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3)      第991章月末(06-23)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3)     

第4章修行就要淘寶票

大千世界,三界之中,元氣最豐富,仙人最向往的世界。
  這里,集中著來自各層面的最強者,尋求**的終點!
  這里,一步之遙便可成神,完成那夢寐以求的蛻變!
  這里,是仙人通神的終點站!
  斷天涯,大千世界的標志性地點,懸浮萬里高空,突兀的一個千米的斷層,整個斷天涯附近充斥著強橫且富有攻擊性的高濃度元氣場,排斥任何靠近的生物,很多被**驅使的修神者都化成了斷天涯的一部分,這是大千世界的五大禁地之一,平時人跡罕至,而此時斷天涯的遠處懸浮著數百個身影,表情各異,但目光都集中在被精純的元氣迷霧籠罩的斷天涯上。
  就算是在強者林立的大千世界,這些人也都是赫赫有名的主兒,命格境五十層以上的修神者,仙人中的代表人物,個個都控制著數個修真層面,跺跺腳都會天搖地動的主兒,此時,每個人都屏息以待,凝望著斷天涯,仿佛那里藏著通神之秘一般。
  大千世界,無數凡人向往的仙界,擁有著所有位面之中最充足的元氣,無論屬于哪個位面,哪種文明,哪樣修行方式,經過重重考驗的修行者,最終都以邁入大千世界,只有在這里,脫去凡胎,長生不死才成為可能,在這里,修的是……神!
  無論到了何等級別,依然有強弱之分。
  何為天道?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何為自然?
  優勝劣汰,強者生存!
  無論哪個界面,修行資源都是有限的,在大千世界,在這邁向成神的最后一站,競爭更是達到了白熱化,而最強的無疑是五大半神,所謂半神是對那些已經摸到了一絲玄妙的天道,只差臨門一腳的最強的仙人的尊稱。
  毫無疑問,他們占據著大千世界元氣最豐富的地方,覬覦著成神的那一刻,同樣也被人覬覦著,輪回更替,但是千年來,半神常有,卻始終未有人能邁出那一步。
  直到閉關百年的魔神妄天出關,七脈輪回**大成,大千世界的格局終于改變了。
  三年之間,妄天連續挑戰三位半神,圣修的兩位半神,一死一傷,魔修的一位半神被吞噬命魂俱滅,各宗派頂級高手落敗者更是數不勝數,一時之間,魔神妄天的無敵之威也徹底籠罩整個大千世界。
  而現在,妄天面對的是大千世界最后的也是最特別的半神——逆天邪神莫山,一個來自小千世界的另類。
  只有斷天涯才配得上做他們的戰場,也只有半神才能進入斷天涯。
  若莫山戰敗,則大千世界再無妄天之敵手,而妄天也將成為千年來最為接近神的第一人。
  追求力量的極致,方法有很多,但本質殊途同歸,都是對元氣的占有和使用,圣修者,主張探索和學習,自然界必將有一條通神之路,只待修行者去尋找。
  而魔修本質上也是如此,但是區別于圣修的地方在于,他們可以為了提升而不擇手段,比如吞噬他人的元力就是一個捷徑。
  第三種,比較罕見的就是邪修,可以說是修行者中的神經病,因為他們逆天修行,以對抗天道的“自殘”方式前進,因此大多數邪修都是孤僻,這在勢力林立的修行者世界,算是另類,而殘酷的競爭,也導致邪修一脈很是脆弱,直到逆天邪神莫山進入半神之境。
  斷天涯外面充斥著可以撕碎仙人的元力漩渦,可是在斷天涯里面卻蘊含著最精純的元氣,只是這種元氣對兩個半神來說意義不大。
