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0)      第991章月末(06-20)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0)     

圣堂38 蘿莉兇猛票

申屠嘴角露出一絲肅殺,“雷光堂的廢物就不用浪費靈石了,大師兄英明,這次任務完成,回去都有獎賞,不過索明演個戲不用演的那么賣力,牙都掉了。”
  眾人一陣大笑,索明到現在還有點暈,他才是真正的有苦說不出,那該死的鋤頭正好扣中了他的命門,力道不大卻足以瓦解他的力量,這他娘的就是啞巴吃黃連,跟誰說去,總不能到處嚷嚷老子的后頸就是命門吧?
  索明也只能跟著打哈哈。
  這事兒鬧的這么大自然鬧到了徐晃那里,四人其實也是生氣。
  “奶奶的,橫山堂這幫小兔崽子欺負我雷光堂無人啊,讓我遇見非狠狠的教訓他們!”
  王薄當那個火啊,同時也憤怒自己的弟子不爭氣。
  “王師弟別生氣了,怎么說我還是看到了點骨氣,如果被人踩了還默不作聲,就真的沒救了。”徐晃說道。
  “話是這么說,我們拿什么跟橫山堂拼,橫山堂上一次大比的情況你們也知道,趙廣也不在,根本不是一個級別。”
  王薄當是沒辦法了,橫山堂多體修,按理說這也是雷光堂拿手的,可是雷光堂真的無人,弟子是有不少,可是真要出戰的時候,王薄當滿腦子找不到一個合適的人。
  “如果失敗能換來弟子們覺醒,也值得,不破不立,而且這一戰也可以鍛煉一下胡靜和張小江,這倆孩子大有可為!”
  徐晃說道。
  對此趙雅和萬靖頗以為然,正式的比賽,就算受傷也不會太過,比私斗反而要好,提前讓兩人體會一下高手的實力,對他們的成長也有好處,說不定還能因禍得福。
  就如趙廣離開的原因,雷光堂平均水平太弱,會讓胡靜和張小江沒有對比性,下意識的放松自己的要求,也缺少可以互相印證的對手。
  “輸倒不怕,只是那獎勵太高了,我們雷光堂折騰不起!”王薄當悶哼到,人窮志短馬瘦毛長,雷光堂已經連年墊底,這等于把這些年剩下的庫存一下子都拱手送人,哪兒還有翻身的本兒。
  王薄當其實也是說出了心聲。
  “我聽張小江說,這事情他們自己解決。”萬靖說道。
  四人顯然都露出不信,“先這樣吧,實在不行,該怎么辦就怎么辦!”
  四人也很苦悶,圣堂雖然不像魔修和邪修那么殘酷,但也有一套自己的競爭體制,不然根本無法在小千世界生存,這也關系四位長老的情況,也難怪他們很糾結。
  趙雅雖然是后來的,有趙家的后盾,但怎么說她也是雷光堂的一份子,而且趙家讓她來本身是要展現實力的,弄成這樣,怎么都不是件好事兒,趙雅現在的精力都放在了胡靜身上,只要把這孩子培養出來也算是一件功績。
  堂戰的時候很快傳遍了雷光堂,也成了一個閑聊時的一個笑話,雷光堂不但實力弱,還沒腦子,這么明顯的陷阱都能跳進去,只能用豬來形容了。
  不過又有點羨慕橫山堂,二十塊中品,二百塊下品,簡直就是明搶啊,……唉,自己怎么沒早一步下手呢!
  啦啦啦,啦啦啦,左一下,右一下,上一下,下一下。”
  周謙此時相當的悠閑,沒了趙廣這個烏云蓋頂的家伙,他的日子輕松多了,終于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兒,撅著屁股,東描西畫,至于堂戰什么的……唉,天塌下來自有大個頂著,人生的精髓是什么?
  一個字——混!
  想當年他和馮進被譽為雷光堂的希望,意氣風發,結果呢,不到一年馮進就被趕出圣堂,想想就感嘆人生無常,他修行完全是個意外,陪馮進一起,結果馮進不在了,他還在這里混。
  周謙的周圍飄著數十道火符,拿著他的天誅筆邊哼著小曲邊劃拉,低調,平靜才是美。
  閑著沒事制作點符箓,賺點外快,喝點小酒,將來再找個合適的女修,一起雙數雙飛,也是一種人生,爭來爭取,何必呢?
  砰砰砰……
  啊,突然的敲門聲嚇了周謙一跳,從狗腿變成英雄,周謙很不適應,同時也感慨人性真的很勢利,他其實根本沒想做什么。
  手一揮,所有的符箓瞬間黯淡下來,迅速的疊成一疊回到周謙的乾坤袋。
  “啊,這不是王師弟嗎,怎么有空來我這兒,真是蓬蓽生輝,請進,請進。”
  周謙打開門見是王猛,還是一如既往的客氣。
  王猛笑了笑,“周師兄客氣,不進去了,只是通傳一聲,你已經被長老選為堂戰正選中的一個,恭喜周師兄。”
  周謙蔫了,這有何恭喜可言,而且他都不知道對方是不是假傳圣旨,可又無法去找長老證實,這招還真是狠啊。
  “哈哈,我知道了,師弟是在開玩笑,雷光堂高手如云,哪兒輪得到我啊,我就不丟人了,讓賢,讓賢啊。”
  王猛笑得更夸張,“周師兄就別謙虛了,事情就這么定了,如果你有異議就找趙長老提吧。”
  對付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辦法,像周謙,你要和他客氣,他更客氣,所以要痛快一點。
  周謙的苦瓜臉這時顯得有點可愛,望著王猛的背影,周謙呆呆地坐在院子中,這小子到底是從哪兒冒出來的,總是跟自己過不去。
  別人不知道,但是周謙看得出,這王猛是有兩下子的,索明那小子也是橫山堂有名的拼命三郎,一個體修哪兒有那么容易被擊中命門,運氣?
  到了他這個級別,早就不存在僥幸了,這也是申屠不得不以退為進的策略,因為他真的看不出王猛的實力,高手可以偽裝的,但周謙卻知道,王猛真不是偽裝,申屠想多了,這王猛可能有點奇怪的天賦,但實力擺在那里,一旦被人發現,還是躲不過去的。
  自己呢?
  馮進是這些年來雷光體修最有天賦的新人,可惜就是性子太沖,跟趙廣不合,然后就被趙廣設了局激走了,周謙一直忍氣吞聲,就是在等機會報仇,結果還沒等到他實力超過趙廣,趙廣就先走了,弄得周謙其實非常的苦悶。
  裝了這么多年,他娘的,都快忘了自己是誰了。
  當晚周謙喝了很多酒,大醉了一場,夢中有些眼淚模糊,“兄弟啊,當年你要忍一忍,我們就能并肩作戰了……”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