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4)      第991章月末(06-24)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4)     

圣堂330 這也算理由

三百二十一一把野火
  張莽的身后四個黑色的影子閃過,這就是張莽四大傀儡王,每個傀儡的實力差不多有元力九十層的修真者的威力,這也是張莽能成為魔刃城城主的原因,他的四個傀儡王合作攻擊,相當于一個大圓滿。
  平時張莽根本不舍得用,但在這種情況,他也要下血本了。
  魔修本性損人利己,瘋狂的時候是瘋狂,但若是都不肯出全力,但士氣可是大降,而現在見一向只愿意趨勢別人的張莽都把四個傀儡王動用了,魔修士氣大振,不成功便成仁。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今天,我要在雪月城開慶功會,殺!”
  半空中的張莽揮動著魔刃城的骷髏旗,發出震天動地的咆哮,黑色的光芒遮天蔽日,朝著雪月城壓了過去。
  這天打的天昏地暗,王猛則帶著小火苗朝著北方狂奔,向來魔刃城離雪月城不會太遠,而且現在機會難得,萬人大戰,殺氣沖天,只要進入感應范圍,簡直就是探照燈一樣好找,錯過這個機會路癡王和路癡苗就真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找到雪月城。
  狂飛一個時辰,王猛也要停下來休息一下,剛坐在樹上沒幾秒鐘,小火苗就摸著肚子可憐兮兮的望著王猛,“主人,肚子……餓了。”
  王猛擦點從樹梢上掉下去,望著小火苗又恢復正常的肚子目瞪口呆,最關鍵的是,若小火苗是吞噬型的轉生靈獸,那……好歹力量也漲一漲啊,它吃了那么多,這一會兒像是全消散了一樣,而且又餓了……
  王猛又把那個神奇的藍色晶石拿了出來,“吃吧。”
  無奈啊,怎么收了這么個敗家的貨。
  小火苗立刻樂呵呵的對著藍色晶石狂吃,這晶石能提供一座城市的能量,小火苗吃了一會兒就飽了,晶石倒沒有太大的變化。
  吃飽了的小火苗就開始精神百倍的上下亂竄了,就像個新生的好奇寶寶,每天的主要目的就是吃睡加好奇。
  “主人,這是什么?”
  沒一會兒小火苗就竄了回來,手上是一片葉子,葉子上有雨后的水珠。
  “這是水珠。”
  小火苗小心翼翼的摸了下,登時觸電般的跳了起來,直接鉆到王猛懷來,彈出一個腦袋,搞得王猛哭笑不得。
  “它……它好怪!”
  王猛這才想起來火神小千界是沒水的,水火完克,這小家伙是被嚇到了。
  王猛還真像是個耐心奶爸,給小火苗解釋水的存在。
  水是五行之水的自然體,對小火苗沒什么傷害,只不過這小家伙的膽子平時真不怎么大,但是只要餓了,就什么都不管了。
  稍微休息了一會兒,王猛帶著小火苗繼續上路了,有了這小家伙的陪伴,王猛的日子好過多了。
  又飛了一個時辰,王猛開始能感覺遠方那沖天的殺氣了,想不知道都不想,上萬修真者的鏖戰,那真叫一個天崩地裂的壯觀。
  此時雪月城的戰斗正是進入了白熱化,大圓滿的高手身上都帶了傷,各種法器漫天飛舞,不得不說這張莽確實很猛,他的四個傀儡王的出現差點就抵消了范儒的存在。
  范儒也覺得這次有點不太好說了,他本以為加上他,怎么都能守住,頂多雪月城損失一點,但于他沒有大礙,而現在他也要拼命了,就算這樣,魔修的攻勢依然如潮水般不可阻擋。
  雪月城的圣修弟子確實眾志成城,但問題是,魔刃城的魔修也在玩命,這些魔修的魔性已經被激發出來了。
  魔音沖天,范儒確實有點頭痛,這么下去,早晚是要崩盤的,薛終南正在消耗自身的生命力強行護著雪月城,生命力正在不斷的被消耗,這樣下去可真是神仙難救了。
  薛終南在堅持著,在魔修的攻擊群中,有個女子,依然是那么的風姿綽約,面色冷酷,在四方小千界,其實圣、魔、邪的關系并沒有那么敵對,但自從星盟出現,一切都變了,每個人都必須有自己的陣營,即便是宗主也是身不由己。
  他是圣堂的宗主,不是一個人,他背負著圣堂的責任,她是魔心宗的宗主,背負的是魔心宗的責任,到了兩人的地位,誰也無法承擔違背星盟法則的后果。
  只是這一戰恐怕是在劫難逃了,他可以好好看著她,這是最后的時間了。
  喊殺聲一片,雪月城的結界在無數法器的攻擊下搖搖欲墜,這種情況讓魔修們更加的興奮。
  殺戮、女人、寶物,這一切都是魔修力量的來源,至少是大多數魔修力量的來源。
  張莽斗志昂揚,帶著他的傀儡擔任主攻,畢其功于一役,這是他奠定臺階的一戰,自然不會留手。
  但就在這時,他的星戒閃了,而且是最緊急的那種光芒。
  即便是戰斗,張莽也不得不頓了一下,當看到星戒中傳來的內容,張莽一身冷汗。
  魔刃城遭襲,能量晶石不見了,能量塔被毀???
