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19)      第991章月末(06-19)      第992章情投意合(06-19)     

圣堂392 命器鎮妖塔

收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在危險的時候,王猛的神識是時時刻刻感受著方圓百里的殺氣,忽然之間異樣傳來,王猛立刻感覺,一拉三毛,蹦出一個字,“跑!”
  兩人在黃沙漫天的世界狂奔,……裸奔。
  剛脫離狼窩似乎又入虎口,以神識的感知,這氣息是那個該死的鄭大世的。
  若是自己也進入小圓滿,王猛毫不介意回頭滅了這丫的,但現在,他剛剛進階,干掉御子魔的時候就感覺氣血翻騰,現在最需要的是調息而不是戰斗。
  大約十多分鐘,鄭大世來到了王猛和三毛剛才所在的地方。
  鄭大世冷哼一聲,“跑的還挺快,看你能堅持多久!”
  鄭大世這次來監督的作用是其次的,主要是想要這活人丹,結果卻鬧成這樣,不過也好,既然御子魔死了,那天火鼎就是他了,看來他還真小覷了王猛,五行體的體質力量可能發揮不了多少,但用來煉丹似乎不錯。
  鄭大世的身形一晃,從黃沙中消失。
  王猛和三毛一路狂奔,王猛這方面經驗也算風粗了,在殺戮空間的時候就被一個殘貨追了好久,只不過這次的家伙不好惹。
  能成為極道盟的護法,這鄭大世肯定不一般,至少不會是御子魔這種貨色。
  王猛現在想的就是如何躲開他的追蹤,可以確定的是他·身上留不下什么痕跡·就算有,也被天火鼎煉的一干二凈。
  這點王猛倒是猜對了,王猛身上確實被放了印記,但經過天火鼎一煉,什么印記也沒了。
  這給鄭大世的追蹤制造了不小的困難。
  就這樣追追逃逃,王猛和鄭大世開始了拉鋸戰,不得不說鄭大世的韌勁也相當足·似乎不抓住王猛不肯罷休。
  “三毛·你說這家伙是不是吃了槍藥怎么沒完沒了,到底沖著什么來啊?”
  王猛渾身赤裸,經過多天的暴曬變成了古銅色,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天火鼎煉制的問題,現在的王猛相當的有線條感。
  雖然被追殺·但王猛精神狀態極佳,就算在幾個月不吃不喝他也扛得住,在天火鼎里補充的確實很足了,至于極道盟,他是絕對不會放過的,有仇不報非君子·自從開始了修行之路,這還是第一次遭這么大的罪。
  休息的時候,王猛和三毛把自己埋在沙子里,把元力完全壓抑,來躲避鄭大世的追蹤。
  鄭大世乾坤袋里補給充足,一旦對方的元力消失,他也跟著休息·還可以研究一下御子魔的丹法。
  一旦突破了小圓滿,元力充沛,法術之間的界限就不那么明顯了,如果在小圓滿之前有一定基礎,練起來就更事半功倍。
  極道盟很重視對法器和丹藥的運用·這才是人類的方向,當然煉體是必須的·但外物的作用同樣重要,甚至更重要。
  當然鄭大世最渴望的是御子魔的命器,被奪的命器雖然無法像自身的命器那樣隨心所欲,但也不是一般的法器可以相比的,若是滋養的好,也有可能成為自己的命器。
  多一個命器,就等于多一條命啊。
  鄭大世在研究了御子魔的丹法之后,對于那天火鼎就更渴望了。
  同樣的王真人此時已經把天火鼎沉入了自己的命海之中開始了滋養,他命海中的光點依然是光點,五行大法又做出了突破,那光點卻很不給面子,絲毫沒有變化。
  只能說,五行體可能真沒有命器的命,就更別提什么圣像了。
  不過王真人從來不氣餒,這不是老天爺就送了他一個,不得不說三毛真是個奇葩,他的火焰似乎升級了,竟然拿把命器和本體的聯系切斷掉,當然這也是御子魔已經快掛了,若不是御子魔不甘心,加上三毛果斷,本體是可以毀掉自己的命器的。
  命海之中,天火鼎靜靜的在元力中滋養,王猛正在努力跟天火鼎建立聯系,若只是個單純的丹爐,也太浪費了。
  王猛并不著急,這次又是一次躍進,五行體這種爆進模式讓王猛也很頭痛,不過沒辦法,一飲一啄自有天定,王猛的培元功開始錘煉每一條新誕生的命痕,這已經養成了習慣,現在已經輕車熟路,邊休息的時候就能完成。
  天火鼎的形態確實很美,是典型的煉制五足鼎,五個鼎窗,同時也是五面鼎,每一面都鐫刻者一個五行圣獸,通天丹神教顯然是深得五行之法,把這種方法融入到了丹法之中,而御子魔雖然入魔,可是在煉丹方面一絲不茍,實在是個天才,他在自己的命器形成中也花費了很大的心血,現在便宜了王猛。
  王猛試圖融入侵入天火鼎,但天火鼎產生了很強烈的抵抗,似乎寧可魚死網破也不想王猛入侵一樣。
  只是王真人可不會就此罷休,這個時候不用神識更待何時。
  一般的意識一接觸天火鼎立刻遭到強烈的反擊,但是當神識出現的時候,天火鼎戰栗了,王猛心中得瑟,讓你丫的頑抗,頑抗是沒有好下場的!
  王猛要收服命器,而不是破壞,無主命器的反抗力都很強,而且十有八九會自毀,能被占有的并不多,這也是跟一般法器的差別。
  沒多久,命器的意識在神識面前屈服了,而且畢竟是由王猛的命海滋養,很快就開始接納王猛的意識。
  王猛第一次接觸了命器,被深深的震撼了。
  這天火鼎不但可以煉制丹藥,煉制丹藥的時候可以丹士心神相通,在煉丹上,天火鼎沒有限制。
  天火鼎自身也是法器,可以鎮壓妖物,甚至可以把妖物熔煉掉,汲取其精華,當然這種能力的強度屈居于本體的壓制力,御子魔對命器很上心,甚至耽誤了他自己的修行,天火鼎在煉制丹藥上已經很強了,也有一定的鎮妖的能力。
  至少王猛確定一樣,這天火鼎將是他進階的好東西,在天火鼎之內,可以最大程度鎖住元力不外泄,讓五行大法盡情的發揮,可以說在里面就像是一個自己的王國,自己就是神!
  被煉了一番,倒是讓王猛找到了一個修行的方法,當然這方法只適合王猛這種怪胎,……也許要多加一個三毛。
  三毛也被煉的神采奕奕,只是三毛走的不是五行之路,而是單純的火之路。
  只是······三毛除了頭頂的三撮毛變成了雜色之外,還真沒什么大變化,這丫的也是個怪胎。
  跟著王猛,三毛是有模學樣,連姿勢都一樣。
  夜深了,王猛知道該換地方了,在荒涼寒冷的沙漠夜晚,一大一小兩個影子也月夜下竄行。
  鄭大世懸浮空中,嘴角泛起冷笑,只要一動就會有元力反應,想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啊。
  紅色的月亮閃爍著妖異的光芒,這是五行荒漠空間的血月,是不是暗示著什么······
  這是一場以生命為大家的追逐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