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372 一劍的風采

五百五十四夢的離去
  回到自己的房間,范小鳥就跟他老子聯系起來,父子兩個的芥蒂已經逐漸消失,而且關系越來越好,也算是修真界相當奇特的一對了,范鴻把這個驚喜的變化說給他老子聽。
  影像中的范儒陷入了沉思,“你說的可是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克元力共鳴五行修煉大陣,來自千機門?”
  范鴻想了想,“好像是這個又臭又長的名字,但是感覺真不一樣,我們已經修行了幾次,元力的充沛難以置信,最關鍵的是,我能感覺到這種修煉方式能改變我的體質!”
  范儒陷入了沉思,難道是那個陣法?
  千機門設計出不少奇思妙想的東西,簡單的說,就是異想天開,其中就包括這個五行修煉大陣,由于星盟重視五行修煉的方式,這陣法創造出來的時候還引起了一陣轟動,但最后就消失了,因為根本不可能實現,面前湊足了人,效果也不是很好,最關鍵的是,能有這種控制力的人誰會浪費時間陪別人練功?
  可是范鴻的說法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若是真的像范鴻說的效果,完全就是千機門預想的效果,這不僅僅是元力的共鳴,而是五行的共鳴,充分借用了法則之力來修行!
  可是這樣的功法,幾個小孩子怎么能控制得住?
  但很顯然,看范鴻欣喜的樣子絕不是胡言亂語,也沒必要欺騙他,范儒跟王猛接觸并不是很多,可是每次這小子都會給他一種強烈的暗示,這小子將來會非同小可!
  并不說王猛做的事兒有多了不起,能讓一個大圓滿級別的高手都為之動容,就算他在魔刃城的所作所為都有很大運氣的成分,再說了,要成長到大圓滿,需要很長的路要走,現在說什么都太早。
  但是法華門有一種天鑒術的秘傳法術,是有點接近于預知的感覺,包括對自己這個兒子,范儒也做了語言,范鴻將會興盛法華門,只是這么多年,范儒絲毫都沒看出來,但最近這種跡象似乎開始顯現了。
  而這王猛,在范儒見過一面之后,也偷偷的下了天鑒術,在范儒看來,王猛可能是帶動范鴻覺醒的契機,可是當他施展了天鑒術之后,卻什么都看不到。
  任何人,包括宗主,天鑒術都能個大概的反應,人體的光芒,會決定這個人的未來走向,可是天鑒術卻對王猛無效,這還是第一次遭遇這種情況。
  天鑒術是天道的預見術之一,天道無常,準確與否并不好說,事實往往會有所偏差,修真者只能作為借鑒,其中領悟也是大道,但完全沒法測度卻從沒遇到。
  星戒的光芒消失,最近范儒和范鴻的關系越來越融洽,范儒也禁不住思考,天鑒術是法華門的秘術,當初也是一時好奇心,加上天鑒術的影響,他才會幫雪月城一把。
  這是法華門的獨門絕學,現在范儒基本可以確定,王猛就是那個契機。
  若王猛未來大有可為,那法華門是不是應該多出點力呢?
  這是范儒的一個問題,忽然范儒笑了,這似乎又不是問題,因為無論如何,對于他來說付出的都小,王猛不成就當是天鑒術錯了,沒什么大不了的,一點小損失,若是王猛真的成了呢?
  范儒的心也砰砰跳了起來。
  修行天鑒術的人特別相信命運,這也是修行天鑒術的基礎。
  王猛在丹道院找到了周楓,老周見到王猛也是無比的熱情,就像是噴豆子一樣,那真是一個千言萬語。
  “王猛,我來這里真是來對了,雖死無憾!”周楓無限感慨啊。
  王猛汗了一個,“老周,你可不能死,大家還都指望著你呢,怎么樣,有沒有把握融會貫通?”
  “這里的丹法和丹術非同小可,丹術什么的,我暫時不理,主攻丹法!”
