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319 把握

~日期:~09月23日~
  更多好看的小說,txt下載~請上~讀書啦~~dush
  三人渾身赤紅,顯然火神小千界的力量還未完全消除,出來之后也是感覺大爽,那鬼地方實在是太熱了,就算是五行主火的他們也有點扛不住。
  “猛子,怎么樣,怎么樣,火神小千界好不好玩?”
  “好玩,尤其是你想烤鳥的話。”王猛笑道。
  “擦,看你還有心情調侃我,肯定是大功告成了!”
  范鴻笑道,“拿來看看,千淬火靈石我還從沒見過呢!”
  李天一和明人距離太遠看的不是很真切,只知道王猛是撿了一些東西,好像還從火海里拿到了什么。
  王猛從乾坤袋中拿了出來,頓時整個屋子都透著一片紅光,濃烈的火之力。
  “靠,真的是千淬火靈石,上等品質啊,你們怎么拿到的,太神奇了,這種品質一般只有靠近火海才有!”
  “我就是在火海邊上撿的,可能正好有浪潮,把火海里面的跟翻上來了。”
  王猛說道。
  登時所有人都望著王猛,一直沒機會說話的蔣晴晴更是傻眼了,她是不請自來的,聽說王猛去了火神小千界那叫一個急啊。
  “…···不是吧,那里怎么可能進入,一般奪取千淬火靈石都是獵殺異獸,它們經常會把千淬火靈石帶出來。”
  蔣晴晴瞪大了眼睛。
  王猛無奈的聳聳肩,“沒人告訴我們啊。”
  其他人紛紛表示不知道,蔣晴晴無語了,這也行?!
  “哈哈,這就叫做命,現在第二個條件也完成了,就差最后一個了,蔣師姐,你們紅顏門有沒有漂亮師妹還沒有陣營的,不如加入我們圣堂陣營吧絕對的是潛力派,前途無量!”
  范鴻立馬開始就近拉人了。
  蔣晴晴撲哧一笑,“這要等圣堂站穩腳跟才行,若是一個新陣營正式建立肯定遇到挑戰的。”
  “切我們怕過誰!”
  “呵呵,這可不會是萬魔教那些嘍,另外,有個事兒差點忘了,王猛,雨月姐讓我帶話給你,萬魔教的余孽集體加入了魔煉陣營受赤煉魔君羅賢保護,此人自恃甚高,而且睚眥必報,若是你們想要圣堂陣營安安穩穩的建立的話,最好暫緩對付萬魔教。”
  蔣晴晴說道。
  何醉一愣,“羅賢,他怎么會接受萬魔教的人!”
  蔣晴晴笑了笑,“有送上門的嘍何況萬魔教送了羅賢一件寶物,讓他頗為滿意,你也知道羅賢是有名的貪財好色。”
  “替我們謝謝那位朋友。”何醉說道,這消息很關鍵,這幾天大家還真沒動作,若是貿然動手了,圣堂這幾個人還真抵擋不住。
  蔣晴晴嫣然一笑,飄然離去。
  “王猛,你們先休息吧,此時也不急于一時!”
  王猛點點頭,雖然進入火神小千界的時間不長,但是對三人的身體壓力可是很大。
  王猛走了進步忽然一陣虛弱,一旁的馬甜兒連忙扶住,王猛揉了揉腦袋,“沒事,可能是有點累。”
  “我扶你先去休息吧。”馬甜兒說道。
  “馬師妹,你是丹修正好照顧王猛,若是有什么事兒聯系我們,我去打探一下萬魔教的情況,李師弟、明人,你們兩個沒事吧?”
  李天一聳聳肩,“我倆就是看眼,沒事。”
  “王猛可能是因為靠火海太近,有些透支了,需要休息。”
  明人說道。
  “行,范鴻,我們先去百戰閣交接一下,省得節外生枝。”
  “好嘞!”
