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堂》 最新章節: 第990章威武(06-25)      第991章月末(06-25)      第992章情投意合(06-25)     

圣堂400 代價為生命的追逐游戲

兩個修士立刻打了個冷顫,明人的聲音很溫柔,可誰都不懷疑他會出手。
  傳說圣光魔坍圣像是最極端的性格。
  鄭大世也在猶豫是不是放手一搏,但是他一直忍著,因為他不能背叛極道盟,他深知極道盟的可怕,而他的潛質顯然無法跟明人相比。
  但是明人忽然放下了鄭大世,整理了一下鄭大世的衣角,“鄭護法,要好好的活著,有一天,有人會找你報仇。”
  鄭大世忽然明白了點什么,“呵呵,請大人放心,屬下懂得分寸。”
  明人負手而立,身后跪著數千天機門的弟子。
  金麟豈是池中物,一遇風云變化龍!
  鄭大世偷偷的瞄著明人,這人的眼睛里竟然沒有興奮沒有喜悅,好像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兒一樣。
  要是換成是他,早就興奮翻天覆地了,從此之后,他將成為主宰,這不是高興,是可以瘋狂的事兒,這人竟然平淡如水。
  瘋子,圣體都是瘋子。
  明人的眼中是……失望。
  或許從一開始,他就不應該有太高的期望。
  此時的王猛正和墨辰在叢林中穿梭,王真人實在忍不住了。
  “前輩,這條路到底對不對啊,你不是說我們半天時間就能出去了嗎,這都兩天了!”
  墨辰凝神伸出右手,“是這個方向啊,我算過了,不會有錯啊。”
  只不過墨大長老的底氣不怎么足啊。
  “老大,前輩,祖宗,我們只是找個路,不是算命啊!”
  王猛無語問蒼天,這叫什么事兒,為什么他認識的人都是路癡!
  迷路的大圓滿,依然是大圓滿,所以他能通過其他的方法找到路,而王猛不行,這讓墨辰相當得意,和王猛相處的日子里,王猛幾乎聽不到墨辰的光輝歷史,墨辰就像一個和藹的長者,一老一少天天打趣。
  但是你敢信嗎,太陰教是魔修。
  當然這是以四方小千界的標準,在很多小千界根本不分這個,修行的方式都是自己選的,頂多矛盾和利益不同罷了,因為強大,所以視野更寬廣。
  墨辰無疑是一個很好的長者,王猛出身四方小千界,起點太低了,對于星盟、極道盟,甚至很多方面的理解都相當的狹隘,在和墨辰的聊天中,他對這些強大的力量有了更清楚的認識。
  兩人并沒有很敢實踐,王猛獵殺了一頭野豬,在龍魂小千界,野豬長的都相當霸氣,丫的跟一座小山一樣,很有聲勢,只不過作為野獸,長大的再大也不過是肉多而已。
  墨辰對于燒烤更有心得,一老一少,手中拿著木叉燒著野豬肉,加上猴妖的果子酒,別有一番風味。
  “小子,你真的決定了?”墨辰問道,極道盟是勢力龐大而又秘密的組織,知道它存在的只有極少數門派的高層,又或像王猛這樣的漏網之魚,若是發現王猛沒死,極道盟絕對會下追殺令。
  “是的,老墨,極道盟的事兒是我惹下的,我不怕死!”
  “呵呵,極道盟可是不擇手段,我想你已經很清楚了,就算你不怕,但你要考慮一下其他人。”
  墨辰沒有說下去,強大如太陰教,沒必要也不愿意招惹這種極端的秘密組織。
  相比極道盟,星盟更像是修真界的一種聯盟,以星盟圣女為中心的一個組織,相反極道盟則更像是秘密組織,誰也不知道極道盟的核心成員到底是哪些人那些門派,但不得不說這些年極道盟擴張的很厲害,以心狠手辣著稱,不然秘密也不會維持的這么好。
  像王猛這種情況,一旦選擇了滅殺的結局,那極道盟肯定會執行到底,星盟制定了規則,對星盟自身也有一定程度的約束力,但是極道盟不是,極道盟為了達成目的可以不擇手段。
  而這種情況下,圣堂絕對保護不了王猛。
  “若真遇到這種情況,我會想辦法的,當個散修也不錯,當然如果我還活著的話。”王猛笑道。
  墨辰之所以迷路,就是要讓王猛找到“路”。
  “其實你真的可以考慮加入太陰教。”墨辰抽著煙袋說道。
  加入了太陰教,尤其是成為太陰教的重要弟子,那就算極道盟也要讓三分,最差也會跟太陰教達成秘密協定。
  中立門派根本不管極道盟想怎么對付星盟,實質上,這對其他門派也都是好事兒,有個制衡星盟的存在,否則星盟的權力越大,各大門派門派的日子也就越不好過。
  王猛笑著搖搖頭。
