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圣堂382 殺殺殺

只能任由三毛沖了進去,剛剛經過一輪修煉,化龍池的靈液被吸收的差不多了,每天化龍池里會重新灌入一次靈液,大概也就夠用一個時辰,人類的吸收力有限,也只能吸收到這種程度了,但對于靈獸來說,依然可以把靈液全部的力量吸收干凈,就看三毛在化龍池里瞎撲騰,跟狗刨一樣。
  在這里能獲得的最重要的就是,為圣像和命器做準備。
  為圣像做準備的功法叫做心痕術,就是根據自己的體質形成一個可能存在的圣像,也是一個激發作用。
  為命器做準備的功法叫做器煉心法,主要是在心海形成一個自己假器,祈禱進入小圓滿的一刻成真。
  這兩種功法都可以增加一定的成功率,不過功法能不能在四十九層的時候煉出來,就看個人的實力了。
  王猛首先練的就是器煉心法,所謂命器就是以命海為滋養的本命法器,收發由心,威力驚人,這也是人類的優于妖族的地方,機會只有一次,錯過了可是無比可惜。
  王猛在圣堂的時候就研究過煉器,只不過那是以礦石煉制,這次是在自己的心海煉制。
  器練心法第一步就是要確定自己到底需要什么樣的命器,要問本心,這里面也有個問題,若是自己想象的命器跟體質不符,是無法形成的。
  王猛自己當然是想祭煉一把飛劍,畢竟從小喜歡劍,也受了些莫山的影響,但時至今日,在修行之路上王猛也不能算是菜鳥了,更懂得如何找到適合自己的。
  有可能是劍,也有可能是別的什么東西。
  接下來的時間里,王猛沉浸在器練心法之中,這心法似乎也能讓命海充滿了活力,有點培元功類似的功效。當然更重要的是形成假器,也就是俗稱的器魂,有了器魂就等于成功了一半,每天化龍池里都會有新的靈液注入,堪堪夠王猛運轉一個周天,當然王猛用完了就屬于三毛了,基本上三毛會把參與的靈液全部吸收干凈,人類所能吸收的靈液有限。大概也就用了七成。還剩下三成就被三毛想用了,三毛這等靈物可是把靈液榨的一絲不剩,只剩下純凈的液體。
  因為修煉器魂。王猛還是第一次去體會的自己的命海。
  命海之中刻著三十五道命痕,暗藏天機,這也是人類的力量的源泉。王猛的命海非常的澎湃,充滿了勃勃生機,小圓滿的時候,命痕會抵達五十層大關,也會形成第一個完整的回環,讓力量直通天庭,誕生力量的奇跡。
  王猛很期待那一刻,雖然不知道對于五行體,對于神格。這次突破意味著什么,但王真人沒有退路,他也不會后退,就如同他說的,不求長身不死,但求轟轟烈烈,在技法上已經走到了盡頭的他。也知道是沖擊命痕層次的關鍵時刻了。
  技法和法術是有極限的,這個級別練到一定程度也就可以,在細致完全就是吹毛求疵,或者說丟了西瓜撿了芝麻,一旦躍升到五十層。完全就是另外一個境界,另外一種方式。基礎扎實就可以了。
  不光是王猛,這次被選入的修士,每一個都是差不多的情況,多是三十五層到四十五層之間的。
  四十五層以上,準備時間就少了點,這個區間的修士是最好的,可以隨著命痕層次的攀升,體會命海和心海的變化,并最終在四十九層的時候做出一次沖擊。
  不得不說極道盟也是費盡心血,在星盟學院之中,不少弟子在三十層的時候都是壓著,可一旦進入四十層就開始想盡辦法提升了,到這個級別自然是元力遠強橫越好,可是這個時候就比較難了,沒有相當資源的支持下,晉升靠修真者自己的積累,只能年復一年,浪費大量的時間。
  像王猛這種五行體無疑是消耗大戶,圣堂是無法給他提供足夠的資源的,這靈液自然是好,……只是相較于五行體的消耗還是遠遠不夠,就算把擁有圣像潛質的化龍池給他都不知道夠不夠,何況這種比較稀薄的靈液。
  但對王猛來說,有就比沒有好,有些客觀條件沒辦法,誰讓別人不待見五行體呢,可以抓住的,是自己要把握這個機會。
  王猛從心海中出來,就見三毛偷偷摸摸溜了進來,被王猛一眼瞪住。
  “三毛,去哪兒了!”
