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384 沙暴

三百六十六命器鎮妖塔
  明人沖著五號、七號、九號點點頭,笑了笑回到自己的洞府。
  而這五號、七號、九號并沒有離開,看樣子像是認識的。
  “你們來之前可得到消息?”
  “沒有,一點消息都沒,此人應該屬于意外發現,有可能門派都不知道。”
  “呵呵,究竟是什么體質呢,真讓人好奇。”
  “什么體質不重要,能成功再說吧。”
  “五號,你的器魂進展如何了?”
  五號望著二號和三號離去的身影,微微搖搖頭,“我沒有修器魂。”
  七號和九號都是一愣,“你要孤注一擲?”
  五號微微一笑,“不成功便成仁。”
  說完點點頭,回到自己的洞府。
  擁有圣像體質的人,若是專心修器魂,成功率很高,但這樣顯然要分神,這就是取舍。
  馬甜兒的修煉很認真,這樣的機會對她來說很難得,三十六號化龍池,甜兒沒有想圣像的事兒,而是專注于器魂的修煉,她有感覺,想要修煉出一個可以幫助到大家的治愈系的命器。
  這是長久以來馬甜兒的渴望,而且也符合她的木系體質,雖然不能算是絕佳,但無論在圣堂還是修真學院,甜兒都不曾懈怠過,每次面對修煉沖刺的時候,她的心態都是最好的。
  在馬甜兒的命海之中,一個虛影正在逐漸的形成,她沒有考慮自己,這在修士的世界是不可思議的事兒,但馬甜兒就做到了,這大概對應的就是絕對自私自利的類型,世界之大,總能誕生出奇葩。
  看器魂的樣子似乎是一朵蓮花的樣子,器魂的形體一方面取決于本體,一方面取決于天地法則。
  照這個趨勢下去,馬甜兒獲得器魂的機會相當大,而在這里,她的命痕提升速度也很快。
  在修真學院的時候,她也是控制著命痕的層次修行的,以錘煉自己的法術,而現在開始放開了沖刺時,前面都會很順暢,對她來說也是四十層之后才會遇到問題。
  當然悲催的王真人是另外一回事,閉關修煉了一個多月了,化龍池的效果越來越差,這大概就是五行體的悲哀,真當你要沖刺命痕層次的時候,難關就一個接一個了。
  而這個機會錯過了顯然不會再來,本來五行體是被排除在外的廢體,屬于那種最可惜的類型,還是因為發生了一些特殊的變故,他才得到了這次的機會,只不過內情王猛等人都不清楚罷了。
  王猛當然不肯認輸,自從他開始修行就從沒遇到一件稱心如意的事兒,這種算是小折磨,該積累的還是要積累,首先是要修成器魂,這要比修出圣像靠譜的多。
  此時的星光修真學院。
  呂岳天的面前站著修真學院修士中最強的三人。
  女皇凌菲、龍王花劍雨、天王姬如山。
  凌菲是修真學院培養的修士中唯一修成圣像的,地位自然超然。
  花劍雨和姬如山在小圓滿的時候修出了命器,這讓花劍雨和姬如山低了凌菲一頭。
  龍王花劍雨屬于典型的條兒好盤兒正,各方面都很優秀,修出命器的他,雖然還不是星盟成員,但也記錄在星盟之中,算是備選了,能被星盟關注也是一種榮耀。
  整個人站在那里就如同一把利劍,相當的有氣勢。
  姬如山則是相當的魁梧,罕見的體修修出命器,三人之間并沒有真正意義上的戰斗,凌菲修出了圣像,沒有絕對的把握,兩人也不會輕易去嘗試。
  圣像的品階要高于命器,但不代表命器就沒有機會,真要戰斗起來決定勝負的因素很多。
  凌菲的性子很冷淡,若是換成花劍雨或者姬如山處在這個位置,恐怕早就一統修真學院了。
  “這次把你們三個叫來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兒。”
  呂岳天習慣性的敲了敲桌子,三人的關系相當一般,準確的說,沒有交集,凌菲來無影去無蹤,女皇陣營也保持中立,輕易不會管事兒,花劍雨和姬如山則在爭第二的霸主之位,只可惜也難分伯仲。
  “龍魂小千界的龍穴按照推算,最遲一年內,一定會打開,每百年一次的機會,屆時你們也可以去碰碰運氣。”
  “龍穴,至少要小圓滿的境界才能抵擋里面的龍威,院長大人,我想屆時肯定會有來自各方的高手進入。”
  “呵呵,沒錯,我也會親自出馬,你們主要是碰碰機緣,所以最近一段時間把自己的修煉進度加強一下,做好準備,不要為一些沒必要的事兒分神。”
