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4)      第991章月末(06-24)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4)     

圣堂395 活人丹


  三毛的身體被擊穿了。噗通一聲。落在了王猛的身前。血落在了王猛的臉上。
  “主人……快……跑。”
  “晦氣!”一道劍光閃過。直接刺穿了王猛的命海。
  王猛的眼睛死死的盯著鄭大世。鄭大世也被看得毛骨悚然。狠狠的又是一劍掃過。
  噗通。王猛倒在了三毛的身旁。也許直到這一刻。王猛都沒想到他會死。
  天火鼎也停止了反抗。鄭大世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死了還是滿可惜的。但有些事情還是不要節外生枝的好。
  遠處的天空一片昏黃。沙暴要來了。鄭大世的腳下出現一個星陣。緩緩的沉入了地面。消失的無影無蹤。
  王猛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眼睛圓睜。三毛一點點的爬向王猛。每動一下。身體都會流出紅色的光芒。這是靈獸的生命。三毛使勁的動著。本來只有幾步的距離。此時卻像是咫尺天涯。
  終于三毛爬到了王猛的身邊。伸出舌頭舔著王猛的臉。大眼睛嗚嗚的哭了起來。
  生命是什么?
  三毛身為火海意識的時候并沒有感覺。但現在卻有一種比死亡更悲傷的東西涌了出來。
  王猛沒有睜開眼。他的生機正在一點點的消散。心海之中。神格顯然急于救治本體。但天地鎖靈陣死死的壓住神格。那一道裂縫滲透出來的力量。抵消不了生命的流逝。
  三毛的生命也在一點點消散。最終無力的倒在了王猛旁邊。
  這一刻。就是沙漠中的夜晚。冰冷一變。
  狂風起。鋪天蓋地的沙暴來了。
  天空的紅月此時無比的妖異。月光之中似乎走下來一個身影。慢慢的來到了王猛的跟前。
  沙塵暴來了。卻停在了這個女子的面前。
  只是一個恍惚。沙漠中只剩下沙子。被停住的沙塵暴再度恢復了咆哮……
  王猛感覺身體很冷很冷。然后落到了一個溫暖的地方。全身被什么東西包裹了。暖暖的。意識在中模糊與昏迷中徘徊。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當王猛睜開眼睛的時候。是強烈的光芒。一陣暈眩。似乎有一種很好聞的香氣。很甜很舒服。
  “你……醒了。”
  王猛似乎看到了一個人。一個白衣女子。他看不清。只能記著對方的笑容。
  “好好休息。你的傷勢很重。“王猛點點頭。其實只是腦海里想的。身體一動不動。眼皮就像千斤重。然后又昏了過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王猛醒了。一滴一滴的露水落到了頭上。周圍郁郁蔥蔥。王猛想起來。可是輕微一動。渾身劇痛。
  露水一滴一滴的落到王猛的頭上。這讓王猛漸漸清醒過來。只是這次醒來的王猛眼睛中帶著凜冽的殺氣。
  過了一會兒。王猛坐了起來。那種撕心裂肺的痛楚根本不算什么。
  周圍是高聳的樹木。元力也很充沛。顯然已經不是五行荒漠空間。
  三毛不在。他又孤單一個人了。王猛站了起來。也許這種痛楚會讓自己好過一點。
  像是一場夢。他是怎么來這里的。沙暴?那個女人。是夢?
  身上的傷口已經結疤。一切恍若一場夢。但是王猛卻知道三毛已經不在了。
  樹林中響起一聲嘶吼……
  而這聲嘶吼也引起了原著名的注意。一直斑斕虎盯上了王猛。猛然撲了過去。狠狠的咬(書書屋最快更新)住了王猛的肩膀。
  痛嗎?
  吼……
  斑斕虎被撕成了兩半。而王猛的身體也有斷裂般的痛苦。他要活著!
  他要報仇!
  王猛大口的吃著血淋淋的肉。極道盟!
  現在王猛終于有了一個發自內心要滅掉的敵人。無論他是誰。他有多龐大。只要自己還活著一天。就一定要讓對方付出代價!
  這大概就是天道。這修真之道!
  這是倒霉的斑斕虎補充了王猛的能量。虎皮做了一件衣服。現在真的一無所有了。失去了星環。他連修真學院也回不去。
  但這還不是最絕望的。王猛雖然活下來了。但是命海遭遇重創。可能是神格的力量在關鍵時刻救了王猛的命。但命海生命力流逝。王猛的命痕都處于枯萎的狀態。
  王猛試圖運行五行**。可是稍微一動。命海就發出一種鉆心的痛。登時就暈了過去。
  難道自己成了廢人?
  王猛不怕強大的敵人。可是若成了廢人怎么報仇?!
  這時一個雙首狼妖盯著了王猛。在它眼中王猛絕對是一頓不錯的晚餐。
  噌……噌……
  兩道光芒閃過。雙首狼妖的腦袋爆開。一個老頭叼著個煙袋。看到自己的獵物也很高興。當看到地上的王猛時。卻是一愣。
  等王猛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一個小木屋里。這一刻仿佛回到了雷光堂。簡單而溫馨。
  “爺爺。爺爺。他醒了!”