  妄天負手而立,整個人與周圍融為一體,舉手投足間可證天道。
  大道唯一,無論圣修還是魔修殊途同歸,都是體悟天道,最終成神,而在兩派中都得到了印證,也為后繼者提供了無價的經驗,但是邪修一脈中的最高成就者也就是眼前的逆天邪神莫山,半神已經是邪修的最高境界了。
  莫山那滿頭的紅發顯得比較凌亂,三天了,但是表情依然平靜。
  妄天仰望蒼穹,仿佛面對的不是成神路上最后的對手,而是老朋友一樣。
  到了他這個級別,權勢,美女,都已經是浮云,剩下的只有對天道愈演愈烈的執著,和無邊無際的寂寞。
  最后一個找莫山,不是因為他最強,而是最弱,即便是妄天也沒想到,莫山竟然是其他四位半神中最強的一個,甚至比他閉關之前還要強一點。
  可惜今天,他將更寂寞,從此之后再無對手,一心天道,只待成神那一刻。
  “莫山,交出命格,我可讓你在大千世界重新開始,并保你五百年平安。”妄天淡淡地說道,聲音中已經透著近乎于真神一樣的威嚴。
  在大千世界,只有妄天有資格這么說。
  逆天邪王莫山依然冷漠,聞言嘴角竟彎起一個弧度,平靜地望著妄天,似乎在欣賞著什么。
  “你,什么都保證不了。”
  放眼大千世界,這也是最后一個敢否定他的人了。
  “這是一個機會。”妄天微微一笑,不反駁也不承認,但說的卻是事實。
  妄天不成神,莫山就沒了價值,成神,神是什么情況,誰也不知道,但是妄天的庇護之言確實能起到相當大的用處。
  見莫山依然沉默,妄天卻顯得更有耐心,“當七脈輪回**大成那一刻,我看到了通神之路,可是我卻沒有邁出,你可知道為什么?”
  這經驗,絕對是每個修神者做夢都想知道的,修行的路途坎坷多難,稍不留神就會功敗垂成,而先行者的經驗無疑是最珍貴的參考。
  魔神妄天要與人分享通神之路的經驗,這簡直是無法想象的事兒,而分享的人卻是他最后的敵人。
  “因為你差了一半。”莫山那冷漠的臉上似乎出現了一種回味和向往,又透著一種惋惜。
  魔神自從出關以來,那無敵的自信在這一刻動搖了,雙目爆射出可以刺穿蒼穹的光芒,“你怎么知道!”
  “因為我也差了一半。”莫山的臉上帶著一絲自嘲,“只不過不同的是,你那一半可以彌補,我這一半卻無法再來。”
  妄天終于動容了,因為莫山是真的知道,此人竟然比他更先一步看到通神之路,只可惜就如同他所說,自己可以彌補,而他卻無法回頭。
  逆天終究是罪!
  “我還是要感謝你,你是我妄天自誕生那一刻起,第一個要謝的人。”
  魔神終于無法壓制心中的喜悅,因為他只要殺了對方,就可以體會對方逆天修行的真髓。
  所謂通神,要先順后逆,順天得力,借勢逆之,才可成神,從一開始莫山就錯了。
  莫山搖了搖頭,“誰謝誰還不一定。”
  妄天知道對方還有本命神劍未用,可是他有信心擊敗任何人,“我早就想領教一下逆天邪神的不語劍,時至今日,得償所愿,乃我妄天最開心的一天。”
  今天,妄天確實應該高興。
  莫山手中浮出一把很樸素的長劍,一如莫山一樣,冷漠,沉靜,輕輕撫摸著自己的劍,逆天邪神那不動如山的臉上也多了一絲溫柔,作為劍修,劍就是生命,在邪修殘酷的修行中,這是它唯一的伙伴,親人。
  同樣的,妄天的身前也多了一把造型古樸的長劍,劍身充斥著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的霸氣,這就是魔神妄天縱橫大千世界的魔神劍——歲月!
