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314 創建陣營

齊飛宇愣了愣,一眼就能看出王猛的意圖,……這小子竟然準備硬剛他的蛟龍化形劍,一個二十五層元力的家伙,瘋子?
  斷天涯散發著強烈的金色的光芒,緊跟著變成綠色光芒,然后是藍色的幽光,熊熊的紅色,沉厚的黃色,最終融合在一起。
  轟…···
  王猛一聲爆吼,迎頭斬下。
  一聲震天動地的殺。
  齊飛宇爆退,瞬間飛出百米,目瞪口呆的望著眼前的一切。
  他的蛟龍化形劍竟然被斬碎了!!!
  王猛手握斷天涯仰天長嘯,聲震長空,海面承受著力量的沖擊,揚起無數的浪頭。
  霸氣無雙!
  這是王猛第一次完全釋放他的力量,屬于自己的力量,實在是太暢快了。
  五行**的恐怖之處已經展現,王猛的目光如同閃電一樣射向遠處齊飛宇,齊飛宇竟然下意識的回避了。
  他感受到了強烈的壓迫力,心底竟然產生了一絲恐懼。
  怎么會有這樣的人存在。
  王猛的身形一晃,就來到了齊飛宇十步之間。
  斷天涯猛然斬出,轟……
  齊飛宇下意識的迎擊才發現手中五劍,倉促中立刻灑出一片黑色的球體。
  這東西王猛早有見識,對于萬魔教的手法更是心知肚明,級別越高的越不要臉。
  轟隆隆隆……
  齊飛宇躲過一劫,望著王猛更是驚詫,他上當了!
  王猛出現在齊飛宇的面前,又是一擊轟了過去,他可不想廢話那么多,等齊飛宇死了,他可以慢慢跟他聊!
  連續的攻擊,齊飛宇已經拿出備用的劍抵擋,此時的王猛不在壓抑全力的攻擊,斷天涯發出雷霆般的攻擊轟擊著齊飛宇,就算加了封印,他也遠高于對手若是死在李靖手中,倒也死得其所,可是現在面對的是個二十五層的小子,齊飛宇可當真是咽不下這口氣。
  噌…···
  血液飛濺,齊飛宇咬著牙,但是愣是發現,對方的元力明明弱于自己可是卻是殺傷力十足,而且招式兇猛。
  心中的驚怒已經讓齊飛宇無暇多想了。
  猛然暴擊,同時身形閃出數十米。
  王猛攻擊的正猛,其實是想纏住對手,還是差了一點,這齊飛宇果然是有兩下子。
  齊飛宇擦了擦嘴角的血,“王猛,你果然有兩下子若是讓你多活幾年,別說圣堂,就算修真學院也要有你的一席之地可惜,你千不該萬不該太出挑,像你這樣天才中的天才修真學院并不缺乏,可是活到最后的卻屈指可數,你知道為什么嗎?”
  齊飛宇看著王猛,嘴角泛起獰笑,“就是因為你們太相信自己的實力了!”
  齊飛宇小心翼翼的從乾坤袋中掏出八卦羅盤,表情就更得意了,“再教你一招,這世界上沒有絕對的事兒何況是人制定出來的規矩。”
  八卦羅盤扔下大海,瞬間變大,一個綿延數百米的陣法出現,光芒籠罩,把兩人圈在其中。
  “這叫瞞天過海八卦羅盤!”
  齊飛宇欣賞著王猛的表情,盡管對方很鎮定但眼神中露出疑惑,很快變化了。
  因為齊飛宇的元力突破了四十層還在往他真正的巔峰沖去。
  “很驚訝,很詫異,說實話,我還真沒打算能用上,這玩意價值不菲,卻只能用一次,而且只能維持五分鐘,現在已經浪費了二十多秒,不過解決你綽綽有余了!”
  齊飛宇欣賞著王猛的動容,這種感覺非常好,尤其是他即將扼殺的是圣堂的希望,此子肯定是圣堂的殺手锏,可惜,還是要死在他的手中,太急了!
  王猛的表情凝重下來,三十多層,只要不到四十層他的把握性很大,但是一旦超越四十層,局面已經發生了明顯的轉變,王猛想動,卻發現身體凝滯了一般。
  龐大的元力凝固了他的行動。
  “掙扎吧,你可以玩命的掙扎,給我增添一點樂趣!”
