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397 極品丹


  墨辰微微一笑。無視王猛的防御。繼續攻擊。絲毫不在乎可能存在的損失。
  “傷你的人。是小圓滿的高手。準確的說是小圓滿二重天。你能活著真是個奇跡。”
  “二重天?”
  “呵呵。命痕到達五十層的時候。命痕會形成一個回環。可體悟一次天道。也可以說。從這一刻。才能真正算是一名修真者。小圓滿之后。每十層元力發生一次蛻變。對天力運用也會有很直接的變化。五重天。抵達大圓滿。可在此接觸天道。”
  墨辰狠狠的抽了一口煙。不得不說王猛這小子下棋還真是厲害。他可是很久沒碰到對手了。
  “前輩。那命器和圣像真的很重要嗎?”王猛白子很隨意的落下。
  墨辰愣了一會兒。“咳咳。下棋聊天分神。這一盤先到這里。讓老夫好好指點指點你。”
  “爺爺。耍賴。每次輸了就這樣!”
  “你這小丫頭。胳膊肘怎么朝外拐!”
  “大哥哥是自己人。耶!”小橙做了個鬼臉。“我去弄點水果。”
  墨辰笑了笑。慈愛的望著小橙。“這孩子也長大了。”
  抽了幾口煙。看了看王猛。“圣像和命器。是在體悟天道的時候產生的寶物。可以說至關重要。若是你在小圓滿的時候沒有出現圣像。或者圣像。我勸你就不要報仇了。”
  別說圣像和命器了。王猛的命海都枯竭了。最打擊王猛的是。在最關鍵的時候神格也靠不住了。天地鎖靈陣不愧是法則之物。竟然如此厲害。能存在一絲裂縫。已經就是奇跡了。
  “別擔心。你的體質很特別。說起來五行體也算是圣體的一種。只不過……華而不實。”
  墨辰吧嗒吧嗒的抽著煙。
  “前輩。難道我就沒有機會了嗎?”
  “這倒不盡然。若你出生在十大門派。說不定會有不小的成就。只不過在歷史上從未聽說過五行體能修出圣像。更別說命器了。但若是能進入小圓滿。確實要比一般的修士強不少。只不過難度也很高。”
  總的來說墨辰還是不太看好。
  “這么說我的天賦還不錯。至少不能算一般。”
  王猛笑道。
  墨辰愣了愣也禁不住笑了。“你倒挺樂觀。”
  “能走到今天。我已經沒什么遺憾的了。只是身為男人。有仇不報非君子。只要我活著一天。極道盟就被想好過!”
  “極道盟嗎……”
  “前輩知道極道盟?”
  “呵呵。我一個山村野夫。什么盟不盟的不知道。不過對方既然是如此龐大的組織。可不能蠻干。”
  王猛點點頭。聳聳肩。“其實這可能也是一種妄想。我現在命海還沒恢復。”
  “五行體的體質你竟然可以修行到四十五層。已經是個奇跡了。就像你說的。反正都走到這一步了。既然活著就當是找點事兒做吧。”
  墨辰拍了拍王猛。王猛點點頭。吃過晚飯。王猛回到自己的小木屋。開始嘗試運轉五行**。可是還是陣陣的刺痛。只不過在墨辰和小橙的照顧下已經好多了。
  若是兩重天。那鄭大世應該是七十多層的元力。而且還擁有命器。實力非同小可。不過墨辰竟然通過自己的傷勢就能看出這么多。這實力恐怕更厲害。
  明明是修士。卻能如常人一般不顯山漏水。老人的實力真要仰視。但一個如此強的人卻甘于平凡恐怕也有苦衷。見識了星盟和極道盟。王猛真的感覺到這世界真的很大。
  只不過他心中可沒有絲毫的放棄。雖然命海未愈。可是他就是興奮。也許從骨子里他就是個不安分的人。他渴望大的世界。渴望精彩。
  在臥龍山的日子。王猛的身體漸漸好轉。不得不說墨辰的“土方子”真的很好用。命海正在逐漸的恢復。王猛自己也懂得丹術。這里面竟然蘊含著五行互補之術。也幸虧他是五行體。其他體質是無法把五行之力發揮到這種程度。用打不爛的小強來形容也不為過。
  命海一點點好轉。王猛自己也恢復了信心。只要他進入小圓滿。就一定可以戰勝敵人!