  一個小腦袋正興致勃勃盯著王猛。扎著一個可愛的馬尾辮。大眼睛忽眨忽眨的盯著王猛。清澈見底。
  王猛一陣心痛。
  “呵呵。小伙子。你醒了。”一個老頭走了進來。敲了敲煙袋。
  “多謝前輩救命之恩。”
  “不用謝。我不過是路過罷了。小橙。讓他休息一下。你去弄點吃的。”
  “好的。爺爺。大哥哥。你要乖哦。不要亂動。”
  小橙蹦蹦跳跳的跑了出去。
  老頭坐到了王猛的身邊。“小伙子。你的傷勢很重啊。什么人下手這么重。”
  “前輩。給你添麻煩了。我只要能動就會離開這里。”
  “呵呵。不急不急。你可以慢慢養傷。小橙挺喜歡你的。”
  老頭慢條斯理的望著王猛。
  “前輩。這里是哪里?”
  “這里是龍魂小千界的臥龍山。平時沒有外人來。你可以放心。追殺你的人到不了這里。”
  老頭吧嗒吧嗒的一個接一個煙圈飄了出去。
  王猛感覺身體暖暖的。像是服用了什么東西。可是命海似乎還處于枯竭狀態。
  看到王猛神色黯然。老頭拍了拍王猛。“小伙子。想開點。你命海受到重創還能活下來簡直就是個奇跡了。至于其他的。活著就有希望。”
  王猛沒有回答。就這么算?那是絕對不可能。他是王猛。不過有點老人家說的不錯。只要活著就有希望。他要快點恢復起來。怨天尤人?
  那是不是修真者!
  看到王猛的眼睛里恢復了身材。老頭也笑了。“你就安心在這里住下。我這野郎中還是有兩下子的。”
  “前輩的藥很好用。我感覺身體沒那么痛了。”
  “呵呵。小子我的藥只是鎮痛恢復罷了。在此之前你可是吃了什么靈丹妙藥。否則命海早就枯竭了。”
  王猛愣了愣。難道那……女子不是做夢?
  可是會是誰呢?誰會在那個時候救他???
  然后又把他送到這里。這是什么意思。
  “別想了。等身體恢復了。有的是時間。”
  “爺爺。爺爺。我燉了七夕花烏骨湯。這個對養傷是不是很好啊。”
  小橙一溜煙的跑了進來。
  “你這小丫頭。不舍得給爺爺喝。卻給別人喝。”
  “爺爺。您又沒受傷!”
  “哈哈。好。給他喝吧。他現在還需要休息。不能聊太久。”
  小橙點點頭。湯端了上來。一股香氣飄來。王猛精神都為之一振。
  “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小橙。”
  “王猛。兇猛的猛。”
  王猛說道。只是自己這樣子當真跟兇猛沒關系了。
  王猛把一大碗湯都喝了一干二凈。頓時疲憊感又涌了上來。緩緩進入夢鄉。在夢中。王猛似乎有看到了活蹦亂跳的三毛。
  忽然之間。他覺得讓張小胖他們來大元界真不一定是好事兒。他要更強大才行。
  對龍王陣營的攻擊都太魯莽了。若不是花劍雨恰好不在。可能帶來的都是災難。
  這是一個力量說話的世界。
  夢中的王猛握緊了拳頭。只要他不死。他將全力的追求力量!
  接下來的日子是王猛自從踏入修行世界最安靜的平和的。小橙每天都會熬制好吃的東西。當然她只會熬湯。
  老人的本名叫墨辰。顯然也是修士。在此地隱居。養傷需要靜氣。尤其是王猛的情況。他現在最主要的是要激活命海的活力。
  王猛和老人在院子里下棋。小橙則坐著小木凳打瞌睡。實在是太無聊了。為什么會喜歡玩這東西呢?
  “小子。你下棋的水平相當了得啊。而且棋風還這么老道。”
  王猛微微一笑。這是老莫帶來的影響。并沒有隨著時間消失。
  “老人家。為什么一進入小圓滿差別會這么大?”
  “修行一道各門各派的看法都不同。有人順天有人逆天。有人借勢。有人逆勢。方法更是不盡相同。但說穿了都不過是修內力。驅使外力。在小圓滿之前。我們只能修內力。但是踏入小圓滿之后。則可以一定程度的借用外力了。這是一個本質的差別。本來你只是一個小水池。差別在于水池的大小。可是一旦進入小圓滿。你就變成了江河湖海的一條支流。無論視野還是其他的什么都變化了。所以在小圓滿之前。你無論修的多好多厲害也是白搭。”
  墨辰笑道。黑子繼續攻擊。雖然墨辰看起來很溫和的老人。但從下棋上看卻風格凜冽。完全不知防守為何物。
  王猛的白子頂上防守。王猛在防守中也帶著攻勢。
  “這豈不是說小圓滿之前的法術技巧都白搭了?”
  “呵呵。當然不是。你所體悟的東西都是一種財富。到了小圓滿也會變成一種力量。只是有的時候這種力量不是一定會體現成戰斗力。”(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