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4)      第991章月末(06-24)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4)     

圣堂329 陷阱票

三百二十魔攻
  那叫一個飛禽大咬,然后王猛就見小火苗的肚子一點點鼓起來,那么點的身材竟然硬生生把靈石吃了一個角。品書網www.booksrc.net
  小火苗終于吃不下去了,摸著圓滾滾的肚子心滿意足的咧嘴,然后對著巨型靈石上拍拍下摸摸,神奇的一幕又發生了。
  巨型靈石光芒一閃,竟然一層層變小,最終變成了一個藍色的菱形晶石懸浮在陣法之上,……缺了一個角。
  王猛把靈石往乾坤袋一放,丫的,發財了,還有這種好事兒!
  靈石一從陣法上取下來,魔刃城呼嘯聲大作,整個城市都震動了,剩下的魔修全部朝這里沖了過來。
  既然來了,哪兒能不放把火。
  王猛拿出了火焰全書,圓滾滾的小火苗就站在王猛的肩膀上,自從出生以來,這還是第一次吃的這么飽。
  此時魔刃城留守的魔修正在朝著這里飛來,然后就看到螺旋的高塔頂點閃過一道紅光,緊跟著一聲巨響,如同仙女散花一樣爆開。
  在火光之中,王猛帶著小花苗駕馭斷天涯朝著北方飛去。
  此時雪月城也已經殺到了煎熬的階段,大圓滿的高手終于出手了,那叫一個天崩地裂,而薛終南如同神一樣占據中央,配合其他大圓滿高手鎮守防御陣,抵御著魔修的優勢攻擊,即便是有雪月城力量的支持,也只能堅守,對手也很明白薛終南這是自殺的做法,堅持不了幾次,所以只是不斷壓迫攻擊,迫使薛終南不斷的借用力量,要是薛終南露出一絲破綻,那魔修絕對會抓住這個機會。
  數個時辰的戰斗之后,戰火漸漸平息下來,雙方都在休息調整,但是很明顯魔修這邊氣勢如虹,一天的戰斗下來,雪月城完全處于劣勢,休息之后的下次攻擊可能就要分出勝負了,魔刃城如此大的動作肯定是要一鼓作氣,同時也防止圣修城市的支援。
  “靳宗主,下一次可要麻煩你出手了,薛終南也是你的老對手,我們這次戰略的第一目的就是干掉他們一個,若是撐不住,就可以一舉拿下雪月城!”
  傀儡教教主張莽說道,他是魔刃城的城主,同時也魔刃城所屬的門派中最強大的。
  “張宗主請放心,薛終南在劫難逃。”
  靳秋水淡淡的說道,清冷的容顏中不帶一絲感情。
  “呵呵,靳宗主和薛終南也是老相識了,不會藕斷絲連吧。”
  鬼心門教主李鬼陰測測的笑道。
  “李宗主,你這是什么意思!”靳秋水冷冷的說道。
  “呵呵,我能有什么意思,誰不知道你和薛終南是老相識,剛剛我看你怎么沒把你魔心宗的魔心**用出來啊!”
  李鬼笑道,滿臉的周圍堆得讓人覺得惡心。
  “李宗主,你這是懷疑我嗎,張宗主,他這是對我的侮辱,也是對我魔心宗的侮辱,我要與他一絕生死!”
  靳秋水怒了。
  張莽哈哈一笑,“靳宗主別生氣,李宗主這人就是這樣,他也是為了大家好,這次大戰消耗不匪,若不能擊殺一個大圓滿,我們可就是血本無歸,傷不起,所以還望靳宗主盡全力!”
  “此時自然,但是若有人在質疑我,可別我不客氣!”
  “李宗主你也真是的,還不給我們靳宗主道歉,我們都看不過氣了。”
  其他魔修宗主連忙打圓場,魔修內部也有利益紛爭,每場戰斗下來,城主自然是拿大頭,其他的分配就要排名了,魔心宗正好壓鬼心門一頭,李鬼不爽很久了,但這個時候需要齊心協力。
  李鬼當然是場面人,立刻變臉,滿臉的皺紋擠出一個無恥的笑容,像靳秋水賠罪。
  “半個時辰之后,發起總攻!”
  張莽斬釘截鐵的說道,星盟的規矩,強者生存,滅掉了雪月城,身為魔刃城城主的他,自然可以拿到最大份的好處。
  雪月城的會議室則是面色凝重,薛終南還在調息,借用雪月城的力量哪怕是大圓滿的身體也撐不住,可是若不是他,恐怕剛才就守不住了。
  “楊宗主,看來我們不能指望救援了,張莽這次是鐵了心要沒我們雪月城了,我們就跟他拼了!”
  合合劍派的宗主西門不劍說道。
  “沒錯,既然沒有退路就跟他拼了!”
  “若是薛宗主支持不住,下個就換我上!”西門不劍說道。
  “下一個我來!”