  馬甜兒扶王猛到里面的靜室,圣堂有了自己的活動場所確實方便很多。
  剛才還沒什么感覺,突然之間王猛感覺像是大戰了一場一樣,渾身骨頭都酸了。
  等眾人走后,他差點癱倒,剛才是強撐著不讓大家擔心罷了。
  “不要告訴大家,讓我休息一會兒就好了。”王猛迷迷糊糊的說道。
  馬甜兒不是以前那個只會擔心的小丫頭了,立刻按住王猛的心海,元力緩緩的輸入,可是哪知道一接觸,就像是**一樣,瞬間燙的縮回了手。
  王猛跟火海意識交流,他的意識級別是高,但元力層次差的太多,靠近火海的時候,盡管吃了辟火丹,有御火罩護體,但也不知道火毒不侵。
  馬甜兒給王猛喂了一顆辟火丹,可是自己的元力還是無法接觸,木系碰上火系,這是點火啊。
  在修真學院遭遇這種事兒只能自求多福,王猛的情況明顯是被毒火入侵。
  辟火丹的效果并不太好,王猛的身體一片赤紅,情況似乎越來越嚴重。
  身體火燙,卻一滴汗也沒出,馬甜兒知道這種情況必須驅除火毒,可是她五行屬木,不屬水。
  左右為難,看著王猛臉上痛苦的樣子,馬甜兒一咬牙,雙手印在王猛的胸口,元力緩緩的輸入。
  火毒一接觸到木系元力,立刻竄了出來,朝著馬甜兒的身上蔓延。
  馬甜兒的體質無法完全滅掉這種火毒,卻可以把火毒過度出來。
  此時的王猛卻處在另外一種境況之中,跟火海意識的一番交流,讓他剛修煉沒多久的火玉訣瞬間隧入圓滿之境,只不過來勢兇猛,王猛的身體一時之間還不適應,殘留的火毒也需要一點點的排除。
  以他五行體的強橫,就算馬甜兒不管,也頂多受些皮肉之苦也就撐過去了,不過那滋味確實不好受,火毒煉體,確實疼痛。
  雖然王猛的意志很堅定,但難受就是難受,但是陡然之間,火毒一下子減輕了不少,那水蛭鉆肉的感覺一下子輕了,王猛也禁不住松了口氣。
  馬甜兒的臉色透著一層紅暈,咬著貝齒,當看到王猛痛苦的表情舒緩了一下,馬甜兒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忽然覺得身上的痛沒有那么痛了。
  火毒對于木系元力的渴求顯然更強烈,漸漸從王猛的身上過度到馬甜兒的身上,沒多久馬甜兒就感覺天旋地轉暈了過去。
  火毒對木系體質的殺傷要比王猛強烈的多那種痛楚也要強烈。
  王猛運轉五行**開始逐漸掌握主動權,煉化體內的火毒,他的五行**第三階段完成了五分之一。
  良久,王猛身體猛然一震紅光暴起緊跟著又收縮回體內,翻轉幾次之后,王猛睜開了眼睛。
  大大的喘了一口氣,感覺到渾身的暢快,想想這次還真是福大命大,因禍得福,五行**越往后面越難練王猛預計怎么都要一年以上的時間,沒想到這才修行沒多久,火玉訣就已經完成,找到了突破口,王猛也有了修行的技巧,按照五行排序來,后面就事半功倍了。
  忽然感覺身上似乎壓著什么。
  嬌艷欲滴的馬甜兒正趴在他的身上,王猛嚇了一跳連忙扶起馬甜兒,一如手就感覺到不對勁了。
  “暈死,這個笨丫頭何苦來哉!”
  一看馬甜兒的情況,王猛就知道怎么回事了,這丫頭也真是笨到了一定程度,哪有木系體質自己引火毒上身的。
  此時在馬甜兒的體內,木系元力正在拼命抵擋著火毒的入侵,但火毒可以吞噬木系元力壯大自己,馬甜兒的元力正在節節敗退。
  王猛不敢汪,扶正馬甜兒,運轉五行**,元力遠遠的輸入他雖是五行體,但他的五行之木對火毒的誘惑力肯定不如純正的馬甜兒,同樣引火上身這招是不好用了,只能用五行之水來滅火,幫助馬甜兒抵擋。
  “甜兒,振作跟我一起行動!”
