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4)      第991章月末(06-24)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4)     

圣堂32 橫山堂的流氓繼續

(三連更,求周一最寶貴的推薦票,兄弟姐妹們鼎力支持啊!!!)
  幾個女人翻翻白眼,花癡!
  雷光閣哪有賒賬一說,馬甜兒從自己的圣令中扣除了貢獻,這才發現那張風云符還在自己手中。
  在一看門外,哪兒還有人,忽然小姑娘臉一紅,是不是應該送給他呢?
  小心翼翼地摸索著符箓,忽然馬甜兒一愣,輸入元力,頓時愣住了。
  怎么會這樣???
  這真是自己做的嗎?
  確實是風云符,雖然是低級符箓,但對于術修來說也要命痕十層才能制作,這也是她掌握的第一種符箓,作為一名術修,對符箓的敏感度恐怕比對自己的身體還高,這簡直完美到了一定程度。
  這風云符上的法術比標準符箓上的還完美。
  怎么會這樣?
  馬甜兒也體會到了,尤其是對比她后面做的幾個失敗符箓,很快找到了問題所在。
  修行中,方法是擺在那里的,可是能理解多少,理解到什么程度,就要看自己了,長老們只是偶爾解惑,親傳弟子也只不過多了點請教的機會,多是靠自己。
  有時會有師姐的指導,但說實在,師姐的水平能給的指點也相當有限。
  好一會兒馬甜兒才從風云符的冥查中出來,這大概是自己的妙手偶得,都說第一次成功會有意外的收獲。
  現在她已經找到了制作風云符的方法,還有不少領悟。
  得了靈泉的王猛并沒有立刻離開,而是到了雷光堂后面的任務區。
  人氣還算不錯,不過接任務的很少,看熱鬧的比較多。
  基本上雷光堂附近的任務都被做光了,安全性大,難度低,雖然報酬低,但也聊勝于無。
  在圣堂的勢力范圍內,哪怕是比較危險的秘境也相對安全,修行者最大的敵人是修行者,偶爾也會碰到魔修和邪修,但畢竟幾率不少,這點同樣適用于魔修和邪修,但一旦走出了這個范圍,就很容易碰上魔修和邪修弟子,你戰勝了妖獸,東西也不一定是你的,甚至還會把自己搭進去,一般命痕十五層以下,是沒人會離開圣堂的勢力范圍,保守一點的,二十層以下都不會出門。
  魔修和邪修中殺傷,同級別的情況下,一般都是他們狠一些,而現在上面掛著的要么是像雷池那種危險的地方,要么就是圣堂范圍之外了。
  一個散發著蒙蒙熒光的玉牌上也標示著目前各分堂任務的完成情況,也從側面反映了各分堂的實力對比。
  居首的毫無疑問是道光堂,緊隨其后的是仙緣堂和靈隱堂。
  中間的三堂分別是飛鳳堂、火云堂、橫山堂,而墊底的則是御獸堂、百草堂、雷光堂。
  道光堂,人才眾多,基本優秀的修行者都向往那里,仙緣堂底子厚,而靈隱堂雖然排第三,頂端實力恐怕還是最強的。
  墊底的御獸堂是以馴服和使用妖獸為主,所以接的任務相當有限,雖然沒有靈獸滿街跑那么夸張,但御獸堂對于靈獸的戰斗使用冠絕圣堂,百草堂是靈氣充沛,算是圣堂的大本營,那里的仙草靈藥特別多,供給整個圣堂,所以百草堂的弟子走哪兒都受歡迎,他們也不會冒險去爭這個。
  ……雷光堂,……這可曾經是前三的分堂,當年憑借體修一種天才的強橫在圣堂中可是聲威赫赫,但隨著雷霆到了祖師的地位,雷光堂確實也沒辦法,就算有體修的法術,但似乎體修方面的天才集體衰弱了。
  在所有修行者中,劍修是最強的,不能說劍修本身有多優勢,而是劍修的要求更低,更容易發揮,而不像其他的對修行者有最客觀的要求,比如體修,你不能轉化元力練體,或者轉化的效率低,怎么練都是事倍功半。
  比如丹修,對煉丹這種領悟,更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不行就是不行。
  符箓、陣法、煉器等等也是一樣的道理,而劍修,無論怎么樣,都可以從練劍開始,慢慢尋找感覺,慢慢領悟,在剛開始并沒有太復雜的劍招。
  當然要成為一名出色的劍修,還是要有一定的能力,只是這要很后期才會發現。
  “靠,這任務也要團隊,沒個強烈的劍修和體修,玩個毛啊!”
  “風險高,貢獻少,嘖嘖,雷光堂真沒法混了,我一個朋友,仙緣堂的,跟著師兄們打打下手,每個月都能混幾塊靈石,這丫的以前比我還差一層,人家現在都超我兩層,想死的心都有了!”
  一個弓修搖頭說道。
  “我們這樣的哪兒有人要,記得我有個喜歡的師妹在御獸堂嗎,前一段時間碰了個面,她帶了一只靈獸,干,老子的信使還是個小妖,這臉真沒地方擱,沒用她開口,老子直接跟她掰了。”
  “唉,誰讓我們命不好,別抱怨了,我都打算去開靈田了,好歹收點靈谷也能換點貢獻,攢一攢換點靈石。”
  “得了吧,就我們雷光堂那元氣,人家百草堂隨便種,放在哪兒不都比我們日夜守著強,叉!”
  趙廣走之后,雷光堂確實一片浮躁,本就實力不濟,現在更是惰性十足。
  看得出雷光堂的四個長老除了趙雅也沒什么背景,無法為雷光堂爭取更多的資源,趙雅雖然是趙家人,但趙家的主要勢力在其他分堂,讓趙雅來這里,恐怕也是出于擴張影響力的打算,但卻發現雷光堂完全扶不起來,資源有限,趙家也不是傻子。
  “你們聽說了嗎,如果持續這樣下去,恐怕趙長老都會走人!”
  頓時引起弟子們的一陣竊竊私語。
  長老也是一個分堂的重要資源,弟子們誰不想有大靠山,若是趙雅也走了,那他們就真的永無出頭之日了。
  一旁的王猛聽得禁不住搖頭,對比殘留的記憶,在當年那個時候靠的是自己,為了力量不擇手段,現在似乎變成靠別人,可是心中又涌起一種別樣的感覺,這才是圣修之路。
  邪修要的是一人逆天,但圣修則是另外一種強者心態,更加廣闊。
  王猛也有點領悟,作為雷光堂的一員,似乎他應該有這種責任感,而不是旁觀者,隨意的走上二樓。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