,王猛還真是哭笑不得,他多大的人了,雖然亂了點,但好歹還是人窩嘛?
  王猛看了看自己的住處,……確實是個窩······
  到了最后,楊穎的文字才流露出思念,看的王猛恨不得飛回圣堂把佳人擁抱在懷中。
  把信放在臉嗅著上面的芳香,似乎楊穎就在身邊。
  他要活著,要好好的活著!
  星環閃了,一道陌生的光芒,是來自萬魔教齊飛宇的,齊飛宇的效率比他想象的還快。
  決戰。
  齊飛宇真的降低十層的元力跟王猛決一死戰。
  王猛閃過一絲狠絕,拼命就是為了活的更好,他決不允許萬魔教對圣堂發起攻擊!
  在四方小千界,再也找不出像圣堂這樣的地方,可以給與眾多修行者一個如此好的機會,更不用說,他對于那些身處凡間的人是何等的重要。
  而現在圣堂里還有他的兄弟朋友,他要保護的女人,別人可以不狠,他一定要狠!
  齊飛宇也是迄今為止遇到的最大對手,王猛也不敢掉以輕心,凝神靜氣的修行了兩天。
  兩天時間轉眼就過,百戰閣,萬魔教的弟子和圣堂的弟子聚集了。
  萬魔教的弟子也沒想到“老邁”的圣堂竟然會展開反擊,更沒想到反擊那么犀利,雖然萬魔教還剩一些弟子,可是氣勢上已經完全被壓住了,尤其是李天一已經斬殺了五名天魔教弟子,這些在修真學院都有年頭的弟子完全不是李天一的對手,不過李天一也受了不少的傷,但在馬甜兒學習了丹術治療法,配合她的木系生命屬性,才保證李天一能連戰連勝,也給圣堂壯大了聲威,實際上萬魔教弟子早就視馬甜兒為眼中釘,只不過拿馬甜兒沒辦法罷了。
  同樣的對峙,這次齊飛宇也感覺到萬魔教有點凋零,是時候給圣堂一點教訓了。
  李天一望著齊飛宇,真是有一戰的沖動,不過以他目前的情況更適合當看客。
  “王猛,你運氣每次都比好那么一點點,要抓住機會!”
  李天一說道。
  王猛笑了笑,“放心吧,我不會給你機會的。”
  “王猛,一點要小心謹慎!”何醉拍了拍王門的肩膀,鄭重的說道,成敗在此一舉,他也仔細想了想,雖然很危險,可是何嘗不是一次機會。
  “王猛,走吧,別浪費時間了!”齊飛宇冷冷的說道,這種氣氛在萬魔教是不可能出現的,他也不需要,友情啊,朋友啊,都是幼稚的情緒,浪費感情。
  百戰閣的執事已經在等他們了,淡淡的看了一眼王猛和齊飛宇。
  “你們的決戰地點是海皇小千界,萬魔教齊飛宇要自降十層元力。”
  百戰閣執事在齊飛宇身上加了封印陣法,一切完成之后,王猛和齊飛宇進入傳送陣。
  圣堂弟子和萬魔教弟子則在外面等著,顯然萬魔教弟子對齊飛宇充滿了信心,雖然齊飛宇要自降十層元力,但依然要比這個王猛強太多了。
  這個王猛現在已經隱隱成為圣堂的領頭人,若是把他干掉,絕對是圣堂的一個重創。
  齊飛宇嘴角泛起一絲冷笑,“幼稚是要付出代價的。”
  光芒閃過,兩人從傳送陣中消失。
  圣堂弟子和萬魔教弟子涇渭分明,雖然數量上萬魔教弟子依然占點優勢,只不過氣勢上圣堂卻更強勢。
  雙方虎視眈眈,靜靜的等待著戰斗的結果。
  何醉畢竟是老資格,當年跟隨著李靖也和齊飛宇有過交手,魔修跟圣修有個很大的差別,那就是身為修真者,都驕傲的情況下,魔修為了勝利會不擇手段,而且甘之如飴。
  何醉總是有那么擔憂,齊飛宇會不會耍什么手段呢?
  只有混久了大元界的人才知道,修真學院有規矩,星盟也有規矩,但這些規矩并不是不能打破的,只要你付出代價。
  這才是何醉所擔心的,若真是實力比拼,自降了十層的齊飛宇,還真不見得能戰勝王猛,王猛是個奇才,是何醉從未見過的也無法想象的天才,跟李天一馬甜兒還不同,他是非常規的。
  海皇小千界,王猛來過一次,而齊飛宇就更熟悉了,在修真學院這么多年,很多小千界都不止去過一次。
  兩人的身形都靜靜的落在海面上,齊飛宇望著王猛,并沒有立刻出手,“在你死之前,我有個問題。”
  王猛笑了笑,他喜歡海風,喜歡這種海闊天空的感覺,只不過這個地方對他的計劃可不怎么有利。
  “問吧。”
  “你真的相信友情嗎?”齊飛宇問道。
  “信則有,不信則無,我信!”
  王猛笑道。
  齊飛宇苦笑,“你果然很天真,你若是為了出人頭地這么拼命,我還可以理解,若是為了圣堂,為了其他人,就真太天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