  楊戩眉頭緊鎖,求援的信息是送出去了,但是各城都有自己的壓力,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回信,真是頭痛。
  “諸位宗主放心,我還撐得住。”薛終南從靜室中走了出來,面色雖然蒼白,但眼神很銳利,薛終南已經把生死置之度外了,不但如此,他把后事都安排好了,若是他戰死,就把宗主之位傳給李修文,失去一位大圓滿對肯定是巨大的打擊,但只要席位還在就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其他宗主也是表情堅定,沒有退路,就要拼死一戰。
  這時一個老祖走了進來,的趙星輪,也就是趙家最近名聲大噪的那位老祖。
  “宗主,喜事,潮汐小千界的法華門宗主到了!”
  楊戩等人站了起來,面露喜色,這個時候每多一個援手,就是天壤之別了。
  “楊宗主,諸位道友,別來無恙。”
  法華門宗主范儒走了進來。
  “范宗主,當真是火中送炭!”
  “諸位,客氣的話就不用說了,天下圣修是一家,雪月城有難我不能坐視不理,不過我們天斗城的其他人來不了了,還望諸位理解。”
  范儒說道。
  楊戩等人相視一笑,他們當然知道,天斗城愿意派出老祖就不錯了,竟然派了一位宗主過來,這已經天大的救援了。
  “薛兄,似乎受了傷,要不要……”范儒說道。
  薛終南微微一笑,搖搖頭,“我只范兄丹術非凡,不過就不用麻煩了,我剛剛用了兩次雪月城的力量,是硬傷。”
  范儒肅然起敬,知道薛終南是用自己的命來守雪月城,就算能活下來,也要重賞,而且這種傷勢調養起來非常困難。
  “久聞四方小千界的是圣修中的圣修,今日一見當懂得名師出高徒一說!”
  薛終南倒是一愣,其實大家雖彼此知道,但對其實并沒有過多的了解,哪怕是在圣修中,的體制也是最特別的,只不過由于實力不是特別強橫,倒也只是一個說法,畢竟大元界里特別的門派太多了。
  見薛終南疑惑,范儒微微一笑,“我的關門弟子跟你的弟子同一年進入修真學院,我記得他的名字叫做王猛,很是不凡。”
  薛終南更疑惑了,王猛,他是聽師兄弟們提起過,但一個弟子怎么會引起宗主的注意,何況還是法華門的?
  范鴻的轉變讓范儒非常高興,而范鴻更是把王猛吹的天花亂墜,為了襯托身份自然是把王猛說成了薛終南的弟子,雪月城危機,其實并不管范儒的事兒,但問題是若一倒,那王猛肯定是死路一條,范鴻這小子不知道又會變成什么樣,他進入大圓滿之后雖然女人不少,可是就有這么一個后代,用盡了各種方法就是不能讓他成長,忽然之間就給他來個大變樣,讓范儒也是意外驚喜。
  當然王猛自己是沒這么大的面子的,唇寒齒亡,范儒也是送給雪月城一個大人情,其實他早就到了,看到雪月城有抱著必死的決心守城,他心中已經有了數兒,魔修雖然占據優勢,但若是七個大圓滿拼死一戰,這雪月城還是打不下來的。
  “范宗主真是過獎了,王猛這孩子確實很特別,在那邊也是創造了奇跡,破格進入修真學院的。”
  趙星輪連忙補充道,心中打鼓,這王猛他自然知道,也是趙家的眼中釘,但區區一個弟子,在修真學院廝混了幾年怎么會跟法華門的宗主搭上關系,看范儒這口氣,今天這事兒有很大一部分面子都沖著王猛來的,這也太奇葩了。
  其他宗主也是都成精的人物,自然也看出來了,都望著薛終南,沒聽說他有什么關門弟子啊,就算說起來,也是有個叫做李天一的小子。
  范儒微微一笑,“讓把天然命痕二層的凡間弟子培養成修真學院的精英,也只有能做到的了,符合我們圣之道,此戰我們必勝!”
  “有范宗主的及時雨,我們就信心十足,雖然是一場惡戰,但勝利必將是屬于我們圣修的!”
  楊戩露出笑容,他確實有了信心。
  戰事緊急,大家也都沒有過多的拉家常,都在做最后的調息,等待著大戰的來臨。
  雪月城外,密密麻麻的魔修也調整的七七八八,也坐著最后的沖刺。
  若是雪月城破,普通弟子也是收獲豐厚,不但可以獲得大量的法器,同時也可以俘虜努力,尤其是圣修的女弟子,更是魔修最愛的爐鼎。
  一旦成為戰俘,就會受到星盟法則的保護,成為私有財產。
  戰爭的號角吹響了,各門各派的魔修在各自老祖的帶領下發起了總攻,天上地面,無數的光點沖擊著雪月城的防御大陣。
  薛終南占據雪月城上方的陣眼,主導著整體的防御,魔修的攻擊遮天蔽日。
  多了一位大圓滿的高手,情勢比剛才好多了,但沒有改變魔修優勢的現狀。
  張莽也沒想到真的會有不知死活的家伙來救援,不過只是多了一個大圓滿,頂多給他們增添了點難度,還不足以阻擋他們。
  看首發無廣告請到品書網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