  龍穴在星盟的級別中也屬于一級秘境,足以吸引大圓滿的高手進入,細究起來龍族也算是妖族的一個分支,但是龍確實是最強大的存在,強橫的**,對法術的完全抗拒,讓它們成為不朽的存在,龍的身體更是渾身是寶,無論是對于修行,還是煉制強橫的法器。
  只可惜活著的龍,即便是大圓滿的高手也要望而卻步,但死了的龍,或者瀕臨死亡的龍,則是另外一回事。
  龍存在于各個空間,但是奇怪的是,每當一頭巨龍感覺到自己快不行的時候,它們就會攜帶自己的寶藏穿越空間來到龍魂小千界,進入龍穴靜靜的等死。
  沒人知道原因,有人說龍穴附近有龍脈,也有人說龍魂小千界本就是龍族的發源地,原因不詳,但每次龍穴開放的時候,都是轟動整個修真界的事兒,但凡夠資格的門派都會碰碰運氣。
  據說目前排名星盟前十的門派都從龍穴中撈到過好處。
  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何況是巨龍,龍穴必須是由活著的巨龍打開,而這時就是修士們的機會,殺死這頭垂死的巨龍之后,龍穴也不會立刻關閉,龍族帶來的寶藏就不用說了,加上里面的巨龍骨骸,光是想想都讓人戰栗。
  據說若是能吞噬龍魂,甚至會得到龍族圣像,即便是大圓滿的高手都難以壓抑這種**。
  越往龍穴深處,死的龍族就會越強大,地位也會越高,但龍死不倒威,里面龍威混合著死氣形成了恐怖的殺傷,無人進入過龍穴的最深處,想當年妖族和人類為了爭奪龍穴也是少不得大戰,而這些年,人類一統之后,加上星盟的約束,只有夠資格的門派才能進入。
  當然修真學院肯定是可以的,甚至還有一些特權。
  飛升一路,相當的需要運氣,不得天材地寶,只靠悶頭修行,此苦逼之路,遙不可及。
  凌菲三人都是具備了這個資格的,盡管他們過去也不過是打打醬油,但能長長見識也是為以后做鋪墊,若是能撿到點什么,就更理想了。
  離開院長室,姬如山和花劍雨還互相調侃幾句,暗藏機鋒,一般情況,凌菲是肯定直接閃人的。
  “花劍雨。”
  花劍雨和姬如山都是一愣,三人碰頭的次數也有,但基本上都不見凌菲說話。
  “凌大小姐,有什么吩咐?”
  凌菲所處的花仙教,排行星盟第六,修出圣像的凌菲也是花仙劍未來的希望。
  “離開圣堂陣營的駐地。”
  凌菲淡淡的說道,花劍雨愣了愣,雖然圣堂陣營的人跑了,但是地方還在,已經被花劍雨給占了,可是凌菲怎么會管這事兒?
  花劍雨英俊的臉上露出笑容,“凌小姐,這事兒和你沒什么關系吧。”
  凌菲看了看花劍雨,“這個你不需要知道。”
  花劍雨的眼神閃過一絲殺機,到了他這個地步最不愿意做的事兒就是低頭。
  “凌菲,圣堂陣營就是只小螞蟻,無關痛癢,但我要答應你了,反倒是我怕了你,我早就想領教一下你的孔雀明王圣像!”
  花劍雨渾身劍氣如虹,像凌菲發起了攻勢。
  姬如山嘴角泛起一些笑容,立刻拉開距離,“我給兩位護法,可盡情大戰!”
  凌菲依然面無表情的望著花劍雨,“請。”
  “殺~~~”
  花劍雨手中的仙劍陡然指向凌菲,漫天的劍光,遮天蔽日一般殺向凌菲。
  這就是小圓滿的出手,隨心所欲,可借天地之勢。
  凌菲的手一揮,元力轟出,漫天劍氣瞬間被蕩清。
  “小花花,把你的命器拿出來吧,難不成你以為靠著這些小花招就讓我們凌大小姐出動圣像不成?”
  “你給我閉嘴!”花劍雨臉上無光,自己的浩然劍氣就像浮云一樣被人家一袖子掃光了,尤其旁邊還站著個姬如山。
  “讓你見識見識我的鎮妖塔!”
  花劍雨命海之處光芒閃過,一物閃著金光飛出,一座相當袖珍精致的小塔。
  花劍雨露出無比的自信,猛然把鎮妖塔扔出,鎮妖迎風變張,瞬間成為數十米高金光燦燦的巨型寶塔,空間中蕩漾著一種奇特而又洪亮的聲音,這是圣音,可驅散妖邪。
  鎮妖塔朝著凌菲就壓了過去。
  轟……
  直接把凌菲給鎮壓了。
  敢在離院長樓如此近的地方動粗,恐怕也只有這三個人有這膽子了。
  姬如山一旁目不轉睛的看著,花劍雨的鎮妖塔,能修出塔型命器,絕對是佼佼者,帶有圣音鎮魂的名命器,當真是不錯,只是如此輕易的就把凌菲給鎮了,這也太……
  這么多年了,姬如山和花劍雨始終沒有鼓起挑戰凌菲的勇氣,難道是個笑話?
  忽然之間,姬如山有點后悔把這個機會讓給花劍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