  同是劍修,這是避無可避的一戰。
  嗡……
  妄天輕輕一彈劍身,發出震天的劍鳴,“歲月,記住吧,你的對手叫做不語。”
  在這個世界上,能被妄天稱為對手的,莫山是第一個,也是最后一個。
  劍氣沖天而起,似乎要割裂天空,斷天涯那堅不可摧的元氣場也被這驚天的劍氣割裂。
  圍在斷天涯千里之外的修神者們面色蒼白,這一刻,他們切身地體會到了什么是差距。
  大千世界最強的兩把神劍,終于要一決勝負了,妄天可以放過圣修李逍遙,是因為對方是符修,但是兩個劍修碰到一起,只有一個能活著,或者都死。
  莫山的目光始終在不語劍上,驀然那紅色的頭發張揚起來,元力洶涌澎湃,天搖地動,似乎世界都要為不語而沉默。
  魔神的眼中也充滿了興奮,這才是他想要的對手,而妄天也終于明白莫山為什么要選擇這里做戰場了。
  因為斷天涯跟他一樣,都是逆的存在,而莫山在這里也確實能發揮出最強的力量。
  整個斷天涯源源不斷地輸送著力量,涌入莫山的體內,就算是如此天力,也無法讓不語劍有任何的動靜,就如同他的主人一樣內斂沉默,無聲地對抗著一切。
  此時不語劍上凝聚的力量,已經足以開天辟地。
  斷天涯周圍的修神者下意識的開始回避劍氣的方向,毫不懷疑,這是本能的恐懼。
  誰能想到逆天邪神的力量竟然強大到如此地步,這絕對已經超過了半神之力。
  漸漸的,妄天的表情凝重起來,手中的歲月魔神劍并沒有像不語劍那樣囤積力量,傲然于世界之外,高高在上。
  莫山的雙目猛然爆睜,“天道不仁,我命逆天!”
  轟……
  不語劍如同萬丈神劍當頭斬下,看得一眾修神者臉色土灰,這一劍就是集眾人之力也無法抵擋,難道莫山真要逆天改命?
  而這時妄天的臉上露出了最燦爛的笑容,顯然他很欣賞這一劍,這是由衷的佩服和惋惜,“天若有情天亦老,萬千大道是滄桑——歲月無情。”
  歲月魔神劍仿佛從另外一個世界斬出,無聲無息,已經不受這個界面法則的束縛,那開天辟地的力量,在它的高傲面前是那樣的脆弱,螻蟻豈能逆神?
  莫山的胸口已經被刺穿,這就是魔神之威,出劍收劍只在意念之間,大神通之術。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只要奪了你的神格,立地成神,哈哈哈哈。”天空中響徹著魔神的狂笑。
  轟隆隆隆……,斷天涯正在炸裂,逆天不語劍的絕世神威,可斬天,卻無法替主人斬殺敵人。
  混亂爆裂的元氣也無法傷害魔神分毫,甚至是躲著走,最關鍵的是,妄天已經從這一劍中明白什么是逆天。
  “我說過,要謝你。”這時的妄天意外的人性,只要再閉關百年,他有十足的把握一闖通神之路。
  莫山的表情依然冷漠,仿佛生命本就不存在一樣,“我說過,誰謝誰還不一定。”
  “這天下……誰能擋我!”
  天上天下唯妄天獨尊。
  驀然之間一股無法抗拒的法則之力鋪天蓋地地籠罩下來,如果說到了這個境界還有什么能制約魔神妄天的就只有法則之力了,畢竟再怎么接近神的仙人,依然是人。
  妄天的臉色變了,“你……故意引發天劫!”
  莫山沒有看妄天,“我已經沒有回頭路了,你要借我的經驗,我則要借你的力量,我們的交手加上你的頓悟足以引發九九八十一記乾坤泯滅大天劫,對付你綽綽有余!”
  頓悟的妄天已經是亞神了,這個時候的他最需要做的是隱藏力量躲避天劫體悟力量,可是斷天涯力量的傾瀉已經讓他無所遁形,莫山這一劍本來的目標就不是他,而是要斬開斷天涯!
  “你做這一切只是要和我同歸于盡?!”妄天覺得有點可笑。
  莫山的身體正在消亡,哪怕是半神之體也難擋歲月,可是莫山的表情卻徹底放松下來,“天劫之時,也是法則之力最弱的時候。”
  “你該不會是想……讓你的命格借機闖入下界,就算真的被你闖過了,無主命格也不過是為別人做嫁衣!”