  齊飛宇步步逼近,他喜歡這種掌握生死的感覺,尤其是感受著對方的絕望。Www.HunHun.Net
  這是實力的差距,修真界的法則,強者的規矩和弱者的規矩永遠是不同的。
  “能死在我的手中你可以安息了!”
  齊飛宇如同天威一樣的劍氣當頭砍下。
  在百戰閣,氣氛相當的凝重,無論是圣堂這邊萬魔教這邊,萬魔教的弟子確實有點失衡,因為時間太長了,按理說,以他們老大的實力,可以秒殺那個王猛,就算要虐一下也不用這么長時間,但他們的表情顯然要比圣堂好一點。
  自始至終,何醉他們心中都是抱著一種一拼創造奇跡的想法,何醉知道王猛很強,但恐怕也只三成勝算,這還好,他最擔心的就是齊飛宇不知道藏了什么壓箱底的東西,到了他們那個層次,在修真學院在大元界混了這么多年,掌握的東西絕對超出他們想象。
  時間越久,情況就越不利啊。
  這么多年了,何醉很明白,想要在大元界活下去,光靠硬實力是不夠的,而圣堂側重修身,在這方面要差了不少。
  凝重,沒人想說話,雙方連對峙的心情都沒有了,只能等待,都很清楚,輸的一方面對的將是另一方的剿滅,沒有退路。
  海皇小千界。
  忽然之間瞞天過海陣法的光芒一下子黯淡下來,齊飛宇一愣,這說明八卦盤的力量正在迅速消失。
  媽了巴子的,花了那么多錢,竟然買了個家伙,那混蛋說了最少撐五分鐘,多的話能撐十分鐘,這才過了一分鐘。
  斷天涯緩緩垂了下來,王猛的嘴角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
  天作虐猶可為,自作虐不可活!
  齊飛宇一劍砍下,無法閃避,擎天霸道的一劍,足以把王猛轟殺至渣的一劍。
  然而,這一劍卻被擋住了。
  一根手指擋住了。
  齊飛宇動不了了眼珠子都快彈出來了,這是什么這是什么???
  怎么會這樣!!!
  “你······到底是誰······”齊飛宇驚駭了,完全失去了底線的驚懼。
  王猛笑了笑,右手輕輕彈了一下齊飛宇的身體陡然膨脹,炸裂,化成了碎片。
  方圓萬里的海面,無數的海蛟浮出海面,驚恐的趴著,一動不敢動。
  天空之中,風云驟起王猛笑了笑,只是一會兒的時間又消散了,云淡風輕。
  瞞天過海羅盤上的光芒已經完全消失,正中出現了一道裂紋。
  王猛收起了破碎的羅盤,謹慎的放入懷中。
  這羅盤確實可以破解齊飛宇身上的封印,但齊飛宇不知道的是,王猛身上也有封印,盡管無法完全解除卻也讓天地鎖靈陣剛才出現了裂縫。
  這是神威,彈指間強敵灰飛煙滅,這種震撼深深的留在了王猛的心底。
  上一次施展剿滅狂劍派的時候王猛處于剛融合神格的階段,渾身都感受著力量,就像擁有寶庫的鑰匙的時候反而感受不到寶庫的存在,而現在,就在剛剛一瞬間,王猛就體會到了不同的力量。
  只不過這瞞天過海八卦羅盤的力量還是弱了些,王猛很想知道這是哪兒來的,看來他需要自己慢慢尋找了。
  海蛟們迷茫了一會兒,又靜悄悄的潛回了大海。
  王猛找了一下,看樣子是找不到了齊飛宇已經跟這里融為了一體,這次還是大意了一點,沒想到還有這種東西的存在,這更讓王猛確信了一點,什么規矩,都是建立在實力的基礎之上。
  身形一凝飛向傳送陣,大家應該等急了吧。
  傳送陣光芒一閃,所有人都沖了過去,剛才憋足了一股勁兒全沖了出來,所有人都聽到砰砰的心跳聲。
  陣法的光芒越來越亮,越來越亮,陡然消失,多了一個身影。
  登時鴉雀無聲,幾秒鐘之后,圣堂這邊爆出狂吼,這個時候他們已經不管三七二十一了,也不管不顧百戰閣的規矩了。
  萬魔教弟子簡直跟活見鬼了一樣,所有人的臉上頓時血色全消。
  李天一狠狠的拍著王猛的肩膀,“靠啊,目標越找越高,這不是給我壓力嘛!”
