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4)      第991章月末(06-24)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4)     

圣堂342 魔怒

三毛蒙蒙的摸了摸頭上的火苗,可憐兮兮的望著王猛,“還是餓……”
  王猛這是典型的秀才遇上兵,忽悠都忽悠不清,三毛這是一招鮮吃遍天。
  沒辦法,只能拿出一塊靈石給三毛吃,唉,自己當初是那個筋不對了,把這吃貨給帶了出來。
  飛了半天,王猛感覺不太對勁,像個座山雕一樣蹲在一座小山頂盯上,拼命的感知圣堂的氣息,擦啊,修真學院敢把傳送陣建的近一點嗎!!!
  直到晚上了,王猛才遠遠的看到了雷光峰。
  也就是這里實在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否則王猛飛幾天也不一定找得到。
  天色已晚,王猛也不想打擾大家,悄悄的落在了雷光峰之上,遠處就是他的小茅屋的地方,不知道還在不在,回到熟悉的地方,熟悉的路,一切的都是那么的熟悉。
  很快王猛就看到了他的小茅屋,依然在,而且還有亮光……
  頓時王猛心中一陣火熱。
  楊穎靜靜的望著窗外發呆,緊緊的咬著貝齒,她陷入了兩難,母親被天心堡抓走的消息讓楊穎心如刀割,她怎么都沒想到天心堡會做出這種事兒,好歹也有血緣關系,竟然拿母親來要挾她。
  楊穎都不知道該怎么辦了,王猛不在的日子里,楊穎一直活在等待中,無論趙廣明里暗里的招兒,她都能一一化解,有的時候美貌確實是一種罪,天心堡也一直沒放過她,不斷的施加壓力,甚至向圣堂施加壓力,但是楊穎都承受住了,大不了一死,所以她沒什么怕的。
  可是母親是她過不去的那一關。
  楊穎沒有跟任何說這事兒,胡靜她們也幫不上忙,這是過不了的關。好在在大元界那邊還有馬甜兒照顧他,楊穎知道馬甜兒很喜歡王猛。并不比她少,而且馬甜兒很善良……
  楊穎一筆一劃的寫著,這是她的遺書,其實她隱隱預料到會有這么一天。所以才會有給馬甜兒的那封信。
  “小美人,你在寫什么啊?”
  楊穎這才發現竟然有靠近,幾乎是一瞬間的轉身出劍。
  當……
  劍尖被捏住了,露出了王猛燦爛的笑容,“幾年不見。穎兒劍法進步不小啊,想謀殺親夫啊?”
  咣當……
  飛鳳劍落地,楊穎怔怔的望著王猛,有點難以置信的伸出手,摸到了王猛的臉。
  “這不是在做夢?”
  “呵呵。傻丫頭,怎么會是做夢呢,我回來了!”
  登時楊穎的淚水嘩啦啦的掉了下來。所有的堅強一下子都崩潰了。王猛嚇壞了,手忙腳亂,本來想給個意外驚喜,怎么唐突了佳人。罪過,罪過。
  王猛連忙哄著。不經意看到了桌上的東西,只是讀了幾行字,王猛就感覺出事兒了,不過現在的王猛頗為沉得住氣,好好的安撫了楊穎。
  “穎兒,我回來了,你放心,天大的事兒我給你做主!”
  楊穎平復了心情,才把發生的事兒說給王猛聽,王猛不在的這幾年,她和胡靜他們是怎么過的。
  坦白說,壓力巨大,王猛把雷光堂帶的高度太高了,高處不勝寒,并不是胡靜她們可以承受的,但是大家堅持住了。
  “穎兒,你放心,我回來了,什么事兒都平了,伯母不會有事兒的!”
  楊穎驚疑不定,“真的?”
  王猛笑了笑,“我王猛什么時候夸口過,十足真金!”
  楊穎綻放出最美麗的笑容,繃緊的心一下子松了下來,月光之下,緩緩的傾訴著,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王猛把楊穎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站了起來,望著窗外,眼神里啥氣四射,媽了個巴子的,老子不在竟然欺負到自己女人身上了,看來不下殺手還真不行了。
  上次面對天心堡只能是惹不起躲得起,但這次回來就不一樣了,整個天心堡,除了天心老祖和楊漠龍是王猛對付不了的,其他人都不在話下,就算是楊漠龍這種程度的祖師級別,也不是安全沒有招兒。
  但老祖確實是一道過不去的坎兒,但是楊穎的母親是一定要救的,不但要救,還讓天心堡怕的見到楊穎就躲才行。
  要么滅了天心堡,要么就是展現出更龐大的力量。
  真要滅了天心堡,恐怕只會給楊穎和她的母親留下遺憾,而且楊穎嘴硬心軟,這招兒恐怕不成,怎么才能讓他怕?
  王猛突然想起一招兒,此時不用更待何時?