  墨辰也無奈,這小子可真不是一般的頑固,軟硬不吃,圣堂究竟給他灌了什么**湯,想不通,真的想不通。
  王猛卻知道,龍穴對他來說是一次機會,也可能是最后一次機會,墨辰不可能永遠保護他,想來送回了小橙子,墨辰應該是感覺到了什么,活了幾百年,總歸有些恩怨要了解,而他必須進入小圓滿,只有進入小圓滿才有自保的能力。
  “好香……”
  聲音剛落,密林深處才傳來腳步聲,一個高大的身影從幽暗中走了出來。
  墨辰敲了敲煙袋鍋,“呵呵,朋友既然能聞到香味,何不一起分享一下。”
  王猛看了看來人,似乎風塵仆仆,笑道:“這里有酒有肉,就缺朋友。”
  “那就不客氣了。”
  這是一個異常高大英俊的中年人,對方的笑容很平和,可是卻充滿著一種王者之氣,不是后天養成的,是先天的那種。
  中年人很自然的坐在一旁,拿起一塊肉烤了起來。
  大概幾秒鐘之后,王猛把手上的烤肉遞給中年人,“看來你走了很遠的路,先吃我的吧。”
  “哈哈,那我就不客氣了。”中年人接過王猛的烤肉大口的吃了起來,一臉的滿足,又接過猴兒酒喝了一大口。
  一會兒,一大塊肉一壺酒就被喝掉了,中年人吃的很優雅,但不得不說他的胃口很大。
  吃完之后的中年人擦了擦嘴,面帶笑意的打量著王猛,一旁的墨辰又敲了敲煙袋鍋。
  “你是什么?”中年人饒有興趣的問道。
  王猛愣了愣,這話問的太有意思了,“王猛,兇猛的猛,圣……唉,現在是小散修一枚。”
  “把你的手給我看一下。”中年人說道,一旁的墨辰煙袋鍋懸在半空,緩緩下落。
  王猛把手一伸,中年人伸出右手,那是一雙很奇妙的手,手指如玉,虛空點了一下王猛的手。
  一瞬間,王猛感覺自己的心海顫動了一下,而對面的中年人則收斂了笑容,露出了沉思。
  墨辰的煙袋鍋重新回到了嘴邊,大口的抽了起來,“毫無疑問。”
  中年人的臉上也是露出奇怪又玩味的笑容,“確實。”
  “你看不出來?”聽到這回到,墨辰倒是一愣。
  中年人搖搖頭,“太陰門的太上長老都看不出來,呵呵,這次你們太陰門也要去嗎?”
  墨辰搖搖頭,“只有我這個將死的老頭陪著這小子碰碰運氣,他遇到了問題。”
  中年人有看了看王猛,“我吃了你的烤肉,總要有所回報。”
  說話間,王猛的手中對了一片晶瑩的東西,像是一片透明的鱗片一樣。
  王猛笑了笑,“太客氣了,這東西隨處都能打到……”
  “王猛,你還是收著吧。”墨辰說道。
  王猛也覺得推辭有點太假,感覺就是個裝飾品,隨手放進口袋。
  中年人看了一眼墨辰,“朋友,時日無多了。”
  墨辰敲了敲煙袋鍋,“生命就如同這火焰,燦爛過就好,臨死前還能認識個朋友,人生足矣。”
  中年人站了起來,微微一笑“我叫圖牧,還有……一段路要走,兩位有緣再見了。”
  話音還沒落,人已經不見了,沉重的腳步聲在遠處漸行漸遠。
  這中年人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王猛笑了笑,“真是個有趣的人。”
  王猛喜歡交朋友,而且他看人向來是看感覺,喜歡的就是喜歡,不喜歡的就是不喜歡。
  墨辰苦笑,狠狠的抽了一口煙,“小子,我們剛才在鬼門關轉了一圈!”
  王猛愣了愣,他能看得出這人不太一般,說實在的,在這妖獸異獸很暴躁的龍魂山脈亂走的人恐怕沒一個正常的。
  “若是我沒猜錯的話,這人是龍族!”
  “龍也有族?”
  墨辰苦笑,“一般的巨龍再強大也無法化形,可是龍族中的王族卻有一種化形術可變化人形,看來龍族怒了。”
  王猛汗了一個,“難不成,這龍族是在四處獵殺意圖染指龍穴的人類?他真是龍族嗎,我絲毫感覺不出來,而且他似乎對我們很了解。”
  墨辰吧嗒吧嗒的抽了幾口,他剛才一直保持著隨時出手的準備,但最終還是沒法出手。
  “巨龍們很驕傲,龍族更是驕傲的代名詞,他們獨立于人類與妖族之外,不屑于我們的文化,恐怕他是用了讀心術。”
  王猛駭然,要知道墨辰可是大圓滿的人類頂級高手,這龍族也太恐怖了。
  “這么說,這次要去龍穴的人豈不是要死光光了?”
  “龍族唯一敬畏的就是天地,他們尊重生死輪回,生者不會干擾死者,更不會干擾命運,這次確實很奇怪。”
  “那我們還去不去?”王猛可是清楚,一頭成年的巨龍就可以對付幾個大圓滿高手了,若是龍族……那就真不知道是什么情況了。
  “去當然去,沖著你手里那個龍晶就要去!”