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36 暗戀票

(第三更,求收藏、推薦各路支持,凌晨還有一更^_^)
  “還不死!”
  轟……
  盯著火符申屠的戰斧朝著周謙的腦門砸了過去,周謙立刻一記火符打了出去,不過目標卻是戰斧,同時一個矮身從申屠的胳膊底下鉆了過去。
  心中也在盤算,這么搞下去可不好,管閑事就已經虧了,如果再受傷,那就是血本無歸的傻子了。
  碎石亂飛,申屠也怒了,這該死的火符傷不到他,可是也夠狼狽了,這一會兒的時間這混蛋竟然發出四十多道火符,雷光城他娘的怎么還藏著這種家伙。
  轟……
  申屠也發狠了,周謙嘆了口氣,一張超大號的火符出現在手中,頓時周圍一片驚呼,申屠的眼珠子也紅了,丫個呸的爆裂火符!
  一道火焰襲來,直接砸向申屠的腦門,這要是砸中了,就算是體修也要轟個半死。
  這申屠也是有兩下子,戰斧硬生生變招,改攻為防,砸想爆裂火符。
  轟……
  申屠被砸出去兩丈多,雷光堂的弟子發出狂熱的歡呼聲,要制作爆裂火符怎么都要有十五層以上的修為,周謙竟然悄無聲息地進入了十五層,這是不亞于趙廣轉堂的勁爆消息。
  但是火光之中,申屠發出狂笑,“怎么辦呢,沒砸中啊,有種你再來一擊!”
  周謙也沒想到自己的爆裂火符竟然被擋住,申屠的右手已經受傷,但是他還有左手,而周謙的元力在剛才那擊爆裂火符之后已經用得七七八八。
  “我認輸。”周謙苦笑道。
  “你說認輸就認輸啊,老子還沒打完呢!”
  砰……
  又是一擊火符轟了過來,“申師兄,適可而止,戰斗已經結束。”
  胡靜走了出來,頓時大家的眼中又露出了希望,胡靜突飛猛進式的進步成了雷光堂新的曙光,只是以她目前的水平恐怕還不足以對抗申屠啊。
  “誰!”
  申屠猛然轉過身,看到胡靜的時候也禁不住呆了呆,“媽的,雷光堂的男人都死絕了嗎,又是女人,你就是胡靜?”
  “我就是胡靜,申師兄,有何見教。”
  望著胡靜,申屠的流氓脾氣竟然有點用不出來,他見過的女修中也只有此女能和飛鳳堂的楊穎相比,而且跟楊穎幾年前的氣質相當接近。
  胡靜是趙長老的親傳弟子,有些事兒就不能亂來了,如果兩人差不多,自然可以戰斗,但胡靜剛修行,以大欺小,可是要出事兒的。
  “既然胡師妹開口了,我也認了,不過這家伙要賠償我的損失,十塊靈石,今天的事兒我就算了。”
  申屠說道,狂妄歸狂妄,到最后還是要撈好處,胡靜出來,今天的事兒也就差不多了,既宣揚了橫山堂的霸氣,又拿到好處。
  不要以為被欺負了就會記恨,修行者喜歡的是強者,有不少轉堂的弟子就是不想被欺負就才去橫山堂,橫山堂也許不是最強的,但打架絕對是最猛最齊心的。
  橫山堂的口號,就是只有我們打別人,沒有別人打我們,能十打一絕不浪費九個,只不過今天在雷光堂的地盤,真要群毆他們可就要吃虧了,這才單挑。
  十塊靈石?
  “你們怎么不去搶啊!”
  眾人頓時怒了,修行不易,大家好不容易積累貢獻換點靈石都是為了沖關,他倒好,開口就是十塊。
  “沒有靈石也行,他打了我半天,讓我打上一棒,這事兒也算了了,哼,不然就算鬧到總堂老子也不怕!”申屠說道。
  周謙苦笑,這他娘夠實在,術修要是挨上他那一棒子,死是死不了,量他也沒那膽子,但骨折是肯定的。
  胡靜咬了咬牙,“我來領教申師兄高招了!”
  周謙愣了愣,沒想到胡靜竟然出手,申屠也愣了,顯然胡靜還沒到十層,跟他交手這不是找打嗎?
  “胡師妹莫不是以為我會憐香惜玉,不好意思,本人最喜歡的是辣手摧花,面子給了,師妹硬要插手的話,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廢話少說,我是雷光堂的弟子,就不可能看著有人在這兒撒野!”胡靜毅然說道。
  周圍的體修和劍修弟子一聽這話頓時血氣上涌,媽了個巴子的,別人都騎到頭上拉屎了,他們還做縮頭烏龜還是男人嘛。
  “對,把橫山堂這些兔崽子打回去,對,橫山堂似流氓,打流氓大家一起并肩子上!”
  頓時群情激昂,申屠的臉色也變了變,不過顯然不是第一次經歷這種場面,嘴角泛起一絲冷笑,“怎么,想群毆啊,來,弟兄們站直了讓他們打,不過,今天你們要么把我們全打死了,不然,明天你們就知道什么叫做人多,什么叫做群毆!”
  眾人愣了愣,橫山堂的人數確實是最多的,群毆也不是沒干過,除非是人才濟濟的道光堂,其他分堂都是忌憚的。
  “狗咬人,人不能咬狗啊。”
  “那是,我們雷光堂好歹也是有身份的。”
  王猛和張小胖向來喜歡一搭一合,當年在街頭打渾架的時候就是這樣,打不打得過是一回事,但嘴上可從來不輸人。
  頓時橫山堂的人臉色大變,申屠更是瞪大了眼睛,“好,我倒要見識一下,究竟是哪位高人敢說我們橫山堂的人是狗!”
  “狗也分很多種,癩皮狗,哈巴狗,當然還有一種喜歡呲牙的狗,最是外強中干。”王猛扛著鋤頭笑瞇瞇地說道,一旁的張小胖最是囂張,沖著胡靜使了個眼色。
  王猛一來,胡靜沒來由的心一安,可是一轉念,不對啊,以王猛的實力。
  申屠怒極反笑,“有意思,雷光堂還真是臥虎藏龍啊,連農夫都來了,你們誰替我砸掉他滿嘴的牙!”
  “王,王師兄,他們都是壞人,你別惹他們。”馬甜兒也不知道哪兒來的勇氣拉了拉王猛的袖子。
  “師兄,這種貨色交給索明好了!”一個兩米多的體修走了出來,渾身橫肉,臉上帶著一道深邃的刀疤,據說這是在跟道光堂的人打架的時候留下的,也是橫山堂的一員猛將。
  “索明,人家都說我們是狗了,別客氣!”
  索明拎著錘子出來了,“師兄,放心,我們橫山堂是非常善良的,我會讓他一次性了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