  妄天動怒了,如果他得到莫山的命格,立刻就成神了,但是沒有的話,天曉得需要多久,而莫山費盡心思甚至不惜一死,卻只是要把最寶貴的命格送人!
  送人!!!
  “你不懂,永遠也不會懂。”莫山嘴角露出一絲諷刺,雖說大道殊途同歸,但他們本就不是一路人。
  損人利己,是魔。
  損人不利己,這是邪!
  損己利人,謂之至邪!
  邪修,就是要逆!
  誕生在大千世界最強大魔修秩序勢力,僅僅兩百年就成為半神的妄天,是永遠無法理解從小千世界耗費百年到中千世界,再耗費百年到大千世界,然后再數百年才成為半神的莫山,這在下界已經堪稱神速,無法想象的神跡,到頭來依然成空。
  九九八十一記乾坤泯滅大天劫了,神威覆蓋萬里,所有的威壓和力量正在向妄天的身上凝聚,這一刻妄天已經無暇他顧,以亞神之力全力抵擋天劫,只要擋住,他依然可以成神。
  當法則全力發動泯滅大天劫的時候,也是法則之力最弱的時候,畢竟亞神不容小視,而只有這時不可觸碰的大千界規才會出現一絲縫隙,只有這時,在大千世界才允許出現的命格才有可能穿越法則束縛進入下界。
  這是最大的逆。
  一道紅光從莫山的身體飛出,直沖云霄瞬間消失不見。
  失去了命格的支持,莫山的身體加速潰散。
  什么是天道?
  莫山目光開始朦朧,這是自己第一次問師傅的問題,那時的他不過是個孩童,一步步走到今天,他經歷得太多了,歲月對他太沉重,但,他,無怨無悔。
  成神?長生不死?天下無敵?
  不,那不是邪修的真意,得成神之法,就是用來唾棄,這才是邪,這就是逆!
  “師傅,弟子做到了。”莫山仰望天空,逆天邪神的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笑容,直到化為虛無。
  邪修一脈出現了永遠無法超越的輝煌,他的名字叫做逆天邪神莫山。
  與此同時泯滅大天劫已經全面發動,天地失色,一道毀滅光束籠罩了妄天,直到這一刻,妄天都不明白莫山究竟是怎么想的,他見過無數瘋狂的人,卻無一人能及莫山。
  天崩地裂,方圓十萬里忽然之間一片漆黑,緊跟著斷天涯發出耀眼的白光,在眾目睽睽之下,徹底的一分為二,瞬間,天地失去了聲音,只剩下黑白兩色,所有人的行動都被桎梏了,那一刻,這些大千世界的佼佼者如同嬰兒一樣脆弱,那一刻所有的仙人都感受到了天地那莫可抗衡的威力和冥冥中的嘆息。
  而此時一個紅光消失在空間的夾縫中……
  當一切平息下來,已經是數月之后,斷天涯一戰已經成為大千世界最津津樂道的傳說,魔主妄天,攜通天徹地的亞神之力在邁向天道的最后一戰中失蹤,有人說妄天是毀于天劫,有人說妄天已經成神,也有人說他重傷,但無論如何他和無敵的歲月魔神劍消失得無影無蹤。
  逆天邪神莫山尸骨無存命魂俱滅,這個來自卑微小千世界的異類其實一直不被接受,修神者恐懼他,嫉妒他,而他終于消失了。
  斷天涯的斷層之間,靜靜的懸浮著一把劍,劍身有一道深邃的裂紋,風吹過,會有嗚嗚的聲音,像是在哭泣。
  它叫不語。
  此戰之后,大千世界也出現了罕見的和平期……
  命格,只有大千世界的仙人才擁有的元力烙印,身份的象征,對于修行者來說最寶貴的存在!
  大千世界半神的命格,又被稱為——“神格”。
  對于下界來說,那是永遠永遠無法企及的夢。
  而那道擺脫法則之力的紅光將帶來……
  (鮮嫩出爐,求收藏、推薦、點擊,戰斗吧,童鞋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