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357 交手

三百四十狠啊!
  王猛能體會,四大家族其實也是一種存在,維系著圣堂,只是有個別人走錯了路。
  “咳咳,天色不早了,大家也回去休息吧,明天請早,張小胖不許睡懶覺!”
  “暈,猛哥,我老早就不睡懶覺了,不信你問眉眉。”
  柳眉白了一眼張小胖,“就你,騙鬼吧!”
  眾人一陣爆笑,曖昧的看了一眼楊穎,紛紛離開,不能打擾人家的二人世界啊。
  王猛自從回來還真沒好好和楊穎相處一下,現在母親安頓好,楊穎已經完全放下心事了。
  “過來。”王猛張開了雙臂,本以為楊穎會害羞一下,結果佳人冉冉而來,溫柔的坐在了王猛的懷中。
  此時的王猛就如同點燃的火,他覺得自己的定力真可以通神了,竟然都忍得住,就算是修真者可以化精還元也頂不住啊。
  王真人燃燒了,其實雙修也是修嘛。
  楊穎無比的熱情,像是要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獻出來一樣。
  緊緊的抱著王猛,“用最大的力氣占有你的穎兒吧,就算一輩子,她也會心甘情愿的等著你的。”
  楊穎的臉上流下了幸福的淚水,等待的滋味有多難受,只有等過的人才清楚,但是她愿意……
  這是一個不眠夜。
  同樣的,對于很多人都是不眠夜,胡靜一個人坐在院子里,望著滿天的繁星,靜靜的折著紙鶴。
  在楊穎的屋子里了,有無數的紙鶴,因為每天她都要折一個,寄托自己的思念。
  她的性子很淡,覺得現在挺好,她不是那種一定要結果的人,有的時候有了結果可能反而會破壞這種感覺。
  不管怎么樣,他回來了,真好,胡靜帶著笑容把紙鶴小心翼翼的放了起來,心滿意足的休息去了。
  雷光堂的木板床還真是承受著巨大的考驗,楊穎還真低估了王猛的能耐,有些修真者以**為力量,這方面需求很大,但圣修反而要清淡一些,奈何王猛有的時候還真不像個圣修,比魔修還魔修,很快沒多久楊穎就暈了過去。
  迷迷糊糊一睜開就發現依然脹脹的,卻發現王猛還在看他,“小寶貝醒了,再來一次吧。”
  “王猛我真的不行了。”
  “是誰要舍命陪君子了,這才剛開始呢,離天亮還有很長一段時間呢。”王猛壞笑道,忍了也就忍了,一旦開閘,這可是收不住的。
  “你饒了我吧。”
  “不能饒!”王猛又穩住了楊穎粉嫩的紅唇,甜甜的,看著楊穎怕怕的樣子,更是激起了王猛的雄心。
  木床咯吱咯吱的響,楊穎緊緊咬著牙,不讓自己叫出來,太羞人了,可越是這樣王猛就越來勁。
  “我讓甜兒師妹照顧你,她怎么把你照顧成這樣啊!”
  迷迷糊糊中楊穎禁不住說道。
  王猛一愣,“怎么照顧我……難道你的信里說?”
  楊穎咬著嘴唇點點頭,“甜兒師妹對你不知有多好呢。”
  “暈啊,我可沒想這一茬,只是把她當成可愛的小妹妹。”
  王猛搖搖頭。
  楊穎白了一眼,“是嗎,那你怎么漲,啊!”
  “小丫頭,學壞了,竟然敢調戲我了,我要懲罰你!”
  王猛色厲內荏的叫囂著。
  此時在天心堡地界外的一座荒山的一個破敗的洞窟。
  龍喜被廢了命痕,綁在墻上,他的對面是……秋小巒。
  “小巒,我是愛你的啊,你放了我,讓我回龍家堡,我會東山再起的。”
  秋小嵐凄涼一笑,“我為什么要放了你,我們可以永遠在一起了,在這里,一直到死,現在你再也離不開我了,以后你只屬于我一個人,龍哥,你知道嗎,每當你去調戲別的師妹的時候,我都好生氣,好生氣!”