  失去了能量塔的魔刃城簡直就不堪一擊,若是有圣修城市突然發動襲擊……
  不可能啊,就算是大圓滿的高手也無法突破能量塔的陣法……
  望著搖搖欲墜的雪月城,張莽陷入了掙扎,只要在堅持一個時辰,雪月城必破!
  但若是一個時辰內,魔刃城丟了,那就一切都完了,十個雪月城也抵不上魔刃城,那是他的根基。
  張莽怒火直涌頭頂,究竟是誰竟然窺伺他的魔刃城,圣修、魔修、還是邪修?
  眼看煮熟的鴨子變成多啦a夢飛走了,張莽心中憤怒已經無法用言語形容,但是他必須做出決定,否則等魔刃城的消息擴散,不但雪月城打不下來,魔刃城也要丟,必須回去!
  雪月城這邊以少戰多,就算是宗主們也變得格外狼狽,這個時候就別說什么形象不形象的了,只是冒著一口氣頂住。
  范儒也有點佩服,就算是圣修到了他們這個級別,也無法將生死置之度外,一般遇到這種情況,就是抓鬮,沒想到薛終南會自己請戰,畢竟是一派宗主,到了這個時候,范儒也是霸氣異常。
  一個紅色的令旗出現在空中,贏得天空一片紅。
  潮汐小千界的至寶——法華潮汐令旗。
  天空一道滾滾火浪襲來,如同源源不斷的兇猛潮汐朝著魔修席卷而去。
  每一波都伴隨著魔修的慘叫,動用了這種法器也就意味著大圓滿的宗主也開始玩命了。
  魔修眾宗主冷笑,法寶誰沒有,拼起來誰怕誰。
  但就在這時,星戒閃了,眾人面色大變,只有靳秋水表情一松。
  就到拼死一戰的時候,戰場上出現了異變,魔修的十三位宗主打出一波強勢的攻擊之后,忽然同時擺脫戰場,而這時魔修吹響了停止攻擊的號角。
  緊跟著雪月城的圣修弟子就看著魔修大軍開始后退,短短十多分鐘竟然消失的干干凈凈……
  楊戩等人都做好了拼死一搏的準備,本命法器都祭出來了,……結果對手倒先退了。
  被嚇退的?
  顯然不可能,就算拼命,恐怕也頂多殺掉三到四個宗主,而他們的結果卻是全滅。
  錯過這樣的機會,短時間魔刃城是無法在形成這樣一波攻勢了,這么半途而廢,連圣修們都覺得莫名其妙。
  王猛和小火苗等魔修大軍撤走才從樹林里冒了出來,地上留下的只有尸體,和焦黑一片,戰場還殘留著濃厚的魔氣。
  眾目睽睽之下,王猛就這樣走到了雪月城下。
  望著城墻上三個雖然殘破但還清晰的大字,王猛和小火苗禁不住咧開嘴,運氣不錯。
  “弟子王猛,來自四方小千界的圣堂,不知此城可是圣堂駐地?”
  八位宗主面面相覷,別說范儒了,薛終南也是第一次見王猛,這小子……不是在修真學院嗎?怎么跑到這里了。
  王猛感覺身體被一股力量吸引,人就朝著城頭飛去,此時護城大陣依然開著,薛終南等人也不知道魔修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根本不敢掉以輕心。
  看著王猛,薛終南露出一絲微笑,“王猛,你怎么到這里來了。”
  看著薛終南身上的圣堂標志,還有那熟悉的笑容和一代宗主才有的強橫的霸氣,王猛連忙行禮,“弟子王猛拜見宗主!”
  “免了。”薛終南手一扶,王猛就拜不下去了,“你怎么會在這里?”
  “弟子在火神小千界修行,但傳送陣被毀,無奈只能尋了一個殘破的傳送陣,結果就被傳到了魔刃城的附近。”
  王猛老老實實的說道,丫丫個呸的,被一群大圓滿的高手盯著,饒是王真人天不怕地不怕也是氣勢全無,周圍打下手的都是老祖,當真是祖師滿地走,長老不如狗啊,自己還要拼命苦練才成。
  八位宗主面面相覷,……火神小千界,那是相當危險的地方,根本就適合修行。
  “等等,你剛才說你傳送到了魔刃城的附近,現在魔刃城是什么情況?”楊戩忽然問道,氣勢直逼王猛。
  薛終南微微一笑,“王猛這位是天虹門的楊戩宗主,也是雪月城的城主。”
  “見過楊宗主,事情是這樣的。”王猛就把自己被追殺然后誤入魔刃城,到一把火燒了魔刃城的核心塔。
  全場的宗主、老祖們靜悄悄的,目瞪口呆的望著王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