  三毛如同鬼子進村被發現一樣,毛立刻豎了起來,連忙擺手。
  王猛招了招手,“過來。”
  三毛扭著屁股裝模作樣的走了過去,王猛一眼就看出不對勁,這小家伙紅撲撲的,
  “說,干什么去了,別想忽悠我,你主人我可是忽悠的祖宗。”
  三毛扭著小屁股,轉折眼圈,顯然跟王猛呆時間久了,這小家伙也鬼精鬼精的,但知道這事兒瞞不過去,就連說代比劃的講了一番,看得出三毛無比的興奮,同時還鄙視了一番王猛。
  王真人無語了,這小混蛋,還真是吃百家飯啊,嫌棄他這里的靈液不好,然后就找到了明人的門上。
  雖然有面具,劃分的區域,王猛也沒聯系名人和馬甜兒,但沒想到這小家伙倒是直接找到了。
  向來這面具也瞞不過三毛的靈性。
  見王猛沒有發怒,三毛又是連蹦帶跳的一陣比劃,說明人那里有多好多少,那靈液乳白色的,濃度是這里的十多倍,一跳進去,簡直是天上rénjiān的享受。
  看著三毛瞇著的眼睛的樣子,王猛禁不止踢了它一腳,“臭小子,這就開始嫌貧愛富了!”
  三毛摸著屁股傻笑,“主人,我還能去嗎?”
  王猛搖搖頭,“不要打擾明人修行,這靈液對他的修行也很重要。”
  三毛有點不甘心的點點頭,修行需要專注,三毛這么去肯定會干擾到明人。
  無論他怎么樣,明人若是能突出重圍對圣堂也是一件大好事,明人的圣光魔坍體也給了王猛很大的動力,他要緊追猛趕啊!
  有強大伙伴的感覺真不錯。
  王猛的心情很好,他喜歡這種你追我趕的過程。
  三位長老有點目瞪口呆,這小子到底想干什么???
  明人的圣光魔坍體可是被寄予厚望,他的到來為了保密,也是大費周章,做的天衣無縫,可是來了之后倒好,很是一番悠閑。
  “你覺得用不用警告一些王猛,不要讓他的靈獸到處亂跑,省得干擾到其他人。”
  “算了,我看他已經約束自己的靈獸了,是不是讓化龍殿的長老敦促一下?”
  “這事兒恐怕不是敦促的事兒,圣光魔坍體幾百年了,這還是第一次出現,雖然不知道能不能完成,我們還是不插手的好,順其自然。”
  “好吧,到目前為止,已經有六個人初顯端倪了。”
  “期待吧,只要出一個圣像,我們就值了!”
  三位長老也無比的期待,極道盟和星盟的斗爭可能會延續百年,甚至幾百年,尤其是極道盟現在需要的是站穩腳跟,而這些未來的主力無疑是關鍵,所以才不惜一切代價的培養他們,這些靈液對祖師老祖們也都是至寶,這可是大手筆啊。
  修煉對王猛來說是一種挑戰,是生活,但對三毛來說就是一種折磨了,為了不讓三毛亂跑尤其是不讓它卻打擾明人和馬甜兒,王猛也開始壓迫三毛修行了。
  但王猛進入心海修行的時候,三毛還是可以肆意的行動的。嘗了甜頭的三毛怎么肯老老實實的呆著。
  王猛的進展并不順利,在靈液中修行功法確實比以往有增長,可能其他人的命痕層次正在不斷攀升,但是王猛卻只是積累,這是五行體的問題,是爆發式的提高,幾乎是五層一提升,或者十層一提升,似乎要是五的倍數,王猛能感覺到有靈液的幫助,元力提升很快,可是離第四階段依然毫無頭緒,只不過這在王真人的意料之中,但器魂上確實是一籌莫展,可能就真的如天機門長老所說,圣像、器魂都是五行某種潛質的激發,而五行皆強等于把難度放大,金木說火土,不同的屬性的器魂有不同的能力,可是五行都很強也許火行稍強一些,但……那又如何。
  至于圣像,心痕術則是激發心海的力量烙印,據說這是靈魂的力量,圣像是一種能力,遠超出一般的元力,這是最可怕的力量,擁有圣像者到了大圓滿還可以得到一次提升,到時候更是威力無窮。
  王猛對自己的心海可是無比的自信,好歹是神格滋養出來的,他自己的心神也很強大,但了解了心痕術之后,王猛直接就哇涼了。
  心痕術是在心海的核心形成圣像的影像,當影像形成之后,在抵達小圓滿的時候才有可能凝結成圣像能力。
  當然誰也不是一下子就形成的,這種圣像之影也是逐步形成,可問題是……丫的,誰能比王猛的心海更熱鬧?
  霸占核心的當然是神格以及天地鎖靈陣,都是招惹不起的,稍微上面一點還有代表王猛本源的五芒星陣。
  王猛自己也無奈,那位大哥肯讓個地方出來讓他修煉個圣像之影呢?
  毫無疑問,徒勞無功,明明是自己的心海,可是立著三宗大佛,都不是他能動的,或者說根本都不甩他。
  王猛唯一能發泄一下的就是跟莫山不斷的錘煉他的劍法,一招鮮吃不了天,可是王猛現在很享受這種精益求精的錘煉,對于劍法,從來不怕千錘百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