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361 最后一天翻倍

王猛和三毛低著頭站在呂岳天的面前,呂岳天當真是哭笑不得,修真學院自從建立起來規矩森嚴,剛開始確實是有不少的刺頭敢于挑釁,但結果可想而知,近幾十年來都沒這種事兒發生了。
  “王猛你小子真不得了了,才回來沒幾天就炸了一座樓,這要時間在長點你還不把整個學院給拆了。”
  呂岳天罵道。
  王猛撓了撓頭,“院長大人,是我的錯,本來是在冥想劍法,想著想著就有點走火入魔,就想和三毛對練,結果忘了三毛是法術型的靈獸,是我的錯,您處罰吧!“
  呂岳天看了一眼三毛,“如此精粹的五行屬性,算是罕見了,以后小心一點,去吧。”
  呂岳天擺擺手,一旁的山霖嘴巴張的老大。
  王猛愣了愣,“這個,不用我賠償?”
  “滾,臭小子,你賠得起嗎!”呂岳天笑罵道。
  王猛一拉三毛兔子一樣的狂奔出去,按照星盟的標準,王真人就算賣身一百遍都不夠啊。
  山霖目瞪口呆,什么時候見過院長大人這么隨意,明著是罵,但根本就是袒護啊。
  呂岳天淡淡的看了一眼山霖,“你知道做事兒最重要的是什么嗎?”
  “請院長大人教誨。”
  “有擔當。”呂岳天微微一笑,這小子確實有點不一樣,若是王猛找各種理由推卸責任耍賴,呂岳天現在用的上他,也要給他個點教訓,省得他不知天高地厚,但讓呂岳天意外的是。王猛竟然絲毫不辯解,對于王猛的壓力。呂岳天是最清楚的,到目前為止王猛都不知道他參加的戰斗是什么樣的意義,而他要求則是非常的嚴苛,只需成功不許失敗。
  若說王猛沒壓力,不苦練,呂岳天第一個就不信,在這種情況出點小失誤純熟正常,可王猛這小子竟然不拿這個說事兒,呂岳天想告誡他一下都覺得有**份。
  這其中的彎彎繞豈是山霖能明白的,而實際上呂岳天也估計錯了。王猛還真的就不是一般人。對于呂岳天的事兒,王真人其實充滿了好奇,那種程度的戰斗也是王猛所需要的。
  “我讓你查的事兒怎么樣了?”呂岳天平靜的說道,對于山霖的茫然,呂岳天不會解釋。也沒必要解釋,到了他這個位置根本不需要考慮下面是怎么想的。
  “院長,王猛回到圣堂之后主要是幫助指導他的師弟師妹們,還把自己在修真學院的積蓄送給了出去,……這小子有點特別。*.
  山霖有點無奈的說道,修真是什么?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倒不一定損人利己,但絕對沒有損己利人的事兒,可是這小子似乎就在這樣做,而且還做的這么理直氣壯。可以說對王猛,毫無利益可言,到了修真學院這個級別,有呂岳天的賞識,什么宗主都可以無視了,別說一些資質很差的弟子了。
  呂岳天也是搖了搖頭。笑了笑,“呵呵,我也只猜到了一半,在某些特質上,他跟我們倒是很像。”
  山霖心中一驚,這個“我們”可不包括他,這是指的星盟的真正核心,王猛竟然……
  難道???
  這不可能吧?
  想成為星盟成員都是難如登天的事兒,星盟的核心是一群特殊的修真者組成的,根本不接納外人,包括排名前十的門派的宗主都不能越雷池一步。
  而今天呂岳天竟然這么形容王猛,一時之間山霖心潮澎湃,說不出的羨慕嫉妒恨,若論實力,王猛這種程度的弟子數不勝數,能從星光城排到星辰城,這……
  內心起伏,表面上山霖卻不敢有任何表示。
  “你出去吧,稍微看著他一點,不要讓寫雜七雜八的人煩他……算了,你掌握一下度吧,適當的壓力有利于成長。”
  呂岳天說道。
  此時的山霖哭的心都有了,媽的,親生兒子也就照顧成這樣了,區區一個下等小千界的弟子,竟然有這好命,說不定以后他還得求著人家呢。
  外面,一群弟子正等著安排呢,范鴻在人群中頗為焦急,猛子這是搞什么,這小子捅破天了,范鴻扒拉著手指頭算過,若是按照星盟的賠償標準,那要把他老子賣了才能還得清。
  “范鴻,你小子整天不務正業,跟著這么一個沒前途的小子忙前忙后何苦呢,跟咱們兄弟一起多好!”