  王猛的聲音在馬甜兒的心海中響起,人雖然昏迷,但心海中屬于靈魂范疇,馬甜兒的身體微微一顫,恢復了一點意識。
  馬甜兒第一個反應是感覺到了兩人的親密接觸,王猛昏迷的時候還好,現在是王猛主動,馬甜兒一時之間天旋地轉。
  王猛也有點蒙,剛才馬甜兒的身體還在自動的抵擋,怎么自己一呼喚反而亂套了,他的元力畢竟是外來的,并不能代替本體的抵抗,只能繼續呼喚。
  “甜兒,甜兒,冷靜,盡可能的把火毒往我這邊引導!”
  還沉浸在親密接觸中的馬甜兒這才驚醒,連忙收攝心神。
  王猛很是擔心,火毒入侵木系身體很難搞,而且這火毒的壯大勢頭非常兇猛。
  跟王猛的凝重憂慮不同,甜兒身上是痛的,可是能感受到王猛的關心,她覺得這是她長這么大以來最幸福的時候,什么痛苦,什么生死,都不是她關心,只想時間永遠停止在這一刻。
  王猛很快找到了竅門,用水玉訣去直接消滅火毒的效果很差,但是用水玉訣滋潤馬甜兒的元力卻受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非常的匹配,馬甜兒也感覺精神一陣。
  這不是單純的滋潤,兩人的心靈本就互相交融信任,水木相生,自是如魚得水,而且王猛的意志堅定,馬甜兒更是無所畏懼,這就不給火毒任何可趁之機。
  穩定住局面,王猛也開始展現五行**的真正強度了,水玉訣護住馬甜兒的命海,土玉訣轉換元力屬性為五行之土兵分兩路隔絕火毒。
  分而圈之!
  馬甜兒的元力漸漸站穩了腳跟,也就是王猛的五行**的強橫,把五行相生相克發揮的淋漓盡致,否則火毒侵入木系之體基本上重傷定局。
  足足花了一個多時辰,王猛才把火毒圈住,壓縮在命海的一個角落里,兩人都是渾身大汗。
  王猛也無法把火毒徹底清除出馬甜兒的身體,現在也只能壓制住,另想辦法。
  兩人睜開眼睛,馬甜兒賬眨大眼睛,露出一絲甜美的笑容,“謝謝。”
  “你這笨丫頭,你怎么搞的,你是木系體質竟然引火毒,你不想活了!”
  王猛禁不住怒道,“我跟你說我沒事,就是沒事!”
  王猛如同連珠炮一樣的說道。
  馬甜兒被罵呆了,她從沒見王猛這么大聲過。
  “王大哥……我……”
  望著甜兒可憐兮兮的樣子,王猛又有些后悔了,自己也真夠混蛋的,人家是為了救自己。
  “唉,甜兒你認識我很久了,我這人命硬,天不怕地不怕,以后再遇上這種事兒你千萬別做傻事兒,這次是運氣好,否則你可能……”
  王猛無法想象,他要是再晚一點,甜兒可能真的會走火入魔了,到時候想救都難了。
  馬甜兒咬了咬嘴唇,像是做錯事兒的小孩子乖乖的點點頭“王大哥你別生氣,甜兒知道了,以后定聽你的話。”
  看到馬甜兒乖巧的樣子,王猛什么氣也都不翼而飛了,“甜兒,你體內的火毒還沒有完全清除,最近不要妄動元力,你放心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會有辦法!”
  王猛說的斬釘截鐵。
  馬甜兒點點頭,心中竟然有點感激這火毒。
  王猛搭著馬甜兒的手腕那股火毒被壓縮了起來,一時半會兒到折騰不出什么東西,但這附骨之毒就像定時炸彈,還是要盡早清除。
  無論凡間還是小千世界,王猛什么人都見過,但是真沒見過甜兒這樣善良的女孩子,坦白說,她真不適合這樣爭斗的世界。
  “甜兒,咳咳,剛才我不該亂發脾氣你救了我一命,我應該感謝你的!”
  “你忘了,我的命是你救的。”馬甜兒低著頭說道,臉通紅,因為她發現…···
  若是以前的王猛肯定沒意識到,這才發現馬甜兒的衣服已經濕透了貼在身上衣服也因為剛才的折騰露出了雪白的美腿,兩人的姿勢··.…
  王猛立刻彈了起來,“咳咳,我在外面等你。”
  望著飛奔出去的王猛,馬甜兒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馬甜兒在里面整理衣服,王猛則在進入心海,五行之中,火系壯大,木系似乎也有不少的成長,難道是剛才和馬甜兒的治療中提高的?