  啪……
  狠狠的一鞭子抽在龍喜身上立刻鋪開肉綻,痛的龍喜狂叫。
  “啊,師兄,你痛嗎,來,不痛,我給你涂點藥。”秋小巒連忙驚慌的拿出藥給龍喜摸上,一碰到傷口,立刻一股子腐臭的味道,痛的龍喜眼珠子都要彈出來了。
  “啊,師兄,我拿錯了,這是腐骨散。”
  “你這個賤人,當初真應該弄死你!”龍喜瘋狂的搖著頭。
  “師兄,不怕不怕。”秋小巒抱著龍喜的頭,輕輕的撫摸著,每一下卻都能拔下龍喜的頭發,甚至……頭皮……
  龍喜的敗亡,也摧毀了秋小巒的一切,兩人的事兒早就人盡皆知。
  若干年后,有人在這個破洞里發現了兩居糾纏在一起的枯骨……
  圣堂陣營在修真學院也不算是無名小卒了,一個剛建立的新陣營,上來就敢跟三級陣營叫板,還真的掀翻了,這真有點讓人大跌眼鏡,但是圣堂陣營現在的情況也挺尷尬的,因為大多數人根本不了解這個陣營到底有什么底蘊,可是它卻把魔煉陣營解散了,讓人有點摸不著頭腦。
  只是有一點很確定了,擊敗了魔煉陣營,魔煉陣營的東西就由圣堂陣營繼承了,別說對于一個新陣營,就算同樣對那些三級陣營也都是不菲的財富,要知道這里是修真學院,寸土寸金。
  何醉等人已經把小圣堂搬到了原來魔煉陣營的總部,那叫一個寬敞明亮,容納百人都綽綽有余,不過現在小圣堂連十人都不到,何醉請的湊數的人一定圣堂擊敗了魔煉,又想回來,何醉當然不肯,雖然圣堂很缺人,但也不需要這種人濫竽充數。
  這幾天何醉就像煥發了第二春一樣,忙上忙下,親自擦拭桌椅,對于何師兄來說,他做夢都沒想到自己也會有這一天,在修真學院苦逼了很多年,終于可以挺起腰桿了。
  有了寬敞的地方,做什么事兒都方便,以前窩在小圣堂里,大家確實都不太方便,不僅如此,現在作為元老,何醉他們每個人都有一個寬敞的房間,做休憩用。
  何醉就像大管家,把點點滴滴都搭理好,而寧志遠的性格跟他比較相投,可以協助他把這些事情都做好,寧志遠做事細膩,畢竟做了這么多年的道光堂大師兄,對大局的掌控相當好,要維持一個陣營也有收支平衡,以及面對的一些學院考核,而這種事兒寧志遠做起來也是輕車熟路。
  李天一則完全不管那一套,閉關苦練,他被王猛刺激了,差不多已經到了小宇宙爆發的狀態。
  王猛一走,馬甜兒也有些百無聊賴,三毛也不在,她也開始專心修行,現在的圣堂陣營就如同一個抱著金子到處走的小孩,很多陣營是不了解圣堂的底細,還不敢妄動,可是早晚會有人覬覦,強大才是硬道理。
  范鴻則專門負責圣堂陣營的對外活動,他現在可是如魚得水,特別是有能和美女接觸的機會,范鴻更是精神百倍。
  明人……飄忽不定,怎么說呢,需要他的時候他總是在,但平時誰也不知道明人在做什么,但似乎大家也習慣了這樣,也不會去想明人在做什么,他就是給人這樣一種感覺。
  火神小千界,這個躁動的世界,明人似乎在尋找著什么。
  一只火焰異獸難得發現了獵物,猛然撲了過來,此時的明人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手一伸,一道寒光點出。
  波……
  火焰異獸直接爆體,炸成了漫天的血霧,血液減到了明人白色的衣服上,明人舔了舔,搖搖頭。
  繼續前行,他要找的是火海。
  王猛收的那個三毛很特別,竟然是來自火神小千界的火海意識,對于這種自然意識,明人也充滿了興趣,修真一途,在于領悟,每一個存在都代表一個法則,要掌控法則,就要對法則有充分的理解。
  而這無疑就是一條。
  原來的那個火海在失去火海意識后,已經變成了普通的火潭,連周圍的異獸都消失了,明人不得不麻煩一點在找一個新的。
  好在火神小千界這種地方倒是挺多的。
  在火海的周圍,又是無數的火獸,這種規模是相當恐怖的,但是明人依然是不緊不慢的朝著火海前進。
  沒走多久,明人的出現就引起了火獸的注意,這種獵物一出現的下場,就是立刻被撕成碎片。
  上次王猛是有火海的保護才能安然無恙,但是明人可沒那個本事。
  但是,明人的身體忽然之間,發生了奇妙的變化,一半身體變得光芒四射,一半身體卻如同塌陷的黑暗一樣。
  渾身散發出一種扭曲而又奇特的狀態,周圍的異獸像是見到什么恐怖的東西,驚恐的低吼著,沒有被嚇退,卻也不敢向前。
  異獸對于不確定的東西也不敢貿然攻擊。
  明人來到了火海的邊緣,緩緩蹲下,把那充滿光的手伸進了火海之中,微微一皺眉又縮了回來,還是把那黑暗的手伸了進去。
  本來平靜的火海頓時翻滾起來,掀起滔天的火浪,一股龐大的意識籠罩了明人。
  明人笑了,原來如此。
  火海的意識顯然也發現了明人的與眾不同,接觸之下竟然無法毀滅掉對手。
  此時的明人當真詭異的緊,明人在驅趕火海意識,想逼著對方脫離火海,但遭到了火海意識的頑強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