  “就是啊,你好歹也是法華門的公子爺,到圣堂做個小跟班太丟你的身份了。”
  范鴻這段時間也折騰的小有名氣,主要是他是法華門掌門的傳人的事兒曝光了,法華門不弱,尤其還是親生兒子,到了宗主這個地步,由于修行很難有子嗣,或者說根本不想有,可但凡有了,那就肯定溺愛的不得了,范鴻也算是一號人物了,在加上小小的圣堂陣營滅掉了魔煉陣營也算是不小的波瀾,當然多數人都認為是范鴻在搞的,領頭的卻是一個叫什么王猛的。
  范鴻依然是笑瞇瞇的,他負責對外,而且范小鳥真人發現,他真的樂衷于此,跟不同的小千界不同的門派弟子打交道很有趣,能得到不少新奇的東西。
  只是范鴻的心里可是很著急,現在可是生死攸關,這命運可不掌握在他們的手中,甚至連他老子出面都沒半點用處。
  這可怎么辦啊,好好的,剛剛起步,這剛回來就遭此大劫。
  一群人則是等著看熱鬧,王猛最近很能折騰,他自己可能完全沒有感覺,但周圍其實已經不少修真者在關注他了,王真人也有點出頭鳥的滋味,一般人來修真學院的五年內都要低調,不到四十層以上,最好老實修行,除非你被大陣營選中則另當別論。可王真人呢?
  有一些則幸災樂禍的等著看笑話。
  范鴻焦急的有點措手,就看不遠處王猛三毛幾乎一路沖了出來。
  范鴻嚇了一跳。……王猛該不會是想跑路吧?
  天下雖大,跟星盟作對,哪兒有藏身之處啊。
  不過王猛跑了出來之后,卻只是喘了幾口氣,看了一眼三毛,“你這臭小子,下次記住了,切磋的時候只是比劃比劃,別用全力。”
  說著敲了一下三毛的頭,三毛委屈的摸著自己的火苗。這不管它的事兒。它又不懂。
  看三毛的可憐樣,王猛又有點不忍心,這小家伙什么時候開始走可愛路線了,把三毛放到自己肩膀上,“算了。不管你的事兒,我倆都是有福氣的。”
  三毛開心的點點頭,王真人無語,這還真的很好哄啊,天生的樂天派。
  “猛子,沒事兒吧,怎么處理的,你放心,天下沒有過不了的坎兒。總有辦法解決的!”
  范鴻在法華門的時候被一個女的耍的團團轉,來了修真學院也就交了王猛這么個朋友。
  王猛笑了笑,“解決了,挨了一頓批,走吧,回去了。”
  范鴻呆呆的。其他人也是面面相覷,就這么完了?
  “我們的住處怎么辦啊!”
  “就是啊。”
  王猛撓撓頭,這倒也是,不過倒不用王猛為難,山霖出來了。
  “新的住處已經安排好了,這次事件是有點特殊原因,跟你們無關,大家可以搬到新地方了。”
  山霖說道,就像呂岳天不會跟他解釋一樣,他也不需要跟下面的人解釋,而且山霖的聲音非常沉著,讓一些有疑問的也只能把疑問咽到肚子里。
  說完,山霖對著王猛點點頭就離開了,搞的其他人面面相覷,一時之間鴉雀無聲。
  范鴻則是拉著王猛遠離這個是非之地,就算不能立刻安排,他們也可以暫時住在小圣堂的駐地。
  “猛子,你見到院長了,他沒吃了你,我聽說院長大人兇狠無比,很可怕!”
  范鴻神經兮兮的說道。
  “老妖院長確實非同小可,不過嘛,其實心眼挺好的。”
  王猛笑道,這事兒還真要感謝呂岳天高抬貴手。
  被送了好人卡的呂岳天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聽著王猛的敘述,范鴻一下子彈了起來,猛的一拍手,“好小子,你竟然真的跟院長勾搭上了,靠啊,我的眼光砸就這么好,前途無量啊,兄弟,到時候可別把我忘了!”
  王猛翻了翻白眼,“勾搭你一臉!”
  “猛子,猛子,管他勾搭還是打勾的,我聽我老子說,修真學院的院長可是星盟的核心人物,真正掌握權力和力量的存在,若是他看中你了,那以后為以后進入星盟就鋪平了道路!”
  范鴻當真是為王猛高興。
  王猛摸摸鼻子,他對這個可不感冒,而且呂岳天究竟是什么打算,他可是一點譜都沒有,只是按照自己的感覺戰斗罷了,沒必要想太復雜。
  世上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好啦,人還是要自己,走唄。”
  王猛沒覺得怎么樣,可把范鴻樂壞了。
  回到小圣堂,眾人聽王猛把住處給拆了也是目瞪口呆。
  何醉對王猛還能活著出來就已經謝天謝地了,聽說學院并沒有追究的意思當真是幸福開了花。
  “你真是福大命大造化大!”何醉奮力的拍著王猛。
  “何師兄,輕點,會散架的,其實吧,修真學院雖然殘酷了些,但某些地方還是滿講道理的。”王猛說道,一旁的三毛拼命的點著頭。
  “講理?”何醉哭笑不得,這里何曾講過理,但是若說星盟有什么看中王猛的地方也太夸張了,只能說,這小子運氣不錯,看來院長大人心情好的不得了。
  “我和范鴻暫時要住這里了,哈哈。”王猛倒是很想的開。(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