  李天一興奮的像個孩子,何醉笑了,哈哈大笑,一項很注重儀表的何醉也手舞足蹈了,這是活生生的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如同做夢一樣的事兒竟然就發生在眼前。
  明人也笑了,笑的很燦爛,毫無疑問,他先前的決定是英明的。
  百戰閣的執事按部就班的把手續辦理完就消失了,萬魔教弟子還在等,有點難以置信。
  “不用等了,齊飛宇是出不來了。”
  剛剛從海皇空間出來的王猛依然殺氣十足,只是一個眼神,就讓眾人感受到無限的殺機,萬魔教弟子到了嘴邊的叫罵也沒罵出口。
  王猛淡淡一笑,解決了頭號問題,后面就慢慢來了,就像李天一說的,可以給他們練手了。
  “今兒,我請客,咱們不醉不歸!”
  何醉吼道。
  “哇塞,又能吃大戶了,何師兄,我可是不會客氣的。”
  李天一笑道。
  何醉大笑,李天一也是個有趣的人,直來直去,實力上絕對硬朗,目前他斬殺的萬魔教弟子也是最多的。
  秉承了李家的風范,是一把出鞘的利劍,來到大元界,李天一更加的如魚得水。
  望著圣堂的一行人離開,萬魔教弟子自始至終都沒說話,他們在數量上依然占優勢,可是心中卻一點底氣都沒了。
  只是他們始終不明白也不相信,齊飛宇怎么就輸了呢?
  萬魔教和圣堂的戰斗是死契約,不死不休,直到一方被徹底清除出修真學院。
  一個個頭不高的留著很搞笑的小胡子的萬魔教弟子站了出來,因為剩下的人中,他的實力是最強的,資歷是最老的。
  “大家先回去,這幾天小心,等我回報總教之后再作打算!”
  “田師兄,萬一圣堂弟子發起挑戰怎么辦迫于規則我們不能拒絕啊。”
  一個萬魔教弟子忍不住說道,顯然齊飛宇的死讓他們完全亂了方
  “自求多福,誰被找上就是命不好,能拖則拖拖一天也是為總教做了貢獻,總教是不會忘記他的功勞的!”
  田豐冷冷一笑,身形一晃先離開了。
  這事兒總教肯定沒料到,齊飛宇突然戰死一點準備都沒有,現在的萬魔教反而成了當初圣堂的位置,面對的不但是圣堂的反撲,一旦他們在修真學院的實力被消滅那萬魔教可就危險了,不僅僅是圣堂,其他門派豈會錯過這樣的機會。這些年萬魔教橫征暴斂,肆無忌憚,無論結下的仇怨還是積累的財富都足以讓其他勢力覬覦,甚至其他小千界的勢力。
  田豐真的沒想到,這王猛究竟是誰,連續擊殺錢飛和齊飛宇·完全跟做夢一樣。
  對圣堂來說這是一次壯舉,毫無疑問的要狠狠的慶祝一番,只是來湊熱鬧的人卻不僅僅是圣堂弟子了·鄢雨月來了,蔣晴晴來了,上次和王猛一起完成任務的龍王陣營的人也來了,雖然王猛擊殺的是加了“封印”的齊飛宇,卻也足以一戰成名了。
  席間,蔣晴晴的目光當真是柔情似水,紅撲撲的俏臉像是要把鋼鐵都融化一樣,越看王猛越順眼,跟她簡直就是天作之合,兩人的相遇是緣分。
  何醉也沒想到來了這么多人·他的錢包啊······
  還好,最后付賬的是范鴻,范真人什么都沒有,就是靈石多。
  回到自己房間的王猛,一點醉意也沒有,每次神格展現力量·殘留的境界感覺會存在一點時間,這次可能會更快消失,王猛必須抓住這個時間,靜室之中,王猛身上的元力不斷波動轉換,這是一個提升的機
  呂岳天的桌上放著的是修真學院內個地方的情報。
  山霖正恭敬的站在他的面前,呂岳天不僅是星盟成員,而且還是核心成員,能接近他,對山霖這樣的靈魂導師來說可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山霖自然要盡心盡力。
  “山霖,那有趣的小子最近沒出現啊。”呂岳天輕輕敲打著桌子。
  看著這節奏,山霖有點沉,顯然院長大人的意思是希望那個人多出現,但是山霖卻不知道目的所在。
  “大人,他的出現并不穩定,一直如此。”
  “呵呵,時間拖長了,上一次的效果就沒了,我讓你差的事兒怎么樣了。”
  “院長大人,最近一年比較特別的事兒我都找來了,按照您的吩咐,包括一些來自低級別門派的。
  呂岳天點點頭,山霖做事還算細心,至少手中的資料看起來挺齊全,百戰閣的一份情報忽然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二十五層挑戰四十六層,贏了。
  “王猛,你對這人有多少了解?”