  王猛當真有點莫名,這也可以?
  王猛離開之后,馬甜兒愣了好一會兒,心撲通撲通直跳,對發生的事情有點無法相信。
  忽然之間,她發現自己的荊山木靈訣竟然突破了,這個瓶頸困擾了她有一段時間,而就在剛才一會兒?
  馬甜兒也有點奇怪,雖然體內還有火毒,但心情好了很多,把衣服整理好,本以為會有點尷尬,但是和王猛一見面,兩人相視一笑,忽然發現什么都這么順理成章。
  回到自己住處的王猛,這才有心思研究一把火海意識的送給他的那本奇怪的書。
  從乾坤囊中拿出那本火焰全書,那四個仿佛要燃燒一樣的大字確實很有氣勢,王猛雖然不是個喜歡看書的好孩子,但是對于法術他向來有無比的興趣。
  ……翻不開?
  王猛郁悶了,翻來覆去的研究,那火焰全書像是個模型,根本搞不開。
  王真人的倔強脾氣上來了,開始用蠻力去掰,結果紋絲不動。
  硬的不行,就只能來軟的了,心神透入,把火焰全書包裹住,立刻一種情緒的感覺傳遞過來。
  這火焰全書像是有生命一樣,王猛樂了,應該是火神小千界的那些修真者遺留下來的寶物吧。
  “來個,給哥放個火花!”
  王猛默念道。
  火焰全書顫了一下,····…別說火花了,屁都沒放出一個,最關鍵的是,王猛能感覺火焰全書那里傳來的是一種…···鄙視的意思。
  王真人郁悶了,“擦,你敢不給哥面子。”
  竟然還有這種詭異的事兒,法器會蔑視主人,還敢不聽話。
  王真人這牛脾氣,最不怕的就是較真,王猛的心神發出控制的意愿,火焰全書立刻產生強烈的抵抗,兩人開始對峙上了。
  這種心神較量,這種心神對抗,多產生于修真之間,這還是王猛第一次跟法器做戰斗,還是這么稀奇古怪的書形狀的法器。
  越是對峙王猛也能感覺到火焰全書那種鄙視的意識,當真是把王猛氣到了,王猛心里很清楚,只要動用了神識,這火焰全書十有**會投降,可是骨子里王猛就覺得自己是認輸了,他就是要不靠神識的力量,真正的用自己的心神去征服這本書!
  然后,王真人被擺平了,四仰八叉的躺在靜室中喘大氣。
  火焰全書像是在笑一樣的翻動著一張張頁面,還放著火光。
  王猛想抬起手挑釁一番,但真的沒勁兒了,“你等著,咱們沒完!”
  接下來的幾天里,王猛都在修行五行**,有勁兒就找火焰全書拼意志,基本上目前的情況,他的心神只有被嘲笑的份兒,但相比被莫山的蹂躪要舒服多了。
  直到王猛被星環的一道湛藍的光芒喚醒…···是院長大人的。
  顯然這是提醒王猛答應的某件事兒。
  這次的對手是甄武,甄武的脾氣并不算好,體修一般都很暴虐,現在甄武的脾氣就更盛了,因為真人竟然遲到了!
  王猛真的不是故意的,他對決斗非常認真,主要是這次決斗是院長大人安排,并不是自己的決戰意愿,加上又跟火焰全書拼斗,不知不覺中就給忘了。
  此時的院長室,呂岳天可是哭笑不得,竟然還有人真不把他的話當回事,他才不得不提醒。
  在修真學院的廣場,甄武巨大的影像已經儲了有一會兒了,這個時候真人的身影才出現。
  甄武冷冷的盯著真人,恨不得把真人撕成碎片。
  “開始吧!”
  甄武沉聲說道,扛出了自己巨大的戰斧,虎視眈眈盯著真人。
  (求月票,月末了,力求月票!!!)
  更多好看的小說,txt下載~請上~讀書啦~~d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