  周楓顯得信心滿滿,他畢竟是自身的丹癡,而且屬于那種懂得變通,渴望更高技法的類型。
  “行,你有什么需要,盡管跟我們說,不過有時間還是回一下小圣堂,我們破解了五行修煉**,對于提高五行力量非常有幫助,我覺得將直接影響到丹火,對你也會很有幫助。”
  這也是王猛來找周楓的一個主要目的,理論弄的再好,若是元力不足,煉不出來,一切都是白搭,說的好不如做的好,尤其對于目前的圣堂,需要的是做出來。
  周楓微微一愣,琢磨了一下,現在他恨不得泡在丹道院里,不過也能感覺到一些丹法對于丹火的品質和控制力相當高,他也必須提升,在圣堂的時候是足夠用了,但到了這里,周楓也感覺到有些力不從心。
  “好,我先整理一遍思路,練功的時候,記得叫我。”
  王猛點點頭,老周也不在言語,開始在傳授陣法中專心學習,這才是真正的丹修,不像王猛這種打醬油的。
  王猛則找到彌道,把老周在丹道院的費用給交了,不得不說,學習費用也是不少的一筆,哪怕什么都不做,呆在這里,一天也要一個上品靈石,要做點什么,就更是花銷無度,不過從哪兒省,也不能從老周這里省。
  新到來李離殤和呂不悔在體驗了五行修煉大陣之后,也慶幸自己的英明決定了,在這種陣法的幫助下,不但提升元力,還能鞏固五行,這簡直是想都不敢想的好處。
  當然總是閉門訓練是不行的,作為核心的王猛等人,還是決定去百戰閣領取任務,一方面可是實戰檢驗一下,還可以提高圣堂陣營的排行。
  王猛、明人、李天一、馬甜兒、鄢雨月,這個陣容還是相當不錯的。
  任務是何醉去領取的,目前圣堂陣營的開銷不小,不去做一些修真學院的任務還真是坐吃山空。
  這也是那些大門派牛逼的地方,有龐大的資源基礎,陣營真不是什么人都能建的,而且何醉也不想總是靠范鴻支持,畢竟范鴻不是圣堂弟子啊。
  王猛他們出發了,何醉和寧志遠則在商量著未來。
  “自從羅漢和老周來了,我們的開銷直線上升啊。”寧志遠也禁不住感嘆,他和何醉負責陣營的營收。
  “為了發展,這事兒我們要想想辦法,總不能讓王猛他們為這種事兒發愁。”
  何醉也有點頭痛,目前能想到的恐怕也只有通過做修真學院發布的任務了,但一般的任務,獎勵可憐,而獎勵高的,基本是都難如登天,相當的不厚道。
  何醉和寧志遠正在發愁的時候,門外一聲爆響,只聽咔嚓一聲,好像大門碎了。
  何醉和寧志遠立刻沖了出去。
  門口站著一個體修,正在砸小圣堂。
  “住手,你找死!”何醉二話不說,一劍殺了過去。
  體修蔑視的看了一眼何醉,手中的巨劍不閃不避的迎了上去。
  轟……
  何醉的劍氣被砍開,差點擊中何醉,何醉反應也快,迅速讓開。
  咔嚓……地面裂開。
  何醉凝重的望著來者,“你是什么人,我們圣堂陣營和你有什么過節,欺人太甚!”
  體修微微一笑扛著大劍,“龍王陣營羅霸,區區一個破爛陣營竟然讓我們龍王大人不開心,不砸了怎么成呢。”
  何醉和寧志遠心中咯噔一下,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鄢雨月的離開是導火索,而李離殤和呂不悔的離開則徹底爆發,龍王陣營也是咽不下這口氣,尤其是還是圣堂這么個小地方。
  這個羅霸元力水平在四十多,可能還不如何醉,可是戰斗力明顯的要強。
  羅霸說完也不客氣,繼續的拆著小圣堂,何醉和寧志遠面面相覷,若是當著他們的面讓這家伙把圣堂拆了,他們也枉為圣堂弟子了。
  何醉和寧志遠幾乎同時出手,羅霸嘴角泛起一絲冷笑,“找死!”
  身體陡然暴起,如同閃電一樣竄出,這才是體修的真正速度,何醉直覺眼前一花,本能的啟動劍屏防御。
  一聲悶哼,寧志遠呆呆的望著胸口的劍,羅霸的一劍直接貫穿了寧志遠的身體。
  噌……
  大劍拔出,血液飛濺,寧志遠的胸口多了一個巨大的豁口,鮮血直流。
  “寧師弟!”何醉連忙扶住寧志遠,手忙腳亂的掏出治療丹,“師弟,挺住,一定要挺住啊!”
  寧志遠呆呆的看著自己的胸口,臉上露出一絲苦笑,“何師兄,我……咳咳……”
  每一聲咳嗽,全是血,丹藥已經沒用了,羅霸這一劍相當的狠,完全是要命的。
  “師兄,我……不甘心啊……”
  寧志遠,圣堂的大師兄,背負著太多的榮耀和期望來到了修真學院,他有著夢想,期待的有一天能回到圣堂,幫助師弟師妹們走向更遠的世界。
  而現在一切都成要成空了。
  “寧師兄,堅持住啊,王猛他們回來一定有辦法,一定有辦法的!”
  何醉緊緊的壓著寧志遠的傷口,但是血還是不停的流。
  “不要……報……仇。”
  最后一口氣斷絕,寧志遠的頭一歪,帶著他的夢想和報復走了。
  何醉一聲悶吼,拿起劍看向羅霸,羅霸的身體輕輕一讓,大劍閃過,在何醉的背后劃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口子,同時一腳踢了出去。
  轟……
  “呸,都是垃圾,給你們三天時間,解散圣堂,否則,殺無赦!”
  羅霸又吐了幾口涂抹,大劍在小圣堂的院子里折騰了一番,又狠狠的踢了何醉幾腳,才施施然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