  呂岳天嘴角忽然泛起一絲若有所思的微笑。
  “院長大人,此子出身有點低,但很特別,元力層次并不出眾,剛入學院的時候測試成績屬于末流,但最近一次測試,卻排名第一,屬下重點關注中。”
  山霖觀察著呂岳天的表情,似乎感覺到點什么,心中暗嘆一聲,本來這是他的功勞啊,但若是院長注意了,就跟他沒什么關系了。
  呂岳天像是看穿了山霖的心思,“山霖,屬于你的那份功勞,我會記住的,讓他來見我。”
  萬魔教已經失去了反抗能力,接下來就是反擊時刻,圣堂已經完全掌握了主動權。
  追殺的事兒則是有何醉負責帶領李天一、明人、寧志遠去完成,而王猛和馬甜兒、范鴻則負責陣營的籌建。
  坦白說何醉以前根本想都不敢想這種事兒,但現在有了王猛,他也有底氣了,對于何醉來說,期盼這一天已經很久了,圣堂和萬魔教終于要有個結果了。
  而這一戰,也足以震懾四方小千界的其他門派,讓他們明白圣堂的強大。
  何醉很風光,到了他這個地步,活著很多時候就是為了出這口氣,對自己的決定也深感英明,換一個人處在他這個位置,還真不一定有這么大的魄力,讓一個后輩弟子站在領袖的位置上。
  而且何醉發現,本來以為王猛很孤僻,卻沒想到已經有了不少的朋友,而且還是修真學院新弟子中的佼佼者。
  此時的王真人來到了宏偉的院長樓,修真學院的權力中心,這也是王猛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大人物,修真學院的院長是星盟成員,頂級高手,而且在星盟之中也有相當的地位,不是一般門派的普通成員。
  這算是王猛目前接觸的最強者了。
  王猛看著呂岳天,呂岳天也笑瞇瞇的望著王猛,兩人對看了有一會
  “王猛,四方小千界圣堂弟子,天賦異稟。”呂岳天一字一字的說道,語素很慢,像是在拉家常。
  “院長大人,我這天然命痕二層也算是天賦異稟的話,所有人都是天才了。”王猛裝傻充愣,他不清楚到了院長這個級別為什么會突然找他,但以王猛的經驗,一看這種就屬于典型的老奸巨猾,把你賣了還要幫他數錢的主兒,看見呂岳天的第一眼,王猛就心生警惕。
  其實齊飛宇說的沒錯,對于王猛來說,韜光養晦是很必要的,他現在最需要的是成長的時間,但是齊飛宇弄錯了一點,王猛需要低調的對象不是他,而是眼前像呂岳天這樣的存在。
  呂岳天笑了,笑得很開心,“這些年來,學院的修真者我見過不少,第一次見我,就能在我面前裝傻充愣的,你是第一個。”
  王猛無奈的聳聳肩,“院長大人,我說的是事實,可以考證,若是您發現我有什么才能,能大力培養一下的話,弟子感激不盡啊。”
  (最近睡眠忒差了,多夢,求月票凝神靜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