  想到這里心中定了下來,雖然有點殺雞用牛刀,不過看著床上熟睡的楊穎就值了,看來她已經很久沒這么安心的睡了。
  想想也是,最近一段時間一方面擔心天心堡,白天又要應付趙廣的咄咄逼人,確實夠累的。
  楊穎寫的信在王猛手中化成了灰燼,這趙廣也必須搞定,這次回來也是為了解決這個事兒。
  王猛在楊穎身邊盤膝而坐,調息了一晚上。
  第二天楊穎興高采烈的去雷光堂,作為第一堂,即將有例會召開。
  只不過雷光堂里氣氛可不怎么好,胡靜、張小江、索明等人都在,見楊穎進來,大家也都點點頭,彼此很熟悉了。
  “連續幾次小堂會了,趙廣每次故意遲到不說,還次次搗亂攪局,這樣下去,我們的雷光堂的威信可就蕩然無存了。”
  “是啊,這家伙最近像是變本加厲一樣,不知道發什么瘋。”
  “丫丫個呸的,讓我一箭射爆他算了!”張小江說道。
  “張小胖,你當趙廣是路人啊,現在趙祖師可是很看重他。”
  柳眉白了張小胖一眼,幾年不見,柳眉風韻更足了,張小胖也胖了。
  胡靜更加清秀高雅了,微微搖搖頭,“趙廣一改穩扎穩打步步為營,突然這樣緊逼,有點狗急跳墻的意思,我覺得背后可能有什么問題。”
  “什么問題,他不就是想仗勢欺人嗎。跟他拼了!”
  胡靜看了一眼從進來就默不作聲的楊穎,“穎姐姐。發生什么好事兒了嗎?”
  “啊?”楊穎微微一愣,“你說什么?”
  登時所有人都望著楊穎,楊師姐最近很不對勁啊,前幾天心事重重。今天怎么又走神了。
  “是啊,靜靜,師姐是有點不對勁,今天的狀態不太對啊。”
  眾人都看著楊穎,胡靜笑了笑。“小堂會就要開始了,等結束之后再說吧,今天無論趙廣怎么鬧,都不許沖動,就算要動手。也要等我信號!”
  胡靜說道,忍是有限度的,一直這么退讓下去。雷光堂就真完了。該拼的時候,胡靜絕不含糊。
  很快各堂的大師兄陸續到了,百草堂、御獸堂、火云堂、橫山堂、仙源堂、靈隱堂,趙凌萱最終成了靈隱堂的大師姐。只用了兩年的時間,趙凌萱的提升可謂是突飛猛進。再各堂之中,她的個人實力已經穩居第一。
  趙凌萱處于中立,雖然她想幫忙,但她畢竟是趙家人,怎么都無法公然跟自己的家族對著干。
  只是最近趙廣確實越來越過分了,在這么下去非爆發大戰不可,一山難容二虎。
  表面裝的很威嚴,但趙凌萱其實坐的好難受,說實在的她不想當什么大師姐,她只想出去玩,正襟危坐的正在用意識和一旁同樣擺造型的九天火鸞聊天講笑話。
  果然趙廣又遲到了,等了一會兒,趙廣還沒到,胡靜站了起來,“例會開始,我上次說了,但凡無故遲到者,取消例會資格!”
  “喲,是誰要取消我的例會資格啊,誰說我是無故遲到啊。”
  趙廣的聲音響起,像是故意在等的一樣。
  趙廣趾高氣昂的走了進來,“胡靜,你膽子越來越大了,你以為我是你嗎,整天無事生非,我統領道光堂,可是有很多要事兒要處理的!”
  雷光堂的人面泛怒氣,真是火大啊,站在趙廣一旁的是趙廣的手下,公孫無情現在被打壓的厲害。
  “大師兄,沒了我們道光堂,這會還開什么開啊,難道只是為了陪著胡大師姐聊天嗎?”
  趙福陰腔怪調的說道。
  “趙師兄,既然來了就入座吧,今天的事兒還有不少。”胡靜說道,她不能生氣,越生氣就等于讓對方越高興。
  趙廣揚了揚頭,“我還真沒這時間,道光堂的事務繁多啊,其實吧,這次來我只有一個問題,我道光堂的資源遠遠不夠,作為圣堂九分堂的主力,道光堂的衰弱就等于圣堂的衰弱,我提議雷光堂的資源分道光堂一半。”
  “趙廣,你腦子被被驢踢了啊,分你一般,你長得像個一半!”
  張小胖爆發了,指著趙廣就破口大罵,他不是不想忍來著,這趙廣欺人太甚啊。
  趙廣冷笑,“張小江,你算什么東西,還不夠資格跟我說話,怎嘛,胡靜,雷光堂的弟子都這么沒大沒小的嗎?”
  胡靜示意張小江稍安勿躁,“趙廣,資源分配是由大比決定的,你若是有本事就在下一次大比奪回第一分堂,至于現在,這個分配比例是固定的,無論是雷光堂,還是其他分堂都不能,也不會讓給你們道光堂!”
  胡靜說的斬釘截鐵,賈似道、喬遷等人默默點頭,趙廣是有點欺人太甚了,但是趙家現在勢頭兇猛,說不好,哪一天宗主退位,趙家的那位是最有希望繼承宗主之位的,畢竟現在圣堂沒有宗師,趙家出了一位老祖,一下子就凸顯出來了。
  “呵呵,胡靜,規矩是會改變的,我們都是為了圣堂的壯大,正直道消魔長,更是要不拘一格,這事兒我會向祖師們提出!”
  趙廣說道。(小燕文學www.booksrc.net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