  同一級別。王猛根本不怯任何人。
  小橙就是個開心果。可能也缺乏朋友。多了個王猛。小橙開心的不得了。尤其是王猛給小橙講凡間。圣堂的故事。一提到張小胖。小橙就會樂得咯咯直笑。看的墨辰也很是感觸。他一個老頭子。只能說小橙長大了。需要朋友了。
  這種環境下。王猛的恢復確實非常良好。有時也很奇怪。似乎小橙并未修行什么法術。按理說。以墨辰的實力。應該從小就讓小橙打下修行基礎了。
  一日王猛和墨辰下完棋。墨辰把王猛叫了去。王猛聞到了酒味。“呵呵。今天不喝茶了。野山茶其實味道不怎么樣吧。但這酒可是佳釀。臥龍山的猴妖們釀的。每年我都要偷幾壇子回來。”
  拍開泥罐的封口。一股香氣撲鼻而來。
  粗劣的碗。碧翠的瓊漿玉液。當真是一種別樣的享受。
  一老一少干了一碗。“看到你。我突然發現小橙也長大了。時間過的真快。”
  墨辰自己又喝了一碗。王猛沒有打擾。
  “王猛。你在修真學院生活過。也經歷了極道盟的追殺。對于一個還未到小圓滿的修士來說。也算是難能可貴了。”
  “老墨。我能當成夸獎嗎?”
  墨辰微微一笑。“算是吧。相逢就是有緣。本來我想一輩子終老此地。讓小橙過平凡人的生活。可是現在覺得對她不公平。她有很好天賦的。應該有更輝煌的人生。至于將來的路怎么走應該由她自己選擇。”
  “無論星盟和極道盟都不能相信。也不能不信。或者說。你必須借勢。從現在的局面看。你應該借星盟的勢對付極道盟。”
  “以我的情況。能借到什么?”
  “~~-~~呵呵。不用妄自菲薄。你能逃出五行荒漠空間不是偶然。從你說的事兒里面看。或許有更深的淵源。救你的人是說不好說。但你們的院長呂岳天就是個有問題的人。有件事兒你可能不知道。星盟知道極道盟的存在。五行荒漠空間下面就是天機門。恐怕也瞞不過他們。在這種情況下。呂岳天把你們送到五行荒漠空間又是什么意思呢?”
  王猛愣住了。“我以為他是為了幫我們躲避花劍雨。”
  “呵呵。換個角度。若你是呂岳天。大圓滿的高手。手握大權。會這么在乎一個圣堂弟子嗎。除非有特別的意義。”
  墨辰目光灼灼的望著王猛。
  王猛一片茫然。“我身上似乎沒什么他需要的啊。而且圣堂也不是十大門派……似乎星盟也不需要爭取圣堂的力量。”
  墨辰搖搖頭。“問題的源頭在于你。我也說不出。但你給我一種很特別的感覺。也許你身上存在著什么你自己都不知道的契機。若我能感覺到。呂岳天沒有理由不察覺。”
  王猛心中恍然大悟。他們感受的可能是神格。“若是看重我。那呂岳天為什么把我送到極道盟……”王猛停住了。一臉的難以置信。“難道呂岳天是極道盟的人???”
  “呵呵。可能是。又可能不是。又或他本就是兩面派。極道盟和星盟互相滲透已經很久很久了。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生存!”王猛說道。
  墨辰拍了拍手。“來。為了生存。干一碗!”
  砰……
  “五行體的突破走一般途徑是肯定不行的。你需要天材地寶提供最強的元力激發五行體的力量。既然我們認識了。怎么說我都要助你過了小圓滿這一關!”
  墨辰雖然蒼老。但是此時豪情萬丈。舉手投足之間都有著一種強大的氣勢。
  這讓王猛想到了薛終南他們。甚至是呂岳天。
  “前輩……”
  “不要感謝我。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我不是要做好事。你也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請前輩明示。”
  “呵呵。我已經老了。用處不大了。將來把這個人情還給小橙就行了。”
  “前輩和小橙對我有救命之恩。我王猛不是個混蛋。只要用得到我。”
  墨辰擺擺手。“小子。不用動不動就感謝這個感謝那個。只要記住我們的約定就好。龍穴即將開放。既然要做點什么。我就助你龍穴執行。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機緣!”
  “龍穴?”
  “沒錯。秘境之一。百年開放一次。每次開放都有將死的巨龍抵達。呵呵。對巨龍來說大概最后的需要安靜的時刻。但對我們修真者卻是發橫財的最好機會。到時候來自各小千界的人都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王猛當然知道巨龍的價值。渾身是寶。而且龍族向來喜歡收藏把握。說是移動的寶藏都不為過。在龍穴中埋葬著巨龍。簡直是就是寶庫中的寶庫。
  “前輩。若是這樣的話。爭奪豈不是很激烈?”
  “呵呵。凡是有點實力的門派都不會放過。”
  望著王猛發亮的眼睛。墨辰禁不住搖頭。“你不是貪婪的人。確實天生的冒險者。這并不是什么好事兒。不過生命的過程在于精彩。不然活得再久又有什么意思呢。”
  “前輩。我們要是去了。小橙怎么辦?”(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